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每辆车下面都躲着一只猫 作者/王若虚

发布时间:2015-04-09 19:19|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我们宿舍已经像个狗窝了,现在还要再养一只猫。

一床是长得跟座肉山似的LoL宅,每天坐在电脑前超过18小时,无论是愚公还是强拆队都移不走他。
二床是混学生会和社团的单身狂,每年天猫狂欢的时候,他都躁动得像要食月的天狗。
三床是网吧党,一个月在宿舍出现一次,我们快忘了他长什么样、是男是女。
四床是我,学术控,必要的话可以对着线性代数的公式撸管来表达我的虔诚。

这只叫“等等”的野猫,就是二床单身狂带回来的。
那天晚上他学生会聚餐喝醉归来,路经湖边树林忍不住吐了一地,直接在草坪上睡了过去。翌日醒来,单身狂发现草地上除了那摊大杂烩,还有几只呼呼大睡的野猫。想来这群出来找夜宵的野猫子是饿极了,又难得吃上一口热乎的,不知节制,最后也是醉了。

单身狂大喜,提起其中一只毛色灰黑、远看就像块抹布的小野猫,晃晃悠悠走回宿舍。
我们初见他那架势,以为是要做广东名菜龙虎凤大杂烩。
单身狂:“这就是我跟你们常说的小野妹子最喜欢的那只野猫啊,它特别不怕人。”
这里的小野妹子不是指那个古代日本政治家,不是微博吐槽号,也不是一个叫小野的妹子,而是一个喜欢在学校里喂野猫的漂亮妹子,是单身狂进大学以来追求的第二十二还是第二十三个姑娘。

单身狂追过的每个妹子都会被他挂在嘴上,经常被我们搞混,到后来已经麻木。但这个妹子显然品味成疑,眼前这只睡猫,长相实在不可爱,和我们平时在幽默动图Gif、热门微博上看到的猫咪截然不同,撑死只能算是猫中的群演,还是盒饭里总能少个蛋的那种群演。
单身狂解释道,妹子对这猫特别有好感,因为这猫长得像她爸。

这时猫醒了,睁大眼睛迷茫地看了我们一眼,勉强站了起来,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单身狂去厕所打了碗凉水给它,这货就吧唧吧唧用舌头卷,不小会喝了半碗,喝完了就开始蹭LoL宅的裤脚,喉咙发出满意的咕咕声。
身为野猫居然不怕人,的确难得。
单身狂趁这个场面温馨的当口,说出自己的计划:“我们养它吧,这么可爱。”
他在打什么鬼脑筋我知道,这猫将是他追妹子的利器。我常年泡图书馆和自修教室,宿舍就是个睡觉的地方,LoL宅邋遢到桌子上已经堆起泡沫塑料饭盒的小山,根本不在乎宿舍里多一只猫。

我正要给他泼冷水说养猫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走廊里响起了叮铃咣啷的钥匙撞击声。
我们楼的阿姨痴迷于查房,一天不下三次。她用鼻子就能嗅出电水壶、电热棒的气息,还经常往帅气男生的床下面窥看,据说是“搜小姑娘”。
我们总是本层第一个被查的宿舍。
我和LoL宅还没反应过来,单身狂已经抄起地上的猫,转身箭步跨上阳台,把它直接扔了出去,一声喵叫销魂地陨落天际。
默哀了半晌,LoL宅吐槽道:“就这凑性还养猫。”

单身狂在我们宿舍是个异类。
除了他,我们都不相信真爱。
我们宿舍四个人都没女朋友,唯独二床以单身狂的名号自嘲,在脱单方面,他最急不可耐,饥不择食。
细说情史,LoL宅大一时跟人表白被拒两次,开始彻底游戏人生;我念高中时追一个学姐两年未果,从此安心做我的学术控,并深感学习知识是件多么公平的事情,多少努力多少收获,谈感情就不是。
单身狂呢,爹妈给了他一张防止早恋的脸,但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拼的失恋专业户。
在他不漫长但充满波折的大学前两年里,为了追姑娘,他跆拳道练到数次脚抽筋还是白带,在吉他社弄断人家八根吉弦,在轮滑社摔得一身伤,在Cosplay社扮过路飞结果被门卫误认为是卖西瓜的不他让进学校,去模拟联合国抽签抽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代表,跟着学生乐队出去商演坐地铁集体逃票被一群工作人员围追堵截,等等等等。
追一个败一个,败一个换一个,他就像跟着汽车飞奔不知倦怠的小狗,嗒着舌头,眼神真挚,口水夹杂汗水,但没有泪水,他从不介意我们的嘲笑、调侃还是同情,奋不顾身,勇往直前,认定每个他要追的妹子都是真爱,每个没追到的妹子都是眼瞎。
我们都不知道这算是可敬还是可怕。
这一次,他加入的社团是“野猫喂食者协会”,组织松散,成员飘忽不定,大部分人都互不相识。

被单身狂扔出去的野猫,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我们宿舍在一楼,阳台上半部分是防盗金属栅栏,单身狂把它从栅栏缝隙里扔了出去,谁知道阿姨查房后没几分钟,它居然自己又从外面跳了进来,蹲坐在落地窗后面等我们给它开门。
以前也有野猫跳进来翻阳台上的垃圾桶,单身狂会把网球扔到落地窗上吓唬它们,这次他却像找回了失散已久的亲儿子,就差抱进怀里亲嘴巴了。
“这猫有灵性啊!有没有!”单身狂蹲下去摸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也不用弄猫窝和厕所,平时弄个食盆,它饿了自然就来我们这里吃饭,拉屎撒尿发情就去别地,来去自由!”
小猫“喵”了一声,好像听懂了“饭”字。
“你就叫等等吧,以后就在阳台上等我。”单身狂充满怜爱地说。
我到现在都很佩服他给猫起名字的机智,一个等字,饱含了屌丝属性的艰辛与幽怨。无论平时打了多少鸡血,喝了多少鸡汤,药水补完,血槽拼光,最后你还是得等着,等一个结果,等着命运之神叫号叫到你,在打烊之前。
总觉得能等到什么。

单身狂欢天喜地出去买猫粮,我问LoL宅:“你觉得他能追到这妹子么?”
LoL宅挖着鼻孔,对电脑屏幕呵呵一笑,过半天才回答:“最多追一个月。”
单身狂是那种讲求实际的人,什么放长线钓大鱼啊,我等你一个世纪啊,百年屌丝千年暖男万年的备胎啊,他都不屑一顾。二手卖掉道服、轮滑鞋、瓜农草帽和音乐节发的安全套,心塞几天,单身狂总能蓄满能量槽奔向下一个目标。
我们几乎不必怀疑,要是哪天小野妹子拒绝了单身狂,等等就会遭遗弃,不吃猫粮,吃野餐。

LoL宅估计得太乐观了,等等在我们宿舍开伙不到三天,就传来小野妹子跟一个男生在校外同居的消息。
据单身狂说,那男的在校外住着一套月租三千的两居室,客厅里有张适合淫乱的超大沙发,外面自带一个小庭院,大到可以打羽毛球——丫还养了条真狗,弄不清楚是古牧苏牧边牧还是杜牧来着。
“她说本来想把等等也接过去,但那小子对猫过敏,妈*。”单身狂一脸阴郁地说。
除了分享妹子本身,单身狂很愿意在睡前洗脚的时候和我们分享他追妹子和没追到妹子的心路历程,不管你想不想听。
我和LoL宅没接话茬,等着他对等等的判决。但单身狂没有扯到小猫身上,起身把洗脚水直接从阳台上倒了出去,心塞塞地上床睡了。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对面的LoL宅鼾声如雷,单身狂却已经蹲在阳台上看着等等吃猫粮,边拿手机给它拍照。
这算是最后的早餐么……

单身狂见我起来了,解释说这些照片他打算发到微博和学校论坛上去,每天发一点,并且编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哄骗一下爱心泛滥的小女生,没准儿也许就火了呢,也许就有大把妹子了呢。
我很佩服他的机智,但也不至于这个点起来啊,这分明是我们勤奋勇敢学术控的作息。
单身狂:“哦,我昨晚约了一个妹子,今早陪她上公共选修课,对啦,哪个食堂的早点比较好吃?”
我给他指了条明路,单身狂欢天喜地去给妹子买早饭,留下我和等等无言对视。我叹了口气,等等走进落地门,开始舔自己菊花。


两个月过去,等等在我们宿舍混得越来越熟。
单身狂像个食堂大叔,只负责用廉价猫粮装满食盆,遇到等等时拍照发微博,但更多时候他在参加社团和学生会活动,认识更多妹子。
倒是常年在宿舍里的LoL宅成了等等的伙伴,他每次开黑完毕,精神放松下来,才赫然发现等等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他大腿上取暖。
“卧槽你什么时候上来的!”成了LoL宅最频繁的台词。
有时候他叼着牛肉干打游戏,等等就趴在他腿上咬住牛肉干的另一头,开始拔河。
还有一次我推开门,看到一个男生弯着腰拼命挠头发,头皮屑像下雨一样往下撒,等等就站在他脚下,像岩井俊二电影的主角一样“赏雪”。LoL宅坐在边上哈哈大笑。
那画面实在……看得人头晕目眩。

我过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负责雪景特效的人是我们宿舍的网吧党。
据说小猫出生后的四到八周内,如果和人类有过亲密接触,那一直会对人类有好感。出生十周内还没和人亲近过的猫,一辈子都会怕人。
谈感情的规律却是失恋过的人比较谨慎,而没恋爱过的人,想得多,怕得少。
单身狂是非正常人类。
那个上早课的妹子已成过眼云烟,他又瞄上一个喜欢夜跑的姑娘,每天晚上三公里,回来时累成狗,躺在床上呻吟不止。

有一次宿舍断网,LoL宅去网吧过夜,我和单身狂洗脚时讨论追这些妹子、花那些猫粮的钱值不值得的问题,他说你不要以为我这人就是为*生,为*死,为*操劳一辈子,我也要有盼头去操劳一辈子啊,我爹说踏入社会的后女人会越来越实际,其实现在的妹子从中学就开始很实际了,什么潘驴邓小闲,爹款房车脸,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奋斗不来,只有大学这四年里,还有些不切实际的妹子,那就追风赶月别留情,哪怕被拒绝一百次,也还能给人生留点浪漫回忆——起码,我是个努力过的傻叉。
我竟无言以对。

到了这年快入冬的时候,等等终于被赶出了宿舍。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单身狂冲进宿舍时表情像着了魔。LoL宅在上厕所,等等就占据着他的座位,享受肉山留下的余温。它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单身狂已经一把抄起猫咪塞进了自己的书包,拉上拉链转身就走。
“你干吗?!”
“她分手了!”说罢,门“哐”地关上了。
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等等的情形。

晚上我自习完毕回到宿舍时,LoL宅和单身狂因为打架已经在学校派出所里写检查。
追根溯源,爸爸长得象等等的那位小野妹子同学和养狗的男友分了手,肃清了微博朋友圈,搬回了宿舍。得到消息的单身狂第一时间前去慰问,慰问品就是等等。
两个人逗猫的时候,可能动作有点过火,等等忽然防卫本能激发,挠伤了妹子的手臂,三道口子瞬间渗出血来。单身狂顾不上逃走的等等,先把妹子送去医院打针。
宿舍里,LoL宅一开始还纳闷等等怎么先回来了。一个小时后,单身狂带着杀气走了进来,眼神跟得了狂犬病一样。等等一见到他就从LoL宅身下跳下来,还没走出两步,单身狂飞起一脚踢在了它屁股上。
叫声凄惨。
LoL宅刚骂了句操,单身狂已经顺手抄起他桌上的鼠标又往等等身上砸过去。好在等等挨了一脚,猫科动物的本性瞬间恢复,从阳台落地门的缝隙里钻了出去,一跃而上,穿过了金属栅栏,消失在夜色里。
向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LoL宅站起来后如同一座肉山,杀气十足道:“嚯!”
单身狂:“嚯!”
LoL宅:“哈!”
单身狂:“哈!”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动手前有没有对白,上面是我胡诌的。总之,肉山LoL宅一掌把单身狂打到落地门玻璃上,清脆的“咔嚓”一声,宣告了男子摔跤大赛开战。
好在他们只是宿舍里动手,影响不算太恶劣,一人一张处分,没开除。但两个人不可能继续愉快地同居了,经过协商,单身狂搬出我们宿舍去了别的楼。
周围宿舍的人都觉得这是俩傻叉,为了只野猫背张处分,神经病。
等等再也没有跳进我们的阳台。
新室友是个天天抱着电脑看韩剧的哥们,平时在宿舍里和LoL宅一人一副耳机,背对背不交流,如同网吧陌路,连叫外卖的口味都不一样。
LoL宅打电脑时会时不时摸一下自己大腿,发现空空如也,接着在游戏里发挥失常。
又过了一个月,我们的谈话中不再提起等等。那个食盆被踢到了床底最深处。
我和LoL宅都有失恋的悲惨记忆,进了大学各忙各的,不以己悲,只以物喜。在忘却伤痛和姑娘方面,我们已经拿到了初级证书,如今想在记忆里磨灭一只猫的存在,轻车熟路得有点可怕。

单身狂搬走后只和我联系过一次,发微信宣告:“我和小野妹子在一起了。”
我回了个“……”。
过了三分钟,他又发来一条:“其实我也对猫过敏,但为了她一直忍着。”
我依稀记起来,等等刚来我们宿舍那阵,单身狂的确会时不时脸部发红微微浮肿,说手臂痒痒,我们还笑他是不是被等等身上的虱子给咬了。
可能正是这点小细节感动了小野妹子。
我回他一句:“你开心就好,祝天长地久。”
之后删除了联系人。

我平时走在校园里,每每看到有野猫出没的草丛都会放慢脚步,努力搜索那个灰黑色的身影,然后希望落空。
倒常见到其他不怕人的猫大胆去吃女生手里的零食,它的伙伴们远远地躲在安全距离外的草丛后面,目光警觉地看着人类,又看看那只吃得忘乎所以的猫,似乎等着这个傻缺被哪个怪大叔忽然塞进书包带走。


网上有个帖子写道,小区里野猫众多,都喜欢在汽车下面休憩、穿行,到了晚上,几乎每辆车下面可能都藏着一只猫,既安全,又暖和。它们和我们大部分人类一样聪明,一旦被外面的世界吓到过,就喜欢找个角落缩在一隅,不争不抢,不声不响。晴天时小心翼翼地晒苍白的皮,雨天时心安理得地舔干净的毛。

只有那些傻乎乎的家伙,愿意在路中央行走,追逐阳光,满身是伤。

 

王若虚,作家。已在「一个」App发表《火花勋章》、《写给将要退党的高三党》、《超能力有限公司》《黑,你好吗?》《普罗米修斯的手机号》等文章。@王若虚1104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