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为什么喊麦这么受欢迎?

发布时间:2017-01-19 12:2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为什么喊麦这么受欢迎?

不懂啊,为什么现在喊麦这么受欢迎,get不到点,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一个下午认认真真听了好几首喊麦。从“一人我饮酒醉”到“女人你们听好了”,摘下耳机,耳旁余音绕梁。
 
喊麦有一个基本特征,从头至尾,所有的句子都只有一个节奏。你把“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重复二十遍,基本上也就是一首喊麦之作。非常惭愧,在整个过程中,我确实有抖腿。
 
然而旋律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歌词:

一人我饮酒醉
醉把佳人成双对
两眼是独相随
只求他日能双归
——《一人我饮酒醉》
 
现实的社会有一种物质叫金钱
有一种人类叫做女人
——《女人你给我听好了》
 
整个过程里,我始终有着一种谜一般的优越感。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伴随着一个令人颇能产生快感的问题:喊麦的听众,真的不知道自己听的东西很low?
 
答案显然是确定的:他们是真的不知道。
 
这些被网友黑出翔的喊麦,在喊麦的听众看来是生活的常态,或者说是他们音乐审美当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韵律简洁,明快,单一,易于掌握和哼唱。而喊麦的歌词,对于荷尔蒙爆棚的年轻人来说,确实够燃。
 
弃江山,忘天下,斩断情丝无牵挂。
千古留名传佳话,两年征战以白发。
一生征战何人陪,谁是谁非谁相随?
戎马一生为了谁,能爱几回恨几回?
 
江山、天下、征战、戎马……这些词语与网络意淫小说的属性高度重合。而喊麦中对于女性的认知,也停留在网文意淫小说里非常符号化的层面上:
 
娇女我轻扶琴
燕嬉紫竹林
我痴情红颜心甘情愿
千里把君寻
我说红颜我痴情笑
 
所有的低端文化都有着一脉相承的套路,《一人我饮酒醉》的歌词便是多少意淫网文的抒情版本:在架空的世界里杀人砍怪如砍瓜切菜、弱肉强食按照等级说话的丛林法则、几十个妙龄女郎一个个争风吃醋倒追主人公。
 
因此,喊麦所喊出来的,一部分来自于这种低端意淫文化的精神内核。而对于社会现实,喊麦同样有着令人惊心动魄的投射。
 
一首MC天佑的《女人你们听好了》,4分多钟,我硬着头皮听完,光是歌词就已经非常雷人:

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女人
提出来我要车 我要房
我很好奇的是
你们哪里值
有什么勇气提出这个要求
你有学历
长的漂亮
我在这里问一句
又有几个女人不会做饭
又特么有几个女人是处女
 
整首喊麦铿锵有力,不时夹杂咆哮和嘶吼,每一个音节都写满了病入膏肓的男权主义和处女情结。但就是这样的喊麦,得到了许多听众的欢迎,成为MC天佑的代表作。
 
我们眼中扭曲的价值观,在MC天佑的听众看来其实稀松平常,男权主义和处女情结于他们而言似乎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因此他们自然会被MC天佑声嘶力竭的咆哮所鼓动,自然地,对于网络小说的各种女神齐追主角的意淫情节,他们也就甘之若怡。
 
当网友们无情地嘲讽着喊麦是多么Low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和他们,其实说的几乎就是两套语言了。
 
当你大谈男女平等LGBT平权,在喊麦的听众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当他们告诉你谈恋爱的对象一定得是处女的时候,你也只能捂着耳朵仓皇出逃。
 
审美的撕裂,伴随的是认知的撕裂,价值的撕裂,三观的撕裂,和整个阶层的撕裂。
 
设身处地想一下,一个早年辍学中学文凭在工地营生的年轻人,能有多么优雅的品味?又或者说,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和所处的环境,又怎么能给他们一个相对正确的三观?当他们在一个相对糟糕的处境下打拼却依旧看不到未来的出路,简单明快的喊麦,或许就成了他们屈指可数的释放压力的途径。
 
所以,当我们站在审美和道德制高点上对喊麦文化大肆批判的时候,是不是有点何不食肉糜的味道?毕竟,当我们在争论川普和希拉里到底谁更操蛋一些的时候,对于MC天佑的听众来说,他们可能完全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美国大选。
 
说到底,我们对于他们的无情嘲讽,是态度片面的傲慢俯视,或者是带着猎奇色彩的怜悯或同情。
 
我们当然可以去鄙夷喊麦本身,然而归根结底,我们应该去寻找喊麦诞生的土壤。是贫穷、落后、封闭滋生出粗俗的审美和偏执的价值观,继而导致了喊麦文化的甚嚣尘上。

单独批评喊麦,本身并没有什么用。今天,就算你全面禁止喊麦,明天又会出现更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而这一切,或许就是喊麦文化背后真正细思极恐的地方了。

责任编辑:卫天成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