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天才刘全龙 作者/程亮

发布时间:2015-04-06 13:4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这是一个我说了很多次的故事了。

刘全龙和小方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是在省城大学城的网吧。刘全龙是网吧里一个管装机、杀毒、卖点卡、端泡面的小工,没有他不肯做和不会做的事情。他怀揣800块钱从蚌埠的花生乡来到省城,必须在钱花光之前找到活干。乡里仅有的几亩出产花生的薄田,没有修过的瓦房和一条长长的烂泥路,无法给他任何支撑。不过他还不担心,他凭的是努力和聪明。刘全龙基本读完了高中,在他的学习生涯里,数学没遇到过对手,全镇的电脑都是他修的。他有个愿望,很想尝尝读大学是个什么滋味,但天生的理性告诉他更首要的是解决生存问题。也许,选择在大学城旁的网吧打工,符合他内心的一种心理暗示。

小方就完全不一样了,含把金钥匙也罢,有个富老爸也罢,在城市长大,老家来自温州还是山西都暂且不论。总之,他是一个我们熟悉的80后富家子。家里有自己的工厂,形象完全可以出现在《富二代联盟》一类的电视剧里。富家子大多人nice,有理想,小方也不例外。他已经厌弃上学,考大学两年没考中,其实考了也完全不想读。他的理想是做一个背包客,行万里路云游天下,陪伴他的,还有他志同道合的文艺青年女友阿四。目前使小方最痛苦的,是等待他新生报到的这所著名学府,以及可以想象对他来说被收足骨头的大学生涯。

相遇的那一刻,两个人其实并没有太注意对方,虽然他们穿着气质不一样,可他们确实长得有点像,中等偏高的个头,一般的瘦削,都戴着眼镜。刘全龙不禁想起他去大学偷偷听课时的那些选择:一般来说,只要老师不严的话,教室里的上座率保持在六七成,刘全龙经常目睹一个人给很多同学点卯的情景。他好几次有所冲动,在老师点名的时候特别想答应一下。他知道决不会有事的,因为有些名字的主人就从来没出现过,从来……

刘全龙和小方就这样相识了。年轻人总是容易在一起,还有姑娘阿四,他们三个一起去城外景区登山游玩。在水库边的山坡上,两个男生看着眼下的城市,四下无人,小方突然停下来给刘全龙一个建议,他有个颇为大胆的计划:不如……他们俩互换身份。反正一个要上大学,一个不要上。他要刘全龙代他去报到完成学业,而他和阿四去周游天下。反正费用不必担心,小方把家里给他汇钱的银行卡交给刘全龙,每月足支足用。方家父母那头不用担心,一则从小就忙生意很少关心他,二则小方在各地都可以用手机联系家里,刘全龙只要答应每年把成绩单寄回家就行。

这个计划对刘全龙来说找不到太多拒绝的理由,他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于是,三人相约保守秘密。就在刘全龙打点行装准备入校报到的那天,小方和阿四踏上了远去的旅程。

除了拿着小方的证件报到的一刻,工作人员的眼神里有过片刻迟疑,刘入校后的一切简直是顺利的。还不得不说我们的主人公刘全龙,他确实聪明过人,从一开始就比别人更适应大学的节奏。他飞快地学习着,认真听讲,饥渴地掌握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学习一个富家子可能的生活态度和技巧,并且做得更好。他荷包满满,但生活低调,精确地花出每一分生活费。对他人却非常慷慨,同样出身农村的贫困室友彭永强得到他的出手相助,很快在同学间建立了威信。他先成了班长,接下来拿到优异的成绩单和一等奖学金,最后当选学生会主席也顺理成章,刘全龙(小方)成为令所有人艳羡的优秀大学生。他把最理想的成绩单按照小方要求如期寄回他家。 

偶尔,刘全龙会避开众人耳目,给老家打电话。他考上大学的消息传遍整个村落,刘的父亲早就不在了,没人知道刘是怎么解决读书费用的。刘全龙在大学里出人头地的消息,给了他母亲最大的安慰。

尽管刘全龙依靠自己的冷静和聪明使自己的大学生活一帆风顺,有一次遭遇还是把刘全龙吓得不行。有一天他和彭永强在宿舍闲聊,突然一对中年夫妇来找他,说是方家的朋友,从小看他长大。刘全龙避无可避被堵在房里,他想这下完了,彻底暴露。可一开门,才发现这对中年男女其实只在小方小时候见过他。这次拜访的结果是刘全龙多了一辆崭新的车,在校园里小心翼翼地开起来。那是感谢小方父亲在生意上帮了别人大忙的礼物。

很快,我们的刘全龙恋爱了。李晓萌也是学校里的佼佼者,是阳光下闪烁发光的那种美妙女孩,看不上追求她的一大票男生。他们是在网球课上认识的,当然,恋爱开始时刘全龙并不知道她还是省城某市委领导的女儿。他的初恋像哈利•波特一样清爽甘甜。而在交往中,刘全龙偶尔提及一些对村野生活的向往,他发现李晓萌对这些是那样陌生和无感。

刘全龙常开着车带着女友、彭永强和同学们进山里去玩,野营、篝火……享受大学的时光。他们在水库附近找到一个隐秘的小湖,想下水游泳前被当地人阻止,说太危险,水温太低,常有人在此抽筋溺水。有同学开玩笑说,这里可以拍一个好莱坞经典的谋杀案,就像一部老电影------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小方此去一直潇洒,少有音信,走之前连qq都交给刘全龙使用。刘全龙用着小方的qq,不断熟悉他的过去的生活和朋友圈。有人问他在学校玩得如何,泡了多少妞?那人是小方的发小,也是个富二代。刘全龙不敢多答,草草敷衍几句就下线了。他有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小方,终归是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某天晚上宿舍夜话,彭永强跟他聊夏夜田野上空的星星,刘全龙简直要流下泪来。

又一个学期过去了,刘全龙的学业完成得更为出色。李晓萌的家长对刘全龙(小方)和他家的背景很感兴趣,挺满意女儿找了这样一个男友。做领导的晓萌父亲特意安排时间,她母亲也是难得下厨做饭请刘全龙到家里来吃。刘全龙顶住压力,落落大方,答对自如。李父高兴地暗示,如果刘全龙毕业后能和女儿结婚,会帮刘安排很好的公务员工作。李母则打趣说人家刘全龙才不稀罕,将来自然是要继承家里产业的。

终于临毕业了,北京的一家IT公司到学校里来预定人才,向他发出了邀请。一些同学也跟他聊毕业出国读研的计划,前途在他面前似乎爽朗地拉开序幕。而刘全龙发现自己越来越难睡着。他惊恐自己的好日子何时会到头,梦里经常如失去法力的绿巨人,从天空高高坠落。

就在这时,好友彭永强因为一个消息崩溃了。他家传来消息,老爹得了重病需要三十万医疗费,家里根本没钱,只好让老爹在家里等死。刘全龙二话没说,准备把车卖了,凑十几万块交给彭。可钱还是不够,刘全龙有点犹豫,要不要再从小方的卡里透支十几万,给彭父治病。倘若小方此刻出现,他希望很好地向他请求解释。

该死的小方真的出现了,电话响了起来,他突然回到了大学城,约刘全龙见面。就在刘全龙需要跟他讲讲这些年的时刻,就在刘全龙还有一年可如愿毕业的时刻,就在刘全龙与李晓萌感情最真最好,谈定终身的时刻。
 
小方一个人回来的,早就跟阿四分了手。皮肤晒得黑了,瘦了,学会了抽烟,心情还是那样永远不错。前往山里的路上,他说刘全龙干得不错,每张出色的成绩单都让他父母心怀大畅。刘全龙开着车,沉默地看着山路,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小方一路轻松地对刘全龙说,他觉得到了可以结束交换的时候了。通过那些说走就走的旅行,他想通了,也走够了,行万里路不如读万卷书,还是读几年书比较好。到时候让父母跟学校沟通一下,大不了从头读起。小方还安慰刘全龙,卡里剩余的钱都给他作为补偿,车也可以开走。他觉得刘全龙也着实够本,实在学了三年,还交了漂亮的女朋友。
 
刘全龙没有说什么,只默默把车开到水库的湖边,他知道,关于再透支十几万给彭永强救急的事,也不用开口了。女友李晓萌的电话此刻打来,他没有接。

时近黄昏,夕阳洒到水面上,波光粼粼,他们俩划起岸边的小船,向湖中央驶去。小方操着桨,笑谈着自己旅行途上的见闻,水库边一个人都没有,蝉鸣在山谷里回荡。到了湖心,小方觉得天气炎热,脱了衣服“扑通”下了水,还招呼刘全龙也下水。刘嘴动一下,想阻拦却没说出声。
 
船晃晃悠悠。船头,木板上是小方脱下的衣服和墨镜,反射着阳光,还有一包烟,也颤巍巍晃悠悠。

小方欢快地游着,越游越远,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水冷。刘全龙坐在船上,搓揉着双手。远方的天色很美,就像在家乡跟小伙伴一起在河畔扛沙子时看到的那样。刘全龙凝视着远方,点燃小方的一根烟,抽着。突然,远处的水波上下翻滚了,小方一起一沉起来,他听到惊恐的遥远的呼救。刘全龙一下子站起来,这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又响了,李晓萌的电话。

刘全龙又坐了下去,愣愣地,任凭手机响去,调为振动扔在船板上。小方的呼救声断断续续,时而猛烈,继而转变为一两句怒骂,随着呛水,又很快转为微弱……刘全龙蜷起身子,抱着膝盖,手机兀自在船板上振动着。

这一刻,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本文选自程亮2014年出品的短片剧集《奇妙世纪》)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