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校园霸凌的实施者都在想些什么?

发布时间:2018-07-04 18:1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校园霸凌的实施者都在想些什么?

我们平常了解到的校园霸凌事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从受害者的角度出发的。我特别好奇实施霸凌的人在那些瞬间都是怎么想的。

写这篇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关于霸凌的话题,里面所有的文字都是霸凌受害者的陈述。但是在我的记忆中,所有霸凌都是多对一的,对此我觉得很奇怪。

我承认,我曾是校园霸凌者。

事情从哪里说起呢。

我小时候,班里绝大多数都是北京孩子。有一位借读生,安徽人,家住在学校食堂旁边的小房子里。我和一帮同学经常欺负他。他不太机灵,说话有口音,面对老师的提问总是吞吞吐吐。而我那时候,好像还挺受老师待见的。

那时候,班主任是一位年轻姑娘,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长得漂亮,脾气不小,吼起来能把我们吓哭。随便一位同学,不分男女,都可能因为一份通知单忘记给家长签字,或是没穿校服、没戴红领巾,被她两嗓子吓得缩在教室一角,嗷嗷地哭。

但是每次借读生向她告状,她总是偏向我。借读生说话吞吞吐吐,原因是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我被叫到她跟前,伶牙俐齿,颠倒黑白,夸大借读生的错误,化小我的蛮横,往往就能把事情弄得不了了之。班主任觉得,借读生打不过我,还总是挑衅。

别发怒,听我说完。

班主任对告状的人向来没有好脸色。或者说,她觉得男孩子打架再正常不过。二十五、六的姑娘,自己的烦心事够多了。学校给的工资付不起正义感。

说到这儿,我忽然觉得,自己是非典型校园霸凌者,或者说,只是好勇斗狠罢。小时候打架,不分贵贱,不分高矮。家境贫寒的借读生被我欺负过,富二代也被我捶得嚎啕大哭。最奇怪的是,比我高比我壮的,往往把我打得鼻青脸肿,然后哭着去告老师。班主任看着泪流满脸的大块头,再看看站在他旁边,被揍得一塌糊涂,依然横眉冷对的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像《天龙八部》里的风波恶,打架仅仅是为了打架。输赢什么的,不重要。

也不知道我小时候都在想什么。

但凡校园霸凌,必有团伙,有团伙就有魁首。那时候大家的贫富差距不大,魁首往往是最早熟的那位。他在幕后耍心眼,傻小子冲上去抡拳头。当时可没觉得被利用了。而我有时候依附魁首,有时候跟他作对。这样一来,我也有被孤立的状态。一群人围住我的时候,我就照准其中一个猛揍,像发了疯似的。魁首往往跑得最快,小跟班跑得慢——就是那位富二代,被我捶得嚎啕大哭。

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除了打回去,我真想不出其他方式。因为借读生被欺负之后告老师,结果毫无作用,我就想当然地认为,告老师毫无意义。

欺负人不需要任何理由。你可能因为一支笔、一块橡皮挥动拳头。尤其是当你知道这样做不会付出任何代价的时候。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借读生拿着地图跟我说,安徽比北京大,结果挨了两拳。

别发怒,听我说完。

这样的霸凌一直持续到小学五年级,换了班主任。新班主任是一位老教师,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姓吴,数学课讲得非常棒。就是她终结了我的校园霸凌行为。有一次,我又欺负借读生,被她知道以后,其他同学去上体育课,我被单独留在教室里罚站。她走过来冲我怒目而视,一把推倒我。

她恶狠狠地斥责我,说我心黑手狠,说我这种行为叫——遇到怂人压不住火儿。

她说,如果你讨厌他就离他远点,干嘛要欺负人?

我当然被吓哭了。

从那以后,班里的霸凌事件完全消失。当然,男孩子间打架不可避免,但是没有人再向借读生动手。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清楚,欺负人要付出代价,再也没法像过去那样蒙混过关。

我对吴老师的憎恶持续不到两天。因为她的数学课讲得非常棒,我特别喜欢,也就格外努力,自然受到她的表扬。现在我知道,这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叫做对事不对人。

后来我明白,她对我的人生起到关键性影响。

小孩子下手没有轻重。他们不知道,如果你对准一个人的鼻梁挥出勾拳,他的鼻梁骨有可能直接刺入大脑,当场死亡;他们不知道,如果你对准一个人的老二猛踹一脚,他的睾丸有可能直接碎掉;他们不知道,如果你力气够大,用门和门框夹碎人的头骨叫人脑浆迸裂,也不是没有可能。

霸凌者通常没有置人于死地的心,却极有可能做出这样的行为。

懂得这些知识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她说我心黑手狠。每每回想起那些画面,我都冷汗直冒。后怕。侥幸。同时,感谢吴老师的心又多了一分。

她推了我一把,也把我拽了回来。

在我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之前。

我无意把责任推卸给年轻漂亮的班主任。我只是想说,作为曾经的校园霸凌者,我深刻理解,阻止校园霸凌的最有效途径,就是让他们明白,欺负人要付出代价。在这方面,恐惧是一剂良药。

因为成人世界的霸凌更阴暗,埋藏得更深。我们绝大多数人之所以遵纪守法,不是因为道德有多高尚,而是恐惧暴力机器的碾压。恐惧警察,恐惧法律。直到现在,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单凭教化,而非法律约束来去除犯罪,你凭什么认为谈谈心就可以轻松解决校园霸凌?

别发怒,听我说完。

还有两位同学,一男一女。在我小学时代,俩人的妈妈每逢过节都来我家串门,直到我们搬家才逐渐疏远。我从没多想过,以为同学关系好,家长聊得来而已。直到有一天翻小学班级合照,问我妈这件事,她说:“他俩老实,班里同学要么不理他们,要么抱团欺负他们,只有你跟他们玩,不欺负他们。所以他俩的妈妈特别感谢你。”

我完全没有印象,如今连俩人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提起这件事,是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自己那时候为什么要欺负借读生。因为他不是北京人而我排外?不对,班里可不只他一位借读生。是因为他脑子不机灵?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我比他聪明。因为他说话有口音,还有点结结巴巴?我也不是根正苗红、胡同里长大的北京孩子啊。

停止霸凌以后,我并没有跟借读生和好,始终离他远远的。直到六年级,他转学回安徽。

你问我后悔吗?我告诉你,我更多的是后怕。

害怕他找我复仇?不,害怕我这样的霸凌者给他制造的童年阴影,可能使他变成一个可怕的人。如果真是那样,被他伤害的人,也有我的责任。

如果有机会再次见到他,我一定会率先提起过去的事情,并向他道歉。

但愿他还好吧。

责任编辑:梁莹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