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为什么两个人点餐,有人总喜欢吃别人那一份?

发布时间:2018-02-01 11:08|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为什么两个人点餐,有人总喜欢吃别人那一份?

为什么两个人点餐,明明自己的那一份吃不完,还大口大口地吃着另一个人的那一份,不知道其实我们是吃不饱的?

关于被吃饭,我有很多悲惨的经历,先来说我的背景,我吃蛋奶素十多年了,从小到大,出去吃饭也不挑,只要给我点盘素菜就行。因为平时健身,要注意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也不怎么吃米饭小饼啊这些的,对饭局要求可以说十分低了,简而言之:有菜就行。

曾经一个号称要追我的男的,只要一来北京准得让我请他吃饭,有次我下班累得半死,非让我从西跑到东,要让我请他吃一家西北菜,说这家的什么馍好吃,我心里想,西北菜特色都是牛羊肉,我能吃什么呢大哥?然后我们来到了餐厅,人非要点一份鸡……服务员简直小天使,说您可以点一份牛肉,再搭配两个素菜,他则:我不想吃牛肉,牛可怜。我:???为了我不至于饿死,我就点了一屉能粘在一起的啥西红柿小素卷子和一个萝卜皮泡菜,然后我就去找洗手间了,那破地儿巨绕我找了半天,等我回来以后我就看到我心爱的小素卷子没了一部分……对面的人眼含深情地隔桌给我递来一个空心的干脆点心,我……

最后,我花了200多块钱,吃光了一小碟萝卜皮。

好,现在来分析一下明明自己那份吃不完,知道你吃不饱,还要来吃你饭的人是怎么想的。

第一种可能是,你真的太会点菜了,你点的菜就是很好吃,让人忍不住多吃一点。

第二种可能是,对方真的没钱,又碍于面子,实在不好意思说,就只能默默地夹着你碗里你爱吃的那份菜,这时候,我们就要发挥共产主义精神,默默地点一下桌子上的 “呼叫” 按钮,来来来再来一份!

第三种可能是,对方有钱,但就是出于好奇或自私。看着眼前的残羹冷炙,请你不要生气,再给自己点一份爱吃的菜,这样虽然对方可能还是会大口大口地吃着你爱吃的那份菜,但是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说:“这位朋友,你爱吃的话可以再点一份呀!”顺便大声疾呼服务员,“这位朋友要加菜!”这时对方也许会讪讪地收回手,也许会厚着脸皮继续吃,如果是后者的话这样的朋友你们下次就不要一起吃饭了好吗!

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里提到了进犯行为——稳定性和自私的机器,这种餐桌上的小小进犯之举,也有可能涉及到基因的艰难抉择。比如里面的一段话:“狮子想吃掉羚羊的躯体,而羚羊对于自己的躯体却另有截然不同的打算……在这里,有争议的资源是肉。狮子的基因‘想要’肉供其生存机器食用,而羚羊的基因是想把肉作为其生存机器进行工作的肌肉和器官。肉的这两种用途是互不相容的,因此就发生了利害冲突。”

在饭桌的案例里,你所拥有的那份饭是准备储备为自己的活动能量,具有“果腹”的生存目的,而对方在拥有食物的同时,选择吃你的饭,却是出于“我尝一尝怎么样”的好吃、猎奇或者占有心理,你们之间就发生了利害冲突,就像狮子吃羚羊仅仅是一顿饭,而羚羊却需要为此付出生命。在远古采集社会里,这样情况的发生可是会要人命的;在现在的社会里,如果你负担不起加菜让自己吃饱,也可能会饿死。

那么问题来了,“羚羊为什么见到狮子就逃,而不进行回击呢?”你为什么不反抗呢?碍于面子的原因居多吧。对方夹你的菜也就罢了,还大口大口地吃,在他/她的面前,你可能处于一种弱势状态,已经变成了“羚羊”一样的存在,让他认为进犯你没有关系,会不断试探你的底线。你们之间已经出现了不对称的现象,且对方丝毫不自知,如果持续下去的话,在你们日后的相处中,这种不对称的情况会愈来愈严重,正如阶级在不断地稳固,你们在餐桌上的小小竞争也会蔓延到其他层面,比如你以后吃到的每一口好吃的、买的每一个玩具,他可能都会说:“我也想要……”

北京有句俗话,叫:“做人应该有里有面儿。”总结成北京精神,就是“局气”。“局气”与“小家子气”互为反义词,不是像我这种赤贫阶级含泪撑场面的“局气”,也不是像赵本山在《一代宗师》里说:“面子上请人吃一顿饭,里子里就得死一个人”的“局气”,而是你应该坦荡敞亮,做事儿有规矩,别贪人小便宜,多少得为别人着想。

一个饭桌吃饭的时候,要适当照顾一下你同伴的口味,知道人吃不饱还抢人饭吃,这叫没眼力介儿,不知道为别人着想,丝毫不知道谦让,说明这人的思想和食欲还处在远古狩猎水平,求生欲非常强烈,一切以自己吃饱为标准,这是未被文明驯化过的 “动物本能”,说白了,就是 “自私”。

毕竟,别忘了咱们中华民族的饭桌传统美德之一,就是夹菜。虽然这个习惯在歪果仁和新一辈的小资产阶级看来,过分热情与不卫生,但是只要我们用了公筷,为爱人朋友亲人夹了菜,不动声色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何乐而不为呢?

中国人大部分的事儿都是在饭桌上谈成的,且饭桌上的规矩也特别多呢,这一顿饭就像照妖镜,你是什么人都能看出来。吃饭先把菜单递给你的人,一定心里有你。你不是他的爱人,就是他的甲方。

而我只有在一种状况下,被吃了饭还笑脸相迎,当且仅当我家的猫“喵喵”地盯着我的面包,当我的灰喜鹊从我手里抢走核桃,当我的松鼠糟蹋了我的辣条。我心甘情愿,双手奉上。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