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黑,你好吗? 作者/王若虚

发布时间:2015-04-04 23:2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我有个朋友叫曹沃,大概在八九年前,和某人发生了一场短暂但极其犀利的争论:金庸和某言情女作家哪个更牛掰。

曹老师支持前者,对方则巨爱言情。假如这事只是发生两个网友之间,那一切都很好办,吵,大吵特吵,接近暴走,无人可挡,最后大不了关电脑。

不幸的是,那人是他女朋友。

更不幸的是,曹沃他不但有个很受的姓名,还是枚屌丝,而女友条件不错,性格优缺点对半开。曹老师面临着艰难抉择:想要做自己,就坚持金庸;想要女朋友,就承认是言情作家。

要说明的是,那时候曹沃和女友还在念高中,年轻气盛,傲娇冲动,所以他做了一个不失男人血性的决定:自己当然要女朋友。

忘说一句,这女朋友长得挺好看的,但曹老师一再重申这种小细节无关紧要。

那段时间,每天在学校,好看的女友都会像白雪公主的后妈那样,直呼男友名字两遍,问,谁是世界上最牛掰的作家啊?

曹老师就在心里把自己名字倒过来念两遍,讲,当然是那个某某某。

多年之后,曹沃矢志不渝地坚守在处男岗位上,而他的前女友已经在孕育第二胎。

但曹沃的高尚之处在于,尽管被迫违心说话,最后还鸡飞蛋打,但他一生中从没黑过那个女作家。对此,用曹的话说,黑别人只是娱乐自己,俺的娱乐方式志不在此。

掌声经久不息。

每一掌都拍在曹老师脸上。

事实是,在这种装逼言论的背后,曹沃是个黑人无数的黑超特工。

我不知道你们身边是否有这样的朋友,只要亲眼逮着某个名人,就会想尽办法上去要签名并自称脑残粉(其实压根没仔细鉴赏过对方的电影、书、音乐、比赛甚至性爱自拍),反正这种人挺好玩的。

而曹沃,就是他们的对立面,自从大学里和前女友分手后,他就开始代表了这个世界的恶意,酷爱黑遍每一个来得及黑的对象。

黑人的毛病偏偏又是女朋友传染给他的。

作为草根,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偶尔黑一下明星红人,微博上转发一个段子,或者在饭桌上拿出来分享,以表示对那个名人的不成敬意。但曹沃的女友比我们都高级得多,比“最右→ →”还“最右→ →”,她就是专门发段子的那个人。

比如,前女友早在初中时就特讨厌某C姓女艺人,每次上计算机课去机房,她都要登录百度贴吧发帖骂人,从唱片价格应该为负数到女艺人的绯闻对象没眼光。而对那些她喜欢的歌手,则怀着如传教士般的热情积极推销,班里一半以上的女生在她的口碑营销下买过那谁谁谁、谁谁谁和谁谁谁的各种专辑。

和这样的女朋友谈上四年,累积安全接吻超过二十个小时,摸过三十次胸脯,任谁也会被她带上黑人不归路。

原本构成曹沃世界观的那条阴阳太极鱼,像是和一条红内裤一起被扔进了洗衣机,再拿出来时就是非粉即黑的状态。因为娱乐圈比江湖还江湖,你爱的人越多,讨厌的人也越多,恩恩怨怨,纠缠不断,八竿子打不到的两界明星,也可以参加个活动或者上个综艺节目增加仇恨率。

最常见的情况是,周末他在上网玩游戏,或者和别的姑娘暧昧,或者在撸管,忽然前女友在短信上找他,说快来***贴吧/论坛,和她们干了!

于是曹沃只好背负着骂名撤出游戏,或者和姑娘伪装开玩笑说我去撸管,或者收起管子穿上裤子,开N种浏览器,登录N个马甲披挂上阵,和那些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的人进行口舌大作战。

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这种日子总是很难长期维持的,但曹沃挺下来了,这才是真爱。

有一回,前女友和他说年级里一姑娘的奇事:花钱雇人把自己和一个小牌韩国男星的照片PS到一起(还真P得很天衣无缝),逢人便说这是自己新交的男友,还以为大家认不出来似的。前女友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说你说她是不是傻叉。

曹沃面带微笑,心中呵呵。

过了两个月,一个大牌韩星来上海,前女友和众将组团去机场围追堵截,大家太激动,现场发生拥挤踩踏,前女友脚下一滑,葬身牦牛群,小腿骨给踩骨折了。

和她的电话里,曹沃头一次绷不住了:你说你是不是傻叉啊!!!

差点翻脸分手。

但时间总是抚平创伤的良药,光阴荏苒,时光似箭,过了一天,曹沃主动认错。

和绝大多数第一次提分手的情侣一样,他们没分成。

那之后两个人更加变本加厉,黑完高中,黑进大学。那些年,曹老师的大百科知识突飞猛进,从韩国兵役制度到唱片上市如何花钱打榜,再到如何冒充初中生打入敌方粉丝团的QQ群内部,可谓大开眼界,技能拔群。

黑人的语言攻势也耗尽了他在粗话方面所有的想象力,为此还要研究祖国各地的方言。直至今日,曹老师随时可以端杯茶水坐在那里,像背诵元素周期表那样背诵长江黄河白山黑水长城内外岭南漠北海峡两岸之间的骂人方言。你若问他这™是怎么做到的,他会告诉你,是因为:爱。

后来,大学里的某一天,那个不幸的日子,前女友某个溺爱的明星的粉丝和曹老师时常混迹的理工屌丝贴吧之间爆发了大战。

曹老师爱吧如家,前女友爱明星如家人,两边贴吧都召唤他参战——这大概就是我们剖析严肃文学时动不动常说的:“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命运浮沉的悲剧”。

更悲剧的是,当某个韩国男神眯着小眼睛幸福又无辜地吃着年糕火锅的时候,千里之外一大拨小丫头正在为他而战,另一大拨男人们则放弃了窝窝、倒塌的宝贵时间,只因为大家都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曹老师最后还是开N个浏览器,登录N个马甲,其中N为双数,然后兵分两路,上演左右互搏的戏码。结果忙中出错,被他督战队一样的前女友发觉了。

当时那种情况,就像老港片里,黑老大满眼诧异地看着好兄弟拿枪对着自己说“哥是卧底”,只不过卧底没开枪,而老大手里的平底锅直接抡了过来。

那场大战,姑娘们这方输了,前女友把所有的失望、挫败、哀怨和怒气都归咎于曹沃一个人身上,好像一群理科普遍比较差的女中学生在网络上败于一群大学技术宅,是因为曹沃一个人的错。

这下变成了小时代背景下大傻逼命运浮沉的悲剧。

那年他们念大二,从统计学上讲正是分手高峰期。

你要是问起这个统计数据怎么来的,答案是我胡诌的,怕你不信曹沃和他女友竟然有这么2B的分手理由。

反正,也只是个理由。

分手之后,就是老生常谈的那一套流程,抽烟,喝酒,抱树哭,尝试去发廊,到人人网逛了圈发现几个长得还可以的老同学都已经有男人,当年暧昧过的女网友已在大美利坚,曹沃这才终于接受了失恋的现实,然后继续喝酒,口头禅在“你能相信吗?”、“她根本就是脑残”、“我也是脑残”、“她才是真脑残”之间循环往复。

我们当时都以为,曹老师结束死循环后,一定会防守反攻,大黑特黑自己的前女友。

但我们错了,曹沃从最后一次宿醉里缓过来之后,狠狠心抛弃了他的网游和网游里的基友,也对我们闭口不谈当年的美好回忆,专心致志开黑那些前女友曾经支持过的明星,而且系统全面升级,卸载了粗话程序,达到了骂人不带脏字的境界。

一黑就是好多年。

这好多年里,因曹老师由爱生恨无辜中枪的各路名人可以挤满一列春运火车,为了黑人他得在贴吧上开N个马甲,以备被吧主封号;我们随便拿出点数据就知道在这方面曹沃是有多努力:J某某,34个小号;L某某,27个小号;Z某某,19个小号;G某某,16个小号……

有时候你也分不清他是为黑而黑,还是只为了变相向女友宣战。曹沃还经常一脸痴汉状地跟我们说,去年隐退的几个明星,我还真挺想念他们,因为他们黑点实在太多了。

我们都知道,其实他在本质上是一个好人,之后几年里总是有女孩发他好人卡作为资格认证。他热爱生活,拿东京热片头曲当手机铃声,坐地铁从未碰过女乘客的屁股,也没碰过男人的,祖国某地发生地震时总会主动捐款。

但我们渐渐开始疏远他,原因有二:

一是他黑出了瘾头,不再只针对女友喜欢的明星偶像,好像我们谈论的任何名人都会被他毁一下,无论生死美丑攻受。有次我们几个吃饭时说到《赫本啊赫本》这本书,曹老师忽然冒出来一句,“你们能想象她做爱时的场景吗?”

全场鸦雀无声,大家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在倒念曹沃的名字。

打那之后,几乎没人愿意找他出来玩,因为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自己欣赏的名人偶像。大家只有在网上和人吵架吵到想杀人的时候才想起曹沃这厮来,那感觉就像把手指放在核武器发射按钮上。

原因二是,曹沃会经常在QQ上敲你一句:“在吗?”,特屌丝的口吻。你一搭理他,立刻就等着被祥林叔烦死:

1)今天用新马甲加她人人,还是没通过,我觉得我已经伪装得很完美了,为毛还是不行?

2)我找到她微博了,打算弄个账号冒充僵尸粉,哎,你说起什么名字才能让她在236个粉丝里一眼发现我可能是“我”?

3)我用QQ小号冒充她一个初中同学,前天加上她,但她好友印象里除了“卡哇伊”、“漂亮”、“大气完美”之外,还有人写了一个“爽”……屮!这算什么意思!我一直在纠结,好几晚没睡好了……

Blablablablabla……

我是曹沃众基友中少数的友情幸存者之一,可能因为我欣赏的明星已经被很多人黑过无数次了。我有次开玩笑说,曹,要是你前女友和别人结婚了咋办?

曹沃冷冷回答:切碎,凉拌。

第二天前女友就在微博上宣布:老娘要结婚啦!人造人计划启动!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第一时间向曹老师致以深切哀悼,只不过是在内心里——我们没一个人敢主动去和他聊起这件事。

奇怪的是,那段时间里,曹沃反倒开始保持沉默,QQ上不找我们,常用的微博大号“黑你好吗”也没了动静,人人和几个主要百度账号都长时间没登录。我们先是为他的人身安全担心,当从他父母那里得知曹老师还活着时,不禁又为前女友和新郎官的安全担心起来。

尽管曹沃黑过我们深爱的奥黛丽赫本高圆圆桂纶镁斯嘉丽约翰逊和杨幂,但前女友结婚当天傍晚,我们还是把曹沃约了出来,在桌游店消磨时间,防止他想不开或者狂饮无度酿成悲剧。

坐在沙发上的曹老师眼圈深黑,一看就是距离崩溃边缘不远的迹象。

自始至终,他一手三国杀,一手HTC,就没停过刷微信朋友圈,那是几星期前通过QQ账号加上前女友的,此刻,前女友在微信里上传婚宴照片和感恩词句。

我们深信,曹沃多日来的按兵不动,还把前女友的对话框置顶,就是为了找准时机绝地反击,报当年泪海深仇。凭其多年来黑人的功底,那必然是一次由N个20秒20秒组成的语音大串连。

那晚的婚宴,前前后后持续了两三个小时,曹沃拿着手机刷了两三个小时,期间看到微博上前女友的高中闺蜜们在现场直播,便一会儿看微信,一会儿刷微博,一会儿看微信,一会儿刷微博。

HTC手机的电池从67%被他玩到只剩11%,我们都以为电量跌破10个百分点时,男猪脚最终要大爆发了。我们也做好了随时冲上去夺手机然后把歇斯底里的他牢牢摁住的打算。

结果,他始终只滑动屏幕,没有摁下语音键说一句话,也没打字,最后忽然轻叹一口气,关了手机。

那是一个神奇的夜晚。

我们玩得毫不尽兴,但很高兴没出乱子,便打车送曹沃回家。第二天中午,我们起床,开机,上网,扯皮,发现曹沃的人人、微博、百度账号都注销了。我在QQ上主动敲他,问,怎么回事?

曹沃没打字,给我发来一张手机截屏。那是他前女友在朋友圈发的最后一张婚宴照,身穿红旗袍的新娘对着手机镜头淡淡微笑,配文是:

“黑,XX,你好吗?金庸是最棒的。谢谢你。对不起。”

XX就是曹老师冒充的那个初中同学的名字,她其实早就知道那人是谁。

照片下面还显示,XX点了个赞。

曹沃后来跟我说,玩微博微信以来,那是他唯一一次点赞。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点赞给谁,就像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前女友分手。

“黑,你好吗?谢谢你。对不起。”

曹沃此时的QQ签名是:我好了。再见。

那之后过了两天,曹沃在微信和QQ里删除了前女友。

那之后的很多年,他都没再去刻意黑谁。

他终于和前女友分手了。


王若虚,作家。已在「一个」App发表《火花勋章》、《写给将要退党的高三党》、《超能力有限公司》等文章,其中《火花勋章》一文收入本工作室新书《一个:很高兴见到你》。微博ID:@王若虚1104

(责任编辑:金丹华)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