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有一个迷信的妈妈是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18-07-02 15:2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有一个迷信的妈妈是怎样的体验?

舍友枕头底下放着各种三角黄符,听说是他妈妈到庙里求来保平安的,我很好奇有一个迷信的妈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我常常在社交平台上转发一些“日常迷信”,比如锦鲤、佛头、许愿池,以及某种闪闪发光的动图,一般配的文字是这样的:“转发此祥云,烦恼琐事都将散去,好运马上来临”,“秒转赞,你会走出困境,好运连连”,“15秒内转发,未来五天,你会不停收到好消息”等等。 

不怕别人笑话,我每次看到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地转发。当然,这是出于自愿的情况下转发的,并且真心地认为它会实现。我想了一下,万一我以后有孩子了,我会不会也强迫Ta像我这样转发,并且告诉Ta心诚则灵?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因为我正好想到了自个儿家庭中的各种迷信行为。

迷信,具体指人类对超自然力量的崇拜和信仰,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虚幻的歪曲的反映,是愚昧落后的表现。更多倾向于“盲目的相信、不理解的相信”。 

这种迷信与转发的“日常迷信”在本质上有很大程度的不同,那是一种更深层次的“中毒”。

我工作的地点距离家里很远,我妈每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会从头问到尾,详细到今日洗头了没有,如果洗了,她就会让我早点吹干,不然老了会头痛。

突然有一天,她同样是问了这个问题。我告诉她,我洗了并且早早吹干了,让她放宽心,然而她担心的点并非是这个,原来那日是农历十五,在我妈眼里,农历初一和十五是不能洗头剪发的,不然会遭噩运。

常常在家里遭受这种迷信的荼毒,我以为出来工作后就会好一点,哪想我妈会把迷信这条长线抛向这遥远之地,并且妥善维持日益严重,而我就像嘴巴被鱼钩勾住一样,想甩都甩不掉。

巧的是,那之后我每隔半个月就会突发急性肠胃炎,我妈知道后又哭又骂。我给她的解释是,最近公司业务繁重,加班加点成为日常,饭点也总是推后,有时甚至吃不上饭只吃几个面包。当然,最后这一点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同她明确了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周围的同事多多少少都有胃病,自己稍微注意一下就好了。

我妈偏不信,偏说是我在十五那日洗头触了霉头,让我对着天地烧三支香,请求神明谅解。我听到后直接挂了电话,还和她冷战了好长时间。三支香,我去哪找三支香,还有,我为何要烧三支香。再这么想下去,我就得想想我是谁,顺便想想我在哪里了。

学生时代住在家里的时候,我妈简直将她的迷信行为散发到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像是拿着一根仙女棒一样在家里大肆作为,最怕就是被她点中。有一次我在厨房里面吃东西,正巧对着我妈摆放在油烟机右下方的“五龙灶君之神位”,被她发现后,她把我痛斥了一顿,就差拿起勺子敲我的头了。她有理有据地说,如果对着五龙灶君吃东西,是会哑巴的。 

我捧着饭碗恹恹地出来,对对对,又是我的错。

像在大年初一不能扫地、不能骂人、不能剪发等等这种更偏向于习俗的迷信我还能接受,最严重的一次,是在我八岁的时候,她带我去穿了一个耳洞,穿在了左耳,带上了银质耳环。她听信他人之言,认为穿耳洞带来的疼痛,是一种辟邪的肉体支付。虽然那个耳洞在那个年纪为我的狂拽酷炫增添了一丝霸气,但不可否认那是一种未经当事人同意的他人伤害。

我妈的这种迷信行为严重到什么程度?实话说,已经严重到影响了我的文风,我耳濡目染地使文中自带迷信气息,且不知不觉后知后觉。

时日长久了,我会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身边所有的同事朋友们都在遭受这种“荼毒”,甚至在我无意识地把自身经历讲出去时,别人的脸上会出现复杂的神情,其中有一种神情我看得分明——嘴巴张成惊讶的形状,眼里透着鄙夷的意味。这时我才知道,他们身处一个非迷信家庭。

我很羡慕他们那样,一切都以科学为依据,很让人信服,也很让人幸福,更让人性福。

偶尔我会和我妈讲道理,讲明这种迷信行为要点到为止,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把××家的奶奶、太奶奶都搬了出来,告诉她,比你老一辈、老两辈的人都没有糊涂至此,你该收敛收敛了。

而后我突然意识到跟我妈讲道理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以至于后期我都忍不住对她说——你不能把你那老一套的行为习惯强加在子女身上,更不能在子女不服从的情况下数落他们的不对,并不是说靠向你就一定是对的,你这是道德绑架。

这是我做出的最大反抗,效果也很显著,后来我妈看到/听到我做出一些“出格”的行为时,她会摆出一副蠢蠢欲动的架势,然而也会在一瞬间将动作收回,她眼神藏着退让与瑟缩,在这个表情的牵扯带动下,她身上的每一样东西都令人动容,我突然变得于心不忍了。

我想着这个不是别人,也不是什么坏人,这个是我妈。一味地抨击反驳她,我也会心疼。

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母亲总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回想起来,她的种种迷信,似乎都是为了家人健康着想而建立的,她的意图很明显,她可能都想不到自己陷入了道德绑架这一思想行径。

或许是我给她架构的罪名太过于沉重了,兴许换一种法子也行的吧。在我的“震慑”之后,我妈在电话里说话带着点局促,那种欲言又止、含蓄委婉的语调是在极力克制下形成的。我叹了口气,问她今日是不是农历初一或者十五,并且在无论有没有洗头的情况下都告诉她,我没有洗头……

她让我触霉头要烧香的时候,我也会在没有付诸行动的情况下告知她我已经对着天地拜了三次了,神明一定会解除施加在我身上的困扰的。

她去求神拜佛带回来的黄符,我也会一言不语地双手接过,转身塞进枕头底下,并安慰她,有了这道黄符,我下半年将无灾害无病痛。

有时候在母亲面前退让一步,好像也不是一件多么没面子的事。听说一个人在无助脆弱的情况下是会寻求一种力量来支撑安慰自己的,我转的锦鲤如此,她的荒诞迷信也如此。她的迷信之于我是一种另类的疼爱,只不过她所表达的形式是一种迷信而已。

所以再忙碌我也要吃饭,要保持健康,要每日心情愉快,只有这样,才能印证在非迷信的情况下,我也能万事大吉。将她从迷信的深渊里拉出来是不可能的,我只能个中调和,保证她不受伤害,保证我不受伤害。

如果你问我,有一个迷信的妈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那我只能一言以蔽之——做什么都是错的。为什么要一言以蔽之呢?因为说多也是错。

总之按照母亲大人的叮嘱就没错了,谁叫她是我妈呢,南无阿弥陀佛!

责任编辑:梁莹


ad

推荐图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