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怎样才能接受自己平凡人的人设呢?

发布时间:2017-10-27 11:2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怎样才能接受自己平凡人的人设呢?

怎样才能接受自己平凡人的人设呢?

据linkedin报道,第一批90后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至于80后,就更不同凡响了,要么买起了价值800万的学区房,要么正在带着孩子环球摆拍。就以上新闻热点,一位记者采访了刚抢完饿了么红包,使用花呗付款,订购了一个全家便当的普通市民,阿花女士。

请问这位女士,你怎么看这些了不起的同龄人(和后辈)?阿花神色一黯,说,我就,还能怎么看,我就,在手机上看看呗。

好的,那再请问,你是如何接受自己的只是一个平凡人的人设的?市民阿花支支吾吾,说,那就,别扭着接受呗。

谁能真的平心静气接受自己是平凡人啊。

反正我不接受,但很无奈,是不是平凡又不是我自己说了算。我以为自己内心藏着小怪兽,可以仗剑携酒走天涯,可是现实恰恰相反,平凡一直以来都是我如影随形的标签。

抽查作业,查不到我,因为我看着就人畜无害,个别点名,不太点我,感恩我拥有一个实在大路货的名字。本科毕业三年后,回系里看看导师,刚好另外一个教授也在办公室,导师于是这么介绍我,喏,她也是我的学生,当时是跟那个谁谁谁一届的。

我不是没有过不服气,于是使劲折腾着参加比赛,好容易走运得个奖,坐在会场上,心里直跳地等着校长公布名单,结果,“获得三等奖的是,中文系的王五赵六等27位同学”——我又是那个被“等”掉的27分之1。

一言以蔽之,其实除了内心戏多一点,我是个蛮乏善可陈的人,一个字面意思的平凡人,容貌尚可,家境普通,学业顺利,工作稳定。就连考试考砸,暗恋失败,都是每秒发生一亿次的,每个人一辈子都要经历个把次的,平凡人的失败。

印象中,做过最刺激的坏事,是在一个夏末的傍晚,翻过了滨江重重拦着的数道铁门,去江边吹风。结果呢?脱了鞋,翻了墙,爬了铁门,冲到江边才发现,远处看来的一片星星点点的亮光,不是监控头和巡逻灯,是沿着江边坐成一溜的夜钓的老大爷,一个一个在那儿打着手电(咦,黄浦江里竟然有鱼)。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胆大妄为鼓鼓掌,旁边的老大爷瞟我一眼,小姑娘你动静这么大干嘛,把我鱼都吓跑了。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而大惊小怪,正是平凡人特有的性格特质之一。比如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加拉帕戈斯假期,秒赞惊羡的毫无疑问是平凡人了。当然了,你要警惕那些吐槽服务不好的、要攻略的、安利别的岛的,他们也无非有迷惑性的平凡人。真正的自诩不凡之人,赏你一个赞,心里想着,这也值得晒?

话音刚落,也盖章沦为平凡人——平凡人才在意别人的评价,会隔着屏幕对人指手画脚呢。

看《楚门的世界》,感触真的很深,日子不咸不淡,无非早晨起床,剃须吃饭,然而过着过着,突然一种荒诞感就从这些平凡的日常中浮现出来,这种感觉我太懂。于是楚门向妻子发飙,故意撞到垃圾桶,最后开车撞开路障,开向悬崖和禁区。可是河的那一边,只有一个巨大的摄影棚。这太像我们的生活了,不是没想过头破血流、孤注一掷,试探世界的边界,却发现平凡的力量太大了,大到让这个世界像是一个巨大的摄影棚,而芸芸众生无非是被牢牢吸附在拍摄轨道上的角色。

每个角色的人设,都是平凡。

不知道讲到这里那位提问的同学有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且慢,话还没有说完。

 

说一个我认为人设特别不平凡的人吧,我提名西西弗斯,按照《荷马史诗》的记载,他建立柯林斯,泄密宙斯,绑架死神,最后被打入冥界。都死到临头了,还在使劲给自己加戏。他怎么做到的呢?临死前,告诉自己的妻子不可以埋葬自己的尸体,然后借此和冥后谈条件,逼她给了三天假去还阳处理后事,最后回到人间,赖着不走了。这场一闹,各路大神又一次大大头疼,又是一番动作,最后总算被弄到地狱去了,几乎把所有神都给得罪了一遍。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擅长搞事情,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最后他的结局是什么呢?

推石头。

每天,把一块沉重的大石头推到非常陡的山上,到达山顶的瞬间,石头滚下山脚。于是重新开始,西西弗斯永远地、没有指望地重复着这个毫无意义的动作,直到永恒。那些跌宕起伏的事情,最终都随着时间分母的无穷增大,变成了微乎其微的前尘往事。

不平凡的是人生中的故事和插曲,平凡的却是人生本身。

 

如果一开始就接受这样的人设会不会好些呢?

可能会的,但再给我选,我还是选择别扭地接受,不情不愿地接受。哪怕不得不接受,我也不会一开始就舒舒服服地接受。

而且正因为知道谁的人生都差不多很平凡,所以,更会珍惜每一次扑腾的机会,来这世界一趟,总得看看太阳。尝试过挣脱平凡的人,比较有资格最终坠入平凡,而我并不认为那是一种失败,而更愿意认之为一种自我和解。没有和自己打过架的人,没资格自我和解。

人生这种东西,本来我就没想着要去和别人比,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和自己较劲,现在,我自己和自己,握手言和了。庶民还是贵胄,平凡还是不平凡,我都接受了。

《世说新语》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对话,问,“卿何如我”,答“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

告诉我这个对话的人,是我本科时候的专业课老师,一个特别平凡的老师。我们是她退休前最后一届学生。

快退休了还在给本科生上每周一整个下午的专业课,在当今的很多概念里,大概本身就证明了某种平凡了,一辈子没升到正职,可以怪体制不公。创作方面呢?也一生只写成半联诗。那么,是醉心课堂深受学生爱戴吗?其实也不见得,毕竟在老师想法子讨好学生的大环境下,她是上课不说段子考试不划范围的一股清流。

以至于退休前最后一节答疑课,竟然只有五个人去上课。老师还是讲着这些才高八斗和名士风流,最后,送给我们一句话的人生建议,你以为,是什么“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是什么“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结果,研究了一辈子魏晋风流的老师,在退休前的最后一课,给我们的人生建议,是特别糙的一句话:“若为人上人,把别人当人,若为人下人,把自己当人。”

这句话大概是答案一种吧,走过大山大海,发现没有永远的平凡,也没有永远的不平凡。毕竟,像我这样平凡的人,此生多勉强,也总还抱着灿烂的希望,谁说这样不伟大呢。

记不记得当初《请回答1988》第一集就让大多数人掉了眼泪,拼命为这部剧打call。那我们回顾一下那一集的内容,作为家中老二的德善,既不像姐姐那么强势有主见,也不像弟弟那样温顺惹人爱。衣服只能偷穿姐姐的,过生日都要靠“蹭”的,根本没有过一个属于自己的蛋糕。辛辛苦苦走正步,为了在奥运会开幕式为一个压根没人听说过的国家举牌子。最后连只有一个人参赛的代表团,那一个运动员也不来了……还是在采访的记者嘴里听说的。啊,对着镜头多心酸,小人物,怎么办,还不得不忍住眼泪,说希望大韩民国可以顺利举办奥运会,成为世界瞩目的国家。

我们都跟着掉眼泪。我们虽然是独生子女的一代,可是为什么不知道大家都会想到自己呢。那个不起眼的自己。那个光芒都要靠着蹭来的自己。那个轻易被时间时代抛弃的自己。

之后发生了什么呢。有温情的部分,爸爸说出了经典台词,给了德善属于她的蛋糕。

但是这部剧好就好在,每个煽情过后,都不会在那个感情被过分高估的梦幻空间里多停留。很快又回到现实中。家中蜂窝煤忘记熄灭,大家都一氧化碳中毒,爸爸妈妈,一个拽着大姐,一个扛着小弟,跑出来,躺在地上大喘息,感慨逃过一劫。才突然想到,我们家德善呢?!

镜头一转,平凡到生死关头都被遗忘的德善,自己爬到水缸边,狂饮一口。

是啊。这么平凡的人生,不靠着自己爬出来你还想怎么样?

可是你们记不记得,爬出来之后呢。

她!演!了!全!剧!的!女!主!角!啊!

平凡的人生就讲这么多了,爬出来,或者躺下去,你们就自己选吧。反正煤气中毒的时候,平凡的我一定会尽力爬出去,哪怕明天依旧那么平凡。每一次爬出去一点,就多了一点可以炫耀的资本,我这脑海中旋转跳跃的戏精,才不要成为“小心火烛”下那个翻页就忘的名字呢。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