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NE一个 > 问答 >查看内容

现在的年轻人该不该为梦想奋斗?

发布时间:2019-05-07 17:5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现在的年轻人该不该为梦想奋斗?

现在的年轻人该不该为梦想奋斗?

 

 

年轻是一种资本,而我们正掌握着这种资本。

看到这个问题,我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我发小超哥,他很有发言权,因为他从小就是一个“梦想家”:

超哥小时候想当科学家,每天捣鼓一些小玩意,然而在某天把一根细铁丝杵进插座,烧焦了拇指盖儿后彻底放弃;初中时,被初恋女友甩了,那女的跟了一个社会大哥,从此超哥的梦想又成了社会人,每天抽烟,喝酒,打架,斗殴,无奈身体条件跟不上,打架八成都是被打。

再后来,超哥了上职高学计算机,学了两年后又觉得破学校太过屈才,卷家伙事儿滚蛋在家里自学单片机。我们一开始也没有多想,以为单片机就跟小时候玩的电动小马达一样,插个二极板呼啦呼啦就转起来了。哪想有一天手贱百度了一下,这单片机这么牛X?!集成电路芯片,电脑核心组件,没个千儿百亿都不好意思研究人家。不出意料的,下一年同学聚会大家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唯独超哥失魂落魄,躲在角落里腼腆一笑:

“主要是技术资金不够,这玩意太烧钱。”

我们也没好意思说啥。等到了大学,超哥的梦想又变了,刚有起色的富士康坐班也不干了,脑袋一抽形把那点可怜的积蓄全砸在电竞事业上了。万把块钱组装的高级电脑,常年居于老家二楼,一瓶肥宅快乐水儿能扛上一整天。主职ADC,兼玩打野,立志上分钻石,称霸王者峡谷。旁边一哥们不合时宜的讲,超哥你不是要打职业赛嘛,怎么钻石还没上?超哥不乐意了,说你懂啥?这叫卧薪尝胆。旁边的书架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小册子。我打开一看,第一页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联盟三要素:意识,心态,操作。”

超哥的故事讲到这儿也就完了,你要问我超哥当上职业选手没?没有,当然没有,现在的超哥已经“洗心革面”去中关村闯荡了。回到这个问题,年轻人该不该为梦想奋斗?我觉得还是该,应该的该。不管哪个时代的年轻人,都应该有一颗胸怀大志,不甘平凡的心。但是这个梦想也不是只靠一腔热血就能完成的,梦想也跟联盟一样,要有三要素,

那就是:基础,天赋,坚持。

所谓的基础,就是说你在践行一个梦想前,必须先有个坚定的物质基础:不夯实基础,连个温饱都顾不上就搞梦想,说的好听叫天马行空,不拘小节,说的不好听就是没头没脑,瞎鸡儿扯淡;

梦想的第二点,是天赋。天赋不是说自己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很多时候我们的天赋与爱好总是二元对立,甚至是互为悖论。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中,霍尔顿的老师在教育他时,说了这么一句:“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项事业轰轰烈烈地死去,而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项事业而谦恭地活下去。”也许有人这时会跳出来讲,我就是觉得我有干这一行的天赋,你凭什么觉得我不行?其实这种问题完全可以用一个词来解答,那就是时间。

时间会解答一切,钱钟书那么厉害的人,年轻时也有下不了笔的时候,后来一步步前行终成大家后感叹道:“我们年轻的时候,总是把创作的冲动误以为是创作的才华”。这句当然也可以带到梦想这一层次:大多数年轻人拥有的根本不是天赋,而是冲动。万青的《十万嬉皮》批评的好: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就站在自家窗户口举着望远镜意淫。犹记得自己刚开始写作时,翻了两本名家巨著,觉得诶呀呀不过如此,自己也可以嘛!便每天躺在床上梦游着得茅奖,得诺奖了,现在想想实在可笑的很。当你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时,恰恰意味着你什么也做不成;从此我每遇到一部别人的作品时,便先在心里想想要是换成自己行不行?然后再试着动笔写个类似的,之后便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批评他人的前提是要优于他人,这一点很重要。

梦想的最后一点,是坚持。我认识好些个朋友,有要当歌手的,画家的,明星的,通通都是三分钟热度。从来就没人讲过梦想能够一蹴而就,也没有哪项成果能让你一劳永逸。这种坚持,更多的是一种持续性的输出,应该是有阶梯层次的:比方说立志当电竞选手,初中时你还不上个王者大师?高中也该拾掇一下进青训了吧?每一个阶段跟不上步子了,就应该停下来冷静的想一想:是这阶段疏忽了还是自己真的太菜没有天赋?放弃并不可怕,很多时候放弃也是一种睿智,要警惕的是动不动就放弃,死路一条都不放弃。

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还有一大特点就是两极分化,有的人好高骛远,一心想要干一番大事业;有的人却庸庸散散,只想混过去这一生;很少有人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践行心中的梦想。造成这种原因,个人觉得很大原因是,我们既没有吃过物质上的苦,又缺少精神上的补养;物质上的丰富削弱了精神上的追求,精神上的糜烂又造成了灵魂上的丧感。于是大家两手一摊,高喊道:他妈的,我们没救了,这个世界没救了。

然而,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苦难还是那点苦难,只有我们在不断坠落。该面对永远都要面对,总要一天我们要挑起这个国度的重梁,总有一天要由我们来书写这个世界。我憧憬着轮到我们这一代人掌舵的那天,所有人都是昂扬着头,而不是哭丧着脸。

责任编辑:张拉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