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再也不见 作者/耀一

发布时间:2015-04-09 18:5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01

最近一次见祝义是年前的同学会,那天他迟到了。
胖子急吼吼地倒了满满三大杯啤酒,说,自杀三杯。
祝义摇了摇头说,今天不能搞,开车的。
胖子嘴角向下一弯说,软腿!哎,对了,今天山鸡没来啊?
祝义说,人间蒸发大半年了。
后来我才知道,不是“山鸡”,是“三基”。这两个词南京话读起来毫无差别。

02

“三基”是祝义的大学同学。意思是:小三兼基友。
说来也好笑,“三基”的本名叫王安全。一个祝义,一个安全,怎么看都是天生一对的节奏。
祝义第一次见到王安全的时候,王安全他爸正在宿舍里给大家分山芋、花生和大枣,核桃一般布满皱纹的脸上堆着憨笑,说了一些客套话。
王安全站在一边看着他爸,也不说话,脸红红的,就像个女孩。
相处了半个学期,祝义越来越觉得王安全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比宿舍里的任何一个人都靠谱。唯一有点遗憾的是,王安全身上有他爸的影子——恭卑。
恭卑不同于自卑,自卑的人未必对人友善,有时甚至满腹的不甘和仇视,但恭卑的人往往待人接物谦和有礼。不是怕或者敬畏,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这点和谦卑有点相似,但谦卑的人未必自卑。

03

大二的一个午后,祝义和王安全吃完饭到学校的草坪上的大树下抽烟。
祝义点着打火机,旁光瞄到了不远处另一棵树下的刘君君。
祝义看着刘君君发呆,最终忍不住说了句,哎呀卧槽烫烫烫!
刘君君靠着树坐着,看着远处,头发被微风时不时地吹起。两只手交叉在胸前,两腿叠在一起平放着,身下铺着格子野餐布。
祝义说,像不像张柏芝?!
王安全说,不像吧。
祝义说,你还记得《喜剧之王》吗?
王安全想了想说,哦!像的像的!
祝义说,我来感觉了。你呢?
王安全憨笑着摇了摇头。
祝义起身拍了拍屁股说,走。问她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
王安全一脸为难,说,算了吧。
祝义说,你这个真怂无双!
说完祝义起身向刘君君走了过去。
王安全始终没有起身,远远地看着祝义和刘君君搭讪。就像看一部电影,自己只是个观众而已。
没多久,祝义走了回来,说,打听清楚了。她叫刘君君,经管系的。
王安全说,哦。
祝义说,哦个蛋蛋啊。我们一起追啊!
王安全说,啊!
祝义说,啊个蛋蛋啊。敢不敢试试?
祝义拿起打火机点着叼起的烟。
王安全说,我不喜欢女人。
祝义愣了下,最终忍不住说了句,哎呀卧槽烫烫烫!

04

烧烤店里,祝义和王安全面对面坐着。地上放着18个空酒瓶。
祝义说,安全,我们是好兄弟是吧?
王安全说,是啊。
祝义说,所以你下午是开玩笑的对吧?
王安全说,不是啊。
祝义说,安全你够了!不要闹!
王安全喝了口可乐说,我们是兄弟,我拿你就当亲哥哥一样。你别多想。你真的对那个刘君君有意思?
祝义笑了,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
祝义端起杯子说,不说这个,喝酒喝酒。
王安全说,你少喝点吧。酒喝多了不好。
祝义说,没事没事,我有数。
王安全看了看地上的18个空酒瓶说,你没数,瓶子有数。
祝义笑了,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

05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王安全正在宿舍看书,舍友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说,安全安全,快去小萍大排档,祝义出事了。
王安全二话不说冲了出去。
王安全到小萍大排档的时候,祝义手里拿着酒瓶被几个人围着。
距离祝义最近的那个人王安全认识,叫胡峰。

06

胡峰是刘君君的前男友,也是刘君君的学长,几年前毕业后在学校附近开了个小服装店。
省略掉中间的各种恩爱甜蜜,三个多月前的一天,刘君君告诉胡峰,自己怀孕了。
胡峰说,不是吧,赶紧打掉。
刘君君只回了一个字,好。
刘君君以为胡峰第一反应会是“生下来吧,我们结婚”,即便不是这样,至少也会是“先打掉吧,你看呢?”这样商量的口气吧,而不是一脸嫌弃和不耐烦。
恋爱中的女人不在乎对方的钱,不在乎对方的长相,唯一在乎的就是对方的态度。
胡峰给了刘君君一些钱,说自己过几天要去进货,让她自己去医院顺便买点补品。刘君君说,哦。
几天后,孩子没了,刘君君对胡峰的爱也没了。胡峰没再主动联系过刘君君,刘君君也没再联系胡峰。分手是他们彼此最后一次的默契。
一周后的午后,刘君君坐在树下看着远处,脑子里回忆着和胡峰的过往,原本试图把这些记忆一段段删除掉,但越回忆却越投入,整个人进入了放空状态。这时祝义从远处走了过来。
祝义说,同学,你好,可以打扰一下吗?
刘君君看向祝义,嗯?
祝义说,我叫祝义。祝福的祝,义气的义。我是学生会的,想要做个调查……
刘君君淡笑了一下,说,我叫刘君君,经管系的。南京人。还有别的问题吗?
祝义一愣,他从刘君君的语气和笑容判断出,自己穿帮了。只好干巴巴地说,老乡嘛!我也是南京的哎。
刘君君又说,哦,老乡啊。我跟你讲哦,以后装调查搭讪呢,记得带本子带笔。
祝义又一愣,说,哎,都说是老乡了,你看穿就看穿啵,干嘛骂我呢?
这次轮到刘君君发愣了,她问,我什么时候骂你啦?
祝义说,你刚讲的呀,记得带本子,呆逼。
刘君君“噗”一声笑了出来。
祝义说,那先这样啦,有机会聚聚吧。
刘君君说,再说吧。

07

从那次之后,祝义就隔三差五找各种借口约刘君君吃饭,刘君君推脱了几次后,实在不好意思,只好让闺蜜陈娟陪着一起去赴约。祝义也带着王安全。
祝义找的是一家很有特色的小饭馆,一半是碟屋,一半是餐饮。
就这样一来二去,四个人互相都熟络了。
有次聚会时,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滴酒不沾的刘君君主动要求喝酒。起初祝义以为刘君君是开心,后来才发现刘君君是难过,因为喝到后来刘君君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到睡着了。
送刘君君回去的路上,祝义问陈娟,对了,君君有男朋友吗?
陈娟说,你们都没戏。君君心里有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的。
祝义再问,陈娟就不肯细说了。

08

王安全到小萍大排档的时候,祝义手里拿着酒瓶被几个人围着。
距离祝义最近的那个人王安全认识,叫胡峰。
王安全冲到祝义身边,也捡起地上一个酒瓶,大叫,你们想干嘛!
胡峰说,你俩他妈是病友吧!我还问你们要干嘛呢。
王安全这时才注意到,胡峰身上满是油渍和菜卤。
祝义说,你他妈管老子是谁,今天打的就是你个狗日的。
胡峰吼了句,傻逼!干死你们!
胡峰吼完就冲向祝义,其余的人也跟着冲了上去。
乒呤乓啷,鸡飞狗跳,人死牛瘟,一比吊糟。
老板小萍身材矮小,累计也就18个拳头高。看着一群大小伙子干架,站在一边硬是抖出了Locking(锁舞)的节奏,连报警电话是110、120还是122都搞不清了。
从混战开始,祝义就完全乱了阵脚,等他好不容易有点头绪的时候,看见王安全一脑袋血正在打胡峰,一边打一边念念有词,祝义一句听不懂,只觉得声音听起来很霸气,而且蛮押韵又好记。
这时候远远听到警车响,一群人赶紧跌跌爬爬地散开。
王安全扶着祝义边跑边问,你没事吧?
祝义说,都疼麻木了。你呢?
王安全说,晕。
王安全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身边坐着祝义和警察。

09

王安全刚出院没多久,刘君君请祝义和王安全吃饭。
刘君君问,你们为什么要去找胡峰麻烦?
祝义说,因为他对你不好。我……们不爽。
刘君君问,谁告诉你他对我不好的?
祝义说,我猜的。
刘君君看向王安全,说,安全你最老实,我信你说的话。
王安全说,真是他猜到的。

10

刘君君喝醉的第二天晚上祝义回到宿舍,王安全神神秘秘地说有片子让他看。
祝义问,欧美的还是日本的。
王安全说,欧美的。
祝义问,是啄木鸟的还是Private的?
王安全说,HBO的。
祝义说,卧槽!HBO也出毛片?!
王安全给祝义看的片子叫《堕胎》,是一部1996年在HBO放映的电视电影,描述三位不同时期的女子所遇到与堕胎相关的困境。
王安全让祝义直接看第三个故事,内容是在1996年,一位与教授发生关系后怀孕的女大学生,教授只给她一笔钱让她去堕胎,并打算从此断绝联络。
当片中女大学生告诉教授自己怀孕了,教授面带厌恶和嫌弃的表情让她去堕胎时,王安全按下了暂停键,说,昨天我们吃饭的时候,当刘君君看到这一幕,神情就完全变了,之后就开始要喝酒了。我今天跑去问老板,他就把这部片借给我了。
祝义愣了一下说,尼玛!你观察力是变态级的啊!还说你对刘君君没意思!
王安全说,我也是无意看到的。
祝义说,所以……刘君君身上发生过类似的事?
王安全说,可能吧。要不你去问问陈娟好了。
祝义说,好。我去套她话。
王安全说,要真是呢?那你还要追刘君君吗?
祝义说,追啊!为什么不追?
王安全竖了下大拇指,说,爷们儿!
第二天下午,祝义悄悄找到陈娟,连哄带骗把刘君君和胡峰的过往套了出来。
第四天晚上,祝义发现胡峰和几个朋友在学校附近的小萍大排档吃饭。祝义在街对面抽了半包烟,喝了一瓶二锅头后,走到胡峰对面,二话没说,端起隔壁桌还没收拾的几盘菜迎面泼到了胡峰的身上。
祝义怎么也没想到,王安全竟然赶来了,后来差点被啤酒瓶砸成脑残。而砸中王安全脑袋的那个啤酒瓶是他糊里糊涂扔出来的。

11

刘君君说,好吧,你们都不说实话,那吃完这顿饭就别再联系。
祝义说,那我就再去找胡峰麻烦。
刘君君急了,说,你神经病啊!
祝义说,要我不去也行,你答应我一件事。
刘君君说,不行!
祝义说,卧槽,又抢答啊!我还没问呢。
刘君君说,我不会做你女朋友的。
祝义说,好!你要不同意,我就天天到你们宿舍楼下去各种表白。
刘君君说,别忘了,你还有严重警告处分在身上呢!
祝义说,反正追不到你的话,上不上也无所谓了。
刘君君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赖呀。
祝义说,赖汉才能娶仙女嘛。
刘君君着急了,飙出一句南京话:我看你真是甩得木得(没有)边了!
祝义说,你骂人!木得鞭的是太监。
刘君君说,你……
祝义说,不闹不闹。说真的,我没别的本事,这辈子唯一能坚持的恐怕就是爱你这件事了。
刘君君又好气又好笑,对王安全说,安全你说呢?
王安全说,你俩挺合适的。

12

大学毕业以后,祝义带着王安全回到南京。
当然,跟着一起回南京的还有刘君君。
虽说就业机会是家里给的,但祝义在职期间没有把自己放在免死金牌的位置上,努力、上进,每个月只花自己的工资,不再向父母伸手要一分钱。
对于祝义的做法和想法,刘君君和家里人也非常赞同。征得家人的同意后,刘君君决定先和祝义领证,剩下的事等有能力了再说。
领证那晚,祝义和刘君君请王安全吃饭。
祝义拿着结婚证对王安全说,安全你看,我用自己挣的钱把君君迎进门了,我这才叫娶老婆,用我爸妈的钱只能叫讨老婆。什么人才讨啊?没本事的,要饭的才去讨呢。对吧?
王安全看着结婚证说,嗯。
祝义一手搂着王安全,一手搂着刘君君,说,别光“嗯”啊,你也不祝福祝福我们。
王安全看着结婚证说,祝你幸福。
祝义说,不是我,是我们。
王安全看着结婚证说,哦哦,祝你们幸福。
祝义端起酒杯说,来,为了我们的幸福,干杯!
第二天,王安全告诉祝义,他要去一趟西藏。

13

前前后后一个月,王安全才从西藏回来。整个人瘦了也黑了,看起来更像是从非洲回来的。
上了祝义的车,王安全从行李里拿出一个铃铛,丁铃当啷晃了两下,铃声清脆欢快。
王安全说,好听吧?
祝义说,好听。
王安全把铃铛挂在了祝义的后视镜上,说,这是从喇嘛庙里请来的,可以保平安,化戾气。
祝义说,人家去西藏是洗涤灵魂,你去西藏是被洗脑了吧?这个你也信。
王安全说,信啊。对你好的我都信。
祝义笑着说,小哥,请你放尊重点,我是结过婚的人了。噗……哈哈哈哈。
王安全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年后,因为祝义业绩突出,经过董事局商议,祝义正式成为了副总经理,王安全依然担任助理一职。

14

王安全开始留意到,祝义饭局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渐渐习惯了热闹的气氛,大呼小叫地拼酒,以至于有时候和王安全或刘君君单独吃饭会莫名地觉得不适应。
王安全问,为什么呢?
祝义沉默不语。
这时电脑里传来周星驰的声音,姑娘,你曾几何时是否感到寂寞孤独感到冷?
祝义说,对!直击人心啊尼玛简直了!!不找人喝酒我就会觉得寂寞孤独觉得冷。
王安全说,你一个有家人的,寂寞个屁,孤独个蛋蛋,冷个毛!
这是王安全第一次对祝义发飙。
王安全又低声说了句,你自己想想吧,你每次喝大了最后陪着你、照顾你的是谁?
王安全说完转身走出了祝义的办公室。
祝义看着王安全的背影,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一股内疚感。

15

祝义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的生活。想来想去发现没有一次喝完酒不出事的,没有一次出事酒友在身边陪着的,没有一次不是王安全来给自己善后的。
印象最深的是有次早上起来全身上下又疼又酸,去卫生间一看,发现身上全是淤青,后来问王安全才知道,是在酒吧门口招惹了小混混被打的。要不是王安全赔钱赔不是,对方差点准备用车把祝义带走,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祝义明白看着王安全的背影而萌发的内疚感是哪里来的了。
这时电话响了,祝义接起电话,是王安全。
王安全说,祝总,刚刚茂森的顾总打电话来问你今天晚上7点有没空,说是约了另外几个老总尝新酒。合适的话,代理权就给我们。
祝义说,嗯。我想一下。
王安全说,好。
祝义说,安全,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不喝酒?
王安全说,备孕。
祝义说,欧克(OK)。

16

过了几个月,祝义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套住了。
祝义对王安全说,我发现备孕这个借口有个巨大的BUG!
王安全问,什么BUG?
祝义说,人家备孕最多半年,少则几个月。这个借口我不能一直用下去啊。半年后要是君君还没怀,我尼玛就成不孕不育啦!
王安全说,简单呀,那你就真生一个呀。这样你借口就更多了,嫂子怀孕你要照顾吧?嫂子待产你要照顾吧?宝宝出生了,你要帮忙照顾吧?多的不说,借口能管个小3年呢。
祝义一脸惊讶地说,卧槽!这尼玛下了好大一盘棋啊!

17

几个月后,刘君君真的怀孕了。
刘君君怀孕大约5个月的时候,王安全提出辞职。
祝义问,什么情况?
王安全说,我想去西藏做支教。
祝义说,你不是要接你爸妈……
王安全说,我想通了,他们可能更习惯住在老家吧。毕竟住了大半辈子了,亲朋好友也都在那里。故乡故乡,只有故地才最香呀。
祝义拍了拍王安全的肩膀说,好吧。你决定了就去。把你老家的地址给我一份,我有空帮你回去看看二老。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自己。累了烦了随时回来。
王安全说,好。
祝义说,对了,当年你打胡峰的时候,嘴里念念叨叨的什么词儿?
王安全笑说,我老家的咒语,诅咒胡峰这辈子生不出孩子。
祝义说,卧槽!这么狠!灵不灵啊!
王安全说,灵的。

18

刘君君给祝义生个了儿子,名字叫祝福。
小祝福满月的时候,祝义买了些营养品,拎着红鸡蛋,带着祝福的满月照去了王安全的老家看望王安全的父母。
祝义和王安全的父母聊了很久,又给他们看了看祝福的满月照。王安全的妈妈看着照片不自觉地红了眼眶。
王爸爸说,好好的你哭啥嘛。
王妈妈抹了抹眼泪说,我高兴呀。
祝义临走前,王爸爸去里屋了拿了个布包出来递给祝义,说,这是安全临走前让给你的。
祝义接过布包,打开,里面是一本带锁的笔记本。
祝义仔细看了看,没找到钥匙,就问,安全没把钥匙留下吗?
王安全爸妈互相看了看,摇了摇头。

19

回到家里,祝义看着笔记本发呆。
刘君君问,怎么了?
祝义说,安全留给我一本带锁的笔记本,但没给我钥匙。我在想怎么在不破坏锁的情况下打开它。
刘君君说,那只能是用钥匙了。
祝义叹了口气说,再说吧。

20

香港来了个客户,祝义亲自开车去接。
从机场回城的路上,客户突然问祝义,祝总也信佛的吗?
祝义说,不信呀。您怎么问到这个了?
客户笑着说,祝总真会讲笑,你不信挂着这个做什么?
客户边说边拨了拨挂在后视镜上的铃铛。
祝义说,哦,这个呀。您误会了,是我兄弟从西藏给我带回来的。挂着当个念想。
客户惊讶地说,西藏?!祝总你讲笑的水平好高呀。这上面刻的明明是汉传佛教的《大悲咒》,怎么会是西藏的呢?
祝义突然一脚刹车。
铃铛叮铃作响,像当初一样清脆,只可惜身边的是个香港人,而不是王安全。
客户惊恐地问,发生咩事啊!
祝义伸手拿起铃铛,慢慢抬起,一把钥匙静静地躺在铃铛里。
不言不语。

21

笔记本躺在祝义怀里。
祝义躺在车里。
车停在湖边。
月悬在半空。
祝义翻开第一页,六个字,仿佛听见王安全说,祝义,好久不见。
祝义翻开第二页,五个字,仿佛听见王安全说,祝义,对不起。
祝义一页页翻着看笔记本里的内容,身边空无一人,但似乎总能听见王安全在说话。

22

笔记本里的王安全说,3岁那年夏天,我跑去帮爸妈喂鸡。呵呵,说来你可别笑,可能大公鸡把我的小鸡鸡当做虫子了吧?狠狠地啄了几口。当时我又惊又痛,足足在家里躺了3天才好起来。你说,鸡鸡何苦为难鸡鸡呢?
我爸妈是山里人,没什么文化。看我好了也就没当回事了。可到了我发育的年纪才发现,小鸡鸡永远只会是小鸡鸡了。说直白点,我是没有生育的可能了。也许在大城市完全有挽救的机会吧,可我们这里只是小山村。我只能认命。还记得当时村里的孩子们编了顺口溜笑我,他们说,安全安全真可怜,小鸡长成一条线。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娘,给你块好田也种不出粮。你爹死了,你娘死了,老来你一个人守空房。
祝义,还记得我说打胡峰的时候念的是咒语吗?其实就是这段顺口溜的后半段:对不起你爹,对不起你娘,给你块好田也种不出粮。你爹死了,你娘死了,老来你一个人守空房。
看到这里,祝义一下明白王安全由始至终的恭卑里有一道常人所无法理解的重墨。就像此时半空中渐渐拢向月亮的乌云,让月亮透不出光亮,让人透不过气。

23

笔记本里的王安全又说,看见刘君君的那个下午,其实我和你一样动心。但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告诉你,我不喜欢女人。我没有给她幸福、快乐的能力,所以我只能放弃追求她的资格。也许你会觉得我很蠢吧,但我觉得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爱的表达式。记得有句话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对于我来说,守护是最沉默的陪伴。所以祝义,我想要再对你说一次,对不起,谢谢。
祝义长长地吐了口气,摇下车窗点了根烟,趴在车窗框上抬头看了看天空,乌云正在渐渐散开。祝义看见月亮里有棵树,树下有个刘君君,刘君君正在和祝义说话,远处坐着王安全,王安全说,我也来感觉了。
祝义关上车窗,把笔记本翻到了下一页。

24

笔记本里的王安全说,对我来说,孩子是个敏感的词,所以我能理解刘君君的感受。所以我会打胡峰打得那么狠。还记得看完《堕胎》那晚我问你,如果是真的呢?你还追刘君君吗?你想都没想就说,追啊!为什么不追。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心里就有明确的答案,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我信任,唯一值得我把刘君君放心托付的人。
祝义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
领证请客那晚。
祝义一手搂着王安全,一手搂着刘君君,说,别光“嗯”啊,你也不祝福祝福我们。
王安全看着结婚证上的刘君君说,祝你幸福。

25

笔记本里的王安全又继续说, 记得我唯一一次对你发火吗?
祝义回想了一下,是在办公室那次。
笔记本里的王安全说,知道为什么每次喝醉我都在你身边吗?是刘君君拜托我的。她心疼你,但又顾及你的面子,她知道一旦她出面,你就被人说“妻管严”,会影响你日后的应酬,所以她只能找我帮忙。
每次你出去喝酒,她都会守着电话,直到我告诉她你安全到家了,她才会放心睡觉。甚至有几次都是她连夜跑来帮你打扫满是呕吐物的厕所,洗掉满是呕吐物的衣物,忙完才和我一起离开。
祝义,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火了吧?她心疼你,可我心疼她呀!
还记得有次你酒醒发现满身都是伤吗?我说你喝多了被小混混打的。对不起,我撒谎了,这事儿刘君君也不知道。其实,是我打的。你那天居然吵着闹着要和顾总一起去夜总会找小姐!你知道那会儿刘君君在干嘛吗?她正在发着高烧守着电话等你的消息。那段时间我对你失望透了,尤其是那天。你让我感觉把所有的钱都买了一张彩票,结果别人告诉我,我买了张假彩票!所以除了打你一顿,我实在找不到别的发泄方式了。还是那句话,刘君君心疼你,我心疼她。
祝义又长长地吁了口气,视线有些模糊。

26

不知不觉笔记本翻到了最后一页,笔记本里的王安全说了最后一段话,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根本就没有去过西藏。你也不用试图到西藏来找我。你找不到我的。你别失望,也别难过。人们总是把离别和悲伤画等号,在我看来并不一定。我离开的时候,刚好是你和刘君君最幸福的时候,这样想来,我觉得离别对我来说是值得高兴和庆贺的。所以你看,离别的定义不在于它本身,它仅仅是个名词而已,是快乐还是悲伤在于我们用怎样的情绪去看,去读,去理解。
如果说爱情是一盘棋的话,那棋手只会是老天爷,而我们都是棋子。爱人是帅是将,是唯一而不可取代的,而我们是其他的棋子,兵也好,马也好,炮也好,士也好,不用去计较角色身份高低,我们所要做的都一样,必须拼命去守护爱人。
爱情是盘棋,是盘没有输赢,要么继续要么终结的棋。
我是个不起眼的小兵。所以祝义,请带着我的那份继续好好爱刘君君,好不好?
祝义,请你务必快乐,这样刘君君才会快乐,这样我才会快乐。
祝义,请原谅我对你的好里夹带着私心。
祝义,对不起,谢谢。
祝,安顺。

27

把我送到家门口时,我和祝义各点了一支烟。
我问,王安全就这样不见了。
祝义吐了口烟,点了点头,说,也许再也不见了吧。
我问,你能理解王安全的想法和做法吗?你会不会觉得和刘君君在一起完全是被王安全一手安排的?
祝义笑了笑说,呵呵,你不会懂的。没有人比安全更了解我。我也能理解安全的想法和做法。就像我当年坚持要给我爸妈房租一样。说起来也算是强迫症吧。我生怕别人不认同我,认为我是因为靠父母才会有今天的。
我点了点头说,懂了。对了,还没见过你儿子呢,有照片吗?
祝义说,有呀,我给你啊。
祝义点开手机相册,里面有个文件夹,全都是祝义儿子的照片。
文件夹的名字叫:祝安顺。
我问,你儿子不是叫祝福吗?
祝义说,改了。祝安顺比祝福大气。你说呢?
我说,嗯!

28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守护是最沉默的陪伴。
谈一场恋爱,就像下一盘棋,我们都是棋子,无所谓角色高低,哪怕只是不起眼的小兵也好,唯一要做的就是守护着你最爱的人,那个唯一而不可取代的人。用你觉得最快乐的方式就好。没有所谓输赢,只有继续或者终止。
祝,安顺。


本文选自耀一新书《再美也美不过想象》,现已上市。

耀一,编剧、作家。已在「一个」发表《再热也热不过初恋》、《再冷也冷不过人心》等文。著有新书《再美也美不过想象》。微博ID:@鞭具蛋挞耀一 

(责任编辑:赵西栋)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