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古代养宠物有危险吗?

发布时间:2016-10-05 20:28|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古代养宠物有危险吗?

金文弧问:听说古代人民轻易不会养宠物,养宠物是件很危险的事情。那么究竟是会有什么危险呢?

@辉城啊 答金文弧:

先说结论,风险非常大。
 
古代不比现代,养宠物不但有道德的非议,更有政治上的风险。
 
古代中国,长期处于农耕社会。老百姓要生活,得面向黄土背朝天,辛苦耕耘。一般人家,养只猫狗,用来看家护院、捉拿老鼠。猫狗的功用性强,乃是家畜,不是宠物。
 
如今一般的家庭,都能养得起一两只猫狗。古代可不行,人吃饭都有问题,宠物就更有问题了。所以,把猫狗当宠物来养的,家庭条件必须要过得去。达官贵人、商贾富人,不愁吃穿的阶层,才能养得起宠物。清末许多八旗子弟,养狗养鸟,就是属于这种状况。
 
养宠物倒是没什么,但架不住邻里邻外的道德批判。比如说,商人之家,养了只狗,就会引起邻居的最大的恶意猜测。
 
商人重利轻别离,做生意的,得游走于五湖四海,才会有利润。路途遥远,又不能携妻带子。妻子守家,难免孤独寂寞,一些浪荡子就会趁虚而入,勾引之。若是心意坚定,不为外界诱惑所动,只好独守空房。商贾之家,有闲钱,养猫养狗,聊以度日。养了狗,麻烦就来了,外界会传出难听的风言风语,作一个道德的评判。寡妇门前是非多,独守空房的女人门前,是非更多。所谓“男不养猫,女不养狗”即是也。人喜欢通过性事上面,去侮辱和摧毁他人。一旦传出“人与狗交”的谣言,那她就成为整个乡村或周边可侮辱、可欺凌的对象了。
 
捕风捉影的谣言,并非是没有“根据”。因为“人与狗交”的情况,常常有之。蒲松龄在《犬奸》中,写有一名青城商人妇,在丈夫离家做生意之时,与家中白狗一起,度过漫漫长夜。蒲松龄姑且是小说家语,不过侧重于“史实”的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也有狗妻的记载。可见,若是遇见女子养狗,定然会把许多离奇的事迹,安放在她身上。
 
道德风险也就罢了,因为谣言总会有澄清的一天。养宠物变成一桩政治事件,那可是麻烦大了。干宝在《搜神记》中,记载一则《狗冠》:汉昭帝之时,昌邑王刘贺看见一个无尾狗戴着帽子。到了汉灵帝熹平年间,皇宫流行给狗戴帽子和绶带,以此取乐。有一天,有只狗突然跑出皇宫,老百姓见到了,觉得非常奇怪。京房《易传》对此评论是“君上不正,臣下像想要谋反,征兆就是狗戴上帽子跑出城门”。
 
现在看来,这段评论,无疑是上纲上线。但在汉灵帝之时,宦官专权,朝纲紊乱,民不聊生, “狗冠”乃是讽刺宦官。其实,在每个王朝末年,老百姓都生活在动荡之中,缺乏恒定的安全感。“狗冠”,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乃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狗如人样,人不如狗,阶级矛盾之深,可想而知。
 
不单单是狗,老百姓喜欢观察“异象”,来预测政治动态。比如说,皇宫里两蛇打架,乃是有宫斗。人生角、狗生角、女化男等,都可以用来解释天下大乱。养了宠物狗,打扮得人模狗样,更是会刺痛老百姓的神经了。
 
所以,养宠物最大的风险是政治风险。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