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死神的管理培训生 作者/陈谌

发布时间:2015-04-09 19:23|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晚上刷牙的时候,我从盥洗室溜达到走廊窗台那里想看看外面的风景,结果却莫名其妙地摔死了。

我们宿舍是上个世纪的老房子改造的,那个窗子因为是后来新装的,位置非常低。我平时经常会走到这里来,看看天气打打电话什么的,一直也都平安无事,但不知道今天是哪个孙子把洗衣粉给弄撒了一地,我走到窗边脚底一滑愣是给摔了出去,以一个非常标准而完美的跳水姿势砸在了水泥地上,一点水花都没有。我当时就估摸着自己八成是摔死了,因为感觉自己的灵魂开始往上飘,一直飘到楼顶才缓缓停下来。

在楼顶我看见了一个大叔,胡子拉碴略微秃顶,大概四十来岁的样子,穿着背心人字拖,摇着蒲扇坐在那里发着呆,像是在乘凉的样子,他看见我飘上来,便很热情地过来跟我打招呼。

“你好。”他跟我握了握手。

“你好,请问……你是谁啊?”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道。

“我是死神。”

 “死神?”我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没想到死神竟然是个大叔。

“是的,感谢你来应聘我的管理培训生。”

“等……等一下,应聘?我不是来应聘的,而且‘管理培训生’是什么东西?”我被他这一通话给彻底说糊涂了。

“嗯?你不是来应聘的?那你怎么死的?”

“刷牙的时候摔死了。”

“刷牙也能摔死?你确定你不是把芥末酱当做牙膏了?”

“这个……很难解释,总之是一不小心摔死了,你看我还穿着裤衩,四仰八叉地躺在下面呢。”我拿手往下指了指。

“噢……嗯……的确有点惨,”他往下看了一眼道,“这么说,你不是自杀的,我还以为你是主动报名来应聘的呢,实不相瞒,每年都有很多大学生来我这应聘的,研究所博士生也不少,这段时间比较冷清,不过等期末人就多了。”

“那个……我冒昧问一下,你要招什么人,具体是做什么工作啊?”

“你看,这个世界每天都有这么多人死,人死后灵魂总要有个归宿,不能到处飘来飘去,就像每年都有这么多的大学生毕业,他们都是要就业的,不能成为社会闲散人员,而死神呢,就是负责给这些灵魂安排去处的,可是随着人口越来越多,每天死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一个人就渐渐忙不过来了,这个时候就要招点靠谱的灵魂来帮我引导其他的灵魂。”

“噢,也就是说你相当于公司的老总了。”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是的呢,我最近在招管理培训生,说白了也就是工作学习一段时间后能够直接进入管理层的职位……怎么样,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你学历也够,不如我们今天就面试一下吧。”

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觉得既然死都死了,在死人里混得体面一点也不坏,要是有一天能从“死人”变成“死神”,等将来某一天我那些同学一个个都死了,大家聚到一起,那我在他们面前该多有面子。

于是我就答应了死神大叔,他让我坐在他对面,开始问我问题。

“你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我叫CC,来自XX省XX市,今年21岁,是一名英语系大三的学生,我生前性格开朗,乐观向上,热爱生活……可惜现在死了。”

“嗯,好的,不用难过,人固有一死……你刚说你是英语系的,美剧没有字幕能不能看懂?”

“看不懂。”

“这没关系,反正你以后也看不到了……那四六级过了吗?”

“我们不考这个,考专业四八级。”

“噢,那你和外国人交流没有问题吧?”

“这个很随意。”

“嗯,那平时有外国人死了你可以负责接待一下……对了,你们学院有没有什么学小语种的同学看起来快要死掉的样子,我们现在比较缺这方面的人才。”

“他们背单词的时候看起来都很想死,但是一直都没有跳楼的。”

“没关系,等到明年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就会有了……嗯,现在回到你身上来,你大学期间参加过学生工作吗?”

“有,当过学院宣传部部长,在社团也干过,是学校登山协会的副会长。”

他皱了下眉头道:“这些东西其实一点用都没有,我们一方面不需要做宣传,另一方面你看你死了之后几秒钟就登上楼顶了,登山就更容易了,所以不如说说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吧。”

“我兴趣爱好挺广泛的呀,唱歌,踢球,看书,打游戏……”

“这些也用不到,你说点具体的,跟职位相关的。”

“其实我还是不太清楚我这个职位具体是干什么的……”

“唉,你们这些大学生啊,书都白念了……你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处看哪里有谁死了,然后就跟他沟通,问他是怎么死的,然后他生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这里有具体的规则,你学过就知道什么样的人要领到哪里哪里去。”

“噢,也就是说我是跑客户的啊,刚才不是说管理培训生吗?”

“再怎么样也得从基础学起啊,你要管别人好歹也先得在工作中学点东西吧,而且你以为跑客户那么容易,他要是不想跟你走你怎么办,或者他不能接受自己死了的事实忽然情绪失控怎么办,这都需要你的沟通技巧,你随机应变的能力,你与人打交道的能力……与死人打交道的能力。”

“好吧,我知道了。”

“这样吧,你明天开始实习,工作范围就你们学校这一带吧,毕竟人熟地方也熟,先做一段时间看看。”

“那上班时间是怎么样,实习工资是多少?”

“上班时间随意,反正你已经死了也不会再过劳死了,工资的话,这是实习期,没有工资,而且你都死了你还要钱做什么,你就好好干吧,等升职了,退休以后能转生做个高帅富。”

于是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通过了面试,成为了死神的管理培训生。临近早晨的时候我和死神大叔一起聊着天坐在楼顶上看着下面的救护车把我的尸体拉走,旁边围着一大群人在那里指指点点,我似乎还在里面看见了我舍友和不少我们班女生的身影。

我默默地想,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的死呢,要认为是自杀也就罢了,要知道了我是一不小心滑了一跤掉下来的,那这死法可就真有点丢人了,而且竟然还穿着裤衩叼着牙刷被这么多人围观,我估计现在就算医生能把我救活我都没脸再活过来了。

2、

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我在学校里飘来飘去,觉得好不自在。

原本今天是有一天的课的,我这么一死,完全就随心所欲了,只是很可惜我没法像以前一样躲在宿舍打游戏了,不过这种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生活也挺有意思的,我一会儿躺在路上看看天空,一会儿坐在树枝上看底下人来人往,完全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今天学校里最热的话题自然是有一个男生穿着裤衩含着牙刷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以这样的一种形式。

坐在一个女生自行车后座上的时候,我听到她们俩就在讨论我的事情,其中一个说,你知道吗那个男生死得好诡异,不知道是自杀还是谋杀,另一个说自杀为什么不等刷完牙再跳,而且刷牙不是应该在盥洗室吗,怎么会刷到一半跑到窗台边上去,真是太奇葩了。

我在她背后忍不住骂她说你管得着吗我愿意,可惜她听不见我说话。

我很伤感地想,死掉以后还真是糟糕呢,无论别人怎么讨论你评价你,你都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了,而且很多关于你的秘密估计就从此尘封了,比如你的账号密码,你偷偷喜欢过的人,甚至连你究竟是怎么死的,都要成为永恒的未解之谜了,当然除非他们都死了我可以亲口跟他们说,但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缓缓地飘到教室里去听我们班的课,没想到大家课前还为我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悼念仪式,全班人在班长的带领下起立默哀三分钟。我坐在讲台上看他们一个个低着头,还有人在偷偷抹眼泪,按道理来说我本该是要难过的,但是非常有违和感的是,他们现在正在哀悼的那个人竟然是我,而且他们绝对想不到我就这样坐在他们前面接受他们的哀悼,就好像皇帝接受群臣们的觐见一样,想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们老师的课依然还是那么的无聊,我坐在风扇上听了一会儿,也差点被她弄得有点昏昏欲睡。如果她能成功把死人给说睡着了,那就真的有点厉害了,不过她要是知道我死了都还坚持来听她的课,不知道是会感动得要死还是吓得要命呢。

于是我就这样在学校里飘了一天,去过了很多之前想去却去不了的地方,知道了很多之前完全不知道的秘密。

比如我可以在课间飘进女厕所,听女生究竟在讨论些什么,不管她们是交头接耳还是窃窃私语,我都能凑到跟前听得一清二楚而不被发现。由此我知道了原来A喜欢的是B,C看D不爽很久了,E根本不是什么乖乖女,F的那点破事全是G传出去的等等。我在中午可以飘到很多同学的寝室,知道了某个漂亮女生的桌子原来是如此的乱,看某个平时很斯文的男生在一边看成人动作片一边打飞机,还发现某个很受女生欢迎的男生竟然上完厕所不冲水……这些东西都是我平时绝对无法想象的,没想到大家在人前和人后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两个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

而这些都被我看在了眼里,只是我不能说。

傍晚的时候,我坐在操场边上看着夕阳,无端有些感慨。我用永远尘封自己秘密与永远沉默的代价换来了这个世间所有的真相,我不知道如果自己生前能有这个机会,自己会不会愿意做这样一笔交易。

正在出神,忽然发现死神大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我的旁边。

“今天怎么样?”

“没人死,都守着自己的秘密活得好好的呢,不过我看他们一个个也都活得挺累。”

“怎么忽然就看透了一切一样?”死神转过头看着我笑了起来。

“可不是么,我现在想看什么看不到,虽然我能去任何地方,知道任何我想知道的事情,但是这些对我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嗯,活着的时候总觉得死了轻松,但死了以后才发现其实活着比什么都强,尽管生活有许多痛苦和假象。我引导过无数的灵魂,听过太多这样的感慨啦。”

“其实我挺冤枉的,我压根没想死,我才想起我昨天团购了个自助餐还没吃呢。”我吸了一下鼻子,努力想表达一下悲伤。

“那如果现在让你复活,你干不干?”

“这个嘛……现在知道得已经太多了,反而活下去的勇气了,而且死了有一点挺好,就是大家都会开始怀念你,想你的好,看他们哭我还挺好玩的,要是换平时根本就没人关心我。”

“但是他们能讨论你几天呢,三天过后照样把你忘了。”

他这么一说反而把我给哽住了,是啊,毕竟谁会一直记得一个已经永远消失掉的东西呢。

3、

我很庆幸这个工作是没有指标的,不然我真的得想办法弄死几个人才甘心。

今天是我工作的第一百二十七天,除了一个老教授去世了之外,依然没有任何学生死掉。其实想想也是,学校里要是一天到晚都有人死,那也该鸡犬不宁了,一年能有那么一两个名额就不错了吧,而且还不一定是死在校园里的。

这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后,学校里果然再也没有关于我的讨论,就连我的宿舍现在都有另外一个人住进来了,这里似乎再也找不到任何我曾经存在过的证据了,就好像树叶落在了地上,最后消失在了泥土里一般。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白天飘到教室里听一听课,中午飘到大家寝室看着各种剧情各种不能说的秘密,傍晚坐在操场边看夕阳缓缓落下。这个世界每天依然有着各式各样的情节在默默上演,每个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又在彼此的故事里充当着不同的配角,我虽然全都清晰地看在眼里,但其中的喜怒哀乐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我忽然有些不太想继续把这个工作做下去了,于是就去找死神大叔,想跟他辞职。

“辞职?这么快就想跳槽啦?我可告诉你哦,除了我这里之外就没有任何工作了呢。”

“能转生么,我死腻了,不想死了,我对这样的日子失去信心了。”

“可是你这样转生,万一再当个矮矬穷,还是不太好活呢,你像现在这样,想去哪就去哪,什么也约束不了你,而且又能知道这么多有趣的事情,不是挺好的吗?”

“我不知道,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生活很难,虽然很多事情都是扑朔迷离,但总觉得还是活着强。”

“那我问你,活着的意义在哪里?无论你活多长,到最后不都要死嘛,然后再转生再换一个人生,再等待死亡,你说这里有什么意义?”

“这我答不上来,虽然这个世界上好像一切都没有意义可言,但为什么就非得要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呢,一直这么死着不也是没意义嘛,我每天飘来飘去看他们活,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死神大叔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了。

“所以……可以辞职吗?”我弱弱地问他道。

“嗨,这是你的自由,现在的大学生啊,就是这样呆不住。其实我只是有点感慨罢了,我曾经有过无数的管理培训生,可是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一个人能坚持到接替我的位置呢。”

“那您岂不是永远也不能转生了?”

“我是死神,死神是永生的。”

“我不懂您的意思。”

“从来就没有活过的人,哪里来的死呢。”

 

陈谌,90后作者、吉他手。著有短篇集《世界上所有童话都是写给大人看的》、成人童话长篇《南极姑娘》(已上市)。微博ID:@陈谌CC

(责任编辑:赵西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