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为什么大家特别喜欢在过年时候打麻将?

发布时间:2018-02-22 22:2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为什么大家特别喜欢在过年时候打麻将?

为什么大家特别喜欢在过年时候搓麻将?尤其是在南方。

为什么春晚会被南方人拒绝呢?还不是因为他们要打麻将。

请各位先放下手中的麻将,我们回顾一下去年央视春晚的收视率:辽宁(88.8%)、吉林(87.7%)、黑龙江(85.3%)高居榜首,而广东(5.3%)、广西(2.6%)、海南(1.6%)遥遥落后。2017年春晚各省收视率地图,仿佛南北之间有一条分界线。

 

其实,历年来,“全国人民大联欢”的春晚都是北方人的专场演出,大部分节目在文化和语言特色上都偏向北方。唱春晚主角的小品相声都是北方人包办的,多将正面角色赋予北方人,给南方人打上负面的标签。

众所周知,春晚直播没有字幕,南方人看春晚,就好像在参加一场北方方言听力考试。电视里的人都笑了,南方人还没有get到笑点在哪儿。

比如,2009年春晚小品《北京欢迎你》中的一句“好好漂亮”让广东人很无语,在节目中,广东人的人设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乡下人。

也有很多江浙人认为,2017年春晚小品《阿峰其人》完全是在丑化他们,这是北方人印象中江浙沪地区装腔作势的口音。

还有,只要涉及过年要吃的食物,春晚上出现的绝大多数都是饺子,南方真的没这个习俗。

对此,南方人表示:“春晚有什么好看的?打麻将才是过年的正经事!”

 

对于南方人来说,麻瘾跟吃饭、睡觉一样是生理需求,有空就手痒,不搓上几把就无法消解“好久没打麻将”的空虚。

作为一个有名的南方人,胡适的麻瘾也是人尽皆知,在他看来,打麻将的理由有千千万万:朋友邀请不能不给人面子,为朋友送行,天气太热或太冷,劳动节该休息,考试成绩不如意……有空就打麻将,没空也要腾出空来打麻将。

平时工作太忙,学习压力太大,大家没时间打麻将。过年时全国放假,所有人都闲下来,于是麻将瘾开始在南方肆虐,人与人之间互相传染。这时,南方人仿佛集体中毒,纷纷撸起袖子“码长城”,“三缺一”就是他们的接头暗号。

 

那么问题来了:南方人是怎样学会打麻将的?

我相信,几乎所有南方人的回答都可以总结为——从小观战,看着看着就会了。

毕竟麻将是我国国粹之一,俗话说得好:十亿人民九亿麻,还有一亿在观察。

南方人的麻将天赋秉异,一是因为他们打麻将从娃娃抓起,成为“麻神”和从小发展其他特长的要求并驾齐驱。

在南方,不会打麻将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在大人上厕所时,他们当不了一个优秀的替补;在大人深夜打盹时,他们也不能做一个称职的顾问。

在南方,不会打麻将的孩子,只配打发两块钱,然后一边去。

二是因为麻将形成于南方,且在南方发扬光大,最后成为全国性的璀璨文明。

据杜亚泉《博史》称:“相传麻将牌先流行于闽粤濒海各地及海舶间,清光绪初年由宁波江厦延及津沪商埠。”

因此,南方人数百年来浸润在麻将文化中,精神和灵魂均受过麻将文化的洗礼。

 

南方人邀请别人打麻将,从来不用“我们来打麻将吧!”的祈使句,或者“打不打麻将?”的问句,他们只用一个陈述句:“三缺一。”

一方面,“三缺一”表达了已经凑齐了三个人的现状(虽然很可能是假的);另一方面,“三缺一”则是对被邀请人的期待,也是一种强烈“道德绑架”,言下之意是“你要是不来,我们这个局就因为你散了!”就问你敢不敢不来?

“四四方方一座城,东南西北四个人。”通常情况下,打麻将都需要四个人,这是为什么呢?

 

有一种解释是,打麻将用四方桌,“四方”既是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也是指春夏秋冬四季。每方一个人,每人13张牌,因为一季有13个星期。四季合52周,共364天,加上赢时的那一张,共365天,代表一年。

过年时,“三缺一”密集发射,南方人没有不中弹的。好在过年创造了一个阖家欢乐的场域,无论平日里身在何方,过年回家走亲访友,男女老少人人身怀绝技。这时,亲友之间打打麻将,凑一桌简直再简单不过了。

只有在过年时,“三缺一”这个词才摆脱了凑不齐人的焦虑和担心,而仅仅是一句戏谑的邀约了。我就问你:过年是不是一个打麻将的好时机?

 

想在南方被封“雀神”,就跟山东高考一样难。

随便拉一个南方人出来,都是“雀界”高手,毕竟他们从小就在雀神争霸赛里摸爬滚打。

打麻将是一个高级博弈游戏。首先,一个人必须智斗三家,拥有极强的数据分析能力。既要不时地重新组合自己手中的牌,又要计算牌的数量,揣度别人手中的牌情。

必须清清楚楚地记住上家打了什么牌,等待吃、碰的好机会;下家打的牌更要仔细揣摩,防止给他机会;同时,也要盯住对家,看三家人需要什么花色的牌,并预估牌点。在某一家做大牌时,另三家也要联合起来对抗。

唯有考虑周密,才能在麻将场上笑傲江湖。这是成为雀神的初阶要求,南方人当然玩得很转。

 

其次,想要成为雀神,必须修读中央戏精学院课程,学会演戏,学会察言观色。

牌桌上风云变幻,暗藏玄机。为了和牌,有时需要老谋深算,不动声色;有时需要故作粗俗暴躁,骂骂咧咧;有时需要畏畏缩缩,扮猪吃老虎;有时,微笑要大胆地洋溢出来……该配合演出的时候,就不能视而不见。

有特殊人物参战的时候,则需礼让。麻将的礼让,“礼”要礼在暗处,比如男生要用麻将语言告诉未来丈母娘,自己是靠谱的;让要让得巧妙, 要让对方觉得是自己赢的,比如给好长时间没和牌的奶奶点炮,赚个开心。

看来,麻将不仅是一种娱乐,更是一种烧脑社交游戏。过年期间,恰好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无所不能的七大姑八大姨频繁现身说法的时候,南方人在此时修炼着牌技,并努力做到“有眼力见、会来事儿”。

 

麻将跨越了性别、年龄和职业等,没有等级之分。每一方都是平等的,每一张牌也是平等的,是好是坏只关乎玩家的操控。

法国汉学家伊丽莎白•巴比诺在《中国透视》一书里写道:“麻将文化,它的一套隐语,它的平均主义的驱动力,它令人眩晕的声音和手势,打麻将时品茶、饮酒和吸烟的气氛,这一切破除了命定的东西及人与世俗权力的关系。”

麻将塑造了一个无形的娱乐空间,如同饭桌和酒桌,人们最看重的不仅仅是吃饭喝酒,而是在此过程中进行的交流。

男女老少说说笑笑,气氛热闹,话题被麻将局势分走了一半。

 

即使长辈和晚辈之间的代沟像马里亚纳海沟一样深不可测,不同的观念也不会在其乐融融的气氛里激化冲突,因为一部分心神还要留给麻将,于是隔阂自行消亡了。

不常相见的亲戚朋友,打几圈麻将交流一下感情,自然就熟络起来了。

中年90后们最怕的是过年致命四问——工资多少?有对象了吗?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要孩子?这些问题,也能被麻将局势抢夺话语权。

当七大姑八大姨对你投来期待的目光,你可以赶紧给她们放个炮,让她们瞬间沉浸在和牌的喜悦中不能自拔,便可以和平、安全地躲过这一劫了。

南方人过年打麻将,不仅是趁佳节过把瘾,更是一个机智的选择。鲁迅说:“用打麻将的精神去工作,这世上恐怕就没有什么干不好的工作了。”打麻将时,我们始终抱着赢的心态,永不言败,推倒再来。

责任编辑:梁莹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