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当你遭受了霸凌,你的至亲至爱是如何保护你的?

发布时间:2018-07-30 10:5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当你遭受了霸凌,你的至亲至爱是如何保护你的?

你遭受过欺负和霸凌吗,当时你的家人朋友是如何反应的,又是如何影响你的?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目睹了我爸爸当众揍了一个欺负我很久的男生。

那个男生,是个成绩不错,很调皮的男孩,我们都11,12岁的时候,他就挑着法子欺负我,我经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回家,我妈妈要去学校找他谈,我说求你们别让我在学校丢人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于是我自己跟他去谈,他表现得好好的,然后在别人面前又追着我打。

我妈妈去找了班主任,找了老师,还在上操的时候找他严肃地谈话,都没有用。

我妈妈回来还跟我说:这个小孩看起来很乖啊,怎么会老是打你呢。

我心想,妈的我还不明白呢。我文具盒里还有他送的笔呢。

我爸之前也没有管这件事情,这个状态大概持续了一年吧。终于有一天,我的脚踝被他踢崴了,在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我流着眼泪一瘸一拐地走了回家。我爸问我怎么了,我就哭着说,我又被内谁谁谁打了。

然后我爸一下子就怒了,他拉起我就去了学校。我看见他愤怒的样子自己也吓得要死,我说爸爸爸爸你要去干嘛?!

我爸说,你不用担心,我要去找他。

然后我爸就拽着我回了学校。在我们班门口,他非常大声地喊出了那个男生的名字。

大伙开始起哄,男生走出来,我爸把他的领子就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狠狠地把他扔在地上,然后不顾他的挣扎,把他又揪了起来从我们一楼的教室,一路拎到校长室。一边走还一边暴怒地喊他的名字。

我跟在后面,全身发抖。我从来没见过我爸如此动怒,他就跟一只被激怒的猛兽一般,谁都阻止不了。

直到到了校长室门口,我爸把男生往人群中间的空地上一扔,然后对跑过来的校长说,这是打我女儿的小孩,你看,把我女儿的腿都打瘸了!

校长对男生冷冷地说:你看到了吧。叫你平时欺负同学。(这个反应今天想起来也是清奇)

我站在旁边,看着我爸暴怒的模样,自己都吓傻了。我只知道他揍完那个男生,把我送回教室以后就走了,整个事情发生前后还不到半个小时。

我回到教室以后,一个平时很胆小的语文课代表过来跟我说:你爸爸会不会坐牢啊。

我心里也很忐忑。完了我爸是不是要坐牢了。我想。他可能真要坐牢了。但我跟她说:去你妈的。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没有人动过我一根手指,因为大家都知道我爸爸会怎么样。他们知道我爸爸不会告老师,告校长,三方谈话。他干脆而果断,他能让你在全校面前出丑。

而那个男生呢?

我爸后来跟我说:那个男生真是个“本拉登式的人物”,在他被揍的时候,他一滴眼泪也没流,眼睛都没眨一下。

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父母给我爸妈很正式地打了电话。在电话那头诚恳地道了歉,还道了谢,谢谢我爸把他们儿子教训了。然后他们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自己的儿子,拿走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具体我忘了)。

我爸跟我说起这通电话的时候还说:这个小孩虽然现在调皮,但以后不会走错路的,他父母都很有教养。

我因此成为了一个有心理阴影的人吗?

当然。我多少年不敢回想那一天,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爸爸那么愤怒,那么失态,那简直是我的一场噩梦。

那么,我爸爸做的事情是政治正确的吗?是能被表彰”爱“,”和平“,”反暴力“的吗?

当然不是。他做的就是一件错事。我到现在都难以想像他去教训了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但是这件事却同时改变了我的人生。

被自己的家人以他们的力量保护,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事情。尤其是这件事情这么错,这么不合常理,我爸爸竟然为我做了,我心里不仅是感激,而是一种敬畏,一种不被社会伦理道德所限制的感觉。

我当时也不知道他做的是对是错,我只是隐隐地觉得,以后我也要这样去保护我关心的人。然后我真得在十年之后这样做了,揍了那个性骚扰我朋友的男人。我都没有想过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这样去对待自己的朋友。

 

在我们要求世界平等,正直,法治的同时,我们也有自己的内心需求——被爱,被特殊对待,被保护,被尊重。那种被其他个体所关心,所爱护的感觉跟被社会保护弱者的机制罩着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告学校,告老师,任何人都能够做。你可能是会被机制所保护,但是在身边人面前,你还是一个孤零零的个体。这样的情况下,其实被害者更容易感觉到孤独和无助。

也许到现在,我还没有真正想清楚什么是面对霸凌,面对侮辱最好的解决方法。不论社会如何演变进化,我们对于“政治正确”如何解读,如果我真的关心,爱一个人,我可能最先想到的,应该并不是用别人眼中“最正确”的方式去做事情吧。

是为人类,是为动物。

责任编辑:卫天成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