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把痛苦转化为对别人的仇恨有用吗?

发布时间:2017-05-12 10:3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把痛苦转化为对别人的仇恨有用吗?

为什么有的人会把自己的不顺利不争气都怪罪到别人头上,恨别人能减轻自己的痛苦吗?

几年前在网络上风传一个故事,故事大意说: 

一位男子年轻的时候没钱、没房、没车,他的女朋友(另一版本是男子心仪的女子)最后选择离开他。

男子很伤心,此后非常奋发,十多年后有了自己的事业、坐拥豪宅名车,手边还有一位美丽的妻子。

有天男子一家人在路上逛街,意外与当年那个离开他的前女友相遇。前女友看见男子事业有成,悔不当初。

之后男子上车离开,他在车上回味多年前的种种,以及前女友如今落魄的样子,终于从过往的情伤中释怀。

这个故事,当年让不少男网民拍手叫好。

顺着故事带动的阅读人气,抨击抨击社会上有太多重利轻义的女孩子,也为自己当前“三无”的处境和其他类似的网友彼此告慰。

每当有“宁愿在奥迪上哭泣”的类似新闻一出,仿佛就给了一些男性借机讥讽现代女性物质需求太重的口实。

从咨询的角度看,这个故事是一个可怕的故事。 

仇恨:会生长的毒果实

仇恨,会表现为外在的言行,也是透过言行,咨询师来能用来了解来谈者内心的想法,甚至更深层的意识。

故事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男人面对感情创伤时,他进行了过度单纯化的归因,把事情发生的过程简化为分手的原因在他人,事不关己。

和自己有关连的部分,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任何品行或其他需要改进之处,而是把问题丢给社会,因为社会太注重物质,以至于注重物质的女友抛弃了我。

有意无意忽略了其他因素,这也是某些失败者的固化思维,他们习惯将自身失败的原因绝对化,同时把成功的要件也绝对化。

如日本心理咨询大师河合隼雄在《阅读孩子的书》(子どもの本を読む)中所言,“将实际存在的某人或某物绝对化,是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

事情不复杂了,但同时也等于忽略了其他可能性。

“只要仇恨就够了”,把自己的痛苦化为对某个人的仇恨,这是一种任性。 

任性使自身不用耗费大量的精力去思考和实践,尤其当那个原因可能针对自己某方面的缺陷,而那个缺陷其实是可以改正的,只是需要强大的勇气和毅力。

就像我们可以把考试的失败推托给制度、环境和各种理由,但可能我们最需要的是每天扎扎实实地窝在书桌前念上几个月的书。

当我们给自己找好理由,也给自己事先埋好了失败的借口。

进而,为了弥补内心的缺憾,奋斗十几年,让自己过得更好。

若故事停在这里,我们还可以说:这个人在自我疗愈的过程中,得到提升生活的动力。

然而,故事却是最终透过与前女友相会,以前女友的后悔为安慰。

令人遗憾的结果,突显了一个人内心的怨恨十多年来并未消失。

他始终活在一个自怜自艾,却没有真正自省,将过去那一段内心痛楚转化为回忆,而不再使得当下生活被过去纠缠。

他并未真正自我疗愈,因为他一心想着的是复仇,这十几年的人生成了复仇的历程,而不是自我检视。

如果你一直用仇恨惦记前任,你跟后面几任做爱的时候,恐怕都摆脱不了心中的他。

讲白一点,你身体睡的是现任,心底想的是前任,可是你的身体和心灵真正睡的既不是现任,也不是前任,而是仇恨。

放不下、想不开,不等于坚持 

表面上看,这个故事在诉说希望,实际上谈的是复仇,以及复仇的快感。

阅读这个故事,或可让某些有类似情伤经验的男性心有戚戚焉,暂时性地透过故事带来的伙伴关系聊以安慰。

长远看,若把这故事当成人生谈情说爱的守则,会有使自身陷入缺乏自我反思的危机,把恋爱的失败归咎于他者。

可能是和自己感情不睦的那个女子,或是整个社会,反正不会是我,因为我是“受害者”。

并非恋爱上的挫折,问题肯定与自己有关。

但所谓一个人走出来,就在于从爱情的酸甜苦辣,从主体情绪中暂时脱离,得以用第三者的角度,更加客观地看待两人之间的问题。

这样还不够,还要能够换位思考,想想今天如果换成是我,我会怎么面对当时的情况。

你想把自己推下悬崖?

仇恨是“深陷黑暗的主体在自我沈溺”。

仇恨是个人内在的情绪,往内会形成自我贬低、自卑等等心理上的自我伤害。

往外会形成对自己肉体上的,乃至对他人的身心做出妨害与伤害性的举动。这些伤害带来的是暂时性的快感,并无法真正解决心理上的主要问题。

这就像一位长年需要依赖止痛药的病人,止痛药只能暂时性地止痛,还会造成依赖和其他生理上的副作用。

除非医生找出他真正的病灶,否则舒缓性的疗法一定程度上依旧持续性地在伤害病人的身心,影响生活质量。

从该故事的回响,不难发现情意教育对民众的重要性,台湾师大钟圣校教授在《情意沟通教学理论》一书序言写道:

陈映真在接受访谈新作《归乡》时曾说:“一个好的作品,应该能让迷惑的人得以有清楚的认识,让忧伤的人得到安慰,让绝望的人重新点燃希望的灯火,让受挫折的人有勇气再站起来,让一个受尽悔辱的人得到一些尊严……让人对于生活的本质有清醒的把握。”(1989. 9. 22.《联合报》第37版)

钟圣校教授书中提到情感是德性的来源,让我们去了解年轻人对宽容、欣赏与尊重的理解。

不只是听他们说,还得知道他们的态度、行动与个人素养,以真正了解他们到底懂得多少,又能实践多少。

道德实践不是一种命令,而是源于内在情感的正确阐发。

简言之,人们必须学着去对天生的情感达到更完全的认识。好让我们不会成为感情发作时的奴隶,达到内心的和谐,进而使我们的生活和谐。

一个关于仇恨的故事,只是一个故事。

人有情绪很正常,偶尔我们会有仇恨。

但是否愿意去学习化解仇恨的方法,无论是找咨询师,或者通过阅读、运动等方式,这其实都是一场内心的博弈。

学着不让仇恨填满我们的人生,到底会让我们得到更多,还是失去更多?

试算一下,活在仇恨中的蝙蝠侠,错过多少幸福的机会。直到他愿意放下,才有那个心力与时间跟猫女在一起。

人就两只手,放下仇恨,才有办法真正找回自己的人生,毕竟博弈的目的是获胜。

仇恨的代价,不只是暴力,以及暴力带来的后果,而是让我们的人生容不下一个更好的人、更有希望的未来。

谎言能让我们实行报复,使破碎的更破碎。但谎言无法使破碎的,使其恢复成原有的样子。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