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宁为玉全 作者/红俗手

发布时间:2015-04-09 19:08|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傍晚,三十二岁的徐招财坐在阳台上剪脚指甲,时不时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徐妈端着一盆湿衣服走过来,她搁下盆子,拿起一件甩干成一坨的衣服抖散,抽出衣架来,正要挂衣服,却斜眼看到招财漫不经心地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她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朝招财大腿舞了一衣架。不轻不重的一下,让招财“嘶”了一声。
“你干吗!”招财有些恼。
“打你。”徐妈红唇一咧,字眼从牙缝里蹦出来。
“神经。”见到亲妈炸毛老母鸡般的架势,招财决定不跟绝经妇女计较,低下头,又瞄准了脚指甲要剪。
徐妈却不依不饶了,把衣服扔回盆里,身子堵到招财面前。顿时,一片阴影就笼罩了招财。
“你必须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上次你三姨给介绍的那人到底哪点不合你意?”徐妈眉毛竖了起来。
“他呀,颧骨高耸,鼻尖连着人中,双耳削尖,从面相学上讲,不是善茬儿。”招财回想了一下,认真答道。
“人家正当行业的,怎么不是善茬儿了?我打听过了,做二手车的现在赚钱得紧,人家未来升值空间大着呢。”
“哦,是吗。”
“你给我争点气行吗,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岁数了,有男人要已经很不错了,遇到条件合适的,一起踏踏实实过日子不好吗?”
“不好。嫁女儿又不是卖猪肉,不新鲜了就半卖半送啊。”
“要是卖猪肉就好了!我徐丽丽没有卖不出去的猪肉,只有嫁不出去的傻女儿!”
“行了。媒也说过无数次了,哪次成了?强扭的瓜不甜,以后别再折腾了。”

招财站起来,抖了抖跳到衣服上的碎指甲,往屋里走去。
徐妈顿在原地,看着女儿走开的背影,心里也没有个好滋味儿。

招财十三岁那年,徐妈跟她爸离了,让她改跟自己的姓,又嫁了个北京土著,把招财从南方拉扯到北京来生活。凑合过了几年,土著得肝癌死了,徐妈也没再嫁,将就土著留下的遗产把招财拉扯大了。
好不容易招财考上了人大,徐妈想着人大的男同学不错啊,于是在招财拿了通知书以后,徐妈给了招财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努力做出美国老妈那种亲和友好,告诉女儿:
“招财,你成年了,现在可以交男朋友了!开心不开心!”
谁知道招财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把徐妈原本准备的一箱子恋爱秘籍从嗓子眼儿里给堵了回去。

招财脸嘴长得不错,气质也算得上优良,也是拿过奖学金的人,就这么一个顶好的姑娘,大学四年愣是没谈朋友。让徐妈的每次盘问都铩羽而归。
于是徐妈自我安慰道,大学的小男生也没个靠谱的,不是想着把女同学哄上床,就是想着把哄上床的女同学撇干净。不靠谱不靠谱,还是等招财工作了,找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恋爱结婚,一步到位。

招财毕业进了广告公司,眼看业绩出众从小职员升到部门经理,已经是五年过去了,招财二十六了。

这年徐妈终于见到招财的爱情苗头了。
那时微博刚开发出来,小区潮人徐妈率先开通了微博,并坚持一日一发博,内容通常是“我给女儿做的早餐”加精美食物配图。作为领先晒食博主,徐妈红了,粉丝与日俱增,大家都踊跃来看这位给女儿做早餐的有爱妈妈。可是大家看到那些小动物造型的寿司便当,都误以为徐妈的女儿才上幼儿园。徐妈知道后澄清女儿已经二十六了,就是她心里一直觉得女儿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儿。她还说到招财一直没谈男朋友的事。评论里不乏好事网友,有人暗戳戳地说了句“只是没谈男朋友,不见得没谈女朋友”。
此话给了徐妈重重一击,徐妈内心极力否认着这句话,却又忍不住暗暗怀疑,她想到招财中学时候似乎就有交往过密的女同学。就在徐妈彷徨忧虑之时,招财打电话来告诉徐妈,她交男朋友了。
徐妈听到那个激动,手一抖手机掉在了沙发上,正好错过了招财接下来那句“但他已经结婚了”。
徐妈赶忙捡起手机,向招财问那人的条件。招财勉强敷衍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徐妈不明白了,怎么招财说到自己男朋友,似乎没什么高兴情绪,可能是工作太累了吧。

徐妈没想到,接下来自己女儿的人生却从这几年的顺风顺水过度到了跌宕起伏。
招财从广告公司辞了职,在一天夜里收拾好行李,清早就去了机场,乘早班机飞欧洲。
徐妈一早上起来就不见了女儿,她对着镜子一手往脸上抹抗皱精华,一手拿着手机。当她打开招财发来的短信,不自觉地,手猛地抬起来捂住嘴。七百多一瓶的抗皱精华被碰倒了,液体缓慢地流到洗手台上。

徐妈仿佛一瞬间从那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变成了颓唐的老太太。招财可真任性。
但徐妈是这个世上唯一会允许她任性的人。招财落地后打电话告诉妈妈,她要在欧洲游学一年。
虽然不明白招财突然去到异国他乡的理由,但隔着千山万水,徐妈在电话里温柔极了,完全不像平时那样一点小事就教训招财个不停。她小心地避开一切询问,只是耐心地嘱咐着招财要注意安全,多给她打电话,再去哪儿都告诉她一声。对这只飞去遥远地方的小鸟,一字一句,都充满了担忧和珍惜。
“她万一不回来了呢?”徐妈想。
招财挂了电话后捂着嘴哭了,她心里大声喊着,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我是个坏孩子,我是个坏女孩儿。”

一年以后,招财回国了,徐妈去机场接她。母女俩,一个苍老了许多,一个消瘦了许多。
母女俩都很小心地避开一年前的一切。在车上,她们谈北京的房价,谈雾霾,谈行车限号。招财告诉妈妈,她收到了国内一家公司的Offer,一周之后去上班。
徐妈欣慰地笑了,她感觉生活再次步入正轨。

这样不紧不慢又过了一两年,因为招财迟迟不再交新男友,徐妈沉不住气了,摒弃贤母形象,和招财全面恢复到以前的战斗状态,就这个问题回回都闹得鸡飞狗跳。
找男人啊找男人,为女儿找男人成为了徐妈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

招财三十岁那年,交了第二个男朋友,做国际贸易的,家境很殷实,又为人谦和。
她带那个男人回家见徐妈。徐妈高兴极了,做了许多菜,三个人一晚上没吃到三分之一。
徐妈觉得,这次女儿该嫁了吧?该嫁了。

半年后,那人当着一众朋友,向招财求了婚。戒指拿出来的一瞬间,招财忽然有些恍惚。周围朋友大声地起哄,三秒钟后,招财晕了过去。

招财只是突然低血糖,但在那晕倒的一瞬间,招财明白了,面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想要一生相守的人。

那个特别的人,还没在招财的生命中出现。但招财知道,其实大多数人一生都等不到这个特别的人。

徐妈接到刚成为招财前男友那男人的电话,她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看到招财在输葡萄糖。她一路揪着的心松了松,又皱了皱。

“妈妈。”招财半睁着眼喊。
“妈妈在这儿。”徐妈回答道。

妈妈现在更老了。招财想着,鼻子一酸。
徐妈也鼻子一酸。
他大爷的,女儿又没嫁出去。

刚被亲妈一衣架打红的大腿微微肿起一条,其实不痛,但招财装模作样地拿出药来擦,想借此引起徐妈的愧疚,以免又继续刚才的话题。
徐妈走过来,坐到招财旁边,一把拿过药,帮女儿擦了起来。
“不嫁人,以后你妈不在了连个心疼你的人都没有。”
“会有一个特别的人,”招财突然有些哽咽,吞下了那半句“替你心疼我”,她接着说,“我会等。”
“等不到呢?”
“等不到,也要等够一辈子才罢休。”

 

红俗手,自由撰稿人。@红俗手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