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暧昧 作者/李莹

发布时间:2015-04-08 19:17|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我最讨厌暧昧了,去他妈的,根本就是约一场,搞这么假惺惺的干什么!”荔枝坐在我对面,咬着吸管,恶狠狠地说。

“你还穿着人家许未的衣服呢,你在这得瑟什么劲啊?”我这姐姐也是逗,套着一件男士衬衣穿着短裤就“腾腾腾”跑下楼要跟我喝一杯,这春风迷醉的夜里啊,乍一看,还以为她没穿裤子呢。

荔枝是我的大学舍友,人漂亮,性格也张狂。一开始我俩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后来我跟男朋友吵架,没烟抽,站在阳台一个劲儿来回踱步,她扔了一根过来,一脸不屑地说,“哎,大作家,你们不是都要故意跟男朋友折腾折腾才憋得出救世祭主的矫情段子吗?你在那装什么受伤。”我去你妹,瞪她一眼,但由于宿舍门锁了,我也只能从6楼跳下去才有烟抽,就从了她。从此以后,我俩成了整栋女生楼里唯一的一对香烟伴侣。

如胶似漆的时候什么都可以随便换,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内裤都可以换着穿。但烟不行,你借了我一根,一会儿一定要还给我。这么说来,许未竟还不如一根烟。

是的,他一开始,是我的男朋友,现在不知道是荔枝的啥。关于我前男友怎么就睡到了我闺蜜床上,个中曲折,我还真迷迷糊糊。

我跟许未那时候太年轻,谈个恋爱不争个你死我活根本不行。我就觉得爱因斯坦是艺术家,有趣,浪漫,脑子里飘着都是源自生活的创意。他就不从,说人家一个辩证主义的科学家,被你等女流氓怎么就形容成那个样子。真是万万没想到,我跟他彻底掰了的原因居然是一个跟我俩完全都不相关的坐时光机也追不上的人。

许未优秀,无可厚非。篮球队长,一级学霸,家境殷实,人长得阳光帅气,简直就是万千漫画少女心中的流川枫。这种人大学毕业后只有两个出路,一是回家里公司去上任,二是出国深造。许未自然不啃老,于是采取了一种迂回战术,先变成一个海归。恰巧,荔枝毕业也去了同一个几万公里之外。

不同国家的事情我不得而知,只是听荔枝说,留学生圈子很乱,大家兴起而聚,兴落而散。谁都心知肚明,谁都不欠谁的。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两个同样肤色的人深闺寂寞,荔枝柔情似水,许未气度翩翩,一拍即合。

狗男女。

我一直对他俩出此评价。荔枝时常跟我抱怨说憋屈,她根本没有正式跟许未交往。有时候荔枝找我喝酒,句句不离许未,我打趣地问她,你是不是真爱上他了?荔枝说没有,不是,狗才爱他。笑话,谁喝多了说真话时候最像狗吠,我还能不知道了?

知道这事儿是一个同学办的聚会上,在北京的校友纷纷现身,有人成了老板,有人成了老爸。我和荔枝在角落窃窃私语哪位男士的胸比我俩加起来还大,笑得嘻嘻哈哈。她说去洗手间,我去外面抽根烟,火刚点着就看到了许未的车慢慢开进来。许未一下车,环抱了她一下,她踮起脚用额前的刘海蹭了蹭他的侧脸,那个娇嗔劲儿我一看就知道,完了,我的闺蜜跟我的前男友苟合了,这我多尴尬。虽然时过多年,那也还是我前男友啊。我一下子慌了神,心里惦念着我是拆穿还是不拆穿呢,结果两人一回头,呵呵,六目相交了。只剩尴尬,我局促地掐灭了烟。

许未走过来同样也环抱了我,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说好,好得很。荔枝强装着镇定,我们仨各怀鬼胎一起往前走。吃完了饭,许未送我俩回家,我俩坐在后座,一言不发。许未打开了音箱,想用这巨大的音浪盖住奇怪的气氛。我就纳了闷了?这受害者应该是我吧?怎么两人跟耗子见了猫一样?

我跟荔枝住一个小区,下车匆匆告别后我俩站在楼前抽烟。我说行了别装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对他没有任何念想了,你俩好了?荔枝摇摇头,说,没,就是暧昧。

暧昧是什么,毒药啊。往前走一步柳暗花明,但往后就是万劫不复。有人偏爱暧昧,觉得这是爱情最好的时候,有想象的空间,有拒绝的余地,我们不断在这甜腻又清凉的空气里徘徊,享受着四面八方涌来的气息,又可以任由自己跨出去透口气,不向前也不退后,就在这自由的狭窄里互相逗戏,你一出,我一出,谁输了就背过身去,由赢者决定推你进地狱还是带你上天堂。

荔枝接着说,留学那年太苦了,生活习惯和语言环境都跟不上,他帮了我很多忙。你知道吗,我痛经痛到哭,他半夜穿越三个街区帮我买止疼片,送到门口的时候礼貌地笑笑,我论文过了他召集整个区的中国留学生给我开趴,2000多美金的红酒就开了五瓶,五瓶啊,美金啊。荔枝像是对我说,又像喃喃自语。

她那天晚上晃晃悠悠打开手机,放了一首歌,王菲的《暧昧》,右手挥舞着闪烁的手机屏幕,跟我说,什么时候王菲再开演唱会啊,为了这歌也要去看,太让人心酸了。我说我听不懂粤语,不知道唱啥。她就扯着嗓子用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唱,“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间,望不穿这暧昧的眼。爱或情借来填一晚,终须都归还,无谓多贪。”唱完哈哈笑,问我,这听懂了吧?土包子,一点都不洋气!

哦,你洋气,你跟人搞暧昧就洋气。转眼俩月过去,天热的都光屁股了,却还是没答案。

举了举杯,佯装喝了一口。荔枝坐在我对面,跷起她的大白腿,满眼迷离地继续说,你知道吗,上个月我妈来了,许未去机场接,我妈一个劲儿夸他,感觉把他认成我男朋友了,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转身去给我妈买了一堆糕点礼物丝巾手包,我妈那个夸啊,我到底是说他是,还是不是呢?

我说你觉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她说不行啊,我单方面宣告天下是什么意思,人家没承认啊。我心底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许未确实是个难拿下的种,上大学那会儿他就跟我说,好男人志在四方,跟一个女生浪迹天涯那是梦幻,不是梦想,跟一堆女人并肩厮杀才是天籁交响。我说他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女人最爱,他否认,说自己只是想当人生的主角,而主角一般都会先徘徊几度,这样才能衬得多情更痴心。我无言以对。

我不是没有警告过荔枝,可时间过了这么久,我怎么知道人会不会变呢?再说,现在身份变了,我是旁观者了,只能默默递给她第一根烟,除此之外,我觉得自己没什么插嘴和妄下断论的必要,万一我拆了人的美好姻缘呢?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荔枝依旧每每找我喝酒,趿着拖鞋踢着易拉罐跟我说,许未这个王八蛋,上周给我送了两束花居然没有一个电话。许未这个神经病,问我要什么生日礼物,我说我要钻戒,他笑了笑居然真的给我买了个根钻石项链。许未这个装逼犯,来我家弄坏灯泡还是我自己换的。许未这个二傻子,电影散场居然带我去看音乐喷泉以为自己是男主角。许未这个绝情狗,半夜给我发一段语音说想我想得睡不着然后再不回复,你说说他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许未。由于身份尴尬,我从未再和他联系,知道了他和荔枝的这一层关系,我连朋友圈的赞都不敢下手去点了。

后来就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小事儿,是荔枝突然犯了阑尾炎。这种病突然之间,来势汹汹。她以为自己只是胃疼,后来疼得受不了了,给我打电话,我跑去她家的时候她已经成半死狗状,我说完了,是不是阑尾炎。她说肯定不是,你看“星你”里面,千颂伊得了阑尾炎还能自己走,我现在根本站不起来,肯定是癌症!我要死了,快点给许未打电话,我要问他到底爱不爱我。我这姐姐就这样,死到临头也要跟阎王贫一嘴。打完电话许未就来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着她就往车上跑,我们仨跑到医院,果然是阑尾炎。

许未跑前跑后满脸大汗,一个劲儿跟主刀医师说一定小心,用最贵的麻药,进口的,她怕疼。千万别让她看到血,她晕血。我奇了怪了,跟荔枝闺蜜多年,怎么就不知道她还晕血?从手术室出来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了,许未跑前跑后安排病房,一定要进VIP,独立的,说荔枝不喜欢人多杂乱,再说阑尾炎是私密病,不好鱼龙混杂。什么私密病?又不是两腿之间疑难杂症。手术完了住院休息,我提着水果去看她,许未正端着一碗粥喂她喝,一只手拿着勺子,另一只手从身后帮她挽着头发,好不甜蜜。我放下水果许未就急了,说术后最好不要吃菠萝,你这是诚心添乱。给我吓一跳,怎么又连菠萝都不能吃了?我一个人坐在VIP包房颠颠吃了自己提来的菠萝,悻悻地往回走。

走在路上觉得许未这回是真体贴,曾经对我都没有这么温柔。简直对荔枝呵护备至,把我都感动了。我说算了,不行了,荔枝你从了吧。我祝你们夫唱妇随百年好合。荔枝甜甜美美,以为出院就可以脱团了。没想到,出院后许未一如既往,三天两头找不到人,但是出现时总伴着玫瑰和惊喜。荔枝糊涂了,说难不成许未结婚了吧?不可能,你俩一起留学,难道你不知道他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荔枝想了十分钟,严肃地跟我说,她拿不准。莫非许未是个GAY?

荔枝按捺不住了,要和许未摊牌。要么执子之手,要么屁滚尿流。她站在许未公司楼下等他。夜幕降临,他缓缓从楼里出来,身边跟着另一个姑娘。

荔枝做好头发,喷好香水,穿着一条闪瞎男人眼的露背裙,带着许未送的钻石项链,站在停车场他的车旁边,重复陷入了尴尬。另一个姑娘一看这架势,不对劲儿,上来拉着荔枝的手就说,姐姐你是许未女朋友吧,你别生气,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就是顺路搭个便车。荔枝什么都没听见,独独把许未女朋友这五个字记在了心里。都是千年的狐狸谁给谁卖骚啊,她笑着回眸说,是吧,那我们一起送你吧。

车绕着北京城转了大半个圈,姑娘下车,荔枝下车。依旧是刻意放大十个音调的车载音响,但这次不同,荔枝坐在副驾驶,俨然女主人范儿。许未也没拒绝,车停好就跟着荔枝上了楼。

我们都以为得逞了。荔枝给我发消息,还在乐得不行。结果第二天就请假一个人出去旅游了,说是散心。发生了什么,我那时候真不知道。

回来后荔枝像变了一个人,从此绝口不提许未。她说故事happy ending了,不过暧昧一场,还好自己聪明,逃离魔掌。在很久的以后,她才说起,那晚许未去洗澡,手机亮了,她并不知道锁屏密码,可那句话不用解锁也能看到。

“还好有我帮你掩护,你要怎么谢谢人家。”

荔枝闻到了一丝熟悉的气味,叫做暧昧。在家里氤氲的灯光下,在许未洗澡的水声渐响时,她觉得见血封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后来荔枝原话这样说:

“我想做唯一,没想到却是万分之一。我没有不服气,只是这场战役时间太久,我以为和你旗鼓相当,连暧昧都想和你一对一,最后的灯光却只闪烁在你脸上,”她顿了顿,回过头对我嚷嚷,“你说他是不是王八蛋,我这么做对不对!”

我说,对,对。未来从来只握在你自己手里,不需要任何人许诺给你。

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男人,他满眼看着你的时候都是怜惜,他跟你在一起时也真心真意,可乱花渐欲时他还没从花丛中绕过弯儿来,他的心房是一座别墅,能同时住下无数个姑娘,可能还有几个保姆。他不知不觉把你捧上女王的位置,让你沾沾自喜无法自持,后来一转身你才发现,原来你身在女儿国,人人都是国王。他要跟你玩一个游戏,看能从你身上挖掘出什么秘密。时间长了他浪子回头金不换,你浪女不知道还回不回得了头,还好我这姐姐聪明,及时刹车,换了你,你行吗?

后来听说许未结婚,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做老婆,我和荔枝啃着菠萝,谁都没去参加婚礼。荔枝说许未并没有道歉,因为他根本从未许诺,你看啊,未来是一片海,沉下去就有可能浮不出来,其实他什么都不想要,所以你什么也不能要,这是一场暧昧的游戏,你要是要了,你就是婊子。

我说凭什么啊?你不爱他吗?

她说爱啊,爱过。可我更爱未来。拿暧昧赌未来,不划算,你说呢?

我一时语塞。是啊,爱情或许可以赌一场,暧昧呢?

 

李莹,青年作者。@咸贵人

(责任编辑:薛诗汉)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