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报复伤害过你的人,会有快感吗?

发布时间:2017-10-08 10:2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报复伤害过你的人,会有快感吗?

学生时代一个很信任的朋友后来背叛过我,很难过,甚至恨她,然而最近听到她不好的消息,我并不开心。曾经很多次想过去报复伤害我的人,但这次才发现,我应该好好问问,报复一个人,究竟能不能得到快感呢?

说到底报复是一种在成长过程中会退化甚至消亡的东西。理由更是非常简单,说白了,报复的存在根本没有意义。

举个真实的例子,我的小伙伴W和我一样土生土长,住在我们那片西头。另一个小伙伴M是后几年才搬来的,住在我们那片东头。我则住在他们两个当间儿,成为了他们两个童年时期仇恨传播的纽带。他们两个的仇恨来自于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体形,和差不多的能打,并且都需要一个看起来很弱鸡的跟班,也就是我。

为了争夺对我的友谊(控制权),他们不止一次大打出手,一言不合就扬沙子,从开始的互相推搡,互相质问“你再敢打我一下?”,演变到抱在一起,撕扯,挠,咬,直到一个被另一个打跑,或者被经过的大人制止。两个人由于当时家里的“教育”,所以持续对对方报复,又要在一起玩,又要时不时开战。

结果,中学他们俩分到了一个班,在父母的新“教育”标准下不敢继续动武,开始好好学习,慢慢的,儿时的殴斗成为了他们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他们俩后来甚至喜欢过同一个女孩,可他们却再也没有动过手,他们两个之间的友谊超越了我和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

要是你感觉我说的这个穿开裆裤小孩打架的故事没说服力,那么再换句话说,就我们小时候那一部分爹妈“教育”标准的不断变化给我们带来的伤害,我们能去报复爹妈吗?青春期是叛逆的,但谁敢叛逆得太过头啊?敢拿刀片剌胳膊,有谁敢拿刀片剌动脉的啊?事实证明,无论用什么方式去报复爹妈给我们带来的那些伤害,都是没有好果子吃的。相反,等我们把这些伤害换一种角度想,也许还会变成一些美好的回忆。

我朋友圈里有一对情侣,相爱相杀,从上学时一直到工作就没消停过。男的,叫Q,跟我一起长大,感情不亚于上文提到过的W和M中任何一个;女的,叫O,跟我两小无猜,也是挺小就认识,相互之间非常熟悉。看他俩搞对象对我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他俩白头偕老了,那自然万事大吉,红包拿出去,没啥毛病。那要是打起来了?我该向着谁说话?我抽空我问了问我的良心,良心都告诉我它不知道。

后来,Q和O还是分手了,相处了八九年就这么完了。秋风瑟瑟的,Q跟我说,“才俩月,才俩月,酸菜还他妈没腌好呢,她对象都跟人家处上了,我算是眼睛瞎了。”等我到O那,O说,“我处个对象怎么了,他跟小姑娘睡觉行,我处个对象就不行?太不要脸了吧!”就这样,俩人一个到处采花睡姑娘,另一个到处谈恋爱搞对象,我说,“你俩互相来劲,可害了这些什么也没干的好人了!”结果他俩口吻倒是一致,一个听完告诉我,“少他妈跟我说你那在外边混出来的北京口音。”另一个听完跟我说,“呵呵,你们男的没他妈一个好东西。”

就这样,在费力劝还一点不讨好的我决定撤出他们的爱恨情仇以后没多久,他俩也消停了不少,我不清楚是好人让他俩坑得差不多,还是他俩大彻大悟决定放下屠刀了,总之,后来的故事是Q喝完酒小区门口看见个小偷,结果小偷没抓着,自己让捅了一刀,O知道以后第一时间去医院看他,Q其实也不太严重,见着O就说,“你他妈来干啥,回家陪你对象去,我有的是人照顾,用不着你来,咱俩以后谁也不欠谁的。”O听完,过去摸摸他脑门,说,“我没对象,我陪谁也用不着你管。疼你就别动,装什么装啊,以前你欠我的,捅你一刀那人都还完了,我还以为你喝多了偷人摩托让车主捅了呢——”就这样,他俩从此也真就不较劲了,用Q后来跟我喝酒时候的话来说,“报复一个爱过的人实在太累了,你时刻得想着她也掐着你的脉门呢,你找一个姑娘,她找一个男的,到头来受伤害的还是走不出去,琢磨着对方的那个人。没啥意思。”

说来说去,对我们造成真正意义上伤害的,往往不是我们费尽心机想要报复的。

比如,小时候突然在胡同钻出来,不知道是哪里抢走你零花钱的大孩子;或者,在深夜里因为盗窃被Q发现,而拿刀子捅伤Q的小偷;甚至,和你擦肩而过害得你手中的电话屏幕碎裂到地上,然后消失消失在人群中的肇事者——我们最多想找到这个人,制裁他,让他为他错误的行为而负责,这不是报复,而是作为合法公民应尽的一项义务。

我们想要报复的,那些给我们造成我们所认为的成伤害的人,他们都是和我们有瓜葛的,是我们身边的人,是我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是我们身边的伙伴,是我们血浓于水的亲人,以及曾经被我们选择无比深爱而后却因为种种问题,而选择放弃的爱人。我们对他们的报复心每多一些,自己的痛苦就会更多一些。

最后再说会Q和O这对情侣,刚分手时一个睡姑娘,一个找男人,变着法地让对方难受。后来在Q被小偷捅伤之前,在我退出劝和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之后,他们为什么会有一段时间即不释然,又不报复了呢?在很久以后,O给了我答案。一整杯金黄色的啤酒,被她喝下去,她的双眼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她看着我,她的表情忽然认真,她说:“我那时候疯狂地谈恋爱,我为了报复他。后来我突然不想谈了,因为我发现,我报复不了他。我谈恋爱的那些人,我一个不喜欢,但我是真真地记得,我喜欢过他——我报复不了他,我只能报复我自己——”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