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沪漂女孩是什么样的,与北漂女孩有什么区别?

发布时间:2018-05-21 10:2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沪漂女孩是什么样的,与北漂女孩有什么区别?

沪漂女孩是什么样的,与北漂女孩有什么区别?

想区分北漂女孩和沪漂女孩,首先需要弄清楚的是这两种漂泊女孩各自的核心定位是什么。

北漂女孩:我这么努力,是为了有一天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沪漂女孩:是的,我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注意,这是定位的区别,而不是本质的区别。 

北漂故事文艺作品展现得较多,很多人都有过这个疑问,为什么民谣喜欢唱北京不喜欢唱上海,因为城市民谣的核心是“穷、苦,但是有理想”,基本上符合北漂的定位。 

而曾经的上海朋克乐队顶马唱的是什么,“我去SPA,你去死吧”,你看北京还在流浪,上海已经去SPA了。还有一支上海风情十分浓厚的组合,是以布鲁克林为根据地的电子音乐制作人组合,灵感来自上海爵士乐坛东西方融合的风格。从这其中基本上也能窥见沪漂女孩的一些状态,或戏谑,或享受,但不叫苦。

如果有机会观察一下北漂女孩和沪漂女孩的朋友圈,你会发现北漂女孩更喜欢晒加班,晒出差中与圈内某位知名人士碰面,晒周末健身或者读书;她们会分享自己的母校和公司荣膺某某世界排名的文章,也会分享一些励志的热血,她们把自己与工作绑得有些紧,偶尔一次去京郊休闲,也是以互助友爱的团建之名;她们很少享受,享受势必带着愧疚,我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对得起我的挥霍。

沪漂女孩则喜欢晒拍摄于艺术馆楼上新开的咖啡店里堪比专业写真的周末出游照,不用亲自排队的网红奶茶和蛋糕,轻描淡写地提起一些高级社交活动,全西方面孔,而她坐在其中谈笑风生,也可以出现赤裸裸的大牌,一定是来自品牌赠送,精致的包装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她们晒很多国家的定位,但从来不会说自己去出差还是去度假,你无法通过朋友圈知道一个沪漂女孩的工作是什么,你甚至怀疑她根本没有工作。

以上内容绝不在是说沪漂女孩不努力不辛苦,而是她们不叫苦,叫苦不高级。

北漂女孩信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付出会有收获,她们喜欢展示的是努力的过程,沪漂女孩恰恰相反,她们喜欢展示毫不费力的自己,蜻蜓点水提一下结果。

你能够知道一个北漂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人民大会堂的国家级活动现场,你知道你努力的话很有可能复制她的轨迹,但你永远不知道一个沪漂女孩为什么出现在外滩露台上的酒会,你只要知道她很厉害就够了。

北漂女孩的真实生活与其“越努力越幸运”的定位差不多,除了她们之中有些人可能没有她们表现得那么努力。 

但沪漂女孩在“是的,我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表象之下,过着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体会沪漂女孩的生活,我特地编造了下面这位沪漂女孩小刘,这位小刘绝对不是我自己,请不要对号入座,如果戳中了你,算我厉害。

女孩小刘离开北京去上海了。 

在北京,大家都是通利福尼亚的土味女孩,这个土有两重意思,小刘主要是时尚方面的那种;等到了梧桐阴翳洋房错落的上海,小刘才发现别人都是干净水灵的国际化时尚女孩,只有自己是时代潮流的弃儿,站在十字路口望穿秋水等不到一个同类的孤零零的土鳖。

这种巨大的落差感让小刘的精神完全超载。你想啊,北京很时尚的地方叫什么,三里屯,我的老家就住在这样的屯儿,上海很时尚的地方叫什么,法租界,你跟我念一遍,法(第四声)租界。

刚到上海不久冬天就来了。在北京,小刘穿的都是加长羽绒服,买黑色或者屎色才耐脏,还要佩戴西街的裁缝老阿姨亲手缝制的小碎花袖套,搭配国产X康保暖皮靴,但比小刘早来上海一年的同学小张穿的是什么,简洁的莫兰迪色系长款呢大衣(是的莫兰迪当年还没有现在这么泛滥),瑞典品牌小白鞋,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脚踝。

小刘是因为在北京没有拿到落户指标才决定前往上海的,她觉得户口在上海并没有那么重要。小张不一样,小张留学回来很快就落户上海,严格意义上已经不能把她称为沪漂。想到这里,小刘低头看看自己的黑色羽绒服,觉得更加孤独了。

还好一座城市最大的魅力在于它会悄无声息地由内至外将你改变,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你会沾染它的气质,变成它的同类。

慢慢的,小刘有了一个英文名,她变得能够熟练地在口语里夹杂英文关键词和上海话的语气词,但场合切换,又可以收敛成在北方学到的标准普通话,她学会了购买低调有品位的小众品牌,她开始出入高级而不泛滥的餐厅,她开始喜欢发几张看起来随意实则处处透露精致细节的图片,不配文字,不刻意凑九宫格。

在上海的第一年结束时,小刘与小张约好去吃饭,一次愉快的闺蜜聚会。小刘随手把看不出品牌但质感很好的外套和两万五的非热门款包包递给白人服务生,落座,很快选好了自己要吃的食物,并问小张你选好了吗,小张眼前的菜单紧合,她跟服务生打招呼,说英文,小刘听懂了,她点单,说法语,小刘没有听懂。

原来北京也好,上海也好,都是有“阶层”的,只是这种阶层的区别体现在不同的地方。

那一次见面后,小刘与小张的联系渐渐变少。

在上海的第三年,小刘因为工作原因,与同事一起出席某品牌酒会,正拍合照时,恰好经过的小张认出了她。

小刘说,好巧啊,你也在。

小张说,嗯,跟朋友过来玩一下。 

小刘不知道小张所说的朋友是什么人,小刘是连续加了两个月班交出领导十分满意的方案后才有幸被派到这个活动的,她很想来,特别想来,因为这个品牌活动举办的地点是一幢价值不菲的老宅,没有人轻易有机会能进入这桩建筑,听说去年“尕辣”电影节的影后也会来。

想到这里,小刘尽力平息自己的妒火,轻轻回答小张:是啊,本来不是很想来,不过还不错啦。 

从来没有人看到过小刘工作和报班的辛苦,这是她来到上海的另一个理由,上海体面,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累得龇牙咧嘴,她总是悄悄努力,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分寸感拿捏得极好地小小惊人一下。

比如有一年甜奶奶限时游乐厅开到上海的时候,她在对外开放预约前受邀去到现场,是与品牌代言人同一天去的。她穿戴了甜奶奶的单品,妆容精致,与其中一个代言人合照时显得还真是那么回事。手袋是在品牌中古店淘的,款式特别,品相上乘,价格实惠,看起来像一件低调的定制。

但是她没有发任何照片,她只是在回家的地铁上绞尽脑汁想了一个段子,及时把“我今天受邀参加甜奶奶活动”的信息传递了出去。这是她现在新掌握的社交网络经营方法。

小张在这个限时游乐厅对大众开放之后才发去玩的照片,小刘心里很满足。

小刘内心的土味女孩一点点在上海死去了。 

没有人知道,那天小刘回到家,发现租在老公房二楼的30平米一室户水管又堵住,她迅速换掉价格不菲的衣服动手处理。如今她是个能上厅堂能修下水的女孩,但后半部分并不重要。她不需要别人看到她的坚强独立,谁都可以卖苦,只有很少人可以保持精致。

北漂时她想的是,我现在的努力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过上理想的生活,沪漂时她需要特别努力才能保持向外输出“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本质上,哪一种生活,都是为了“想要的生活”。 

但她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算实现想要的生活。 

前几个月,小刘听说老同学小王考上部委单位,拿到北京户口,还和一名据说背景很厉害的女孩订婚了,老同学小李离开北京回老家创业每个月挣20万以上,而小张突然宣布与一名常往返华尔街和陆家嘴的金融新贵结婚,很快就要移居美国。

好险,不经别人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差点就相信现在的自己真的过着想要的生活。

算了算,这些年收入涨得快,但生活水平提升得更快。在上海是没有买房资格也买不起的,老家同样贵得买不起,老家她也回不去,毕竟现在是走路带着上海气息的女孩。

买房之后能得到想要的生活吗,事业有成之后呢,结婚之后呢,儿女双全之后呢。

她想要世俗的成功,又不允许自己表现得想要,因为如果得不到,你的想要就是一个笑话。 

她想让自己始终有一点不落窠臼,有一点无法被别人模仿。

她没有特别具体的KPI,她羡慕虚无缥缈的“人生啊,易如反掌”,如果真的存在所谓的人生赢家,他们一定漫不经心地拥有着一切。

可是,无论在社交网络上表现自己努力,或表现自己毫不费力,她都是踏踏实实地为生活奔走卖力,至于走到哪里去,她不知道,但肯定走不到易如反掌的人生里去。

还是太贪心了吧,鱼与熊掌有一样也就够了,当然最好是都有。但现在是什么都没有。 

她终于承认她生活的本质与北漂时一样,她很努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会停止努力。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