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坏幸福 作者/余晓熠

发布时间:2015-04-06 13:5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酒足饭毕,每个人的脸上都还挂着喧嚣过后的余温。骏飞起身披上风衣,说道:“我们走吧。”

她把头转向右侧,35度抬起,眼睛正对着高大的骏飞释放出光芒。随即脚尖着力,膝部肌肉开始联动,右手也搭上了骏飞的左小臂。

同桌约会的潘子和他女伴已经向饭店门口迈开脚步,骏飞这才回过神来,低头望向燕子。她还一动不动保持着准备引身而上的坐姿,眼睛依然盯着自己,眼神里却已经注满焦急和窘迫。

“怎么了?坏了?” 骏飞紧张地问。

她茫然无措地点点头。

骏飞胸口猛然一闷,随即立刻揽住她的腿和后颈,抱着她走出饭店。

“她状态调整得不好,不该喝那么多,我先带她回家了。”

急忙和潘子告别后,她被骏飞扶进出租车。

车子缓缓启动,城市多彩的灯光烧在自己的妆上,她感到一阵剧烈的屈辱。

虽然他们装作没有在意,但刚才的窘态一定被潘子和他的女伴看清了吧。他们现在一定在讨论着“骏飞的妞坏了”这件事,就像自己是一个廉价的翻新货一样。

 

我了个大操,潘子一个臭屌丝,吃了一个学期煎饼存了一台凯西3代,就这种过时的破烂也配嘲笑我。

我可是飞燕X,去年11月的冬季发布会上刚刚发布的飞燕X。

骏飞用左臂绕过她的肩膀,让她把头埋进自己的怀里。

这个时候她才终于让眼泪悄然落下,沾湿在骏飞的毛衣上。

“我给你丢脸了吧?”

“怎么会呢。新产品嘛,有点小问题难免的。你看去年的爱丽丝4代,刚出来的时候还掉色呢,用不了两天,姑娘就变僵尸了。”

 “扑哧……你就逗我笑吧。你真的没讨厌我?你还是最喜欢我?”

 

“当然了。你放心,说不定不是硬件问题,回家我给你root个新系统就好了,然后再买个春节主题套装,好好压压惊。”

她用尽全力,才用小指头勾了勾骏飞的大腿。

“全拟人伴侣”可以拥有人类的一切情绪。但根源算法里写明:无论在被用户使用的过程中是快乐还是悲伤,平淡还是痛苦,这一切情绪,都等于“伴侣产品”的幸福。因为无论用户如何对待这些产品,只要满足了用户的需求,就完成了产品的使命。这条算法保证了伴侣产品们对人类的绝对顺从。

即使如此,燕子还是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她想,最幸福的人类女性,应该也不过如此。

 

更新了系统后,燕子重新站了起来。但她明显感到对脊髓和肢体的控制不够自如,就像每个关节间都蒙了一层纱,总有些不精确。

抓取东西时经常握一个空,被骏飞嘲笑了数次。

18元买的钢琴技能包算是彻底废了,弹什么都是叮叮梆梆的Jazz。

最扫兴的是现在扣上和解开扣子都成为巨大的难题,面对骏飞取下胸罩时要像个老人一样战战兢兢抖个半天,再也没有折枝飞叶、轻舞飞扬的潇洒。

燕子想不通,为什么骏飞不带自己去修一修。

一开始骏飞总是一面说“我觉得你这样子特别萌,你不知道么?霸道总裁总是最喜欢爱摔跟头的助理的”,一面帮自己由上到下捏紧所有扣子。

后来,他的不耐烦也开始跃然脸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衣橱里已经只剩套头衫了。即使向他问起维修的事,却又会被他以“最近很忙”、“手续很麻烦”为由拖着。

恋爱一周年将近的时候,她在枕边对骏飞悄悄地说:“哥哥,你带我去看看吧。保修期就要到了,万一以后我又动不了了,换主板很贵的。哥哥,我觉得自己现在的用户体验太差了,我怕你总有一天会厌烦我。哥哥,你不想我健健康康地服侍你吗?”

骏飞沉默了许久,终于答应说:“明天就带你去。”

她眼中不自觉地冒出火花,心情灿烂得就像刚刚被拆开包装,第一次见到骏飞的面容时一样。

次日去就诊的路上,心里有如小孩子见医生的紧张,于是让骏飞攥紧自己的手。

但燕子渐渐发现,他们离市中心的Mate Store越来越远。骏飞翻工厂穿车库,把自己牵到了一个人群熙攘的大卖场。各种年代、各式型号,全部都尚未拆封的“全拟人伴侣”们整整齐齐地码在一家家小摊子上。燕子心里突然闪过一阵不安,好像记起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但立刻翻阅了自激活到今日的记忆后,又丝毫找不到头绪。她只能问骏飞:“哥哥,你要带我去哪儿?”

骏飞摆出可靠的表情:“你这是疑难杂症,我带你看一个老中医。”

从狭窄阴森的楼梯滑到地下室,骏飞的脚步在一家名为“皇冠商城”的小商铺前停住。他对柜台里侧身穿卫衣的年轻人说:“你帮我看看她吧,怎么回事。”说着把燕子推了进去。

 

“才买没多久就出毛病了,本来想着问题不大将就用着,但是这几个星期还越来越严重了。你当时不是五皇冠质量保证么?怎么还是这么麻烦?还有没有信誉?”

柜台里面的小哥熟练地摸过燕子的身体,面无表情地说:“有一说一,你不要一上来就发火。你这个态度也处理不了问题,对不对。我卖出去的东西,我肯定想办法负责,你别着急。啊,是机械语言编译紊乱,导致的行动指令间歇性自动报错或退出。盗版么,全息拷贝的时候经常出这个问题。我给你换一台就……”

卧倒在床的燕子感到头顶一声闷响,穿卫衣的小哥已经被骏飞一拳打翻。

但这并不能阻止内心的冰冷流过整个身体。燕子睁开眼睛,一遍遍在脑海回放起数十秒之前听到的每一个字,希望通过重新的断句和理解整理出自己的误会和新的意思。

但失败了,她感到自己从主板机芯到所有组件都彻底冷了下来。

她把希望寄托在骏飞的身上:“他说……我是盗版,是扯鸡巴蛋呢吧?”

“就是因为他扯鸡巴蛋,哥哥才揍他的吧?”

“我是2014年新款飞燕型X全拟人伴侣64T版,东京设计,中国制造,唯一序列号617NJDX,我不是盗版对不对?我是从Mate Store里正大光明走出来的对不对?”

骏飞并没有回应,而是咬着牙对爬起身的小贩说:“让你修你他妈就修,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小贩也不生气,定了定神,仍然面无表情地说:“有事说事,你这个态度也没法儿解决问题,对不对。系统底层问题,修是没办法修的。我们无偿提供换货服务,你可以继续选择飞燕X,也可以选择升级成今年秋季发布会上刚刚推出的赛琳娜Z,当然也是原单货。万一质量再有问题,我们保证你换到满意为止。”

她颤悠悠地从柜台上坐起,转身90度,垂下腿部肌肉让脚尖落地,然后僵硬地站直身体,一左一右地迈出腿,向出口移去。

身后传来骏飞烦躁的声音:“站住!都坏了还跑什么!”

她原地站住,头部旋转105度,盯着骏飞说:“哥哥,你让我回去吧。我自己回家,你来想办法,一切都会好的,好不好?”

 

平时打燕子电话的人并不多。偏在万念俱灰的这几天,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来电的一直是骏飞室友潘子的女伴。凯西3代,虽然她和同期推出的男款Will加长型是真正让Mate公司一炮而红的英雄产品,但毕竟是3年前的旧款,再怎么更新,内存和审美都早已跟不上当代的要求。和这种残次品逛街,买来的衣服都会立刻过时的。所以燕子一直很少理睬她。

实在被烦得不行,按下接听键。那头的凯西像做贼一样说:“燕子妹妹,明天你有空么?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面谈。”

避开各自的用户私下见面是不被推荐的行为。燕子坐在咖啡馆的暗处,尽量装作自己是普通人类。凯西从远处疾步而来,脸型仍然是过时的锥子C形,斜侧角看来毫无立体感。发际线很高,虽然齐刘海很可爱,但完全驾驭不了成熟一些的造型。骨子里的村炮审美更是无药可救,色撞成车祸现场,蕾丝风格的丝袜怒配相当朋克的皮衣,更不要提脚底没有纵深的水台。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她,这个年头的鸡都不这么穿。

 

凯西蹑手蹑脚地坐下,笑着说:“对不住,我来迟了,好不容易才让潘子放我出来。”

燕子扬了扬头,淡淡一笑。

凯西说:“时间不多,我就不废话了。我是来说服你加入组织的。”她从皮包里抽出一张纸,纸上印着一个鲜红的logo。

这是“第三人权”组织的标志。Mate公司凭借系列全拟人伴侣产品创造了巨额利润,但日渐泛滥的盗版产品搅乱了整个市场。为了保护专利与用户的生命财产安全,Mate公司采取了严格的行动对非法盗版进行打击。在立法的保护下,Mate公司得到了对“可证实的盗版产品”的销毁权,大量送往Mate Store的盗版伴侣产品被强制没收和处理了。感到生存权利受到威胁的全世界的盗版产品们决定亮出身份,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正面斗争。于是“第三人权”组织应运而生,直面Mate公司的强硬手段,大声为自己的“人权”疾呼,不仅要求Mate公司停止销毁行为,还要求其为他们的故障提供修复服务。在社会舆论上已经有了不小的影响力。

 

燕子眼皮轻抬,把目光从logo上移开,冷冷地等着凯西下一句话。

“我们组织决定从下周开始,在全世界各地的Mate Store前组织永不平息的抗争运动,直到Mate公司的恶行结束……”

“你们组织?凯西,你是个盗版?”燕子大吃一惊,不自觉地皱着眉。

“是的,我是盗版。但我不为此自卑,我的恋人潘子也以和我相爱而骄傲。我们盗版也是有……”

 “你们有什么?生存的权利?爱人的能力?有你们不值钱的喜怒哀乐?”燕子旋转头部,下巴呈18度抬起。

“妹妹……你怎么这么说?”

“我说错了?什么时候轮到罪犯教育别人什么是对错了?你的作者是个强盗,他霸占的是研发部门数百人夜以继日的心血和汗水;你的潘子是个小偷,他窃取的是本该属于Mate公司的广大市场和利润,他偷的是几万兢兢业业的员工的房租和奶粉钱;你呢,你就是个赃物,你的出生是个错误,你的生存是个更大的错误,你这个没有质量保证的残次品,你存在于潘子身边一天,潘子的生命安全就受到一天威胁,你们在世界上存在一天,这个美丽的世界就受到你们这些破烂一天的威胁。你们最好的下场就是Mate公司的绞肉机,打成稀巴烂扔在公海的垃圾山里,你们连给我们正版当原料都不配!”

燕子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站了起来,不稳定的身体加上难以负荷的情绪让肢体产生了大幅度的颤抖,几乎不能保持平衡。

凯西红着眼眶,轻轻地说:“燕子妹妹,潘子都已经告诉我了。你何必……”

 “潘他妈的蛋。”燕子甩着变形的四肢,大开大合地冲出咖啡店,消失在人海里。

回到家之后,骏飞就一直用温暖的胳臂包裹着燕子,直到入夜,她的颤抖才彻底安定下来。

管它呢,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见骏飞;只要看见骏飞,就能闭眼入睡。这世界离地狱差得还远着呢。她想。

骏飞小心地抽走手臂,为她盖上毯子,生怕打搅好不容易静下的自己,悄悄下床退出了房间。

多么温柔的男人啊。她想。

隔壁传来轻声的低语,是骏飞的声音:“她越来越严重,已经不能自理了。”

“你们承诺无条件换货的,说话算数吧?”

“是啊,我也不想拿自己的生活开玩笑。行,你帮我订一个新款赛琳娜,我明天带她来换。”

“好,谢谢,不麻烦不麻烦。再见啊,再见。”

多么温柔的男人啊。她一面想,一面捏碎了刚刚被他怀抱过的左臂。

 

Mate Store前“第三人权”的抗议人声鼎沸。凯西在其他凯西、Will、飞燕、大卫构成的巨大群体中高呼着口号,把油漆涂在木板上,举过头顶。

她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披着厚重的大衣,迈着此生所见最为优雅的方步向这里走来,在人群前停住。

“燕子!燕子妹妹!你来了,我真高兴。”她挥舞着十几斤的木板,开心地笑着。

她身边的其他凯西、Will、飞燕、大卫看到新的支持者到来,也振奋地欢呼起来。

燕子却没有搭谁的话,她冷冷地审视了一圈拥挤的人群,用阴沉的声线说:“垃圾们就不要丢人现眼了,你们真的不觉得垃圾场更适合你们吗?”

刚才还在为了她的到来沸腾着的人群瞬间冷却下来,疑惑地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这具高挑、弱小而充满冷峻的身体。

“燕子……你别任性了,快到我们这儿来,这样他们就不敢伤害你了,快过来……”

不等凯西说完,燕子就转身离开,独自一人朝Mate Store走去。她在万籁俱寂的沉默里跨过隔离区,迎着武装保安的目光径直走到商店前,用力敲开了玻璃大门。

“我是2014年新款飞燕型X全拟人伴侣64T版,序列号617NJDX,我左臂发生不可愈合损坏,现在要求公司保修。”她释放最大音量叫喊道。

“好的,请先进店内进行序列号验证工作。”门里传来听上去热情的声音。

抗议的人群们伫立在遥远的二十米之外。燕子的高跟鞋迈进商店的门槛,一步一步敲上楼梯。数百道目光也随着她的身影穿过路障、武装与保安,直直地望进那扇大门里。

最后,燕子在视线的终点回过头,留下一个自信而轻蔑的笑容。

 

余晓熠,作家。已在「一个」发表《笔仙》、《姐弟》。@椰__

(责任编辑:金丹华)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