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碰到同辈压力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6-12-15 02:5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碰到同辈压力怎么办?

二零一问:大学同学都特别优秀,毕业没几年,要么在业内很知名,要么赚了很多钱,平常大家去的餐馆,说到的化妆品、包包和旅行目的地都比我们穷学生时代的生活上升了好几个档次,其实我毕业之后不算混得差,但我更多的好像是为了跟大家一样而被动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看到国外的文章说这种情况是“同辈压力”,想知道碰到同辈压力怎么办?

@高浩容 答二零一:

我想起最近看到的两件事:
 
在澳洲留学的学妹参加同学办的party,席间大家觥筹交错。学妹酒量不好,更不觉得酒有什么好喝,但她见大家都喝,于是也跟着喝。当晚她跟我说,好讨厌那样的自己。
 
还有个朋友是中产白领,扣掉房贷、车贷,生活谈不上多宽裕。他最近跟我倾吐一个小烦恼,孩子隔两个月就想买篮球鞋,可现在一双鞋动辄一千好几。他明白孩子和同学攀比的同辈压力,但他又担心过度满足孩子会养成奢侈的消费习惯。
 
两件事情背后都引伸出一个常见的生活烦恼,就是同辈压力(Peer Pressure,又称“同侪压力”)。
 
人是社会动物,个体与他人形成的群体互动,互为表里地造就我们的自我认同(Personal Identity),以及集体认同(Collective Identity)。基本上,我们的身份认同是两者的综合产物。
 
集体身份的背景是哺育我们成长的知识与文化,中国人的红包和西方人的白包,可以分别出现于各自的喜宴会场,但交换出现则不宜。
 
同辈压力的产生,有时正是文化差异的结果。
 
譬如你带着旧公司的习惯去新公司,母国的习俗去留学地。差异使我们在集体认同上产生冲突,这份冲突会带给我们压力。
 
压力来自我们的身份认同出了问题,为了重新获得身份认同,我们可能会做出违背本意的行为。不喜欢喝酒的学妹,硬着头皮喝酒便是如此。
 
如英国心理学家邓巴(Robin Dunbar)所言,人是社交动物。
 
另一方面,人不是诚实的动物,人需要的不只是身份认同,即“我是谁”,还包括被肯定,即“我不错”。
 
为了增进社交优势,一个人每天要说上百个大大小小的谎。多数的谎无伤大雅,不会对他人造成致命伤害,而是通过一些膨胀优点、掩饰缺点的方式增进社交生活。
 
同辈压力的另外一种情况,就在于双方有意无意间的沟通不良,产生双方认知差异,差异造成同辈压力。
 
心理学有个“约哈里窗”理论,将沟通的顺畅关系绘成窗形图,人的认知与沟通内容可以分为四个象限:
 
A. 开放区:自己清楚、他人清楚;B. 盲点区:自己不清楚、他人清楚;C. 秘密区:自己清楚、他人不清楚;D. 未知区:自己不清楚、他人不清楚。
 
譬如上班迟到,我们给领导一个理由,领导也不会严查理由是否属实,但这个理由让双方都给自己一个交代,让忙碌的一天顺利运转下去。
 
或者用一个月的薪水买一部iPhone,在众人面前显现一点小虚荣,同事看了可能也会顺着攀谈几句,但鲜少有人追究你为了这部手机省吃俭用。
 
人际交往,有所谓的“开放区”,我们经常在这个区域拿出最好的一面,就像微信朋友圈,某些人成天晒车、房、幸福家庭。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过得不错,拿出不属于自己的品质,撑着外表上的体面会带来压力。
 
与此同时,隐藏个人的“秘密区”,这个区域塞满我们不想给别人知道,或者不想让特定人知道的事情,也带给我们压力。
 
然而,我们无法确知别人怎么看我们,这就是个人的“盲点区”,毕竟他人对我们的看法不一定正确。当我们活在被害妄想中,我们也会有压力。
 
基于人作为社会性动物的本质,以及认知与沟通的形态,我们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处理同辈压力。
 
同辈压力是一个社会化动物无法避免的压力来源,重点是面对,而非逃避。逃避无法解决问题,甚至会把压力全部归咎给外在原因,从单纯的同辈压力演变成过分自我保护的社交障碍。
 
主动进入社交圈,能够让我们掌握话语权。被动无助于我们解决同辈压力,因为社会互动的根本是社交,而非沟通。沟通的目的更接近求真,但社交讲求情感交流,内心的舒适。
 
被动无助于我们被认识,好比美国心理学教授艾维(Alle E. Ivey)在《心理咨询的技巧与策略》中就通过中国学生主动反应,才理解美国白人和中国人在“注视”和“身体接触”上的文化差异。
 
正如约哈里窗的理论,我们不可能对别人产生完整的认识,正如别人也不可能完全认识我们,尤其当双方的目的不是被认识,而是被认为优秀。我们得接纳这个事实,从中梳理哪些人对我们无关紧要,哪些人我们希望彼此更为坦诚。盲目地一视同仁,会增加我们的压力来源,仿佛我们随时受到公众检视。
 
其实,我们一方面可能是同辈压力的受压迫者,同时也扮演同辈压力的压迫者。
 
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左右别人的想法和行动,但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别用自己的文化和认知去压迫他人,造成他人的压力。如果人人都能避免当压迫者,群体的同辈压力或许才能最大程度地被消弭。

责任编辑:阿芙拉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