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侥幸心理是怎样一种存在?

发布时间:2017-08-28 11:2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侥幸心理是怎样一种存在?

是不是不该总是心存侥幸,可是抱有侥幸心理是大家都会有的情况吧。到底怎么权衡呢?

有段时间生病,去医院的次数很多,一来二去,跟医生也熟悉了起来。每一次他叮嘱的注意事项,我都打开手机文档,一句句记录下来。

 

他总是感慨一句,像你这般认真对待自己的人已经不多了。

 

我疑惑:这是我的习惯。人需要为健康关照自己,前提不就是谨遵医嘱吗?

 

他答复:其实真正的生活里,并没有那么多人谨遵医嘱。

 

“每一次叮嘱病人的注意事项,要么是当时听进去了,转身离开就忘光;要么是根本就没有在听我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坐等我讲解的这个程序结束,而后离开。”

 

“于是很多病人下一次过来,我再问起上次跟他说的,是否有按时服药,他总是理所当然回答一句,吃了。可是体检之后发现问题,再问一句是否有按时吃药,他才很不情愿说上一句:哦,忘了。”

 

“职业道德会约束我,不可以生气或者过于指责。可是在医院这个环境里待久了,你会发现我们的麻木,不仅仅来自于习惯了病痛生死,而是在于,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接受自己是一个病人——除非是他已经严重到不得不面对病症了。”

 

“如果病人不够坦诚以及配合,我也束手无策。这是不得不的冷漠使然。”

 

我想起有阵子跟一位当心理医生的朋友交流。她提到一点,说她所接触的案例里,大部分人都是并非坦诚相待的——甚至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就是不愿说出真相——是童年受到的不堪对待,目睹了一些可怕的事件,还是遭遇到另一半的劈腿。

 

“一旦他或者她,在一开始就不愿意真的坦诚交出自己,那就意味着这场治疗永远无法进行下去。我的角色是引导对方,逐层打开自己。可是如果对方永远大门紧闭,那就干脆不要来治疗好了。”

 

跟这两个医生的对话里,我都不断地听到一个词语,关于坦诚。

 

我需要先把另一个故事先摆出来。

 

前些日子里,有高中同学给我发来一则募捐消息,希望可以帮忙。主人公是一对夫妇,男生是我的高中校友,妻子是他在大学里认识的同学。两人大学毕业之后就结婚了。问题是在于,女生患有家族遗传病史。

 

男生是知情的,所以尽管如此,他们依旧走入了婚姻。在孕育孩子以前,医生给过他们提醒,孩子遭遇病史遗传的概率很大,并且有可能发生严重病变。如果可以,建议他们领养孩子,或者选择丁克。

 

这一切种种过后,他们还是决定,孕育这个孩子。孩子满两岁的时候,被诊断出白血病。他们两人都来自于农村人家,倾尽全家族之力,也不过杯水车薪。于是,不得不依赖捐助机构获得筹款。

 

我捐了些钱。而后多问了一句这个帮忙的同学:他们夫妇在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生养出来的孩子,在很大概率上要遭遇这些,为何他们不能理性一些?以及,他们是否做好了承受最糟糕结果的准备?

 

同学很惊讶: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人家已经很不幸了,不可以再去伤口上撒盐对待他们了。

 

我答复:我当然不会跟他们说这样的话。

 

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一个人,一个家庭,如果提前知悉孕育这个孩子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两边的家庭全力以赴也无能为力,甚至现在夫妻辞去工作,没有持续收入,又如何救孩子。

 

“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深渊,甚至是一个家族落入山谷,全盘皆输,甚至无法翻盘的结局。如果想到了这些,他们还会做这个选择吗?”

 

同学迟疑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或许,他们也是心存侥幸吧。

 

我终于不再发问。

 

我敬畏生命,我也坚定生命是伟大的,要努力去生存,去活着。只是在这件事情当中,难免会让我感慨,人类的发展历程中,的确是经历过很多被淘汰而逐步进化过来的。可是就每一个具体的小家庭而言,就每一个个体而言,我们如同尘埃般无力。

 

因为意识到这份尘埃的轻,所以我觉得,才更要谨慎地对待生命中的每一个重大选择,而不是仅仅带着侥幸,幻想此生安宁。

 

侥幸在某种程度上,带着一种不负责的奢望。这不等同于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天灾,是随机生老病死的命运不可控。可是如果在已知一项选择的大概率结果的前提下,依旧想要奢望得到一份所得,这无非就是把自己推向深渊牢狱。

 

我想起学生时代每一年的考试,总有黑马冒出来令人惊讶。还有新闻里偶尔看到的,中了彩票的超级幸运儿。这些不可控的种种,时刻在我们的生活里上演。我总是把它当作生活里的一抹乐趣,听听看看,仅此而已。

 

而可控的部分是什么呢?

 

可控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人坦诚。朋友可以不是陪伴你一生的人,可是枕边人在一定程度上是陪伴你一生的人,这其中是权利跟义务是共存的。

 

我见过身边好些人,在进入婚姻前所秉承的不同坦诚程度——你可以收藏过往前任的回忆,青春时期一些丢脸的小秘密,或者价值观信仰里比较邪恶,但是不会造成实体伤害的部分。

 

可是除了这些之外,唯独不可以收藏的,是对对方的人生有所伤害的欺骗。比如说过往疾病史,当前健康状况,经济债务,以及感情局面状况。

 

当然我也有看到很多感人的爱情故事,两人闪婚,而后一路很是顺利。可是大部分平凡而真实的故事里,全是莫名其妙进入一场婚姻关系,而后惊呼是一场骗局的狗血。或者说哪怕不至于狗血,可是依旧会因为从前不曾了解的任性抉择,而后产生的一场场后知后觉的荒唐。

 

在我的理解里,《婚姻法》的存在并不是为了保护女性,而是保护应该保护的人。新闻里多的是以一场婚姻关系欺瞒种种,最后涉及财产争夺的时候,完全就是另一幅陌生甚至是仇人面孔。就如同两人从来就没有爱过一场。

 

可是这其中的对与错,法律层面上的判定,钻法律空子得到的多种利益,这背后的对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心生绝望,被人性伤害至极,无法信任人生,才是最大的代价。

 

这份侥幸,就是不义。

 

直到今天,我身边依旧有朋友的口头禅是,先把婚结了再说。甚至很多人以为只要走入婚姻了,有了这一层法律屏障,那么即使后来自己的秘密被揭露,对方也不至于抛弃自己——毕竟投入了这么多的时间心力在其中,对方应该是舍不得的。

 

这是以爱之名的另一种幻想,以一种社会契约身份,来作为自我保护的资本。

 

当然这份侥幸大部分是很有效的,至少很多人思考问题的角度都是停留于表面,而不会去追究本质问题。于是就这样拖泥带水着,将就着,不愿意狠心着,难为了自己,也就冒死成全了对方的侥幸。

 

可是真相是,妄图用侥幸过此一生的人,必定会被侥幸反噬得体无完肤。那些你以为可以绑架对方的障碍,其实在被发现了自己的不坦诚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你落入了自我假设的圈套。

 

你以为,只要假装这件事情没有被发现,它就真的可以被忘却。

 

如果人生是一场骗局,如果对方愿意被你欺瞒一生,那也算坦然。可是如果对方知道了真相,以及无法承受,那么也请你放过对方。

 

反之亦然。

 

侥幸仅仅是用来给人生锦上添花的东西,倘若你奢望它是你人生的主打旋律,或者奢望它雪海茫茫中必定向你送来炭火——一旦这个逻辑得以成立,那就是对那些踏实努力求生存之人的最大亵渎。

 

何谓是真正的侥幸呢?

 

我想起有一年在家里看跨年演唱会,过了午夜之后,看到新闻推送里,说起某个城市的晚会舞台坍塌,造成众多伤亡。

 

那一刻,我想起前一秒自己的麻木,为这无聊的年复一年而感觉无感。可是此时此刻,我心生一股莫名的感激——我居然可以平安地,不算痛苦地,没有遭遇大难地,进入了下一年。

 

这是我理解的侥幸——它的出现非我所控,可是会提醒我新一轮的心生欲望,涤荡些许生活里庸碌的洪流,为过往的这一年并无大所得也依旧安慰。毕竟,我还不至于大失去一场。

 

这份不至于, 是真正侥幸的价值所在。

 

就一生而言,如果我有幸平安此生,得到跟失去的,都是我所能承受的,那么这便是我的侥幸一场。这是要默默珍惜的一份窃喜才是。

而除开这小小的部分之外,那些大层面上的种种,依旧需要你我每一个人,全力以赴,做足准备,防患于未然,以及在谨慎选择中,去换取一个词语,叫做过关斩将。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