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如何正确地做一个“脑残粉”?

发布时间:2015-04-20 22:1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如何正确地做一个“脑残粉”?

黄焖鸡Plus问:身边有很多“脑残粉”,各种被刷屏,神烦。突然想问,喜欢一个明星,变成“脑残粉”,到底对你的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变?

@Queen_Hyaline答黄焖鸡Plus:

其实一开始当我意识到喜欢上一个韩国男团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在过去的认知中,追星就等于脑残,尤其喜欢泡菜明星还会被冠以“棒粉”这种恶意的名称。但是喜欢真的就是一个不知不觉的瞬间。突然一下子,看着他们,自己就会莫名其妙笑起来。

一开始单纯得不得了,天天转发都是“啊啊啊啊好帅啊”,在房间里高兴地从出道曲放到最新专辑,不停地在微博刷屏。渐渐地,在粉丝圈中结交了很多好友,从刚上高中的小妹妹到已经生儿育女的妈妈饭,遍布天南海北。会交到几个嘘寒问暖的知心朋友,有个妈妈饭就总是给我们讲人生哲理,和英国的挚友聊今后的人生规划,发问卷调查的时候一下就能收到几百份。总之,饭圈的朋友慢慢开始变得真实和生活化。

因为偶像,压岁钱再也不会上交,平时也不乱逛淘宝了,都攒着钱用拖杆箱买专辑。国内演唱会市场水深火热,每次演唱会都要和黄牛叔叔斗智斗勇,后来为了看第一排,上5000的票子都闭着眼睛付钱了,倒是和牛叔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最有意思的一次,另外一个团的票卖不出去,牛叔直接就送了我两张票。省吃俭用成了家常便饭,有次和朋友说笑道:“我们多久没给自己买件衣服了?要是不追星,个个都是土豪啊!”

追星就像升级打怪,从一开始的屏幕饭,到看过现场,从只会转发的小透明,到get各种技能。因为总想着要为偶像做些什么,就开始自学韩语、PS、做视频、打轴、压制、做字幕。技能点蹭蹭蹭地就往上涨,于是就开始有伯乐来找你加入所谓的应援站。开始了解原来粉丝也是可以赚钱的,自己出写真,做周边贩卖,做代购,再把赚到的钱买礼物送偶像,瞬间就有种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感觉。可是即便了解了这些写真的低成本,还是会对着韩站的周边垂涎,自觉地掏腰包,把这些周边像宝贝一样的藏在床底。

说实话,第一份实习还要感谢偶像,因为这些附加技能加上大boss对韩流应援站的好奇,就直接从十个人里面让我晋级了。后来发现办公室好多同事都默默的喜欢着一两个韩流明星,于是在我努力的安利下,多了很多情敌。

后来,自己才明白这不仅仅是追星,更是混圈子。一个圈子就是一个社会。慢慢地明白并不是所有喜欢他们的人都是家人,有喜欢自己的,也有讨厌自己的,还有自己喜欢的和讨厌的人。一开始和anti粉掐架的时候得意得不行,总觉得身边有许许多多的战友同行。到后来发展到和所谓的家人掐起架来,那个时候就感到特别心冷,那些原以为一条战线的人也会在背后捅你一刀。你开始在微博设置“非关注@不可见”,关评论,关私信,终于有一天你也成为了别人眼中高冷的大大。

随着毕业的临近,我也开始去考虑自己的人生,忙碌着准备出国,找导师写论文,各种找实习。有很长一段时间,偶像在我的生活中渐渐被淡化,就像热恋后的情侣迎来平淡期,被现实生活所左右。不是脱饭,只是藏在心底。我原来以为戒网戒手机戒欧巴就跟戒毒一样,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可是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发现其实也不是难事。我的人生要么继续无波无澜,要么悬崖勒马再竭尽全力,可是谁又能保证就一定能实现呢?

泰戈尔说得好,我们被赐予生命,我们赚得的,就是我们付出的。

不管怎么样,好歹去试一试。我们的偶像是个充满奇迹的人,我们又未尝不能?

想着自己偶像的时候,仿佛做什么事就充满了力量。跑八百米的时候,想到偶像曾在练习室里为了你挥汗如雨,也就咬牙挺了过去。我的偶像19岁开始就默默资助四个非洲少年,每个月不仅寄物资还写信,经常就默默地参与孤儿院的志愿者活动直到被粉丝发现。当时就想,这人真好啊,后来自己也做公益做志愿者。偶像对我们来说永远都是正能量的存在。

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收尾,要说喜欢一个明星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那真的是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一定能说完的事,只能说,因为偶像有了许多第一次。第一次接机,第一次存钱去异国看演唱会,第一次露天熬夜排票,第一次学会PS、做视频,第一次因为一个人去学习一门语言,第一次打电话给黄牛求票,第一次学应援词,第一次刷榜,第一次熬夜投票,第一次举起统一的荧光棒,第一次用拖杆箱买专辑,第一次在网上和别人掐架,第一次听歌哭泣。这些第一次都会成为生命中美好的回忆。

“人这一生至少要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还有大大说过,纵使时光垂垂老矣,别担心,白发的我一定记得黑发的你,爱着白发的你。

(见习编辑:卫天成)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