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残障人士的生活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15-04-16 21:37|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残障人士的生活是怎样的?

lemon茹问:我们总是会遇见各种身体有缺陷的人,会同情、会怜悯,却很少有机会真正接触到他们,很想知道残障人士的生活是怎样的?

@HsiaTsing 答lemon茹:

出生时缺氧,造成小脑永久性损伤,运动功能障碍(脑瘫)。婴幼儿时期与常人无异,但是大概三四岁才能独自站立和行走,而且右脚跟无法着地,走路姿势异于常人。适应之后,也能奔跑和跳跃,也跟着小伙伴们到处调皮。然而随着身高和体重的增加,脚的负担增大,常年踮脚走路,右脚已经有些变形,初中的时候还能跟同学们打打篮球,高中的时候就只能打打乒乓球了,到现在都已经忘记奔跑是什么感觉了。而且因为走路姿势的问题,导致脊椎变形,无法长时间站立和行走。

前不久跟一个哥们儿聊天,说到了这个事情,我说自己很幸运,身边的人都没有因为我的不同而对我区别对待,让我觉得自己跟大家是一样的,他的一句话说得特别好,“其实是因为你没有把你自己区别对待”。的确,我从小就没有觉得自己跟别人有多大的区别,无非就是自己运动能力差一点儿罢了,那些小胖孩儿不也一样跑不快跳不高么。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长处,他们运动能力比我强,我还比他们聪明呢。可是,不是人人都是这样想的,在成长的过程中免不了恶毒的嘲讽和世俗的偏见。初次见面,没有人会因为你胖而问你怎么长得这么胖,但是总会有人问我“你的脚崴到了吗?”之类的,然后我只能说从生下来就是这样的,然后气氛就陷入了尴尬。

小时候听过的最多而且印象最深的话就是“这个小娃儿长得那么乖,可惜脚是这个样子的”,每当听到这种评价的时候,心里就像针扎一样,就好像在不断地提醒我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就是个没用的孩子。我还记得小学报名的时候,报名的老师都不敢收我,让我们去找校长。校长是个老爷爷,挺和蔼的,他看了看我,问了我一些问题,然后问我能自己走路吗,我说当然,就走了一圈儿,然后我说我还能跑呢,又跑了一圈,他就说好吧,你可以来上学了。真是万分感谢他。

另外一个比较常见的感受就是无论走在哪里,总有人盯着你看。我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小镇,由于镇上的人基本上都认识我爸,自然也都认识我,所以从我记事开始,那段时间很少有人会盯着我看,我真的以为我跟我的小伙伴没区别。后来搬到城里,就不一样了,回头率太高,有的人看你的眼神就像看到奇珍异兽一样,以致一度我都不想上街。后来发现在成都这种大城市会好很多,我来到北京后基本上都没有人会看我了,只是偶尔有的小孩子会比较好奇。有一次有个小孩子问他妈妈:"那个哥哥怎么那样走路啊?”他妈妈说:“每个人走路的姿势都可以不一样啊。”听到这种话,心里暖暖的。

坐公交或者地铁的时候,总是有人让座。每次我都是万分感谢,然后能拒绝就拒绝,其实我可以站稳的,抓住扶手的话。而且如果我坐着我也会主动给需要的人让座。在机场这种需要排队的地方,工作人员总会给你开辟一条快速通道,但是如果没有急事,我一般都还是走普通的通道。有次排队去看毛主席,维持治安的武警大哥看到我,就把旁边的栏杆打开,让我直接走进去,看着他们排着那么长的队,天儿又热,我还是挺尴尬的。

由于脑瘫患者很多都伴有智力障碍,在求医的过程中经常被医生当成智力障碍者,有时候不顾及我的自尊,检查的时候裤子说脱就脱,我也是有羞耻心的好吗!还有个让我哭笑不得的故事,发生在我博士入学的时候,体检后的某天,班长告诉我说校医院的院长让我去找他,然后我莫名其妙地来到了院长办公室,院长说:“找你来没什么事儿,就看到你的体检报告上写的脑瘫后遗症,我很奇怪脑瘫还能考上博士,我就想看看。”我说:“我没考,我是保送的,我本科就是这个学校的。”然后院长特别惊讶,马上表达了他的歉意也对我进行了一番鼓励。

还有好多好多,生活中会经历更多的艰辛和痛苦,当然也能得到更多的帮助和便利,但无论是好是坏,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在提醒我,我跟别人不一样。即便如此,我也会尝试着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我很幸运,遇到了一群人,他们能让我做到这一点。

(责任编辑:向可)


ad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