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那,要我送你回去吗 作者/林西拿

发布时间:2015-04-09 19:15|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赵志明找到这间咖啡馆的时候,城市中央的钟塔刚好开始唱歌。歌声从远处传来,和街上的喇叭声混在一起,令人产生了归家的迫切愿望。在路人快速的脚步之中,站在门口的赵志明显得格外悠闲。正面吹来的热风席卷着尘埃,让他意识到有必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推开门,恰到好处的冷气让赵志明感到舒服。咖啡馆里并没有多少顾客,他们都分散在屋里的各个角落,融化在暖黄色的灯光里。

赵志明实在太饿了,于是要了一份牛排。牛排吃完了,钟塔又开始唱歌的时候,姚小彬刚好推门进来了。

赵志明先问姚小彬吃了没,姚小彬说吃了。说完之后他们陷入了一阵惯常的沉默。这种沉默之前只会发生在赵志明与女同事之间,他并未料想到自己和前女友之间会出现这样的尴尬。

姚小彬甩了甩头发,并顺势拿起手腕的皮筋将头发绑了起来。这是一种和之前的她完全不同的样子,她现在看起来就像刚放学的高中女生一般。她扫视了一下左右的顾客,他们都在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于是她把目光停留在店里的一盏灯上。那盏灯确实别致,即使它没有为这个屋子贡献一点光芒。它像是被主人从印度或是尼泊尔这样的国家带回来的,上面还画着令人费解的图案。细加辨认的话,应该可以看出那个图案是个神的眼睛。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姚小彬,仿佛要开始一场审判。它坐落在窗户前,时不时会随着外边吹来的风而摇摆。

“把我叫来干吗?”姚小彬看完了那盏灯笼后,倾了倾身子,向赵志明问道。

赵志明对这个问题早有防备,他正襟危坐:“没什么,就想见见你。随便跟你讲讲话。”

姚小彬哼了一下,对这个回答表示不屑。她看了赵志明一眼,说:“你知不知道我来见你有多麻烦。我的男朋友很难对付的。有时候我回去,他还会闻我,你知道吗。一觉得不对劲了就会说:‘你今天怎么没抹香水’。这样暗示我!哎哟真的烦死了,天蝎座的男生。”

赵志明只好赔笑。他先是问了姚小彬要不要点些东西来吃,在遭到拒绝之后,他又“不吃东西怎么行呢”了一声,举起手把服务员招来了。

姚小彬看了看菜单,先是皱起了眉头,后来做出一副勉强的样子,用手点住菜单的某处,头也没有抬:“要这个吧。”

等到服务员走后,赵志明拿起桌上了白开水喝了一口,说:“啊,你现在还是喜欢吃这个。感觉跟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吃的和以前差不多。吃饭的口味嘛,从小到现在这么多年了,我要改也改不了啊。你以为是换男朋友这么简单吗。”

赵志明又能做出何种反应呢,他只能“哈”地一声,躺进背后的椅子里,以此来表达对二人曾经拥有的关系的不堪回首。

“赶紧说吧,你又是打电话又是发微信的。我还得赶紧回去。”

“好。既然你这么急,那我就先说了。对啦,你还住在以前那个地方吗?”

“不啊,早就搬走了,我们分手后我就搬走了。你以为我还想天天见到你?问这个干吗,跟你要说的事没有关系吧。”

“你的直觉还是这么准,还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也就是问一问嘛。你不要动怒嘛。”

“你到底说不说啊,不说我真的走了!”

“当然说了。其实这个事情还挺长的,我会尽量简短一点。你大概几点回去?”

“一个半小时后吧。他去游泳了,一般都要一个半小时。”

“那我一定能够讲完的,你放心咯。”这时候,赵志明的手机突然发出了提示声。他低头瞄了一眼,没有理会。

“嗯,你说吧。”

“你记得我以前那部自行车吗?”

“你不是有很多辆吗,你是指哪一辆?”

“就是橙色的那一辆。不记得了吗?那你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怎么分手的?”

“好像记得,又忘了具体的。这么多年了,谁有闲工夫去记这个。”

“我就记得,我真的对我们的事情念念不忘。算了不说这个,我先帮你回忆一下我们分手的事情。”

“这跟自行车有关系吗?随便吧,你爱说就说。”

“还真的有。”

赵志明没有撒谎。当年姚小彬由于家里突发急事(祖父过世)回了一趟家乡,五天后坐飞机回到北京,已经晚上九点多。姚小彬不敢坐出租车,于是选择了地铁。地铁站离学校还有二十分钟的步行距离,姚小彬提前发了短信告知赵志明,意思自然是要他来接。姚小彬提前到站,眼见赵志明仍不见踪影,便在路灯的守护下开始往学校方向走。走到一半——确切地说,是学校和地铁站直线距离的一半——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姚小彬站在那个十字路口,尽管身上只有背包足以称得上沉重,她还是感受到了无助。她没有等到绿灯亮起,就横跨了马路。雨很不识相,只懂得胡乱拍在她的脸上。此时赵志明还未出现。他是理应骑着自行车来接姚小彬的,但谁知道他现在在哪呢?姚小彬只身回到了宿舍,当她换完衣服,打出当晚第三个喷嚏的时候,她决定跟赵志明分手。

“记得吗?就是隔天的早上,我去宿舍楼下等你,准备向你道歉。你一下来,就直接把我给甩了。”手机连续响了好多下,赵志明露出一副不堪其扰的样子,拿起手机,哒哒哒地打了几个字之后又放下了。

“嗯,好像是这样的。”姚小彬看了眼手表。她的手表戴在右手,和一串佛珠紧紧相依。

“你当时没有听我解释,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为什么那天晚上我没有去接你。”

“是吗,我没有听你解释吗。可能那时候太生气了吧。那你现在解释吧,我现在听。”

“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一直很想找你说清楚的。但是你知道,就一直没有机会,你知道的。后来大家越来越忙了。”

“不怪你,你说吧。为什么那天晚上你没有来。”

“那天其实是这样的。我接到你的短信之后,就赶紧出了宿舍。其实我还买了夜宵给你,鸭血粉丝汤,也一起提着出去了。我觉得,那么晚你一定饿了。结果我一到车棚,就傻眼了。你知道怎么样吗,我找不到我的车了!我一过去就觉得那辆车一定丢了,因为我一直都锁在第三根柱子旁边,而且我的锁是红色的,很好认。我一去就发现车不在了,我把整个车棚看了一遍,发现的确找不到了。这个时候我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开始下雨了。我想完了。不过一看时间,你还没到。我赶紧回到宿舍找人借了车和雨衣雨伞,赶紧到地铁那边。结果不知道是骑得太快还是怎么样,就没遇上你。”

“你意思是,当年是因为你车丢了,所以就没来接我?”

“对,就是那辆橙色的车。我们一起买的。”

“那你是在说,我不应该怪你,不应该跟你分手吗?”

“不是不是,我哪有这么幼稚。你继续听我说嘛。”

根据赵志明的讲述,当时的他,丝毫无法理解为何姚小彬会因这样的“特殊情况”就下定决心与自己分手,而且如此毅然决然。与此同时,他感到十分气愤。在尝试了各种发泄方式——赵志明举例的是喝酒和哭泣——之后,他依然无法从此次莫名其妙的失恋阴影中走出。

分手的第十七天,在某个漫天霞光的下午,赵志明望着眼前的一排自行车,心里突然有了主意。他决定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在这些自行车上。在他看来,如果自己运气好的话,他偷到了那个偷车贼的自行车,等于自己完成了报复。再不济的话,他偷走陌生人的自行车,说不定还能促成一桩桩和自己相似的分手悲剧。对,老子谈不成恋爱,也要让你们吃不消。

赵志明先是勘察了地形,一一识破了摄像头的位置。他还到保安室里,逐一确认每个摄像头所管辖的面积。根据赵志明的话,那时候的他,“一走到车棚前面,眼里就自动生成了隐形的白线。”这些白线清楚地向他展示了,哪一区域摄像头是看得见的,哪一区域摄像头是捕捉不到的。

赵志明总是在夜晚犯案。他从宿舍出来之前,总会在舍友面前说一句“唉,烟贵得,我都快抽不起啦”,再把烟盒插进自己的裤带里,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出宿舍。赵志明把工具——也就是一把大钳子——藏在草丛里。据他回忆,夜光下的草丛显得格外幽静,是一种令人不忍打扰的幽静,偶尔还会有白色身影一闪而过。他说那是猫咪。

自行车的锁们外强中干,钳子一咬就断了。第一次听到锁“咔”的一声断掉之后,赵志明陷入了短暂的思考之中。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它。他只好先骑上它,打算边骑边想,早晚会有灵感的。

他先是骑回花园里,把钳子放回原处,然后出了自己的学校,往东边骑。

一个个立交桥从眼前掠过,赵志明仍未想到办法。拿去黑市卖了吧,他不知道黑市在哪,也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拿到二手市场卖了吧,现在又这么晚了,难道隔天早上再卖吗,今晚该如何安置呢。思前想后,赵志明越来越来烦躁。

终于他下了车,把车停在原处。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坐上地铁回到了学校。

在那以后,赵志明晚上偷完车骑出校门之后,他总会任性地骑往陌生的地方。赵志明心情舒畅。夜风吹拂着他的脸,像是爱抚一般。此时许多店面刚刚送走自己的最后一批客人,准备打烊了。赵志明在感到大腿的些微酸感之后,就会开始把视线放在寻找地铁站标志之上了。在看到地铁站标志后,赵志明会从座椅上起身,站着踏出四十步之后,立即下车。然后停在远处,回头进入地铁站。

“那,没有被人发现吗?你这样干了多久?”

“没有,一次都没有,我非常小心。我大概搞了三十多辆车吧,大概快两个月吧。最后是不敢了。”

赵志明想了想,说:“其实也不能说是不敢。总之是发生了一件事,后来我就没有再这么干了。”

赵志明显然越来越娴熟了。娴熟也就意味着大胆。一开始的时候,如果赵志明远远地看到车棚里有人,他一定会先在远处躲好。等到人都走了,车棚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赵志明才现身。赵志明逐渐发现,其实取车的人并不会发现自己,即使发现了也不会将自己和偷车贼联系在一起。校园如此之大,每天都有几十个人被偷车吧?大家早已习以为常,连到保卫处调看录像的都很少,自己实在不必担心什么。

于是那天,一如往常在夜间行动的赵志明在看到车棚里有个人影的时候,他径自掏出了口袋里的烟。他在烟雾之中看着那个身影解开车锁,将车调转方向,继而骑上车去。这辆车从自己面前擦身而过时,赵志明面前飘过一股不轻的酒味。就在赵志明猛吸了一口烟的时候,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声音。那声音明显是金属撞击地面所发出的,错不了。赵志明叼着烟转过头去。

自行车后的地面上,是一只大钳子。

赵志明摸了摸自己胸口的包,自己的那只还在。所以,这只就是这个人的咯?

自行车在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赵志明听到“操”的一声,以及停车时所发出的弹簧声。那个人影向赵志明走来。

他身上也背着一个包。他停在大钳子的旁边,俯身将它捡了起来,然后装进包里。就在他俯下身子的时候,赵志明不经意地往包里一瞄。包里有着大小各异的钳子,地上的这把只是它们的一员而已。赵志明还看到诸多他从未见识过的金属工具,它们在黑暗中低调地露出笑容,仿佛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包里的工具令赵志明确定,此人也是偷车者。他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应该跟他打个招呼?一方面,和同道中人互相致意一番,难道不是一桩令人激动的现代侠客故事吗?另一方面,如果说了的话,自己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就在赵志明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嘴里的香烟已燃烧了一大段,惨白的灰烬支撑不止自己,跌到了地上。

“别担心,我知道你的。”那个陌生人先开口了。

“……”

“你第一天来这儿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看着呢。当时我也想下手的,没想到你先出手了。后来就决定把这个时间段让给你。怎么了,今天怎么来晚啦?”

赵志明今天的确比平常晚到了。因为他在取钳子的时候,碰巧发现了一只脸朝天的猫咪。它正在睡觉,毫无防备,赵志明便在猫咪的胳肢窝上胡乱挠痒痒。那只猫起先很是享受,随着赵志明的力气越来越重,它终于不开心地一翻身,跳进了草丛里。

赵志明把烟踩了,支支吾吾地说:“对,今天出了点事。”

陌生人已经装好了钳子,他上了车:“你下次也注意点,不要把这些东西给人看到了。我今天是喝酒了,有点迷糊。”

目送这辆车走出校园的时候,赵志明才从紧张之中缓解过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起一件关键的事情来。

自己那辆橙色的车会不会是那个人偷的呢?

“那你去问他了吗?是不是他偷的啊?”姚小彬此时也紧张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抬起手来看表了。

与此相反的,赵志明的手机屏幕频繁地亮起来。他也不得不低头去处理这些“公事”(用他的话说)。

 “当然问了。隔天晚上我就同一时间在那里等着他出现,他很准时。”

“到底是不是他偷的?”

“他说不是。我问了很多遍,我说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就算是的话我也不会生气的。当然我没有跟他说我们分手的事。他坚持说没有,他没有搞过橙色的车。他说这种车太醒目了,拿去黑市卖掉的话价钱不高,因为收购的人还得花功夫把它喷漆一遍,不然卖出去的话马上就被原车主认出来了,很亏的。他看出我很失望,后来还说想赔我钱,说是同做这一行的,表达尊重。”

“你不会还要了吧?”

“当然没有咯,我哪有那么不要脸。反正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偷过车了。”

“嗯……我的确不知道后来你变成这样了,我以为你会很快康复的。真的对不起。不过,不过偷车也不太对就是了。”姚小彬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我知道,我毕业之后想起这件事也觉得很奇怪,我也诧异,自己当时怎么会那么干。人有时候真的不正常,为了忘掉不好的事情会做出奇怪的事情来。”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对了,你要说的就这些吗?说完了吗?”

“不是的,后面这个才是重点。”

赵志明继续说道。他在约姚小彬见面的前几天,突然遇见了那辆橙色的自行车。那天晚上六点半,下班后的赵志明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看到马路对面的M标志时,才想起自己大学毕业后就没有进过麦当劳了。他并未马上想起自己曾经无数顿和姚小彬在这里解决的午餐,而是感到一种空前的饥饿。他在前往那家店的路上,心里正盘算着该点什么的时候,才想起姚小彬的一以贯之的最爱。姚小彬只点麦香鱼。她习惯于把薯条换成玉米杯,再吩咐可乐不加冰,因为她时常痛经。

赵志明穿过马路,他向M走去。前方一辆鲜艳颜色的自行车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不得不看上两眼。橙色,座椅略微歪向右边,左边塑料车把的侧面有磨损。赵志明越看越觉得眼熟,因为这分明就是自己当年的那辆车!

如果是巧合的话,这也简直太巧了。但也只可能是巧合吧。赵志明这样想着。毕竟他的车是七八年前消失的,就算是原封不动的,七八年的氧化至少也会让这辆车褪色得不成样子吧。

赵志明满心狐疑地进了麦当劳。他故意点了很多,多到需要两个盘子才能装下。不知怎么的,先前的巨大饥饿变本加厉。赵志明坐在靠窗的位置,盯着那辆橙色自行车看。他想看看那辆车的主人究竟是谁。他特地放慢了咀嚼速度,生怕那人吃饭速度比自己还慢。

但一直没有人去牵那辆车。

赵志明在窗前待了两个多小时,那辆车还是纹丝不动。他感到不好意思,于是又去点了一杯咖啡。除了和服务员点单,赵志明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那辆车。他甚至还踮起了脚尖。

“后来我等到十点,就等不下去,回家了。”

“你意思是,真的没有人去牵那辆车吗?”

“是的。”

“那你牵回去了吗?”

“当然没有了。”

“我还以为你牵走了呢。”

他们又陷入一阵沉默。

“你今天就是要跟我说这些吗?完啦?”

赵志明深吸了一口气,说:“还有最后这一句。你知道我那天回到家之后,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我想到,既然这辆车无缘无故地出现在我面前,它是不是在向我暗示什么。一辆车,七八年前消失了,现在再次出现。车都可以,人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是说,我们的感情,就算七八年前没有了,淡掉了,或者说,突然消失了,但是现在,也可以重新找回的,不是吗?”

“你就是要说这个啊?”姚小彬转头看了周围,继续说道:“可是我现在有男朋友了,而且我爸妈都见过他了。我们正打算结婚。你现在讲这些没有什么用了。”

“你真的这么坚决,不考虑一下吗?”

“不是我不想考虑,是我无法考虑。说真的,我刚刚有被你的故事感动到。其实你一解释完那天为什么没来接我之后,我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时候的确是我任性了,真的对不起。但是事情过了这么久,我现在也这样了,真的没办法了。”

赵志明抿了抿嘴,像是正经历着巨大的痛苦。他终于还是舒了一大口气,然后用缓慢的速度说道:“好吧,我懂你意思了。那,要我送你回去吗?”

他们二人站在路边,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寻找出租车的身影。风已经开始转凉了,提醒着他们秋天应该是快到了。姚小彬躲进出租车里,最后说了一句:“还是很谢谢你,祝你一切都好。”同此同时,她终于鼓起勇气看了一眼赵志明。

赵志明仿佛还沉醉在痛苦之中,他又抿了抿嘴,表示出一种依依不舍,说:“嗯,我也谢谢你。”

坐在出租车里,姚小彬努力压抑住了转头的冲动。她想起还有后视镜这样的东西。在狭窄的晃动着的镜子里,赵志明仍杵在原地,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姚小彬不禁想起了那辆自行车,继而想起了二人曾经拥有的美好过往。尽管没有流泪,她还是坠入了往事的深渊之中,夹带着感动和愧疚。

钟塔又开始唱歌了,现在已经八点了。

赵志明的手机又响了。他在快步之中掏出了手机。如果此时你碰巧与他错身而过,你便可以看到一副典型的少年家模样。他似乎赶着到什么地方去,并且对即将到来之事充满了期待。当然,如果你细加辨认的话,几分遗憾的神色还未从他的脸上溜走。

赵志明输入密码,打开了微信。未读信息太多了,但前两条消息都是由女性头像发来的,内容分别如下:

“人家澡都洗好啦,你不是说已经出门了吗~”

“明天我老公出差……”(后面是三个害羞的表情)

钟塔收了声。浓重的夜色。

 

林西拿,学生、90后写作者。@林西拿

(责任编辑:赵西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