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完颜宗弼说 作者/释戒嗔

发布时间:2015-04-08 19:1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历史短篇小说《有人说》系列之七)

1

完颜宗弼第一次听到岳飞这个王八蛋的名字的时候,他已经在中原叱咤了好几年了。
一直以来,对于南方的宋国人,宗弼只有一种印象,那就是他们都是窝囊废,而且是相当窝囊的那种窝囊废。
对于这种观点,宗弼从来不觉得是自己偏激了,反而觉得这是值得庆幸的事,宗弼常想,要不是这些南蛮子这么窝囊,我们女真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称霸天下呢?
宗弼记得多年以前,哥哥宗望说起要进攻宋国的时候,自己着实吓了一跳。那时候的宗弼觉得,虽然宋国确实是人傻钱多,但他们的人口毕竟是金国的好几十倍,若真的打毛了他们,只怕我们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吧。
不过哥哥说,我们也不是真的硬来,主要还是去中原试探一下,反正那边富裕,能抢多少财宝便抢多少财宝。万一他们反抗了,我们就退回北方的山里,我们这里这么冷,南方人就是打过来,也待不住嘛。
可是这一次的随便打打,却直接将大宋打得快亡了国,庞大的宋国被金国攻陷了京城,还抓走了徽宗和钦宗二帝,如果不是侥幸落网的皇子赵构,或许今天宋国早已不复存在了。

在见到岳飞之前,宗弼已经记不清自己打过了多少次胜仗,宗弼很喜欢看到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宋朝的军队逃窜的样子,他们惊恐地呼喊着宗弼女真语的名字,大叫着:“金国四太子金兀术来了”。然后,就像见了鬼一样四散奔逃。
宗弼想,或许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是中原人常说的风水轮流转吧。在过往的无数岁月里,强大的中原人也曾经这样在别人的土地上肆虐,让别人称臣纳贡,自以为是世间的主宰,而如今这一切终于颠倒了。
宗弼觉得,自己大可再凶残一些,反正历史不会记载下如今的一切,因为不久之后的某一天,这块富饶的中原土地,便会臣服于大金国。这里的孩子,只会读到被宋朝皇帝和高官压榨得无力反抗的原大宋百姓,是怎样以万分感激的心情去欢呼金军到来的故事,他们只会读到许许多多有关金兀术尊老爱幼的故事。
宗弼后来想,如果没有岳飞这个王八蛋,那个属于自己的故事,一定是一个很完美的故事。

2

和岳飞交锋过几次后,宗弼也不得不选择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应用过的新战术,诸如战略性撤退之类的方式来对付宋军。
宗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急切地想要了解一个人。宗弼也不明白岳飞是怎样的一位领导者,怎么一夜之间,那些窝囊得让人不忍直视的宋兵都变得一脸狰狞,像赌场里讨债的打手一样凶悍了。
宗弼派出去的探子回来得很快,只是他带来的那些琐碎又家长里短的消息,让宗弼气得快要从椅子上跳起来。
当然生气归生气,宗弼总算对岳飞的状况有了一些了解。岳飞是相州汤阴人,据说出生的时候,有一只大鸟从他家的房顶上飞过,所以取名叫岳飞。岳飞从小就有些暴力倾向,虽然家境贫寒,不过却喜欢读《左氏春秋》、《孙吴兵法》这样一些玩权谋玩计策的书籍。等到岳飞再长大一些,精神层面的暴力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于是岳飞拜了一位叫周侗的师父学习武艺,因为天生的好勇斗狠,血性凶残的岳飞,居然不到二十岁便可以拉开三百斤的强弓,甚至还能左右开弓了。
岳飞最早的发迹是因为剿灭家乡的盗匪,在岳飞的各种各样的奸计面前,忠厚老实的盗匪中了招,他们头目也被岳飞活捉了。
而后,岳飞和金国的军队交战过好多次,相对于岳飞这种从小就玩心眼、玩狡诈、一肚子坏心思的人,自小只懂得在山里射小鸟追傻狍子的女真人自然要单纯善良得多,所以在和岳飞战斗中女真人屡战屡败。而岳飞也一步步发迹,最后竟然成了对抗金军的主力。

虽然岳飞的邪恶成长史让宗弼又心烦又痛恨,不过,在探子叙述岳飞的人生历程中,还是让宗弼感慨了好几次。
比如探子说,岳飞从小的经历便很坎坷,不到满月的时候,就有过一次十分惊险的经历,那一年,黄河决堤淹了岳飞的家乡,岳飞的母亲抱着岳飞坐在瓮中,被波涛冲到岸上才幸免于难。
宗弼听到这个故事,也不由得感慨中原人常说的那句“好人不长命,祸害活万年”,是相当有道理的。
宗弼想,这个姓岳的王八蛋要有多邪恶,才能避得过这么大的劫数呀。

探子还说,岳飞对他母亲孝顺,岳飞母亲长期生病,岳飞一直都是亲自调理药物为母亲医病的。
宗弼想,但愿岳飞的母亲长命百岁吧,这样万一哪一天,自己真的被岳飞这个王八蛋打得招架不住了,我也可以派人把岳飞母亲劫来做人质,估计震慑的效果应该也挺不错的。

3

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有关于岳飞的消息都是坏消息,探子的报告很频繁,但无非是岳飞剿匪成功,宋朝皇帝给他升了官,或者是岳飞再次通过玩心眼玩手段的方式战胜了金军,然后宋朝皇帝又给他升了官。

有时候,战场上的消息让宗弼觉得实在无趣,宗弼也会问问有关岳飞的其他消息。

宗弼觉得,这个心理阴暗的岳飞,其他的缺陷一定也很多。搞不好岳飞爱骚扰百姓,如果是这样或许哪一天激怒了民众,皇帝也不得不罢免他。又可能岳飞脾气暴躁,有事没事的抓几个属下抽一顿,这样的话,搞不好哪一天就把下属惹急了,半夜偷偷杀了他。

可是探子回答的内容,却和宗弼想听的完全不一样。探子说,岳飞治军很严,他们打的口号是“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有一次有个士兵拿了百姓的一缕丝麻捆扎刍草,岳飞立即就将他斩首示众了。士兵夜间宿营,百姓打开屋门请他们进屋休息,也没有一个人敢擅自进入的。由于岳飞作秀做得太完美,中原的百姓对岳飞的吹捧,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甚至有些地方还把岳飞的画像供奉起来,终日朝拜。

更过分的是岳飞对自己的下属,也玩弄着打一棒子给一个糖块的方法。士兵有病,岳飞就亲自熬药,如果将领们远征了,便让自己的夫人去他们家中慰问;如果将士战死了,岳飞还会抚养他们的遗孤,有个阵亡将士的女儿无依无靠,岳飞就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她为妻。如果打了胜仗,朝廷有封赏,岳飞也会全部分给部下,自己一点都不留。

宗弼很多次想把桌上的茶碗砸在探子的头上,宗弼心想:这帮没出息的东西,来来去去都是让人败兴的消息,说一些诸如岳飞在战场被流矢击中不幸身亡,又或者是岳飞醉驾马车,不幸掉进山涧里之类的消息有这么难吗?

4

那段日子,宗弼总会想起家乡的雪,宗弼会想起自己儿时在大雪中无忧无虑奔跑的场景,那份感觉是那么的单纯和快乐。
宗弼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丢掉了这种感觉的,也许是开始于那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吧。
宗弼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开始这份怀念,可能是因为挫折吧,或许只有摔倒的人才会渴望温暖的手。
有关议和的说法,在那段时间流传得特别多,只是宗弼知道,只要有像岳飞这种成天想着直接打到金国黄龙府的人存在,和宋人的战争就必须继续,直到最好的那个时机来临。

岳飞从军营不辞而别的消息传来,宗弼激动得把手中的酒杯都摔碎了。宗弼觉得好运气好像来得太快了,自己还没想出来怎么对付岳飞,他居然自己便放弃了。
宗弼很想知道,岳飞是不是被自己威武的形象震慑了,所以做出如此明智的选择。不过探子说,岳飞的出走是因为和皇帝赵构闹了意见。
那段时间岳飞为北伐做了许多的准备,宋国皇帝赵构对他也挺器重,赵构原本许诺过要增加许多兵马给他指挥,可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赵构的许诺没有实现。岳飞为此很不高兴,最后岳飞单方面写了辞职报告,回家为母亲守丧了。
宗弼听到这则消息,发现自己脖子上冒了很多冷汗,原来岳飞这个王八蛋真在背后筹划了那么多小动作。宗弼甚至不敢想象,赵构如果真的把许诺的兵马给了岳飞后自己的下场。
宗弼只希望,岳飞能成为一个有骨气的人。有骨气的人最典型的特征就是说一不二,就是既然决定了辞官,便永远都不再回头,就算是皇帝再催促也好、恳求也好、威胁也好、杀头也好,他也是绝对不会回来了。
可惜宗弼很快便发现岳飞永远是一个和自己对着干的人,因为没过多久,在赵构百般的示好之下,岳飞又回到了军中。

5

宗弼细想后,觉得岳飞的这一次经历好像并不那么简单,至少岳飞和赵构的关系,可能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有人说赵构根本不愿意岳飞领兵打到黄龙府,把两位老皇帝接回来和自己争夺皇位,所以才不愿意给士气高昂的岳飞更多的兵力。
只是宗弼觉得,也许更多的原因是赵构对岳飞没有足够的信任感。因为这个深受宋国百姓欢迎的岳飞,其实还有着性格的另一面。
宗弼听说,岳飞的固执和暴躁脾气其实由来已久,而且在任何场合任何人的面前都可能发作。前些年,有个叫万俟卨的小官和岳飞客套,岳飞因为看不惯他,便当场给了他脸色看,还好万俟卨只是个小官,也不影响什么大局,骂了也就骂了。
但这些年,岳飞的军功卓越,便在皇帝赵构面前也不怎么在意了,和皇帝的争辩自然是时不时就会发生,就连抗旨不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类似于这种以单方面离职来表达不满的方式,岳飞也使用得挺娴熟的。
宗弼甚至可以想象,每一次在朝堂上,面对着骄傲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岳飞,赵构复杂而无奈的表情。
宗弼知道,在赵构心中,最完美的臣子应该有岳飞那样的战斗力,外加秦桧那样的懂得察言观色,可惜岳飞永远只能做到一半。
宗弼心中很看不起这个很擅长逃跑的皇帝赵构。宗弼想,如果岳飞这样的人在我们大金国,有多少脑袋肯定都砍了。也只是赵构这样窝囊的皇帝才能一而再地容忍吧。
当然看不起归看不起,宗弼对赵构还是挺理解的,毕竟宋国可不像金国那样拥有许多能征善战的将领。所以赵构必须忌惮着岳飞,但对于一个兵权和人望已经大到了足以威胁和取代自己的人,赵构自然不敢轻易地把足以颠覆国家的兵权放在他的手中。
赵构也必须包容着岳飞,因为岳飞无法取代,他是赵构人生荣华富贵最强有力的守护者。赵构必须承受着岳飞这分不清是耿直还是猖狂的性格。

6

宗弼听说,岳飞向赵构建议给国家立个太子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宗弼一直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没有太多礼教约束的北方人,性格自然要比南方人冲动耿直一些。不过宗弼自认为如果和岳飞易地而处,自己绝对没有勇气,向赵构提出立储的要求。
因为宋国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人人都知道传闻,那就是近几年赵构失去了生育能力,他的亲生儿子也在前几年夭折了。虽然赵构收养了两个太祖皇帝的后裔做养子,但显然还年轻的赵构并没有放弃医好病后,自己生一个太子的打算。
岳飞在这个时候,提出立赵构的养子为太子的建议,无疑是把赵构还没有结好的伤疤再次掀开了。
宗弼希望赵构足够聪明,这样他就可以听懂岳飞的这个建议的潜台词,其实是说他坚信赵构的病是治不好了,还是直接立太子算了。
宗弼不知道岳飞怎么想起来去提出这样的建议的,即便是为了国家的稳定,也不该采取这样直白的方式。
宗弼一直觉得岳飞是个有点冲动的人,但冲动到这种地步就是二百五了。
宗弼吃惊之余更多的是兴奋,宗弼想,这一次岳飞这个王八蛋应该死定了吧。
宗弼最遗憾的事情是,不能将自己多年来总结出的一套惩罚囚犯的方法告诉赵构,宗弼觉得自己精选出的七八十种酷刑,都是比较适合岳飞的。宗弼只希望岳飞的死讯快点传来,也好安慰一下自己失落的心。
可是这一次,赵构对岳飞建言的反应又一次出乎了宗弼意料,宗弼听说赵构只是脸色变得很差,然后对岳飞说,不该你管的事情还是别管了,便轻易打发了岳飞。
宗弼觉得自己对赵构失望透了,对于漠视自己尊严的挑衅者,赵构最保守的反应不应该命人将岳飞乱刀砍死吗?
宗弼觉得自己的人生遇到这样两个对手真是糟糕极了,一个是为了荣华富贵可以将自己的尊严贴在地板上的帝王,另一个是无知无畏,看不到危险,只会向前冲的愣头青。宗弼觉得如果再和这两个人缠斗下去,自己迟早也会变得像他们一样低级。

7

宗弼知道岳飞被赵构囚禁的消息,是在秦桧主推的议和工作有了一些进展之后。
宗弼听说大宋主战派的几位将领,那段时间都处于危机之中,宗弼也不清楚赵构如此行事,是不是想向自己释放求和的诚意,不过宗弼总觉得这次的事件,挺像一个陷阱的。宗弼想,这些南方人一直都很狡猾,谁知道这次是不是君臣之间的苦肉计。说不定我们这里刚放松一些,他们就悄悄地屯兵作战了。
宗弼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负责审问岳飞的人就是那个当年被岳飞怠慢的小官万俟卨,宗弼总觉得这一次岳飞应该不至于全身而退了。宗弼觉得如果自己是万俟卨,一定会把岳飞要吃的每道菜都吐上口水,可惜万俟卨应该不会像自己这样聪明。
宗弼听说岳飞的罪名很多,比如不肯救援淮西的友军,导致战局不利以及胁迫朝廷给予兵权等等。
宗弼知道岳飞最大的罪名一定不会是写在纸张上的这样,因为岳飞真正的罪名是他让赵构寝食难安了。
宗弼并不确定赵构会如何对待这个曾经让他依赖的人,但宗弼相信赵构对岳飞的依赖和他对岳飞的痛恨一样多。
宗弼相信在无数个夜里,赵构都会因为岳飞的存在而睡不着。
宗弼觉得赵构等待可以远离岳飞的时机已经很久很久了。兵力和士气都开始恢复的大宋,已经有了和金国对抗的实力。
宗弼一直在揣测,当岳飞不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的时候,赵构是否会让这个因素彻底地消失。

8

宗弼听到军营里震天的欢呼声,才确定了岳飞死亡的消息。
宗弼听说岳飞死在了监狱里,连同被杀的还有他的儿子岳云和部将张宪。宗弼听说,所有为岳飞抱不平的官员都受到了处罚。宗弼知道这一次赵构是下定决心了。
宗弼还听说,中原的老百姓痛哭的声音和金国军营里的欢呼几乎一样大。秦桧夫妇和万俟卨尤其遭百姓们的痛恨。
宗弼很佩服赵构让人帮他背黑锅的本事,不过或许中原的百姓们并非受到了蒙蔽,只是他们拒绝相信,自己心目中神圣的天子,只是一个擅长过河拆桥的人。
当然宗弼觉得,在岳飞的故事里,最应该承担责任的,显然既不是赵构也不是秦桧,因为引导我们走入人生结局的人,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太委屈”这个原本不该存在于岳飞身上的词语,只是不明内幕的百姓无奈的叹息罢了。因为大多数所谓不公平的劫数,往往只是为自己曾经的过错赎罪,与忠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也许在未来,在很多年以后,这个叫岳飞的家伙会被神化,那可能是因为他的人生已经被定格在还没有来得及犯下更多错误的时间里。
宗弼知道那个压迫着自己,让自己一刻也不敢松懈地去战斗的人已经不在了。这一次,宗弼觉得也许金国和宋国之间,和平的时代终于就要来了。因为两个国家互相畏惧的形势已然成型了。
宗弼伸出手去感受着空中那些已经带着凉意的风。
宗弼很喜欢这份冷冷的感觉,因为它愈发有些像自己家乡的味道了。

(参考资料:《宋史·岳飞传》、《宋史·高宗纪》、《宋史·韩世忠传》、《宋史·秦桧传》、《宋史·万俟卨传》、《金史·完颜宗弼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释戒嗔,作家。@释戒嗔

(责任编辑:金丹华)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