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郑氏灌汤包 作者/陈谌

发布时间:2015-04-08 19:25|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老张,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

“去叫个汤包吧。”趴在地上的张大寒从一大堆仪器和电线中拔出脑袋,转头看了一眼刘小满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对于这种没大没小的称呼,张大寒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刘小满今年二十出头,前些年刚毕业于一所顶尖高等院校,和早已年过花甲的张大寒相比起来自然是风华正茂。虽然来研究所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这个一天到晚总是充满干劲的年轻人却深得张大寒的喜爱,别看这个小伙子平时有些大大咧咧不修边幅,但自从他来了之后,却实实在在地给张大寒的研究进展提供极大的帮助。

这是2074年的一个冬天,窗外刚下过一场大雪,研究所里冻得像是个冰窖子,但是张大寒却只穿着一件单衣在工作。他的耐寒和他的名字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作为一个老科学家,他确实有着一副硬朗的身子骨,否则也不可能四十多年如一日地专注于研究时间机器这项庞大而艰苦的课题。

“老张啊,我们的第一次试验什么时候开始?”刘小满一边说着一边从刚送来的快餐盒里夹出了一个热气腾腾汤包整个放进了嘴里,可刚咬了一口就被烫得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差点仰面跌到桌子底下去。

“呵呵,你这孩子就是这么不稳重,做什么事情呢,心急都是要不得的,搞研究和吃东西都是如此……”张大寒用筷子夹起一个汤包接着说道,“灌汤包才不是像你这样吃的,得先在上面咬一个口子,小心地把汤喝掉,然后再沾点醋,最后吹凉了才能放进嘴里……”

说罢他示范着做了一遍,一边细细咀嚼着一边露出了一副享受的表情。

“话说吃个汤包而已,用得着这么讲究吗?”刘小满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简单的事情,吃本身也是一门学问,不如我问你一个问题吧,你知道灌汤包里面为什么会有汤么?”张大寒笑道。

“这个嘛……大概是用针管把煮好的汤注射到包子里面去的吧……”刘小满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道。

“哈哈,可不对噢,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粗暴,但也没有那么的难。”张大寒微笑着摇了摇头道。

“那我真的不太清楚,我没怎么吃过灌汤包,更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你看看你,一个知名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研究着世界尖端学问,竟然却不知道灌汤包究竟是怎么做的……但是这也并不能怪你,越聪明的人确实有时候越容易把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想复杂了,其实汤包里的汤并不是在煮好之后灌进去的,而是随着馅料一起包进皮里的。”

“啊?可是汤怎么能……”

“你想说汤是液体对吧,按照惯性思维,汤汁的确很难被包住,但是一旦它成为固体,不就行得通了吗,像这么冷的天气,稍微油点的汤放在屋里几分钟都能冻住,只要把凝固的‘汤冻’切碎,再包进皮里就行了嘛。”

“哎,是啊,这么简单的方法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呢。”刘小满有些沮丧地拍了拍脑门道。

“其实时间机器的制造一直到这些年才有了研究成果,也是因为我们之前的探索方向出了问题,以前我们总认为过去的时间是封闭的,就像这已经包好的包子,没法在不捅破外部的情况下把汤灌进去,但我们却忘记了汤本身也可以是馅料的一部分,就像我们也曾经是过去时空里的一部分……”

“所以您是从汤包的制作方法里领悟了时间机器的可能性?”刘小满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道。

“不必把问题想得太过复杂,世间万物本来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是吗?”张大寒吃掉了最后一个汤包,放下筷子,笑得很开心。

2、

由于时间机器的研发是一个绝密的项目,因此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工作一直都是由张大寒本人独自在研究所里完成的,但是随着研发接近尾声,一些后续工作没法由他一个人搞定,他这才在万不得已之下找了一个助手。

这种看似有些苛刻的谨慎其实是非常必要的,毕竟时间机器确实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东西,它让穿梭时空回到过去成为了可能,虽然研发它的初衷在于服务历史学,考古学,重大刑事案件的侦破等等,但一旦遭到滥用,将会被别有用心者用来改变历史,甚至毁灭全人类。

张大寒是一个理智而严谨的科学家,他内心深深地知道这项研究的成果将会给人类的未来带来多大的贡献与风险,因此越接近成功的那一天,他反而越发觉得忐忑不安。

“小刘啊,我们明天就可以对时间机器进行第一次试验了。”这天张大寒看了一下工作日志,转头对刘小满说道。

“啊?真的吗?我们不是还处在调试阶段吗?”
“调试的最后一步就是靠人进到机器里来进行测试啊。”
“直接让人进去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
“不然呢,难道我们放一只猫进去把它送回过去么,它回来以后能给我们多少反馈啊?”
“可是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就算出了什么差错,就当我为科学献身了……放心吧,这个试验由我亲自来做。”他拍了拍刘小满的肩膀道。

第二天清晨,张大寒天还没亮就早早地就起了床,但当他来到研究所的时候,却发现刘小满已经在这里了。

“你怎么比我起得还早?”
“其实我压根就没睡呢,在这里呆了一宿,一想到今天的试验,我就紧张得睡不着。”刘小满揉了揉眼睛道。
“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你来当试验品。”

“不不不,老张啊,我想了一晚上,我觉得我还是得跟您去,你看我也跟了您一段时间了,这研究到底能不能成功,我和您一样关心,而且您一个人回到过去,人生地不熟的,我还真是不太放心,万一遇到什么问题,两个人一起也可以有个照应不是。”

张大寒本来挺犹豫的,但认真地想了一下,觉得他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便没有回绝他。张大寒知道尽管这是一次历史性的重大的试验,但由于目前技术水平的限制,他在过去可以停留的时间并不太长,大约只有一个小时左右,因此如果能够多带一个人,回来以后可以提供的信息和参考数据也会丰富很多,这对今后的后续试验都将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在进机器之前,张大寒对刘小满非常认真地叮嘱了很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回到过去以后千万不要随便动任何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和其他人说话,因为由于蝴蝶效应,对于过去一点点的影响就会导致回来以后的现实产生巨大的变化,他们虽然是历史的见证者,但也可能因此彻底改变了历史。

“我们回到多久之前?”刘小满问道。

“不能太近,不然过去的我们和现在的我们会相遇,容易产生死循环,我们测试机器目前可以达到的极限吧,六十年之前。”张大寒咬了咬牙道。

在进行了一系列复杂的操作之后,张大寒和刘小满一起走进了时间机器的舱内,连接好了各种导线,刚刚坐稳,他们顿时便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等到意识清醒的时候,他们俩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荒地上,像是废弃的工地,四周杂草丛生寂静无人,此时远方的天才微微亮,清晨凛冽的寒风吹得他俩一阵哆嗦。

“这是什么地方?”刘小满问道。
“研究所,只不过是六十年前的研究所,当时这里确实还是一片荒地。”张大寒左右张望了一下道。
“噢,对,我忘了您六十年前已经出生了,六十年前都还没我呢,我爷爷也才二十多岁。”
“嗯,六十年前我大概六七岁的样子,这块荒地我经常来玩。”
“现在应该是2014年吧,我的天呐,真是没想到啊,可是周围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现在才早晨几点呐,我是特意挑的这个没人的时候,不然你要让多少人眼睁睁看着我们横空出世啊……好了不说废话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再过一会儿就要有大妈过来跳舞了。”

拐过一条巷子后,他们来到了街道上,由于知道这是在六十年前的过去,他们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留神间就将触动这漫长时间流里的某一根脆弱的琴弦。

对于刘小满来说,他的眼里更多的是惊奇和新鲜,因为六十年前对他来说真的是太过遥远,这甚至是一个他本没有机会看见的世界,就像从马路上驶过一辆辆的以汽油为动力屁股后面冒着黑烟的汽车,这是在历史课本上才看得到的东西。而公交车站那些锈迹斑斑的站牌,对他而言则更是古董一般的存在,毕竟在六十年后不用说公交车这种已经被淘汰的交通工具,连钢铁生锈的问题都早已被彻底解决了。

而与此同时,张大寒眼里写满的则更多是怀恋与感慨,毕竟这是他六十年之前的家乡,许多早已在记忆里变得模糊的画面此刻竟然如此真实地展现在自己的眼前。他的心里有物是人非的唏嘘,也有时光飞逝的怅然,他很想回到自己曾经的家里去看一看当年依然健在甚至还很年轻的父母,但他必须强烈克制自己的这种愿望,因为理智告诉他这将会带来不可想象的后果。

“我们穿越多长时间了?”张大寒稳定了一下情绪后转头问刘小满道。
“十五分钟。”刘小满看了看手表道。
“嗯,时间还很充裕。”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呀?”
“就在附近走走看看吧,你多留点神,把这次穿越过程中看到的听到的以及身体的反应记在脑子里,回去我们要写试验报告。”

“老张啊,说实话我肚子有点饿了,我一晚上没吃东西。”
“你不会想在这里吃早餐吧?”
“是挺想的,六十年前的早餐我还从来没吃过呢……”
“不行,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了么?”张大寒连忙回绝道。

“我觉得您有点太过于小心了吧,吃个早餐是多无伤大雅的一件事情啊,还能把整个世界吃毁灭了不成……况且我觉得既然好不容易来一次,总该多做点各方面的尝试作为回去以后的研究素材不是么。”刘小满有些不满地说道。

“好吧,就算你想吃早餐,你拿什么去买呢,不要忘记这可是六十年前,我们用的纸币当时还不流通呢。”

只见刘小满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崭新的红色百元大钞。

“嗯?你怎么会有这个?”张大寒显得很吃惊。

“实不相瞒啊老张,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其实是去找我爷爷收藏的旧纸币了,我原本是想带来买点六十年前的东西回去当古董卖的,但是后来觉得这样做有点太过分了,于是现在就想吃顿早餐,这总可以吧。”刘小满弱弱地说道。

“这这这……你这个孩子真是太荒唐了……”张大寒听了这番话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但由于他也没吃早饭,肚子此刻也咕咕地叫了起来。

正当他感到些许犹豫时,却忽然望见街对面的一个流动摊位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郑氏灌汤包”。

3、

“怎么了老张?”刘小满见张大寒愣在一旁很久没有动静,不由得推了推他。

此刻只有张大寒自己内心清楚,为什么他会感到如此的震惊,因为在记忆中他早已淡忘了这么一个路边摊的存在。他对刘小满解释道,这个路边摊是他小时候经常吃的,摊主郑大爷的手工汤包在他儿时的记忆里简直天下无双,由于郑大爷的汤包每天都只做五十笼,起得晚一些就卖光了,因此每天清晨来排队买他汤包的人都会排起长队,今天他们来得正是时候,郑大爷刚刚出摊,汤包都是热气腾腾刚出笼的。

“那还等什么,咱赶紧去买两笼去。”刘小满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

走到摊位前,张大寒有些哆哆嗦嗦地掏出那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递给郑大爷,见对方没有发现这张穿越时空的钞票有什么异样,他才长舒了一口气。张大寒看着郑大爷找钱的样子,心里默默地想,作为见证穿越时空的历史第一人,他此刻应该绝对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其实比自己要年轻上将近半个世纪。

打包好两笼汤包后,两人坐在路边就开始吃了起来。

“话说这味道真是绝了,这确实比我们之前吃的汤包好吃百倍啊!”刘小满一边吃着一边从嘴里哈着热气,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

“唉,是啊,其实郑大爷的灌汤包我并没有机会吃上几次,一方面平时排队的人太多,很少能买到,另一方面在我七八岁的时候,他就生病去世,这个摊位从此也就随之不存在了,而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吃到过比他做得更好吃的汤包了。”张大寒不无遗憾地说道。

“不如我们趁着他还在,把他的手艺学下来带到未来?”

“不不不,今天吃这两笼汤包已经很过分了,你可别得寸进尺,我们研究时间机器可不是为了解决遗憾,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各种的遗憾和不完美,这才让人更加懂得珍惜。”

“嗨,其实我就是琢磨着学会了回家做给我爷爷奶奶吃。”
“你爷爷奶奶也喜欢吃汤包啊。”
“是啊,话说您很多地方和我爷爷可像了,他名字里也有个节气,您猜是哪个?”

他们就这样悠闲地吃着汤包聊着天,不知不觉太阳渐渐从远处升了起来,空气也终于开始变得不那么寒冷了。

“话说我们穿越多长时间了?”张大寒问刘小满道。
“差不多了,快一个小时了。”
“嗯,我们赶紧走吧,回到荒地那儿去。”

说罢两人起身脚步匆匆地赶到了一开始穿越来的地方,这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大妈,正伴随着音乐忘情地跳着广场舞。两人小心地绕开她们,找了个杂草比较茂盛的地方蹲了下来。

“话说我妈现在也经常跳这个,就连音乐听起来都差不多,没想到六十年前就有广场舞了,这东西还真是经久不衰。”刘小满撇了撇嘴道。

“会被淘汰的只有科学技术,比如手机这种东西,现在iphone25C都停产了,你都无法想象当年买5S的时候要排多长的队。”

在草丛里蹲了不知多久,两人开始感到腿部一阵酥麻,但是却依然没有穿越回未来。

“怎么回事,小刘,多长时间了。”张大寒皱着眉头道。
“一个半小时了已经,超出最大值了,是不是机器出了什么故障?”
“不可能是机器故障,时间机器只负责把我们短暂送回过去,由于我们在过去是相当不稳定的存在,所以时间一到应该会自动回到未来才对。”
“所以是怎么回事?”
“除非未来已经被改变了……”张大寒的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什么?不可能吧,我们什么也没做。”
“别忘了我们刚吃了两笼汤包。”
“我们只是吃了两笼汤包而已!”

“蝴蝶效应,这两笼汤包一定对未来的发展起到了什么关键的因素,我们得赶紧回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罢两人连忙站起身来,不知是因为蹲得太久还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他俩都相继觉得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回到郑大爷的摊位前,汤包已经卖得差不多了,然而后面依然排着很长的队,由此可见他的汤包是有多么的受欢迎。

只见当队伍排到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所有的汤包都已经卖完了,郑大爷对大家说了声抱歉,便开始收摊了,于是所有排队的人都失望地散了。只见那个小男孩一脸的沮丧,嘴里嘟哝着什么转身走了,而排在小男孩身后的一对情侣也是神情落寞。

“老张,有什么异样吗?”
“唉,我们真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张大寒的语气透着一股深深的绝望。
“怎么回事?您倒是快点说啊!”刘小满显得很着急。
“那个小男孩是我……”
“啊?”

“我似乎想起来了,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吃郑大爷的汤包的日子,当时我上学的时候路过这儿,见很多人排队就跟着排了很久,没想到卖到最后两笼的时候竟然被我买到了,也就是在那次吃过之后就再也忘不了了,后来时常来排队买,只不过买到的机会不多……”

“也就是说,我们刚才吃掉的是您当年吃的第一笼郑氏灌汤包?”

“是的,我想如果那次没买到,我也不会再来这儿排队了,也不会对灌汤包有着这么深的感情,更不会从汤包的制作方法中得到灵感,时间机器的研究……也许永远都不会成功了吧……”

“所以这意味着时间机器从来就没有被造出来过么?”

“是的,我们因为吃掉了那两笼汤包,形成了时空悖论,这是我们之所以没有回到未来的原因,因为时间机器在未来根本就已经不存在了……”

4、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张大寒和刘小满都只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这已经是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里最坏的情况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嘴馋吃了两笼汤包,不仅改变了未来,还让自己成为了时间流里的一个bug,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将永远困在六十年前的过去无法回到未来。

“老张,我们这下完蛋了,我们回不去了……”刘小满捂着脸蹲在地上,几乎哭了出来。
“别这么悲观……”张大寒安慰他道。
“怎么能不悲观,我们在这里根本就没法生存的,这可是六十年前的世界啊,我们不仅一无所有也不可能被社会承认的!”

“不,我们当然不能困在这里,我们必须得重新造出时间机器回到未来,不然我这么多年的研究成果就毁于一旦了。”
“您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以六十年前的科学技术,我们要造多少年我们才能成功,现在我们连个研究所都没有……”
“不必这么麻烦,我们现在只是造成了时空悖论,因此要把这个悖论更正过来,未来就依然可以重新回到正轨。”

张大寒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刘小满,他希望他替自己去找小时候的自己,想办法让他能够吃到一笼郑式灌汤包。

“这……能行得通吗?”刘小满的眼里写满了困惑。

“事已至此,行不行得通也得试试看了,但我不可能亲自去找小时候的自己,不然我的记忆会成为一个死循环,所以一切只能拜托你了。”张大寒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可是今天的汤包都已经卖完了,我们难道要等到明天吗?”

“你身上不是还有刚才买汤包找剩下的钱么,用这些钱高价向刚才排队买到的人买吧,然后我把学校的地址告诉你,你赶紧去追那个小男孩。”

于是刘小满便风风火火地遵照张大寒的指示去办了,留下张大寒一个人站在路旁焦急地等待着。

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张大寒不知道刘小满是怎么向路人买的汤包,究竟会如何去说服小时候的自己吃一个陌生人给的汤包,他也不知道这个极端的方法究竟能不能起效果。但对他而言,这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所以尽管他很焦虑,也只能不停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不是变得更糟。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起初他以为只是普通的生理反应,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了实验室里。

这一定是六十年以后吧,刘小满一定是成功了,张大寒欣喜地想。

然而刘小满此刻却不见了踪影,他并没有出现在张大寒的身边。张大寒原本以为他只是穿回到了其他的什么地方,需要一点时间走回来,然而过了大半天之后,见刘小满一直都没有出现,他才渐渐感到了事情的蹊跷。

张大寒的脑子开始变得有些混乱,他的记忆里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重叠部分,对于一些往事的回忆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版本,他知道这是由于自己旧的人生记忆和被刘小满改写过的新人生记忆在这个身体里共同存在的结果。

然而让他觉得非常不解的是,他四处翻看实验室里的东西,一切和刘小满有关的东西竟然统统消失了,他的私人物品他写过的实验报告以及他的身份信息竟然都找不到了。

于是张大寒这才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惧,因为显然刘小满并非只是没有穿越回来那么简单,他似乎已经完全从时空中湮灭了。

5、

2014年一个冬日清晨,一对年轻的情侣牵着手在街上走着。

“你真的决定要离开这个城市么?”小伙子问姑娘道。

“嗯,但是我好想再吃一次郑式灌汤包。”姑娘指了指路边的一个摊位回答道。

“那我带你再去吃一次吧。”说罢小伙子拉起姑娘就排进了长长的队伍里。

“这么长的队,估计是排不到了吧,一天只卖五十笼呢。”姑娘有些失落地说道。

“相信我,不会的,如果我们能买到,你就为了我留下来,好不好?”小伙子想了想说道。

“唉,刘清明,你总是这么地傻。”姑娘叹了口气道。

这时排在他们前面的小男孩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

 

陈谌,90后作者、吉他手、「一个」常驻作者。已在「一个」发表《南极姑娘》、《冰箱里的企鹅》、《时光若刻》、《莉莉安公主的烦恼》等文。微博ID:@陈谌CC

(责任编辑:赵西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