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我和老韦 作者/孟晓智

发布时间:2015-04-03 20:27|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79岁的老韦白发苍苍,一脸慈祥。和许多老人一样,老韦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但精神一向积极乐观,从不哀伤叹气。老韦不是别人,她正是我的外婆(我们这儿习惯叫做姥姥)。
老韦平时性格开朗,爱说爱笑,在家喊我爸老孟,叫我妈老石,最逗的是老韦经常叫我159——“159回来了!”、“159吃饭了吗?”、“159出去干啥了?是不是搞对象去了?”、“159啥时候结婚呢?”……
159是我手机号的前三位,有段时间老韦一直在记我的手机号,所以总是每天自言自语地念叨……
每天吃过晚饭,一家人围坐在客厅,聊天开玩笑。有一天我爸说:“韦老太太呀,我们以后叫你老韦好不好?”
老韦笑眯眯回答:“老韦就老韦,反正俺是家里最老的一个!”
老韦最早住在老城区的中心地带,我小时候也有大半时间住在她那儿。在我的记忆里,不管炎炎夏日还是寒风凛冽,每次妈妈骑着自行车把我送进小大院(老韦家的院子的名称),我远远的就能看见老韦满脸微笑地坐在那里。她看见我们来了,连忙起身,提起小马扎就朝我们走来,然后拉着我和妈妈就回屋,问寒问暖,给我吃好吃的水果和点心,然后独自一人去厨房做饭。
那时住在老韦家的,还有大我十个月的表哥。我们哥俩小时候,都非常淘气,经常四处乱跑,惹是生非。老韦每次出门买菜烧香磕头,都会把我俩反锁在屋内。屋里有饭有水,还留个了小盆子让我俩大小便。但我俩就算不出门,也不会让她省心,常常会在床上打架(记得那会总爱扮演街机游戏“拳皇”里的人物,来真人PK),互相扔东西(枕头、毛巾、被单,逮到什么扔什么)。有一次激战到紧要处,我俩甚至把天花板上的吊扇也给砸坏了,然后祸不单行,一声巨响,床板也裂了。
老韦回来后一看,气得拿起自制的“咕嘟锤”(一根木棍,木棍一端缠着许多棉花,然后用花布缝起来)开始教训表哥,而我则在一旁暗自窃喜!如今看来,老韦有许多迷信,哥哥和弟弟打架,肯定是哥哥的错,不为什么,因为哥哥年纪大,哪怕只大几个月,哥哥也要让着弟弟。
1996年,老城区拆迁,小大院顷刻间变成一堆废墟。老韦提着大包小包搬来我家,从此以后开始真正地进入我的生活。
老韦刚来的那几年,和我同睡在一张可以折叠的大沙发上。我总是抱怨老韦晚上睡觉打呼噜,吵得我无法入睡。老韦则笑道:“那我以后睡觉小点声打呼噜!”我不以为然。
到了1998年,我已习惯了老韦的呼噜声,或者说,老韦睡觉时总是刻意把呼噜声压到最低。因为我睡觉很轻,稍微有点声响就会醒,开灯或有一丝亮光也会睡不着。
也不知道老韦那段时间睡眠好不好?我没问过,老韦也没提过。
老韦的耳垂非常大,我说老韦这辈子肯定特别有福气!我妈说,你姥姥这辈子行了一辈子善,应该是有福气的人。可是,你不知道你姥姥年轻时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我姥爷三十九岁就去世了。每当老韦提起我姥爷时就没一句好话。老韦说我姥爷不争气,爱喝酒爱生气,最后得了肝癌。那是一九七几年,老韦领着姥爷全国各地求医看病,最后在上海的医院里确诊了肝癌。那一次,老韦和姥爷在医院外的马路牙子上坐了很长时间,老韦一直哭,因为她知道,肝癌是绝症,治不好的……
老韦曾经伤感地对我讲述过去的事儿:“我一个人一手拉扯养大你妈妈,你舅舅,你大姨,你姥爷撒手一走,啥也不管了,哎,算了!不提他啦……”
我握住老韦略微冰凉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