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社交恐惧的人,生活是什么样的?

发布时间:2017-10-08 10:2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社交恐惧的人,生活是什么样的?

社交恐惧的人,生活是什么样的?

雨声像成千上万只箭矢从天空中快速落下,将声音乘以数倍,便是沙沙不断的声响。这两天在家沟通工作相关的琐事,原本打算下午去公园稍微走一走,打开窗,看见银针万箭齐发,便把窗户关了。

这种阻碍出行的雨又非常好,若非必要,宅在家中,众人皆是如此。要出门,就付出代价。可谓有条件有理由的宅,理直气壮,心情平静,一潭死水,心满意足。

我宅的属性一如既往,亘古不变,比起那些说自己不喜交流的人有过之无不及。最开始连打电话接电话都感到深深恐惧,为了把工作做好,该办的事情办妥,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暴露疗法了很久,如今对三次元的沟通已经没有压力,看起来可能还比较善于交流。这倒不是因为与人交流突然让我放松和快乐了,而是工资让我快乐,谁要和钱过不去,虽然只有五毛钱,但毕竟是符合逻辑的做法。任何工作都需要交流,就算埋头造车,也得弄清楚造什么车,这车是不是中途要改。

现实生活的交流决定着生活质量,而在网络空间中,则选择随心所欲。随性所欲避免沟通,避免深入了解,避免涉及到三次元的接触。连玩Ingress都没有认识任何一个非同事和亲戚的玩家,社恐水平甚高。

多么的奇妙,即使兴趣爱好相同,我依旧不会加人微信,依旧不会闲聊家常,依旧保持着话都与自己说的状态。

有我微信的寥寥几个豆友都是我非常信任的,曾经拒绝囧老师加好友的微信申请。直到3年后,也就是今年,我想通了,加了她。现在我们时常聊蜜汁话题。我帮三七买了票,关系不好我是不会帮人买票的,然而我还是把票寄给了她,没有见面。怂,我的代言词。

对我这样的社恐而言,极其信任是更深入交流的一个必要选项,自来熟从来与我无缘,一见钟情难道不怕被骗钱吗。

时常能收到豆油和私信,内容从转载见面加微信求教画画到约炮还搞错我性别无奇不有。隔一段时间,会清空一次,对于奇怪的私信和豆油,既不会仔细看,也不会介意到底说的是什么,毕竟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种广撒网的勾搭对象,并不是一个独特的个体。碎片信息所传达出的不尊重并不会困扰我并改变我的情绪。为何要对广撒网的陌生人感到愤怒,这样的情绪变化太令人疲惫了。我的丧由内及外,一潭死水,心满意足。

豆油、私信、微信是封闭的聊天环境。若不是足够信任和熟悉,都会尴尬到无法回复,于是我基本不回复豆油、私信,不加微信。而评论则相对更好,公开场合的对话更令人安心。

曾遇到过有人形容我非常淡定,对态度不善的评论和误解的评论都不回复,也不挂人。这些朋友对我的误解是,此情况不是因为我胸怀宽广,只可能是我胸无大志。若想成为一个红人、一个对世界有帮助的人,那么我会选择人物设定,用幽默或者发疯的方式和别人辩论。并非所有红人都因掐架而红,但掐架是吸引围观群众的一大手段,是符合逻辑的营销方式,一旦性格与行事方式有了话题性,热度和流量就会有。而只有辩论才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然而我实在不喜欢与人说话。

或许成为意见领袖能够传达一种让世界更好的观点,但在网络世界里,不需要暴露疗法,不需要那么多的逻辑,只和熟人交往的渴望仿佛沙漠中的绿洲,我一刻也离开不了。

除了这胸无大志,更多的则是认为对陌生人生气不符合逻辑。生活方式不同、经历不同……种种原因导致了人们之间的隔阂和误解,试图说服那些误解我的陌生人并不能让我收获任何东西,还会影响心情。在下秉承的逻辑是:只要不污蔑我抄袭等涉及原则的问题,就算误解我是个人渣听起来也还是蛮赞的样子。以前的微博介绍是:人渣。看上去如此令我心情舒畅。

于是我宁愿听着这雨,心如一潭死水,喝龙井,吃一个小鸡形状的和果子,有病地叫它“小鸡巴”。黄文还没写完,何以平天下。孤独和忧愁都是不喜欢说话的好朋友,细致动人。在能够屏息凝听内心细微声响和情绪的瞬间,我不会用任何声音去打破它。

这种性格因素影响下,亲密关系成为了一种更深厚的存在体,它必须具有两人一起对着一个和果子叫小鸡巴也习以为常自以为可爱的模块,并且有共同的宅点——都在这雨天慵懒不堪,却又在工作日整理行装。

猫一直在沙发上蜷着睡觉,它聪明伶俐过头,只要言语中提到“登登”两字,柔软的团子便从睡梦中醒来,仰起头,打破了原本的圆,发出撒娇的呜呜声。现在我终于要出门吃饭了。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