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岗前培训 作者/那可

发布时间:2015-04-05 15:2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个人和公司的关系就好比鱼跟脸盆,或者鱼跟鱼缸,以及鱼跟池塘,还有鱼跟湖泊,甚至鱼跟大海。今天培训第一天,我觉得好像从脸盆跳到了大海,这是更广阔的天地,我要改掉畏首畏脚的坏习气……啊,我知道鱼没有脚,我就是比喻,大家理解……理解……”
 
这是我回郑州的第二天。墙上的钟打在五点四十,我坐在农业路一所中专的破旧教室里,旁听老常他们公司员工入职培训。现在是一个姑娘在发言,语速缓慢,比喻奇特。这屋子还算亮堂,几个课桌拼一起,七八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围着坐着,写写记记。他们很早就来了,自我介绍完看录像,看了录像谈理解。后来老常跳上来,敲着讲台漫天海扯一个小时,弄完发了张卷子,是关于公司历史的随堂测验。

这还没完,后面还有个案研究、分组讨论。这也不容易,每个人都要把自己表现得勤劳勇敢、踏实肯干,听话而不木讷,自在又不随便,老练而不油滑。他们有的甚至还上去表演才艺,谈童年,谈故乡的姥姥。我在后面坐着看,好像在观赏一个选秀节目。有个胖子在上面唱了一首我的太阳,证明自己身体好,中气足,熬夜不会猝死,还会意大利语,可以跟六千万潜在客户用母语沟通。另外一个人讲了几个关于香蕉与番茄的笑话,用来表现自己风趣,可以为办公室带来适度欢笑。而且他说自己长得不好看,女员工不会争风吃醋,有利于稳定。

我饶有兴趣听了一会,很快就累了。我就闭上眼,仿佛听到了这些新员工脑细胞死掉的声音,噼噼啪啪,在教室回荡着。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 这姑娘还在讲。
 
今儿我只想跟老常叙叙旧。他说有个叫“湘菜苑”的苍蝇馆子味道正,忙完带我去,他做东。而我之前没事干也不妨听听他的员工培训,给点意见。唉,我真后悔来,旁听比跑马拉松还累。我正准备养神,老常就把脸凑过来,他小声冲着我耳朵说:“我挺喜欢这个余佳的。你看眼睛水灵水灵的,像金鱼一样。面试的时候把我晃瞎了,特摄魂。”
 
我睁开眼睛仔细看,这是一个小巧的姑娘,穿着西装裙、白衬衫,胸口绷得紧紧的,合适的短发垂着,显得过分整齐。我尝试去截住她的眼神,可是她目光从来不安定,一直在我头上一米左右不安地寻找什么,像一只觅食的松鼠。我发现她的脸泛起潮红,可能是紧张的缘故。我隐约记得,这岗前培训是模仿美国一个叫《学徒》的真人秀,是比赛,残酷的末位淘汰制。可能这姑娘有点害怕,担心自己表现不合意。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 余佳继续重复着,她结结巴巴,还在朝天上看,仿佛她要找的词就在天花板上。老常说末位淘汰,估计就是吓唬人,他要造出一个“绝境”,挑逗大家的潜力。这些伎俩,也就是来源于二手书摊的企业管理学书,机场里卖不出去都能论斤称了处理掉。凭我的了解,老常是不可能伤害眼睛大的女生。他已经说被你摄魂了,就是发乎情止乎礼地爱着你。他之后要领着你们创业,给你们买早饭、冲咖啡,把老婆做的点心亲自送到每个人的桌上。他会领大家去黄河滩拓展训练,分组打彩弹枪,唱完歌爬树,再玩两人三脚跳。哪天起起哄,他就会把所有人塞进他那辆刚买的三厢别克,开一个小时去巩义请你们吃农家乐,看柴鸡下蛋,听老农弹三弦。在那里,他也会在PM值略好的空气下谈自己的坎坷经历,长篇评书一般讲自己当年的爱情长跑,把所有人都弄成泪人。
 
可是我觉得余佳在培训的第一天就要崩溃了,她突然说不下去了,眼睛却变得更水灵,这是要哭了。老常估计也开始尴尬,没想到岗前培训第一天就把小姑娘弄成这样。估计他正思索怎么打圆场,可是这场马上就圆不了了。
 
余佳昏倒在讲台上了。她出溜一下就没了。咚!我们都听到了骨头撞击水墨石地的声音。
 
我跟着大家冲了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可是讲台上并没有她的踪影。奇怪!只见一条小金鱼,在地上来回扑腾。我们先沉默了几秒,终于有人开始说话。
 
“余佳变成鱼了!可120不管救鱼吧?” ——拨了120的职员挂断了电话。
 
“常总,我觉得余佳变的这条金鱼是五花文种,街上卖20块钱一条。”—— 职员一说,显示出了他丰富的生活经验。
 
“常总,金鱼的拉丁名Carassius auratus,它跟鲫鱼其实是同一种。” —— 职员二说,显示出了他渊博的学术知识。
 
“常总,金鱼是很可爱的动物,我们干脆把它养在公司,给办公室添点亮色,甚至可以设计一个金鱼图案作为LOGO!”——职员三说,显示出了他强大的危机公关能力,可以把糟糕的事情安上愉快的结尾。
 
“常总,我想起来了一个关于金鱼的笑话。从前有一个产品经理,给每个同事桌上都放了一个鱼缸,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 ——职员四说,显示出了他在逆境下保持乐观的态度,并努力地把这种欢乐传递给所有人。(不好意思,我没记起来这个笑话的内容)
 
“常总,我们要不然把这条金鱼做了吃了?下次我们叫饭的时候就能少一份,也能给公司省点钱。咱刚起步,能省一点是一点。” —— 职员五说,显示出了他爱公司如爱家的主人翁精神,并且展现了他在头脑风暴中抓住切入点的能力。
 
“常总,余佳变成了鱼。这算不算主动退出啊,我们要不然就把培训淘汰的名额留给她好了,剩下的人都自动上岗!” ——职员六,也是剩下来唯一的姑娘说,显示出了她处处为同事着想的体贴——大家应该会发现她其实楚楚动人。
 
我听了以后,觉得在场的都是极为杰出的青年才俊。老常真是慧眼识人,公司一定会蒸蒸日上。几年以后,就绝对能超过阿里巴巴。到时,老常就会出现在时代周刊的封面上,他们某天还会去纽交所敲钟。像我这么铁的哥们,可能还能拿个特许,混他们的庆功晚宴白吃白喝呢。
 
老常作为领导,并不轻易发言。他思考了一会,跑到旁边办公室拿了个接了水的脸盆回来,把余佳(或是说那条鱼)捧起来扔进去,扑通。然后他宣布:
 
“不让员工加班是我的哲学!现在六点了,大家先散会,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解决!”
 
……
 
晚上老常带我来到了传说中湘菜苑,人满了,服务员在马路边给我们支了张桌子。我看见食客们喝酒,划拳,听他们喝大了吆喝。整个餐厅都气氛热烈,酒精一下肚,所有人就都爱所有人。当我们干了六瓶金星啤酒之后,店里居然送了一盘浏阳火焙鱼。于是我们沐浴在愉悦的夜风下,突然觉得有点别扭,一时间谁都没继续动一下筷子。
 
“吃!去他妈的!”老常最后说,他豪迈地展开右臂,举起筷子朝鱼眼戳去。我仿佛闻到老常那舍我其谁的未来企业家领袖气息弥漫在空气里,跟辣椒味混在一起,变成一种活跃而强大的力量。于是我觉得非常感动,好像很多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说,世界上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而我们决定只去关心其中的一丁点儿。


那可,金融工作者。微博ID:@那可可那

(责任编辑:薛诗汉)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