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葬礼 作者/沈大成

发布时间:2015-03-27 15:18|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公司
 
当我长大成人工作了几年之后,开始觉得一个家族也是一间公司。
 
在这间公司里总有一个最高权威,他加入的时间十分之早,树立了绝对的威信,他说出的话全部人要听,是一位总裁。总裁以下有几个部门,各部门分开办公,独立核算,一般互不干涉,偶尔会因为争夺利益展开攻击。每年春节,平时不常碰面的各部门必须聚在一起开年会,所有人要坐下来吃饭。总裁坐在最重要的位子,老员工们负责给年轻的员工包红包,虽然公司各有不同,但这是铁律。春节以外,偶尔也会召开全体大会,这种情况总归大喜大悲,要么是有新员工加入的婚礼,要么是有老员工离职的葬礼。我在家族这间公司待的时间越久,目睹有人离职的次数就越多。我自己越成为一位老员工,和那些离职的人的感情就越深厚,这场大会就越让我感到痛苦。
 
不久之前,我们又召开了一次大会,就这样送走了小俞。小俞是我的堂姐夫,我们两家人一直很要好,彼此以诚相待。这比当年送走老一代领导人爷爷奶奶,或是比送走中层干部大伯母,都更让我体会到一种真诚的悲伤,眼泪一直无法忍耐地掉下来。
 
从家族中离职,和离开一间真正的公司不同,离开的那个人不需要递交辞呈,你也不能挽留,他离开后并不服务于一个新东家,这样你也就无法在经过那里时把他叫出来吃个午饭,一次离职,永不回头。
 
我看着周围的与会人员,大家的脸都很悲伤,而且每开一次会,大家显然也都更老了。我心想,也许过不了多久,又将送走你们之中的谁。大家都一个个不可违抗命运地离去,所幸应该也会有新人加盟,当时间久久地流逝,公司将会完成一轮彻底的换血,它仍将以它的方式运转,又会召开各种大会,而你也不在,我也不在。
 
 
PPT
 
葬礼上,小俞的女儿念了悼词,真是糟糕至极。
 
那不是你的为人很好的爸爸吗,心里想着他,怎么会写出那样的陈词滥调?你确实只把他当爸爸,而不懂他作为一个人的好处吧。我想代替她重新为小俞写一份。如果这真是一场公司大会的话,还应该做个Power Point,简单地介绍一个普普通通,一世勤劳本分,又潇洒的人。
 
Page1:酒。
 
小俞是我认识的所有人中最有古风的一个。他一天要喝三次酒,他像是武侠书里嗜酒的大侠,不管你是早上、中午还是晚上,只要见到他一会儿,不久就看到他开始喝酒了。他怒饮黄酒,鲸吸干邑,狂啜伏特加。酒量很大,却既不把自己喝醉,也不去灌别人。如果酒已经像是水一样的存在,是不用借它任性的。
 
Page2:酒馆。
 
小俞和我姐姐辛辛苦苦开了两间饭店,所以他每天坐在自己的店里喝酒理所当然,就像一位退隐的大侠在闹市中开出一家酒馆,他喝喝酒,看看往来的客人,度过了春夏秋冬。开饭店就是每天都要很早起床,而且每天都要上班,而且要应付各种打秋风的人。每一个饭店老板都是一位江湖儿女,笑着迎客,冷笑着退敌,可软可硬。
 
Page3:命。
 
小俞待自己人亲切,有一天笑嘻嘻地抱着亲戚的小婴儿,把他放在自己肚子上玩,突然被踢一脚,感到剧痛,去医院一看,肝癌晚期。他便和我姐姐聘了人顾店,两人出门去旅行一趟。回到家中,他心想,姐姐以后一个人也照顾不来许多,商量之后将一间店几乎是双手送于需要的亲戚,消除家族中的一桩隐忧。珍宝财物,辛苦捡拾,洒脱放手。不久就死了。
 
Page4:样子。
 
我最后一次见到小俞,他本来黑发中夹杂白发,那时变得满头雪白,非常消瘦,我跟他说了声再见,他回头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就飘走了。我现在想起他,就会想到他的眼神。我要在这一页放几张参考图,有行走不良的傅红雪、看不见的花满楼、鼻子不灵的陆小凤、没有右手的杨过……和那些有毛病的大侠一样,小俞是斜视,他看着你的时候,有一个瞳孔会独自跑去远方,不知道它在注视什么。那天,当亲友们聚在一起,我们看着他,小俞用他分岔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彼此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人到那时,心中会想些什么?
 
Last Page:Thanks!
 
 
 
葬礼上,在哭之余,“不知道照片会不会修得好一点?”这样想着,我就特别留心看了看遗照。小俞在黑白照片上,还是以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们大家。
 
死去的人真的喜欢注视着这种葬礼吗?还是说这是身体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刻,所以什么也都忍下了,任由你们去弄。我想象着自己到了这一刻,眼见各种哭得不好看的亲人们的面孔,会不会觉得又伤心又难堪,由于难以直视,说不定我会在照片上把眼睛闭起来吧。
 
首先,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睡在一口棺材中任凭人参观化妆后的硬了的脸,就一点也不使人向往,即使是活着的时候,很多人也不想被人看到睡态,明星在飞机上不是都戴着帽子和口罩睡觉吗。哀乐也希望能自主选择,未来的那天轮到我了,就放一支Sting的《Fields of Gold》,金色的麦田啊,男人的臂弯啊,女人倾泻的头发啊,那些歌词听起来比较能抚慰人心。另外,也请不要都站着,一批批围上来对我鞠躬,这难道不会让我很想起身回礼吗?
 
到那一天,你们就选一个宽敞舒适的地方,坐下来吃顿特别好吃的下午茶,每当谈到我就快要有一些难过翻涌着越过警戒线的时候,立刻有人带头说上几句笑话,就这样控制着体面,千万不要让死了的我感到难堪。你们在天黑前散场回家,就像平时聚会结束,或是下班后一样,只是心里的情绪稍微比平时浓了那么一点,但走上一段路也就消散了,从此以后就别那么想我了。现在有些地方的葬礼习俗是,会送给吊唁宾客毛巾和巧克力,所以你们走的时候手里拿着巧克力,我会尽量送给大家可可含量高的优质的巧克力。
 
这就是我觉得还不错的葬礼。
 
 

沈大成,作家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