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情报 >查看内容

主编李海鹏,要和韩寒并肩“去打一场美好的仗”

发布时间:2016-07-25 11:5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主编李海鹏,要和韩寒并肩“去打一场美好的仗”

李海鹏每次跳槽,都会成为新闻。不论是此前离开《人物》杂志,还是此次宣布加盟韩寒的亭东文化,担任首席内容官。

 

周一上午十点,我见到了还饿着肚子的李海鹏。他身材清癯,典型知识分子的样子。穿一双球鞋,头发微微泛白,尽管在新闻领域已经成为标志性的人物,他也没有流露出志得意满的样子。与他文章中表现的锋芒毕露不同,他生活中是个羞涩的人,尤其是在催他赶紧写下本小说的时候。

 

无论以一个记者,还是以一个主编的维度去看待李海鹏,他都算得上成功。从业十余年,写出了《举重冠军之死》、《灾后北川残酷一面》等特稿。先后担任《人物》和《时尚先生》主编,并在任职《时尚先生》期间,卖出了《太平洋大逃杀》和《黑帮教父最后的敌人》两篇特稿的影视改编权。可以说,他开创了新闻特稿商业变现的先河。

 

李海鹏经历了新闻行业最好的时代,却很早就判断“新闻已死、资讯已死”;他成名于特稿,却认为这只是“端个饭碗”,写作才是真正的理想。

 

 李海鹏和韩寒,两个聪明人的一次牵手

 

“我判断一件事能不能成的标准就两个,靠不靠谱和能不能做大。”李海鹏这样解释自己的决定。

 

李海鹏和韩寒的渊源,要追溯到2008年5月14日,汶川地震发生后的两天。这是文字风格迥异,其内在充满共性的两个人的首次交集。

 

彼时李海鹏还供职于《南方周末》,与同事正在震区进行采访,韩寒则作为志愿者,开车往一些更远、更难以进入的地区送水和食物。“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因为地震,我记得很清楚。”李海鹏说。

 

尽管李海鹏曾在博文中定义韩寒“非我族类”,但其实看似发展路径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有极其相似的内核。首先是叛逆。“我也有过那个阶段,觉得书念不下去了。韩寒很幸运,他年少成名,可以专心写作。”李海鹏说,“我阴差阳错考上大学,毕业之后的选择就两个,新闻单位还算相对好点儿,我也得养活自己吧。”

 

其次是聪明。在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的时代里,有很多刹那闪光,转眼陨落的人,但韩寒和李海鹏始终以各种身份活跃着。《人物》杂志主编张捷曾经评价《南方周末》时期的李海鹏:改他稿子最轻松,就等着天上掉惊喜。而韩寒似乎也是一个善于制造惊喜的人,在所有人以为他开赛车是玩票的时候,他一口气拿下了场地赛和拉力赛的双料冠军。“韩寒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而聪明人万事皆有可为。”李海鹏这样评价韩寒,“作为一个CEO,要能发现内部重大的问题,把握外部的机会,同时有理想。他(韩寒)这三点都具备,行了。”

 

最后是举重若轻。李海鹏和韩寒都给外界一种“随随便便成功”的感觉,轻易地卖出特稿版权,轻易成为一家公司的CEO,他们很少表现自己负担压力和痛苦的一面。李海鹏在分答上的签名是:优哉游哉的作家,花天酒地的主编。听起来他的日子声色犬马,但其实不然。“我总是要面对各种压力,一直到我彻底离开这件事情。”李海鹏说,“《时尚先生》就一直是同一个问题,比如我们图片不够好,直到我离职这个问题都没解决。我更希望每天都有新的挑战,而不是问题始终处在停滞的状态,得不到解决。”

 

而韩寒在今年4月13日“有事相告”的演讲里表示,他也经历了很多困难,解决了很多糟糕的事情,才有了《后会无期》和今天的亭东文化。

 

“让ONE重新回到主流社会聚光灯下”

 

回归商业本身,“想让ONE重新回到聚光灯下。”这是首席内容官李海鹏走马上任后的目标。

 

尽管韩寒并不喜欢自己被打上“创业者”的标签,但亭东文化无疑是他个人一次重要的尝试。目前,亭东文化包含ONE和亭东影业两部分。其中,ONE作为一款主要面向年轻人的阅读App,每天向用户推荐一张图片、一篇文章、一个问题、几首歌曲,以简单动人。曾经创造过上线24小时,登上App Store免费应用排行榜第一的成绩,目前用户数为3000万,日活跃用户数超过150万。三年前,韩寒的《独唱团》刚刚成为绝唱,而随后出现的ONE,代替前者的地位,聚集了大批文艺青年。

 

但现在的内容创业已经成为红海。随着垂直度极高、模式更轻的各种微信公众号出现,ONE作为一个综合性阅读平台的地位也被削弱。“我和韩寒的想法是一样的,要做成厂牌,而不是什么红就做什么。”李海鹏说,“按照韩寒的说法就是做成一个面向中产阶级的平台。”

 

就像李海鹏从不为了生产爆款而牺牲特稿的品质一样,他也不会为迎合市场而降低自己的审美。“从前很多一万三四千字,长句很多的稿件,如果为了让大家读起来顺滑,我用一个小时就能砍成6000字。”李海鹏坦言,“我希望能把内容做得更高级,而不是随便穿20个段子骗人。如果我在文章里写的理想主义,我自己都不相信,年轻人怎么可能相信呢。”

 

《后会无期》很聪明,但之后呢?

 

李海鹏成为首席内容官的另一部分职责就是为公司生产、挑选优质的IP。

 

“好IP的标准就是两个,第一是要有广泛的受众,第二要有好的故事。”李海鹏笑着说,“不就是《哈利波特》嘛。”

 

而对于亭东影业来说,2014年上映的《后会无期》是它交出的第一份答卷。最终,豆瓣评分7.3,票房6.5亿,完成导演处女作的韩寒顺利过关。

 

从作者成为导演,身份转换,但评价故事的标准没有变。就《后会无期》的内容而言,确实称不上是一个好故事:叙事断裂,全片都在靠韩寒风格鲜明的台词和幽默感在撑。豆瓣网友乌歪很直接:“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想出很多金句,却依然拍不好电影。”

 

而韩寒在今年4月份的演讲中也坦陈:“我靠很多小聪明,弥补了剧作、故事上的遗憾,现在这些遗憾仍然在我心里。”

 

事实上,《后会无期》的票房成功,是韩寒个人IP的成功。观众买单,是出于对韩寒个人的信任。而2017年秋天即将上映,韩寒导演的第二部电影才是对亭东文化和韩寒功力的真正考验。“商业上的风险并不大。”李海鹏判断,“但作为创作者,风险永远存在。就像好莱坞的导演,如果做砸一部戏,日子就会相当难过,道理是一样的。”

 

而对于从作家到导演角色转换之间可能存在的障碍,李海鹏的态度很乐观:“人总是对变化的事物敏感,而不是不变的。作家、导演的本质都需要讲好故事,这才是核心。”

 

韩寒和李海鹏的光环确实能够给尚处在起步阶段的亭东文化一些助力,但如果想成为一个成功的文化公司,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