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会让你想到什么?

发布时间:2018-07-02 15:2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会让你想到什么?

上一届世界杯我刚大学毕业,在入职培训期间住的酒店里跟不太熟的新同事们一起看了总决赛。再往上一届世界杯,我高考刚结束,天天跟男同学们去泡KTV和酒吧,KTV开两个包间,一帮人看球一帮人唱歌,所以想起世界杯,等于就是想起了我人生的那几个重要的阶段,世界杯会让你想起什么呢?

前几天晚上熬夜看球,想到上一次外出看球,是去法语老师Pascal的酒吧,那一片停车不方便,我走了好久,当时就想恐怕是很难长久经营下去。

酒吧的一大特色是冰淇淋好吃——当然,很可能因为我不会喝酒——Pascal曾经在澳门赌场做过冰淇淋,颇能研发一些稀奇古怪的口味。 

那时候我们小小的法语班已经分崩离析很久,大家难得见面,汇报各自近况,看了一场并不精彩的开幕球,到底是谁对谁,已经忘了。记得走出酒吧,是一条寂静的路,我心里有淡淡的曲终人散的感觉。

想起来,会去学法语也是很莫名其妙的事情。

大概2008年前后,我被告知有一个去巴黎低价住3个月的机会,房子距离卢浮宫不远,还带厨房,这个机会在当时看,只要我安排好时间,随时都可以用。

一般人的选择是查攻略、订机票、办签证,而我这种神经病的选择是去学法语,“三个月啊,我才不要整天说英语呢,我要做到能和当地人简单交流。”

是不是神经病吧?巴黎人难道不能和我说几句英语简单交流吗?

后来明白,选择学语言,而不是立刻去,是有着奇怪的心理的。想要把最有乐趣的东西留到最后,延宕得到快乐的过程,让这条向上的曲线走得越长越好。相对于“到巴黎住三个月”,我更享受的是“我可以随时去巴黎住三个月并一直在为之做准备”的感觉。

我在本地论坛上找到了Pascal,法国人在杭州,小班授课,收费合理,拉上在大学学过一两年法语的基友就报了名。

断断续续学了两年左右,口语大概还算可以,词汇和语法完全一泡污,对于Pascal提供的法国食品倒是吃得很来劲。终于,我们小小的法语班支撑不下去了。Pascal要创业办酒吧,各位同学也有了各自的生活,会在这种低强度的班里上课的我们,本来就没有多少现实的压力,没有非要如何如何的目标,而要做成一件困难的事情,压力和目标是必不可少的。

在离开Pascal之后,我们还装模作样地坚持了一阵,在我基友带领下(他是我们中水平最好的了)在某个咖啡馆一起复习,说是复习,更多的是留恋那种毫无理由聚在一起聊聊的感觉。

我们中间曾有一对情侣,学语言期间分手了,但在一起聊天也并不尴尬。

还有一位比我大几岁的英归,中年创业,中年怀孕,后来我还曾经去她家看过她的宝宝,彼时她已经毅然卖掉房子办公司,那是杭州房价尚未飞跃的年头,不知道这些年她是不是得到了她想要的。

和我们最不一样的是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孩,会在课堂上对着Pascal说“我们中国女人不一样,我们很忠贞”这类让人尴尬的话,和她一起走在路上,遇到的老外似乎都和她彼此认识。我那时候忙着在背后和基友嘲笑她的不一样,再过几年对于人宽容了,深信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尽可能不伤害到他人,她当年对我们并无半丝恶意,而我倒是暗中Judge她很久,觉得真不应该。

总之,晚上看球的时候,乱七八糟想到这些,刚刚想到问基友,上一次去Pascal酒吧看球,是2014年吗?他说不对哦,是2010年。

不再年轻的一大表现是记性差,回忆过去,感觉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是十年八年前的了。简直可怕。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听说Pascal的酒吧经营不下去了,带着中国太太和混血宝宝回到了法国南部。

情侣中的男孩出国了,但去的不是法国。

女孩好像是结婚了,以前她是个大冬天会穿破洞毛衣和短得不能再短的裤子的人,青春,美得烈,带着混不吝,现在做保险,前些天在朋友圈看到她穿了一身黑色西装,很靠谱的样子。

创业的那位,我在朋友圈其他创业者Po的合影中看到过,想必是并未放弃。

认识全杭州老外的女孩,后来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真心希望得到了属于她的幸福。

基友换了几次工作,收入应该是涨了不少,只是也忙了,以前我们经常一个来月聚一次,AA吃顿西班牙菜之类的,现在一年也未必会单独见一次。

而我没去成巴黎,倒是去了西班牙、英国、美国、荷兰和日本,听到黄舒骏唱“我没有去爱尔兰,倒是去了纽约”的时候,心里会拨动一下,想我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兑现的巴黎三个月,现在用法语数数都要在脑子里磕绊很久。

我没有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人,或者说,当年的我并不明白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些年有了一点点长进,好歹有了目标,在“成为”的路上,缓慢地往前挪动着。

这些年,且走且丢的,和一些曾经重要的朋友再无联系,又认识了一些目前看来重要的朋友,所谓重要,是觉得有这样的朋友分享的时间,是值得的,是有真实的快乐的。

已经很明白时间的无情,它会平等地抹去一切,伤痛、快乐,都在它面前变得渺小。它无情就无情吧,我并不因此逼迫自己冷漠。

还是想不明白,这漫长的旅程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体验、为了回忆,其中也有着太多的无效部分,有时候也希望像电影那样,可以轻轻松松三个字“十年后”,直接跳到了期待着、恐惧着的未来,看看那时候的自己。

有时候则希望时间停止,留在内心平和或是体验到澎湃快乐的瞬间,秉烛夜游,衣锦昼行。

是王尔德说的吧:老年人的悲剧,不在于他身体的衰老,而在于他的心依然年轻。我当然还不老,只是也不再年轻了,生活不是喜剧,也不是悲剧,是暗流涌动面无表情的正剧,坦率说,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丰富、迷人,即便有残酷的东西,也相当过瘾。

隔了两个世界杯、隔了八年时间回头看,我可以诚实地说:我很高兴处于此岸,而不在留在彼岸。

因为这个,有一点点自豪。

你们呢,还记得四年前、八年前的自己在做什么吗?

爱不爱看球呢?不爱看的,有没有因为某个人而看过呢?

责任编辑:阿芙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