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作为哥哥姐姐,父母生二胎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发布时间:2017-08-30 18:1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作为哥哥姐姐,父母生二胎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作为哥哥姐姐,父母生二胎给你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1

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在我所处的江南小镇中,二胎是极为罕见的。计划生育管控很严,虽说没有亲眼见到《蛙》中姑姑那样被强行拉去堕胎的暴行,然而哪家躲了去外地或者偏僻的乡村偷偷生娃的故事,倒是频频听说。谁家的母亲消失一段时间不见,同村的妇人、包括我母亲都会指指点点说:“听说是去哪里偷偷生儿子了。”也有家中的第二个孩子常常遭怼:“你可不就是在渔船上偷生的。”

许是受中国传统男耕女织文化的影响,男子作为家中劳力,自古以来更受重视,这种封建思想甚至贯穿于许多民俗中。好比祝愿尚未出生的孩子,也必是对其母亲道:“祝你们家生个大胖小子。”我曾反问,“你怎知不会是个女儿?”母亲便会瞪我一眼,讪笑着赔不是,说小孩子说话不懂事,千万别介意。

不过虽说当时计划生育严控一个,也总有意外,比如我们家。因我们家是农村户口,我父亲是独子(即我祖父母只有一个儿子),说是符合当地政策,于是在我十岁那年有了我妹。父母原本没有计划,否则也不会相隔十年。孕育妹妹,一大半是外祖母的功劳。母亲家乡黔西,当地重男轻女的思想远比我们这里要强悍得多。母亲回去探亲,每必催生,母亲想想自己远离家乡,我父亲又无兄弟,怕我今后一人孤苦伶仃,于是思索再三,我就有了妹妹。

妹妹出生之际,我已经作为独生子女潇洒了十年,所以至今也很难理解自己当时的思维。母亲曾问我,如果你有个弟弟或妹妹可好?我竟语出惊人:“好啊,我们家已有个女儿,再有个弟弟,儿女双全就好了。”可真当妹妹出生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崩溃的。在学校,同村学弟当我面喊:“听说你妈生小妹妹了!”我当着许多同学的面,一把卡住他脖子逼到阳台角落,冲他怒吼:“你再敢乱说一句试试看!”家中每次来人,问起母亲背上的婴儿,我都会一板一眼地告诉他:“火车站捡来的。”妹妹稍大些,我也总一再和她强调:“你要知道,你就是火车站捡起来的,当时还有一只锅,一床小被子,一串辣椒……”

往事如此生动,历历在目,想来有趣,学弟当时一脸懵逼的表情我到现在也还记得深刻。

后来漫长的读书生涯里,我几乎对所有同学刻意抹去我妹的存在。可另一方面我又是很爱她的,我一直记得她第一次剪短发变成卷毛的样子,她生病挂水时长睫毛上的泪滴,她对着电话不断向父母控诉我揍她的事实。还有我半夜醒来找不到她的惶恐,我第一次离家读书时她的眼泪与拥抱,而更多的,是感动于她带来的快乐,欣慰她成长后的担当。

虽然顺利生产,可当母亲出院即被迫手术结扎(这便是二胎的代价),父亲只好将早产的妹妹送回了家,家中只有我和祖母照料。现在想来,我都不知道她在那么孱弱的情况下,出生即离开母亲怀抱,我祖母又是那样的不会照顾人(眼睛不好),她到底是如何坚强地活下来的。放学后,我回到家抱着她摇啊摇,她的额头上全是皱纹,活脱脱一个小老头。我总是忍不住地想:天,她多丑啊!真是可怜!

 

2

在我并不漫长的童年生涯中,还有几件事让我印象尤为深刻。其中一件是某日,村中突然来了只“野猫”——然后野猫并不是猫,是个黄毛丫头。不知其名,只道是哪里送了来,给我们村中某户老人抚养一段时间再送回去。“野猫”被送来的原因很简单,据说在她之前,母亲起码已经生了有七到八个女孩,然而父亲还不死心,家中是一定要盼着生个男孩的。所以野猫出生不久,还未能尽享母亲的乳汁,便被急急地送来了这里。老人照料,又是乡下,营养且不谈了。我没见过那孩子,据说也是和“野猫”一样,瘦小可怜。野猫似乎没来多久便被送了回去,听闻她前面的大姐二姐都早已辍学打工,至于她今后的命运如何,也全然不在我能想象的范围之内了。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母亲的朋友,同样来自黔西。在女儿六年级的时候选择回乡偷生,如愿得了个儿子。由于女儿无人照料,便带去黔西读了一年,回来当地学校不认,只好再读一年,这才与我成了同学。母亲常年当我面,拿我的这位同学及其母亲做反面教材:你看你同学,无论到哪里都被要求带着弟弟;零食稍稍多吃些,她妈妈便要说,“少吃些,要给弟弟吃”。同学与我同年中考,母亲又说:“她妈妈早说了,若是成绩不好便不读了,早些出来工作。”未曾想一语成谶,同学果真就此踏入社会,与学校永别。

还有几件颇为滑稽的事:我有同学(男生)因先天性心脏病,家中是可以生二胎的,故他有个妹妹的事,我是晓得的。而我同班同学(女生)能出生的理由竟然是,她家哥哥儿时太过孱弱,母亲便给他吃了激素,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胖到200多斤,所以家中申请再生一孩……而到我妹妹一辈,我亲眼见到其同学父母为争取二孩,在全村公示说自己女儿脑中有疾病,可能智商不太行……最后未果。然后我就眼见着这个“智商不太好”的女孩因为成绩不错,又被家人作为骄傲的资本在村中广为炫耀宣传。

奇葩的故事听多了,很多都来不及伤感。所以,谁知道当时(计划生育下的)中国的老百姓为了二胎(或者男孩)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3

我一直以为兰姨只有三个孩子,可原来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妹妹出生后,兰姨立马打来电话询问是儿是女,一听是个女儿,直呼:“快送过来我给你找个好人家,等一年之后你再生。”这也是后来妹妹大了,母亲总说是我将这个梗传给了她,导致她对兰姨那边一向很有看法,提起来便生气。

由于早产,妹妹幼时身体不好,经常感冒咳嗽。母亲抱着孱弱的妹妹,求神拜佛,甚至买了胎盘磨粉给她服用。母亲辛苦养育,熬白了头发熬坏了身体,眼看着她的小脸逐渐丰满。她哪里舍得?她摇摇头说当然不舍,她说即使生了个女孩也是很喜欢,于是果真就给妹妹的名字中带了个“欢”字。如今妹妹长大了,母亲也是“小欢子”、“小欢子”喊得很欢,愈发像个孩子。

我是长大后才知兰姨的故事。兰姨曾有过四个女儿,而我们都只知道两个。第三个女儿刚出生,男人已经联系了一户人家,亲手抱了去。那家只有一个儿子,家境不错,来了个女儿反而当宝。轮到第四个女儿的时候,便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据说是兰姨母亲抱了去菜场,直接托付给一位老婆婆,说“您帮我看下,我上个厕所”,这就闪身不见,一去再不复返。男人定期会去看望三女儿,回来后据说也会流泪,第四个女儿也一直在找,而目前都尚不知那女孩的下落。

当我得知这个真相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既然不爱,何苦带来这个世界?亲身的骨肉,又怎么舍得丢失在外,不知下落?我甚至有些怨恨这种“消失的血缘”。也许我们都无权过问兰姨家事,也唯有与妹妹在提及 “重男轻女”一事时嗤之以鼻,在父母对我们的无比关爱里感受温情尚在人间。

兰姨的大女儿,性格颇为偏执。兰姨生气的时候往往直言不讳:“早知该把你送掉,你这么不听话,就不该留你。”高三时候她偷偷喜欢一个男生不敢表白,学习压力又大,频频受挫下曾试图割腕自杀。她有时也与我联系,电话里只言片语,总是纠结反复无常。直至后来工作成家,有时谈起她的父母与家庭,她也知感恩,更多时候是长长地叹口气,讳莫如深。

 

4

露艳曾是我的学姐,只大我几岁。而我怎么也想不到,在她离开校园后,有朝一日再见,竟然是我祖父去世的时候,在殡仪馆中见到她年轻定格的黑白相片。

她是猝死。她出来工作得也早,约莫十七八岁,没有再读书便进了工厂。家中独女,父母开车,一个跑货运一个跑客运。好不容易跨20年拉扯一个女儿长大,却没有等到她的成家与反哺。某日,据说是傍晚,残阳如血。她上夜班归来睡了一整天,父亲唤她起来吃饭,久唤不起,触摸身体才发现已经冰冷僵硬了。

很长时间他们沉浸在失独的悲痛中,后来试图收养过孩子,尝试过刚出生几月的孩子,收养过十几岁的少女,也试图抚育过四五岁的小女孩,但最终都没有成功。而今每次回家乡路过,看着她家门口的车辆,紧闭的大门,一阵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

这大概是个悲伤的故事。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越活越胆小,越活越怕死的原因之一。如果这个世界上你提前离开了,会长久地不忘你,长久地为你伤心欲绝的,也一定是你的父母。但愿这种悲哀与痛楚少一些,但愿世界能更和平美好一些。

这也是独生子女的症结。我曾看过相关的文章,说是独生子女长久活在一种“不敢离父母太远,不敢活得太失败,也不敢随便去死”的压力和恐慌之中,因为父母只有他们是唯一。可话会说回来,即便有唯二,失去一个的悲伤难道就会因此而少一点?

所以很多人提问为什么选择生二胎?有一种回答还是比较煽情的:父母会老,子女会离开,配偶至少要等二三十年才来。能从小就携手相伴走完这一生的,也只有你的兄弟姊妹了吧。

 

5

如今二胎已经全面放开,生还是不生?这是一个问题。怎么生怎么养?这是一辈子的问题。观望徘徊的人很多,纠结悲观的人更多。但我和我妹这种同龄人中的异类时代终将过去,将来的不久,社会中一个孩子有兄弟姊妹肯定会成为时代的新常态。

吾与吾妹相差十岁,她出生的前五年我感受到了放飞,母亲根本无暇管我,全是放养状态;后五年我感受到了崩溃,她完全成了我的拖油瓶,到哪跟哪,从此我失去自由。我也由此深刻地感受到“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这句话的真谛。吵过闹过、打过哭过……然而留下更多的还是欢乐的回忆,甜蜜的过去。我从不后悔十岁那年说过的话,也从不觉得妹妹从我这夺走了什么,她给我们家带来的更多,可这也许因为她只是妹妹。不乏几位与我同龄的同学与朋友向我哭诉:小事不谈,大事上,父母总是更偏向弟弟一些,比如经济与房产。“女儿是嫁出去的”,她们总是与我这样说。有时候云低低的,电话那头的她在啜泣,我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心情就像沉浮的云。

也有勇敢的妈妈们,在二胎开放后,勇于挑战高龄甚至超高龄。我不知当婆婆提出与儿媳同孕时,儿媳的心情如何?也不知那些看上去接近我父母年龄的中年人,牵着孩子稚嫩的手的时候,是否能从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一如既往、勇敢坚定地走下去?也许我们只能在心底祝愿,祝愿蹒跚学步的孩子快快长大吧,祝愿时光在他已经年迈的父母那里慢一点,再慢一点。

责任编辑:阿芙拉


ad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