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如果没有轰轰烈烈的回忆,恋爱的时光是有意义的吗?

发布时间:2017-07-10 10:0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如果没有轰轰烈烈的回忆,恋爱的时光是有意义的吗?

我曾经谈过一段持续多年的恋爱,前些天跟朋友聊起感情话题时,他问我:所以那些年里你们应该发生过很多轰轰烈烈的故事吧?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讲述的记忆,所以那几年的恋爱时光对我究竟有什么意义?


跟你类似的困惑,杨德昌《一一》里NJ的妻子敏敏也有过。

敏敏的妈妈中风昏迷,家里人每天要轮流去床前给她读报纸、讲自己今天都干了什么。

有天晚上,NJ回到家中,敏敏开始大哭歇斯底里地说:“怎么跟妈讲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我一连跟她讲了几天,每天讲得一模一样,早上做什么、中午做什么、晚上做什么,几分钟就讲完了,我受不了了,我怎么只有这么少?我觉得我好像白活了。”

这样的困惑就像是一个老人在离世前回忆自己的生活,眼前放电影般地一帧帧快速浮现他的一生,但是他却失望地发现自己一生的电影冗长又无聊,根本不值得看,于是不免心生自己是不是白活了的疑问。

 

是枝裕和的电影《下一站,天国》有这么一个剧情设定:往生者进入天国前,要先来到一个中转站,对着中转站的职员回顾自己的人生并从中选出一段最珍贵的回忆。

一个大叔略带腼腆地对职员说:“大概是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是暑假之前的事。我是在工人阶级家庭长大,坐电车去上学。我经常坐在前排,坐在驾驶员旁边,因为他旁边的窗户有微风吹进来,路程不是很长,不过那阵微风吹遍合身的感觉很好。”

一个二战日本老兵:“那天,我们被美国士兵包围了,我知道难逃一死了,我想抽烟、吃米饭。我对他们说‘give me cigarette’,他们迟疑了一下,有个人便从口袋里拿了根烟出来。我想,我跟他们的关系有进展了。就继续说‘I am hungry,give me rice’,然后一个美国士兵,跑到两三百米外的军营里,在那里帮我煮了饭,蘸了一些盐在上面。我很满足地大口吃着,我觉得我也许会跟他们成为好朋友,然后我看到了一只鸡,觉得能吃到鸡就更好了。”

一位老奶奶:“大地震刚过去的时候,人们都躲到了竹林里。我们小孩子就在两根竹子之间挂根绳子,然后在上面摇荡。母亲们在竹林里做饭,做饭团,在竹林里吃她们做的饭团,至今记忆犹新。”

一个年轻男孩:“她书包上有个小铃铛,走路的时候小铃铛就会叮叮作响,当我在俱乐部会所里,我就知道她来了,我喜欢那个铃铛声,如果是冬天的话,她能让它变成秋天。”

一个语气可爱的大叔:“我感冒的时候,她给我做稻米粥加上酸梅,她用嘴把粥吹冷边说‘趁热吃’, 你会记得那样的女人,你不能把煮熟的米搅拌一下就当做是粥,最后只是米汤,你得煮粥、淘米……很多头绪……”

 

是枝裕和导演说,《下一站,天国》的主题之一是“回忆对一个人而言究竟算什么?”的提问。他在拍片前让一群学编导的学生拿着相机到街头采访路人,本以为大家都会说出诸如关东大地震、核泄漏、世界大战之类的轰轰烈烈的记忆,最后却发现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属于他们一生中最幸福的记忆往往是一些琐碎的片刻和小事。

电车上的一阵微风、竹林里吃的一个饭团、喜欢的女孩书包的铃铛声、一碗加了酸梅的稻米粥……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常小事,到最后反而才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珍贵的时刻。

电影的结尾,中转站的职员根据往生者选出的记忆,重现记忆中的场景,将它们拍成了影片,往生者心满意足地观看着独属于自己的幸福记忆,跟随着影片迈向了天国之旅。

 

所以,现在不妨换个方式,重新回忆一下那几年的恋爱时光。不要只想着轰轰烈烈的电影情节,多去留意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片段,可能是紧张到双手冒汗的第一次牵手、相敬如宾的初次约会、因为对方一个甜甜的示弱笑就和好的吵架,也可能是午餐时狡猾偷夹到的对方碗里的一块红烧肉、下雨天他在教室外等你时手边的一把伞、生日时为你准备的一份笨拙的小惊喜。

或许你会发现虽然回头看的时候,那几年的生活你们都过得松松垮垮,但是爱情最甜美的部分其实你都已经尝过。只是现实世界不是青春电影,所以没有猝不及防响起的背景乐和振聋发聩的台词金句来唤醒你“爱过的记忆”。

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心生自己是不是虚度了时光的疑惑,往往是因为我们犯了“拿戏剧眼光打量生活”的错误。其实没有一段时光会被辜负浪费,最好的时光大多披着日常的外衣,悄悄盘根错节地串联起你的人生。

责任编辑:卫天成


ad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