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情报 >查看内容

在中国,应该出现更多的韩寒

发布时间:2020-06-12 00:0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在中国,最知名的80后青年作家有两名。

一个是写着青春疼痛文学的郭敬明,另一个是以诙谐荒诞揭露为主的韩寒,他们是两个极端。

相较而言,韩寒的风评更好一点,而韩寒原先是韩寒父亲韩仁均的笔名,后来用的少了,又心疼这个笔名,便让韩寒成了韩寒。

只不过,被父亲寄予厚望的韩寒,小时候并不是个好学生。

为了让他上个好学校,韩仁均又花钱又找人,终于把韩寒安排进了学霸云集的罗星中学。

可是,韩寒的成绩经常在50名开外,却对语文特别感兴趣,上课时,别人写一篇作文,他能写两篇。

中考那年,韩寒由于跑步特长进入了松江中学。

高一期末考试,他以七门成绩不及格在学校名声大噪,老师们都觉得他的未来很暗淡。

在这一年,国家取消了报刊杂志的国营模式,改为自负盈亏,所以很多机构都开始举办各种比赛。

新概念作文大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而韩寒也以一篇《杯中窥人》在大赛中脱颖而出。

次年,韩寒主动办理退学,小说《三重门》应势推出。

作为一个刚成年的小孩,韩寒的效应是巨大的,《三重门》一出版就买了200万册,让韩寒一跃成为畅销书作家。

2003年,他背着稿费来到了北京,追求自己的赛车梦,然而到一个陌生的行业,其艰辛可想而知。

韩寒的赛车每次都到不了终点,因为在半路上,他的车就翻到沟里了,以至于一有韩寒的比赛,场边的观众就会喊:“韩寒,再翻一个。”

那时候的韩寒,日子过得很清苦。

因为稿费根本无法支撑赛车上的开销,一起玩车的朋友都很富有,每次吃饭,他都不敢去。

幸好,他遇到了亦师亦友的徐浪,带着他走出了泥泞,可徐浪却在2008年的拉力赛中不幸身亡。

韩寒曾在他的文章里这样描述徐浪:“我赛段里的每一个动作也许都有你的影子,你让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会磨灭的。

你让我学会了笑对一切,你让我懂得世界上再多人企图抹黑,甚至这世界再黑,你只需笑,而且要咧开嘴,因为你的牙齿永远是白的。”

对待朋友真诚的韩寒,交际圈很广,文娱圈、科技圈,他都有朋友。

曾为大鹏、叫兽易小星、邓超免费客串电影,为高晓松、罗永浩站台,为左小祖咒写词。

在朋友眼里,韩寒是个值得深交的男人。

2012年,韩寒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方舟子质疑其代笔。

一时间,网络掀起大战,从线上吵到线下,甚至有了千万的赌约,徐静蕾、范冰冰等人纷纷下场撑韩寒。

某次活动中,罗永浩问韩寒有什么相对方舟子说,韩寒随手拿起桌子上的U盘说:“这个是U盘,也叫USB,我想对方舟子说,U,SB。”

这是之前的韩寒,锋芒毕露,而现在的韩寒收起了刺,变得平和。

其实,他还是那个韩寒,变得是他的年纪和阅历,让他懂得了包容,不再去任性与吵闹。

文学也不再是他的主业,取而代之的是赛车和电影,如《后会无期》、《乘风破浪》和《飞驰人生》。

一个人的成长在于他如何看待自己的青春和过去。

韩寒做的是与过去的自己和解,去适应日新月异的变化,而且他也不在想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毕竟,时代这个舞台不会终结任何东西,谢幕的永远只有自己,中年的韩寒不是所谓的浪子回头,而是活明白了。

如果韩寒还是当年一样,不去顺从主流,不去迎合大众,他的结局可能不会像现在这么左右逢源。

现在的社会早已不是他们当年看到的那个天下,流量当道、新人辈出,韩寒已经无法让00后抱着《三重门》拜读。

但是他还是与其他作家不同,不贩卖焦虑,不娇柔做作,而是选择容纳,与其冷眼旁观不如参与其中。

虽然韩寒已经离文学越来越远,但是他依旧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

他的小说《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出版过100本限量版,并以988元的天价出售,很多人质疑他利用粉丝捞钱。

事实却并非如此,这本书光是制作成本就达上千元,而且韩寒还在每本书的最后十页附带十克黄金,价值3000元,这部分由他自己垫付。

有人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从小有人对我们说,书中自有黄金屋。这是句真理,但这在我们这里没能体现出来。

往往书读得越多,日子还越不如意,我对此也无能为力,只能用最直接最粗俗的方式印证一回。”

韩寒创办过纸质期刊《独唱团》,一经上市因其犀利的言辞,辛辣的文风深受追捧,一售而空。

只是未获刊号便出版带来了麻烦,直接导致第二期被迫销毁,韩寒又带着团队开发出了“one·一个”,以此来养活那些爱文学的年轻人。

在韩寒的身上,我们能看到生命给予的快乐和希望,这些普通的愿望是我们每一天实实在在的情感。

韩寒的眼光、判断、反应、速度、参与感、明确的态度、他身上的普通属性、感知快乐的能力,他的较真劲,已经在改变这个一再被涂抹得乱七八糟的画面。

正是这些简单的原则,维护了我们生存最重要的品质,也让韩寒不同于郭敬明。

韩寒活得很清醒,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远。

他远离人群,不大受到社会各种各样的诱惑和干扰,可以静下来做更多遵从本心的事。

而众人对韩寒最大的保护,恐怕就是,从韩寒那里,逐渐学会一种最为珍贵的品质,那就是独立思考。

如今这个时代信心太过泛滥,旁人很容易被引导,他们缺的是敢、去做。

韩寒说:“你在台面上看见我成功一次,我在台面下就干砸十次,那又如何,我又没死,不停地干就行了,人们只会记住你成功的那一次。”

在中国,应该出现更多的韩寒,因为只要还有梦想,即使时光倒转,请继续yesterday once more。

上一篇:ONE·一个:“离开”韩寒的日子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