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电话接线员的工作体验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15-04-16 21:4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电话接线员的工作体验是怎样的?

露娜娜问:一直很好奇电话接线员的工作是怎样进行的,是有趣还是无聊的呢?

康夫答露娜娜:

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在一家工作作风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市属都市民生类新闻媒体的新闻热线编辑部混过饭,一上岗就被分配到新闻热线接听员的岗位,那时候负责大姐告诉我们:打电话来的基本都是神经病,接电话的时候注意态度,不然神经病会投诉的。
 
这份工作要求早上7点到岗,一分钟都不能迟到。作为一个新闻热线接听员,工作内容就是坐在那个不到两平方米又放满了机器的小屋子里接电话,上厕所要速去速回,吃午饭等食堂姑娘送到跟前,基本上从上班到下班一整天屁股不准离开椅子。每个电话消耗的时间不能太长,因为漏接的电话还得打回去。
 
如果打来的电话靠谱,就立刻联系当天的热线记者去采访,然后准备在当天的各档节目中播出进展,记者回来以后再把完整节目做好;如果打来的电话不靠谱,那就用伟大的忍耐力坚定的意志力和不可战胜的忽悠能力迅速把人家挡回去。
 
什么叫靠谱呢?
 
——赵登禹路一个大酒楼着火了,过去好多消防车,火焰好高好高!
 
事实是,一个小餐馆的厨房油锅起火了,新来的厨子技术不过关。
 
虽然有差距,好歹也着火了,这就是靠谱。
 
什么叫不靠谱呢?
 
——记者同志请你们向药厂反映一下,这个说明书那么小,折来折去塞在盒子里,上面的字密密麻麻根本看不清。写那么多干什么?只要用白纸、大黑字写上一天几次,一次几颗,不就行了么?
 
——我是中学老师,我发明了一种可以解决北京交通的方法,已经得到了市委同志的认可,那就是建设空中交通。这个思路在美国电影中很常见,说明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日本首相竟然又参拜神社,请你转告他们,玩火者必须自焚!(必须自焚……?)
 
总体上我觉得我比较幸运,因为我天生具备和各种神经病(这么说不好,应该用中性词“异于常人”)打交道的本事。没多久,我就练出了三五分钟内把他们搞定的武功,同时还能让他们非常满意。总之从来没有人投诉我,老听众们对我还称赞有加。
 
我的同事们虽然都很痛苦,但大家素质都不错,从没发生过破口大骂或者摔电话的事儿。后来有一次一个推销保险的打办公室座机,接到的大叔竟然不舍得挂电话,而是打开了扬声器。因为和平时打交道的神经病们比起来,推销保险的已经是太正常太悦耳了。
 
静静地听了对方远胜华少的3分钟不喘气推销保险之后,我们集体大喝了一声:
 
好!
 
然后对方把电话挂了。
 
接听热线是轮流值班的,不值班的时候我们就负责随时开机,被值班的编辑根据新闻线索叫去采访。
 
有一次值班编辑告诉我听众打来电话说东五环外有个化工厂爆炸了(我的天这可是大事)。于是我从位于西四环的家里狼奔豕突冲向东五环。
 
当然,化工厂没有爆炸,只是有一个小气罐泄漏,编辑给我打完电话,事故就已经处理完了。于是我又只好默默地回到西四环,然后默默地看了一部老电影,叫《西斯的复仇》。
 
还有一次编辑告诉我,平谷有一些逃犯可以做一个很精彩的报道,他们让当地农户民不聊生。我一听就很激动,天啊,竟然有一些活生生的逃犯可以采访。
 
后来我才知道,不是逃犯,是桃贩。平谷是产桃大县,每年鲜桃下来的时候就有不少地头蛇垄断市场,让桃农怨声载道。
 
……
 
尽管这样的事情每天发生而且听起来都很狗血,但是我发现当你以一种围观的态度而不是一定要做出某番事业的态度去面对的时候,这份工作就显得十分多姿多彩,平添乐趣。这就像千里迢迢地搞旅游搞徒步、围观磕长头的藏族同胞、下乡支教体验生活一样,每天和社区大妈打交道同样能让你体验“惊险刺激,斗智斗勇,绝处逢生,九死一生,生不如死,三观逆转,内心升华,从此对人生有了新认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时刻感到自己身处宁浩的电影,生活中每个角度都是黑色喜剧,即使在饭桌上滔滔不绝也不能讲完我各种奇遇的十分之一。
 
遗憾的是,半年以后我们就集体被分配到了新的岗位,不能继续有异常人的生活了。(我竟然感到一丝遗憾,这说明我自己已经成为了神经病的前身。)又过了半年我滚出了这家雄伟的表面上是时代先锋实际上集家族民企和机关部门缺点于一身的奇葩单位,毕竟不敢久留,神经病也是能传染的。总的来说,对一个立志从事喜剧事业的三流编剧而言,这短短的异于常人的生活还是很值得纪念的。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