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四十年前的愉快下午 作者/朱肖影

发布时间:2015-03-29 21:05|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水银上升到了三十七度,头有些晕晕的,躺在老式的黄色轿车里险些睡着了。
车窗外没多远的一辆车冲我直按喇叭。我抬起头发现一个带着红色棒球帽的男孩,他正看着我,嘴角明显有着短暂的兴奋。
“你也收到委托了吗?”
“是的。”
“总觉得有些按耐不住的感觉。”
“你是第一次受委托吗?”我把车开到离他近些。
“是啊,所以很兴奋啊。”
车窗外是有着美好气候的五月,感觉和四十年后一模一样,无论是晨初干燥的报纸味,还是透过玻璃的暖色阳光。
当然我不是为了这些才来到这个时代。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一名年轻女子。我的委托人是四十年后住隔壁街的老太太,很明显她要我找的是四十年前的自己,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愿望,我并不太想知道。
“这么说,中间的原因是什么,你不知道吗?”
“应该可以说不知道。”
“至于那么冷漠吗,我就对委托人的事充满好奇。”
“因为这是你第一次,第一次大家也许都像你这样。”
“但是听说秘密这种东西听多了会上瘾的,就像看到好看的女孩子。”
“似乎可以理解些了。”
“十字结的领带很漂亮。”
“哦,这个是老太太帮我打的,就是有些紧,喉咙不是很透得过气来。”
“这样哦,有跟你说什么特别的话吗?”
“她说,会是一个愉快的下午。”
这份工作我已持续做了差不多一年。
并不是多么神秘的工作,以委托人的要求,帮委托人完成一些他们要求的事情,原则是不改变事情的发展,委托对象只能是靠近死亡的人群,按照委托对象的财富收取不同费用,不论是小孩或老人。就是说报酬可能是百万现金或者只是一根简单的棒棒糖。
也不是多么麻烦的工作,因为每个人一定有连接自身与记忆的场所,只要掌握方法,就可以和记忆中的世界不期而遇。
接受的委托多种多样,有的想知道多年前丢失东西去哪了,有的想由我跟自己初中偷偷暗恋的女生带去一封友好的信,有的只是简单地要我和那时寂寞的自己喝上几罐啤酒。
于是自己那一年的时间都活在过去的时间里,准确说是活在别人的记忆里。
接到上面这份委托时,我已经在考虑是否该辞去这份工作,尽管我对活在别人的时间里有些厌倦了,但是我又为觉得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多对自己推心置腹的人而惋惜。
她经营的一件服装店背对着客运站。
客运站在四十年后依旧运行,只不过人流量分散了些到新建好的客运站。我车开到接近目的地时已经快被周围的人群包裹住了,索性把车停放到不远处的加油站。
绕到客运站的背面,发现环境冷清了许多。
服装店门外也是干净,简单的。说不上很高档,但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她穿着黄色平底鞋,发白的牛仔裤,裤口微微卷起露出细弱的足踝。不算是特别漂亮的女孩,可能是当时阳光特别晴朗,看到她时,心中涌出了许多欢喜。像是空寂的天空,因为出现的风筝而有了生气。
“欢迎光临,需要买衣服吗?”
“不……只是随便看下。”
“只是随便看下吗?”
“哦,刚从别的地方回来,发现这里变化了很多,就到处走走。”我有些脸红,最近不知怎么的,遇到有好感女孩子或者说谎后都容易脸红,这次显然是前者。
她声音很轻,像是风穿过周围公寓阳台上晾晒的床单和衣服后的声音,没有距离感,多了洗衣粉的味道。
“如果没地方去,就在这里坐一下吧。”
“你的意思是?”
“就是坐下来和我聊聊天的意思,你也看到了,一个人经营一家店其实挺无聊的。“
“这样哦。”
“难道不愿意吗?”她露出可爱的笑容,和洁白的牙齿。
“当然很愿意。”
下午的时间里,大多数时间是她在说话。她说她在学生时期梦想是当一个作家,但是真正想写点东西的时候,却什么也写不出来。就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想说的东西太多,后来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后来,突然有了一份有趣的工作,但是需要跑来跑去的,母亲病逝后,就辞去工作,照料着这家店。
中途来过几个客人,她说了抱歉就去招呼去了,整个下午像躺在一个安静的角落,仿佛马上要去另外一个地方,周围的鼻息慢慢摩擦着空气,有几次,我似乎以为我睡着了。
“你胸口的十字结领带很漂亮。”
“刚刚在来的路上也有人说过。”
“你想知道我以前那份有趣的工作是什么吗?”
“如果是你想说的话,当然欢迎。”
“跟你做的工作差不多吧。”
“怎么……”
“我以前也被很多人委托过,委托的人越多就越会想,当自己站在死亡边缘的会要求别人做什么。”她缓缓地说,“后来我一直坚持的愿望是,如果轮到我生命快结束时,我希望有一个人告诉我,那时的我活得怎么样。”
“好吧,有一个人委托我告诉你,她过得很好。”
也许是那样的。
“还有想告诉你的是,我希望委托的那个人,会带上我给他系的领带。”
我摸摸自己的领带。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把他的领带系紧一点,这样他就会像你一样不停地摸领口。”
“我觉得你应该可以做到。”我又拉了拉领口。
她没有再接着说什么,嘴角浮现出微微的笑。
墙角的钟到了下午六点,阳光正好延伸到桌脚,我说该告辞了。
“谢谢,麻烦你了。’
“没事,你也知道,这并不难。”
“还是谢谢,这个下午我很愉快。”
“见到你,我也很愉快。”
经过客运站,傍晚人还是很多,头顶电线将红色的天空划分为许多块。
回到车里,打开广播。
广播里说,明天降温车上的您要保重身体。
难道应该要和那个女孩谈一场恋爱才好吗?
“好吧,要降温了,该回去了。”

朱肖影,学生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