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阿Q情事 作者/熊德启

发布时间:2015-03-29 20:4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他当然不叫阿Q,只因为我不认为他有想要让别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所以就叫他阿Q好了。
其实我也不认为他会愿意让我写这些东西,不过我实在是觉得,不写可惜了。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爱情故事,他曾经是我每天见到的人,是我热爱的人,我为他至少现在是幸福的而高兴。
这段话是我写完之后加的,如果你有时间,可以看完这个故事,我相信,不管文笔怎样,一个美丽的故事总会给人正面的力量。

阿Q是我在美国的同学,一起租房的室友。不抽烟不喝酒,没车,娱乐活动就是篮球台球和电脑游戏。
作为一个在外留学的男生,这也算的上是好学生了。
大三那年我去伦敦的一所学校交换,去伦敦之前认识了他,那一年他替我保管我的吉他,不过我能感觉出来他其实并没有常常弹,因为我回来以后几乎听不出他吉他上的进步。
回到美国以后,一起租房,便熟悉起来。
常常在半夜的时候我会敲开他的门,让他陪我到门口抽烟。
我蹲在门槛上叼着烟,夜风卷起门前零落的樱花瓣,我说,有点冷啊,阿Q说,还行吧,嘿嘿。
他的“嘿嘿”在我脑中印象深刻,似乎就代表着我的那一段生活,嘿嘿,嘿嘿。
我们聊人生,聊理想,聊某个长的难看的老师,聊移民,聊足球,聊车,却从未聊过女人。
他看上去似乎就和女人无关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他真的不关心,还是某种细节上的东西所造成的。
我们临近毕业的时候,房子到期,于是一起借宿到朋友家里,那里住着另外两个女生。
他们常常找人到家里打麻将,我不会,就在边上看着,阿Q智商很高,理科生,经常打着打着就把别人的牌都猜出来了。
我从未想过阿Q会和任何一个女人发生什么故事,因为我觉得能看到阿Q的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懂得欣赏阿Q的女人在我看来并不多。
当然,我一直假设的是,阿Q会变得很牛逼,以至于很多懂得欣赏他的女人来追他。
阿Q在感情上我想是属于内向的,偶尔说几个字,如我最近压力有点大,或者我好烦啊。其余的便都压在心里。
后来其中一个女生要回国了,临走前一天晚上是周五,我照例去老胡家打德州。因为跟她其实不太熟,所以没有要和她喝临别酒的意思。
回家以后看见阿Q坐在我床边,脸都歪曲了,拿着我的琴,和旋也按错了,扫弦也不出声,轻轻的哼着游鸿明的那首《白色恋人》。
阿Q平时不喝酒,我站在那里,心想,大概是架不住劝酒,还是醉了。
同时还有点小小的幸灾乐祸的心理,原来你也有醉的一天。因为他看过太多次我抱着马桶吐的样子。
我到现在都记得他当时扭曲的表情。
含着泪,白色恋人,却有灰色的年轮……
另外两个女生,其中包括第二天要走的那一位,也醉的不行了,在走廊上吐。
我们隔壁住着瑞典朋友马丁,和我同一个毕业论文导师的叶泰瑞正好在他家玩游戏机,看见我就开始控诉,说整个走廊都是吐的味道。
我笑了,跟他聊了聊论文的事情,便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阿Q和另外两位已经穿好鞋子拿着行李要出门了,说是送去机场。
其实我很清楚,阿Q只是想开她的跑车。
阿Q和我一样没买车,我们常常一起走路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培根,买点小菜,回来一起炒菜吃。
他也经常在半夜做题做到头昏眼花的时候出来做蛋炒饭,或者番茄炒蛋,然后敲我的门,问我,来点?
这些都是阿Q美丽的地方,他如果知道我用美丽形容他,他一定会说,真恶心。
后来我发现阿Q开花了。
开花是老于发明的词,意思就是说,阿Q好像谈恋爱了,每天守在电脑边,QQ聊着。
在国外留学的男同胞们,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个或者几个在QQ上谈谈感情人生理想的女人。于是我们并不感到奇怪,偶尔问起,他也不置可否。
后来我们去西雅图买东西,到提芬尼的店里,阿Q用他当TA攒下来的不多的钱买了一对耳环还是手镯。
我说,哟,看来这女人不简单,能让阿Q给她买这么贵的东西。
平时阿Q很节省,可是那天就大气也不喘一口的刷了几百美金。
轮到阿Q回国了。
这几年的离别聚散让我明白,是否会再见,不是谁可以决定的,都是命。
于是我珍惜和每个我热爱的人相处的时间。
送阿Q到机场,下车把行李搬下来,老于没忍住,告诉我,他知道阿Q开的花是谁。
我惊觉,莫非这人我认识,然后又惊觉,是她!
阿Q很惊讶,问我,你怎么会觉得是她。
我说,我可以很迟缓的没发现你开的花是我认识的人,可是一旦我知道了,还是猜的出来的。
阿Q说,嘿嘿。
阿Q说,我到北京就买去南京的票,我们要在南京机场见一面,然后我飞回家。
我说,我靠,你也太浪漫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戏剧化的。
然后阿Q飞走了。
几天之后,我也离开了那个算是我第二故乡的土地。
前几天,阿Q来北京了。
我在剪片子剪到崩溃边缘的时候抽出时间去见了他一面。
他说,那天晚上她想灌她,说她要走了,必须喝醉。我看不下去了,就和她对着喝。
我说,你不是不能喝么。
他说,我知道,当时就是一股劲冲上来了,我心想,反正一百几十斤的肉呢,要喝醉也不见得那么容易。
这句话我现在还记得,每每想起就笑起来。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在每天相处的过程里,阿Q发现她很好,非常的好。
她当然不知道。
阿Q不会追女生的招,不懂如何表白,闷在心里直到她要走。
但是阿Q有个优点,他认定了,就不会动摇。
那天阿Q主动送她去机场,其实是想表白。
可惜有个电灯泡,阿Q一路上心里都在斗争,要不要说,要不要说。
直到她进安检,阿Q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我虽然没经历过,但我想我明白阿Q的感受,那种心里纠结的滴血的感觉。
阿Q在万分痛苦的时候,做了一件男人该做的事情。
我常常说,你喜欢一个人,至少,至少,要让她知道。
阿Q摸出手机,一条短信,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机场的另一边,大概是一张惊诧的脸。
我无数次的想过这个场景,她拖着行李背对着这片苍茫的北美大陆,面对着一个一个飞向不同生活的门,心里还想着我是不是该买一杯咖啡,忽然,一条短信,告诉她,有这么一个人,悄悄的爱着她,悄悄的在心里挣扎着,最终有此一问,你是否愿意飞向我的生活?
铃声,震动,阿Q手机亮了,阿Q看了一眼,眼睛也亮了,心也亮了,我想他一定笑开了花,只要想起这一幕,虽然我不在现场,也真心的为他高兴。
于是他们在一起的一个小时之后,她飞回了中国,与他相隔万里。
后来我问阿Q,在南京机场看到她的时候,是不是你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他说,嘿嘿,当然是。
当然是的,当然是的。
当然是的,当然是的。
从收到那条短信,阿Q一定就盼望着这一刻,他吃饭的时候也盼望着,睡觉的时候也盼望着,终于从西雅图起飞的时候也一定在盼望着。
降落在北京,他一定第一个打给了她,告诉她,我马上去买票,马上飞过来。
然后等待,等待,在拥挤的人潮里擦着汗水,排队。
又是两个小时的飞行,最终落在那座有被梧桐遮盖的大道的城市。
他一定是在机舱里无数的设想,我见到她该是怎样的表情。
最终,他走出来。
看见他延迟到达的爱情。

这个故事和我真的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每每念及,竟然能自己把自己感动了。
如今,她回到美国继续念书。
阿Q申请到了一个美国非常厉害的学校的研究生,在一个离西雅图很远的地方,一个月以后就要走了。
阿Q啊,我是如此的怀念那一段我们一起生活的日子,我炖着番茄牛肉,你洗着米,炒个白菜。
走在去学校的路上,叶子掉下来,我说,又是一个冬天了。
你说,嘿嘿。
不知道这样持续异地的感情是否能长久,也没有想要知道的意思。
你和她的这一段故事,对我来说,到此为止。
因为这是最美丽的时候。
 

熊德启,电视台导演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