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我的pang友齐大福(二) 作者/方悄悄

发布时间:2015-04-06 13:4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第二个故事:齐大福在巴黎也没什么艳遇

我的朋友齐大福最近去巴黎了。
她不是去旅游,而是去参加婚礼和……买菜做饭的。
到达的第一天,她连时差都没倒过来,就在闺中密友陈子楠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公寓的豪华厨房里,卤了一只猪头。陈子楠和他帅气的老公如临大敌,为了更好地享用猪鼻子,拿出了全套Christofle银餐具。
是的你没看错。陈子楠,和,他的,老公。
陈子楠是Gay。他和齐大福是高中同学,他的性取向在那时就已经初露端倪。齐大福上高中那会儿,日剧《恶作剧之吻》正在流行(对不起好像暴露了她的年龄),柏原崇那款细白冷酷的男生大受追捧,再加上同样拥有140高智商,陈子楠成为整个高中部女生众矢之的——但他就是不为所动。
那个年代,被陈子楠撕情书、当面羞辱的女孩,说多不多,说少也得两位数吧!所以当陈子楠升入大学,勇敢地追求起排球队的男神时,所有被他拒绝过的女生,都从嘴角滋出了一口气:哦,原来如此!
没有这样做的是齐大福。因为齐大福压根就没追过陈子楠。
虽然她跟陈子楠同桌了两年,但我怀疑,别说陈子楠爱的是男是女,就连他究竟是男是女,她都不是特别在意。
因为齐大福交朋友只有一个标准:能不能吃到一起。
陈子楠,别看他细皮嫩肉、没精打采的模样,可是真能吃啊!他能吃的程度,连号称“食神”的齐大福也自愧不如。“这么一大只烤乳猪,一大只!”那是在广州,两个人一起毕业旅行,而那次旅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吃。只有齐大福这样的二货才会在广州小吃的诱惑下跟一个男生出去旅行,而且,他俩还吃得棋逢对手,吃得不亦乐乎。最后在车站,心急如焚的齐大福看着陈子楠在站台封闭的前一秒跑了过来,挥汗如雨地举着一只烤乳猪。
“当时我已经不行了,吃不下了!再说,也累啊,上了车就开始睡。结果醒来的时候,那么大的一只烤乳猪啊,他一个人吃完了,渣都没给我剩下!”
陈子楠离开中国的那天,齐大福给他送行。齐大福展开了厨艺,一条5斤的鱼,侉炖,酸菜炖,剁椒蒸,再加上烧大虾,酸菜白肉炖粉条。做的都是家常菜没什么特别,可是齐大福最后一句话说得陈子楠哭了一场:“多吃点儿吧,出去了就吃不到了。”
陈子楠后来告诉齐大福,他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当着别人哭,尤其是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哭。他在法国一呆就是十二年,少年呆成了老帮菜,在码头扛过活,在超市码过货,租过寒气森森的地下室,学居里夫人把椅子盖在身上……哪怕这样的时候,他都没哭过。
婚礼上,陈子楠也没哭。
那时他和老公盖伊已经交往了三年多。这个法国世家出身的家伙,索邦毕业,一毕业就进了著名奢侈品公司,当上市场总监后辞职,开了自己的公关公司,又在经济危机之前将公司卖掉,开始游历世界做了摄影师。为什么这样的优质男会爱上陈子楠?这句话说出来可能让全世界的女人嫉妒:“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竭尽全力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而这也正是我在做的。”
为了参加这个婚礼,齐大福带了23公斤的食物去法国(其中包括一袋3公斤的东北大米)。甚至她在机场还因为帮助中国老太太拿行李,获得了赠品湖南特产血豆腐一包(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参加婚礼的可都是盖伊的前同事,奢侈品公司的才俊!可齐大福不管,她的任务就是做陈子楠爱吃的菜,扒猪脸不算,还有锅包肉、芥末墩儿、水晶肘子、酸辣汤、各种馅儿的饺子……
齐大福在法国呆了20天,增加的总体重能有20斤。陈子楠和盖伊固然是圆润了一圈,但齐大福本人亦对此数字有不少贡献。她的另一个重大贡献,就是把纯正的法国人盖伊塑造成了中餐爱好者和厨艺爱好者,这20天里,除了带她去吃了一顿米其林,就是备了原料在家跟她切磋厨艺。
“其实我做菜并没有那么好吃,跟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厨师当然差远了。”齐大福说,“可有时候,我们吃的,并不只是菜而已。”
那么,我们吃的是什么呢?齐大福没有说,因为这女人的理论水平极其有限。不过,在戴高乐机场送别的时候,陈子楠拥抱了她长达十秒,喃喃说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那一下,她也有了一丝想哭的念头,但硬是活生生地憋了回去。
“你说,如果他不是gay,会不会就爱上你了?”我问。
“我看有可能。”茱莉说。茱莉是齐大福的另一个朋友,她的倒霉故事我们今后也会提到。“不是说通往男人的心要先经过胃吗。”
“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庸俗?”齐大福说,“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爱情,除了暧昧,就不能有点别的什么?”
“能有点别的什么啊?你总结一下。”
齐大福总结不出来。甚至也许连她自己也不能肯定,男人和女人之间,是否真的存在百分之百、高风亮节、彻底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友谊。但她还记得,在陈子楠离开中国之前的那个晚上,在她那间盘杯狼藉、充斥着油烟味儿的一居室里,陈子楠喝了酒,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哭着,喃喃说着的那些话,虽然她很想、却一直很难忘记。
“为什么要开除我?我是喜欢男人那有什么错?我难道没有权利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你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呢?是万水千山走遍,是如花美眷云香鬓影,是一个眼神一个陪伴,还是当你对整个世界感到绝望的时候,有个朋友默默地给了做一桌菜,最后一边骂你一边把你的呕吐物打扫干净?多年后挣扎得来的幸福,配着这些年的辛苦路,是像当初意念般甜美而喧哗,还是像平原上的一场大雪,安静得令人心悸?
齐大福给我们开了一瓶红酒,然后……喝醉了。

 

方悄悄,图书编辑。@方悄悄诺娃

(责任编辑:贺伊曼)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