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在TA需要你的那一刻出现真的那么重要吗?

发布时间:2015-04-15 21:0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在TA需要你的那一刻出现真的那么重要吗?

Oscar是直男问:和女朋友分手一个月了,分手的时候,她对我说:“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没有出现,所以我现在不需要你了。”可能有太多她需要我的时候我都忽略了,因为我实在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对女生来说,在需要你的那一刻出现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小岩井答Oscar是直男:

不知道你是否常有这样的时刻,突然在某一瞬间极其想念一个人,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对方,对方可能正在忙,可能处于低落中,淡淡说句“现在有事,稍后打给你”就挂了。当对方隔了一些时间再打给你的时候,你心里那瞬间的激动和情感却突然消失殆尽,只剩下疏远的寒暄客套。

然而这一切,往往都是一瞬间的事,错过了那一刻,就真的再也不会出现了。人世间的很多感情,也是如此。

我给你讲个伤感的故事吧。
大谷是我留日时候的第三任室友,很有才华。有个长得日系的短发御姐经常来找大谷,她名字中有个萤,就叫她萤姐吧。
萤姐和大谷两人很有话题,特别合拍,经常看到两个人一起蹲在榻榻米上喝着啤酒抽着烟,一起看着重口味恐怖片一边吐槽扯淡,不时异口同声地仰天大笑。
我以为他们迟早是一对的,但是大谷却一直都说把她当兄弟。我就知道,这事不会好了。
因为两人都是在读语言学校,大谷想考东京的艺术大学,萤姐想去的是京都,大谷跟我说,有些事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所以还是不要开始的好。我不置可否,一声叹息。

后来萤姐考上了京都的学校,临行前一天晚上举行了送别会,结束后大谷送她回去,喝高了的萤姐拉着大谷的衣领问他,说:“你来不来京都找我?”
大谷只能弱弱道:“我去京都玩的时候一定会找你的……”
“玩你大爷啊,你要跟我一起去!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男人吗?好吧,你不说,那我说,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你给个痛快吧!”
大谷平时挺man一人,这时候却说不出话来,只能扶着萤姐说:“你醉了,你醉了……我现在答应你容易,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啊……”
送到萤姐家后,萤姐只是止不住地一边哭一边在榻榻米上打滚耍无赖,大谷只能无奈地陪伴安慰,直到萤姐主动抱住了他,世界安静了,那晚大谷没有回来。

那之后大谷变得特别沉默,每次回到住处都看到他面无表情地作画写论文,一个月不到工夫,已经做出了一册很有质量的画集,也会不时问我一些申请学校的事,他告诉我,他决定了,要去京都。
我很高兴,问他告诉萤姐了没,他笑笑说,没,想给她一个惊喜。
我有点担心,那你要告诉她啊,你当初那么不给面子拒绝了她,凭什么觉得她还会等你呢?

大谷乐观地笑笑,是我的,总是我的,逃不掉,抢不走。
三个月后,大谷申请到了京都精华大学,一所以美术动漫专业出名的私立大学,很不错。出发前一夜在居酒屋,大谷不无煽情地跟我说了一句俗到爆的话:都说人这一生,至少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你说我这次是不是全齐活了哈哈。
然后拿出一本小册子打开给我看,是动漫化的萤姐,很有味道很漂亮。

之后的故事是这样的,到了京都后的大谷,给萤姐打电话,一路聊着一路前往萤姐的学校,大谷有萤姐的住址,径直到了对方楼下坐在楼梯口一边抽烟一边想着怎么给对方惊喜。这时楼下走上去一个年轻男人,一会儿,大谷在电话中听到有男人叫萤的声音,萤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大谷,我朋友来叫我了,我先挂了哦,改天再聊。”
当男人搂着萤姐的肩膀笑嘻嘻地下楼时,躲在不远处角落的大谷脑海里已经空空荡荡,仿佛被棒球直线击中一般嗡嗡作响。

人往往总是错在把错误的希望寄托在以后,总以为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和机会,去补偿当下的错失和渴望,而明明很多东西,你当下就可以把握。

感情就是这么残酷,那一刻你没出现,就真的不用再出现了。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