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令人羡慕的友谊是什么样子?

发布时间:2018-06-12 13:47|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令人羡慕的友谊是什么样子?

最近和闺蜜闹翻了,我以为这么多年她会一直在我身边,可是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都会让我们分道扬镳……令人羡慕的友谊究竟是什么样子?

去年夏末,我给兆兆拍了几组照片,往她那涂了口红的嘴巴上抹了厚厚的深棕色眼影,让她脱掉鞋子站在脏兮兮的草丛里,我说你快点跑,你这样跳,你别转过来,别动别动,不许笑,拍完的时候我们两个人身上的蚊子包加起来几乎破百。

2013年的时候我也给她拍过一组照片,是秋天叶子快要落光的时候,在她小时候上下学经常走的路上,她说小时候妈妈每天都给几块钱零花钱,有一次她想买的东西超额了,就和朋友借了五毛钱,回家告诉妈妈,妈妈打了她的手心,说你并不缺钱,要买的东西也并不着急,不要随便和人借钱,不可以养成这种习惯。

所以后来,她成了给钱狂魔。

小火锅总是调侃我是给钱狂魔(其实她也是),那兆兆大概就是大魔王级别,但凡我哪次说啊这个钱别给了,下一秒感觉她就能把我炸了。

到今年,我们就认识十年了。在我回头去想这十年时,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认识她的这十年,是我在长大的十年。特别明显,就像我们长大了会觉得妈妈变得像弱弱的小孩,十年后我也觉得原本像大姐姐一样的兆兆渐渐变成了小姑娘,一切都是因为,我其实,长大了啊。

十年前我在大学的宿舍里写小说,在某个杂志的QQ群里有三两个熟悉的网友,兆兆就是其中之一。有一次群里聊起有谁在这个杂志上过小说啊,我本来在潜水,结果兆兆一嗓子就把我吼出来了,说小瑶啊,小姚发过啊,大家纷纷表示怎么办啊自己总是被毙稿的时候兆兆非常作死地说,哎呀别叹气了,这都是天赋,真得有天赋才行。从我们还没有见过面开始,她对我就有一种舍命般的维护,真的是维护。

后来漫长的十年里,见证我最多负面情绪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她,一直在帮我一起维护着我的小世界的人,也是她。

我经常间歇性地跟她说,不想写东西了,觉得没有意义。写不下去了,真的太累了,头发都掉光了。诸如此类做任何职业的人都会有的“再也不想做了”的瞬间。每当这时候她都跳起来给我打鸡血,说不行啊,绝对不行啊,你不能不做生下来就适合你去做的事情,你不能浪费自己的天赋,你一定要继续写,每次都说得如果我从此不写了地球就不转了似的。

如果我转而说,很多人根本不理解写作的辛苦,觉得你就在家里对着电脑打打字日子多好过。还有从来不知道写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因为看过几本书,就恨不能觉得别人写的都是垃圾,即使是熟悉的人里也有这样的存在啊。这时候兆兆也会哼一声说,我跟你说,没有自己完整写完过一篇小说的人,不管他眼光高不高低不低,反正他一辈子也写不出自己的东西来,每一个一直在写也不去腹诽别人的人,最棒。

有时在网络上会收到很奇葩的骚扰,兆兆经常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干架,反而我要把她拉回来。有时候觉得我受委屈了,她就能和多多同学一起冲上前线,左手大白羊,右手大射手,两只火象星座拦都拦不住。

虽然不是什么惨烈的大事件,但是那种时候都觉得这样一个人,是亲人一样的存在啊。是无论如何都希望你好,都不希望别人觉得你不好的存在。

说回十年前,我在北京读大学,兆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我说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兆字唉,是缘分吧,于是她就提出要见面。

我们熟悉了以后我才知道,主动提出要见面这件事对其实对她来说是个万分之一的例外。她其实很怕生,别看前面说的她风风火火的,其实工作中都极少与人发生冲突,可以做活动接待嘉宾全程不开口垂着头急哭领导。我大概是她除了工作需要之外唯一面基的网友了。

我们约在西单,因为她比我大四岁,当时刚刚结婚,用了个成熟稳重的网名,所以我脑袋里为她勾画出的样子是温柔的长发人妻,结果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齐刘海波波头,穿着灰色背心裙的萌妹子。见面前我开玩笑说我在大悦城门口,你就找你觉得眼睛最大的那个人来打招呼就对了。结果她真的直愣愣就穿过人潮向我走来了。

第一顿饭吃的什么来着?啊,川菜。当时我们去的咖啡厅后来已经不见了。我记得那一天,是十一月,天气很好,我们坐在室外的绿色阳伞下面,慢吞吞地喝咖啡聊天。晚上坐在胡同口继续聊,面前是长安街,我说我最喜欢夜晚的长安街,后来她每每晚上经过长安街就会给我拍照片,同样有这个习惯的人还有多多同学。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同时拥有一个丈夫和一个妻子,哈哈。

那会儿我就发现,跟她在一起想花钱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那会儿也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的移动支付,不能线上发红包或者赠送一杯咖啡之类,一切都靠现金刷卡。

我们后来又在西单吃过一次自助铁板烧,她使劲抢单,说不行你是学生,你花的是爸妈的钱,我是有工资的人。

偶尔周末她会到首师大上课,结束了就会顺路来一趟我们学校,常常一起去眉州吃饭,到现在微信聊天,她还会开玩笑地说这话不像你说的,我问你,我在眉州最爱吃什么,我就说担担面啦真是。那会儿她也总说,我是有工资的人,你是花家里钱的小妹妹,我绝对不能让你花钱。我就只好说那我给你买奶茶喝好了啊。

再后来,大四那年,我校招去了腾讯,特别开心给她打电话,说我要请你吃饭啊,我也是有工资的人啦。她就开开心心地跑过来,但是最后还是把单抢了。她说是这样的,你还没有真的拿到工资嘛,等你拿到工资你再请我吃饭,等你是个大人了,我们再AA,你就当这是我最后一次请你吃饭啦。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我十年前就遇到了呢。

我喜欢那些更愿意看到别人优点的人,喜欢在评论事物的时候不把自己放在某个高度上的人,喜欢遇到讨厌的东西就躲着走但不花心思去八卦或者诽谤的人,兆兆就是这样的人。具体的例子我一时半会儿也举不出来,就比如看了某个新闻,有人用自己的浴缸改造了一个古怪的飞行器,其实真是没什么用,但是那些一看到就说“真是作啊,何必呢”的人,就是我一秒钟想远离的人,可是两眼放光说“好棒唔”的人就是兆兆这样的人。

有朋友说真不懂为什么我和我妈视频聊天可以聊两个小时,到底有什么可聊的。

那你们可能是不知道,我和兆兆打电话可以打一上午……我自己也很震惊。

有段时间我们两个都在家里工作,都是睡醒之后可以在床上睁着眼再躺两小时酝酿一个起身动作的人,于是就约定相互叫对方起床,于是就变成了躺在床上和彼此闲扯。我们聊天有多无意义呢,就无意义得像两个幼儿园小朋友在尬聊,我说哎呀我出现幻觉了,刚刚觉得墙壁在往下滴水,她说哎呀你要发财了,我说哎呀可是万一是鬼在哭呢,她说哎呀鬼为什么伤心了呢,是不是有人抢了她的小兔子……基本就是诸如此类。

有时候就约好一个时间去逛超市,然后戴着耳机跟对方说,我买了什么,你买了什么。其实她还是挺贤惠的,我说怎么办我找了两圈都找不到xx在哪里,她说你去什么什么区域的什么货架看,我一看还真有,她就得意地说一般超市都是这么摆的,我们贤惠的主妇都知道的。

有时候呢是我想去散个步,那我也去,就一起打电话散步。

写到这里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情侣好吗,请你们扪心自问你们有几对情侣能做到我们这样。

再后来啊,我们很短暂地在一起工作过,一起在半夜十二点的会议室里受不了傻x总监和另一个傻x同事拍了桌子。然后我们当然就都不做了。

一起工作的几个月里,最开心的就是每天中午一起手拉手吃饭,再手拉手去买奶茶和咖啡,然后去附近的小区里霸占小朋友的滑梯和秋千,坚决不让,哼。

晚上一起坐地铁回家,都会跑到车头的位置,如果有位子,我就靠着她睡。她的肩膀啊,真的比多多的肩膀好靠,就是位置角度软硬程度出奇合适我的脑袋,就怎么放怎么舒服那种。

每次觉得我心情不好,她就拍着肩膀说来来,给你靠,我有肩膀。

到这个时候,她偶尔会跟我说说烦心事,生病了会嘤嘤嘤嘤跟我撒娇,心情不好会找我哼哼唧唧,不顺利的郁闷的事情也都会说一说,但是很快就会过去,是那种被骗了十万八万也撇着嘴说哎呀太惨了然后就继续开开心心去赚钱的人。我们两个啊最像的一点就是,天塌下来都觉得不是事儿,人生一场,有什么事情大不了。

有一次,我碰到一个我对她很好可是最后捅刀子不要捅得太狠的朋友,跟兆兆说,我真的一直觉得她是什么都不懂特别单纯需要帮助的小姑娘,怎么会这样呢。当时我坐在咖啡厅里,看着窗外飘着春天的杨絮,电话里兆兆跟我说,你想一想,二十多岁的人了,会什么都不懂吗。就算几年前你认识她的时候她确实又善良又单纯,可是人总是会变的,如果这几年她在你面前像凝固了一样从来没变过,没长大过,那就是在装啊。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看着你在长大啊,我看得到你在变化啊,看不到的都是装的。那一刻我内心的OS是,卧槽,怎么这么有道理,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

变化并不可怕啊,朋友的改变往往也不需要那么惋惜,因为你还看得到她的变化,说明她还没有对你戴起面具啊。

所以我忽然想到,我在长大,所以兆兆也不需要再在我面前扮演大姐姐了,她可以随便哭哭闹闹,可以袒露脆弱,可以向我寻求帮助,可以像在家里一样做回射手座的大孩子。

现在我们最常做的两件事就是拼字打卡,以及相互丢红包。

拼字她每次都输,哈哈,这个我一定要说!一定!要说!每次都输!真的是每次!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能真的是需要时刻有人在旁边给我鼓掌,或者就是被她惯的,我每次写东西做翻译的时候都按时间或者字数给她在微信上报,她就会各种花式夸我棒。

日常就是5.20或者13.14这样互发红包玩儿,然后一定要附上一句我最爱你啦,没关系,我们不嫌腻啊。

她说她去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微博和朋友圈,并且去瞅了一下多多同学的微博,说天啊,我们两个的微博简直像一个人的微博,全都是转发你的东西,我呵呵一笑说,那你还应该去看看大黄的微博和朋友圈,大黄之前说自己的朋友圈就像是个脑残粉。

哎呀,谢谢谢谢谢你们啦好不好,我知道都是因为爱啊。

和兆兆在一起的时候,三句话两个人就要一起笑成一团一次,真的不夸张,三句话笑一次,然后就哈哈哈两个人对着傻笑。所以我挑手机壳的时候看到一对粉色的手机壳,分别是“全幼儿园最可爱”和“我最可爱”,觉得简直就是属于我们的啊,于是抓下来跟她说,以后这就是约会专用手机壳了哦。

我们好像还有好几件一样的衣服,都是逛街的时候一起买的。

下个月我们就要一起去上课啦,我去学尤克里里,她去学架子鼓。

前两天她问我,你说我生个孩子怎么样。

我说不怎样。

为什么?

因为你生了孩子就不会最爱我了!

不会的,我还是会最爱你的!

好朋友啊大概就是这样,接得了你所有的梗,永远不跟你认真,永远明白你没来由的笑点,永远不嫌弃你幼稚并能跟你一起幼稚的人。

我很喜欢这十年里有兆兆,一伸手就抓得到,一起吃肉喝酒还有不少你知我知的老地方。朋友多或少都不算什么可骄傲的事,就像职场上吹牛逼说自己认识多少多少名人有多少贵人相助的那些人一样,并不能证明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身边存在着我总记得她的好,总想对她更好的那个家人一样的朋友,存在着那个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一样为你骄傲为你拍巴掌的朋友,存在着那个你觉得她哪里都好的朋友,才真的,很值得吹牛逼啊。

责任编辑:金子棋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