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故事二则 作者/夜X

发布时间:2015-03-27 14:5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分手代理人
从某一个年代起,人们开始习惯在更美好的那个世界,而非名为“现实”的那个中开展生活,据说这对治疗肥胖、腿短、色斑、平胸、害羞和粗鲁有好处。但随着技术的愈发成熟,逼真的五感既带来了廉价便捷的美好体验,也让尴尬和不快的场面重新尖锐起来,其中尤以与相爱的人分手为最。

与古代相比,完成这项工作绝非简单——不打一声招呼,关上机器从此改头换面是无济于事的。这个时代谁都可以通过电子签名找到你,所以你仍然需要一场像样的分手谈判。于是替身应运而生,而他是其中的佼佼者。

不多的一笔费用,就可以让你远离那些瞪视背叛者的眼神,受害者的歇斯底里,破坏最后一点美好形象的愤怒,甚至最糟糕的,让你违心反悔的楚楚可怜。他会替你承受一切,而你只需旁观。
女孩子们从不会在购买服务上落于人后,很快也有了她们的替身英雌。顺利成章地,他与她相遇在一场俗套的分手戏里,表演各尽其分,精彩绝伦,丝毫不知彼此的同行身份。唯有落幕后两丝越俎代庖的不忍留在了两颗心里。
替身者不能泄露客户的信息,当然也不能留下自己身份的蛛丝马迹。他和她都告诫自己:应把这段邂逅尽早忘却。然而在之后的岁月里,他常常觉得,眼前的某位女子拥有她的眉眼;而她也常常觉得,某人说话的语气与当日的他神似。根据经验,他们知道自己恋爱了。
而两个人都不知道的是,在男人和女人这两个彼此隔离的圈子里,随着他们的声誉鹊起,替身者的行业已几乎被他和她垄断了——在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里发生的每一场分手故事,对白纷繁,场景各异,但几乎都有着同样的主演。
拥泵们忠于性别,恪守秘密,否则一定会有知情人,称他们为世上最忠于彼此、形影不离的情侣。
 
老实和尚
云游四方的和尚,终于找到了一处山泉清冽、草木幽深的地方落脚。这座久已荒废的寺庙虽旧却规制宏大,石碑上当年解囊随喜的信士名录惊人冗长。和尚尽管势单力孤,却仍发了重整珈蓝、再塑金身的愿心,便坐言起行,洒扫庭院,再续香火。
庙里有了和尚,渐渐地也就有远足者游玩,博学者访古,智者谈禅,惑者问法,富者上香,贫者求签,直至眷恋执迷者请做法事。和尚有了点收入,但距离所需仍远远不足。但他并不着急,好事者问他是否因为急也无用,他答无用有用又有何分别;又或问他是否因为来日方长,他答来日去日总是一般。
尽管和尚挣钱心猿意马,香客花钱却是一本正经。来求签的人求得好签时就会给更多香火钱,来祈福者常说“如果明天如何如何,我便怎样怎样”,和尚把这也当作发愿的一种,但并不奉迎施主,总是有话直说,因为他是个老实的和尚。
某天有个欲把夫君再留一日的妇人请教和尚:“师父,不知明天可会下雨吗?”和尚看看天色,告诉她明天真会下雨。妇人突然发狠:“你可愿与我打赌?若是当真下雨,我就多捐十倍香油钱。若是天晴,就请把今日的布施也还了我。”如此下注自是因为赢固可喜,输亦欣然。和尚回忆了一遍佛典,发现没有不许赌博的戒律,只有一条不蓄金银,但既然所得都会用于修葺殿宇,不过是流水,算不得蓄积,于是便应允了下来。第二天果然风雨大作,和尚赢了,妇人笑了。而这是一个开始。
第二次赌局发生在三十三天以后。前来上香的员外为母亲的病情问起了和尚,和尚沉思片刻,便说道老妇人此次只是有惊无险当无大碍。员外自然欢喜,一旁性子狷介的名医却闻言冷笑:“这等病大罗金仙也没得治,僧家只会以大话欺人,骗几文香火钱,却误了人及时尽孝,骨肉作别。”和尚并不喜与人争执,事关佛门清誉,还是应口辩道:“出家人不大诳语,老妇人还有十年阳寿未尽。”医者自不肯信,“你可敢与我赌吗?三个月后老夫人若还健在,我当输一座香炉与你。若不幸仙游,还请你免费为他家做足四十九日水陆道场。”和尚有了经验,很快就点了头,更代佛祖提前谢过医生。三个月后,庙里果然多了一尊鎏金宣德炉。
第三次赌局便在香炉来庙的第三天,布庄老板为在贩货路上失了音信的独子求问和尚。和尚沉吟半响,告诉他公子恐怕路遇强人,已遭不测。老板犯了急:“如此我该怎么和你赌呢?请说他平安无事吧,我宁愿输钱给你。”和尚既然老实,自然不肯改口。老板百般劝解无效,半为无奈,半为愤恨,只好宣言:“如此我就和你赌一赌犬子的命运,如他平安归来,你要离开此地,如他确遭不测,我就把家产都输给你重修山门,反正也无人继承。”和尚不忍以“必输、何苦”来劝解心怀一线希望的老父,只好由他。而当少年人的死讯传到当地,布庄老板一恸之下也随子而去。和尚严整袈裟,手持木鱼前去凭吊,七日经文念满,便拿出当日赌约来。老板亲友惊诧者有之,愤怒者有之,旁观者或有讥和尚见钱眼开的,或有怨其不近人情的,而和尚坦然以对,坚主履约,“这是施主生前善念,贫僧纵背骂名,也不可辜负泯没。”
自此以后,只说真话的和尚的名声不胫而走,人们纷纷来到这寺庙,以打赌的形式叩问吉凶。直至一日,有奸猾者利用了和尚,在庙堂门口摆起了赌桌——被纠缠不过的和尚仍然一如既往,每次都能说出真话:色子的点数和牌九的大小。
不久以后,寺庙毫无意外地变成了一家赌场,设施齐备,装修豪华,门口摆了鱼缸,收拢财运风水,门内灯火不息,只为让进门者难辨日夜。自此每一天来庙里的人都比碑上的名字总数还多,然而和尚已经不在了。没有人会跟总是赢的和尚赌,也没有人喜欢和一个总唠叨着念佛的和尚分赃。

夜X,小说家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