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和江湖谈一场恋爱 作者/周宏翔

发布时间:2015-05-13 08:58|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老姜是我们哥儿几个里面最有钱的,一集电视剧剧本写下来就够我们半年的工资,所以有事儿没事儿我们都爱靠着老姜蹭吃蹭喝。老姜谈起自己事业,从来都是云淡风轻,在我们在为了同事比自己多拿几千年终奖而纠结的时候,老姜总是大手一挥,爽快地说:“得了,今天吃喝嫖赌我一个人买单!”

当然,我们都不是白眼狼,老姜也有“遇难”的时候,在文字世界里徜徉的他是个生活白痴,什么电路跳闸,马桶堵塞,喝醉了倒在路边,往往无法自理,只要他一个电话,我们立马赶到,二话不说,一条龙服务。

跟着老姜除了能够偶尔享受一下奢靡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可以听他说几个故事。老姜的故事总是百转千回,荡气回肠,往往听到精彩之处,老姜就立马收口,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我和老姜开玩笑说,你去开个茶馆儿,准火!老姜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也就是逗你们哥儿几个开心开心,真要我去讨好那帮子人,我还不愿意呢。

和老姜暧昧的女人可不少,有时候还有几个小有名气的大角儿,为了让自己多点戏份,跟着老姜可是形影不离。但老姜这个人把持有度,知道什么是可以碰的,什么是不能碰的,懂得引火上身的道理,往往点到即止。

直到老姜遇到了苏荷,他才真正感觉到了棋逢对手。

苏荷不是漂亮姑娘,说起来,她不仅脸蛋儿一般,身材还有些偏胖,就老姜第一眼看见她,就怀疑她肯定是导演的亲戚“走后门”进来的。让这样的女生演女二真的好吗,老姜不禁想道。那是老姜所编的为数不多的古装剧,纵使为数不多,也好歹是自己的作品演绎,出于本有的职业操守,老姜还是和导演提出了换角的建议,结果第二天,苏荷就风驰电掣地追到了老姜家,老姜前一晚为了赶剧本,凌晨四点才上床,这天刚亮,就被那野兽撞门的剧烈声响给吵醒了。

老姜一开门,苏荷就劈头盖脸地骂起来,“为什么要把我换掉?我不就是没有献身吗?你们这群老流氓!”老姜瞬间把门关上,靠在门上稍稍安静了两秒,睡眼惺忪的他还没搞清楚状况,苏荷又在门外大吵大闹起来,“你个没良心的,吃干抹净,你个负心汉,陈世美,见了漂亮姑娘就忘了糟糠之妻,你……”苏荷没说完,老姜就把她拉进了屋。

两个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半晌,苏荷双手抱胸,说:“想也别想!”
“靠,我可没那么重口味!”老姜忍不住说道。
“那你想干吗?”苏荷死死地盯着他。
“我还想问你,你到底想干吗?”
苏荷咬着嘴唇,肚子里的话翻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说:“实在当不了女二,女三女四也行!”
老姜说:“换掉你是导演的意思,我又做不了主。”
苏荷红着脸说:“你个老流氓,导演都和我说了,就是我没给你献身!”

事后老姜回忆起来,说那天就像是在饭店点了熊掌,上了猪蹄,吃到嘴里,还有一撮毛。

最终老姜为了证实自己和那些女演员非亲非故,没有所谓的“潜规则”,还是给苏荷换到了一个女配角,用老姜的话来说,这个角色至关重要,虽然整部戏只有三场,但是没有这三场,剧情就无法继续。

苏荷非常用心,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角色,她也常常在空闲时候自我演练。那些台词对着镜子说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上场的时候,基本都是一次性过关,没有任何NG的情况。老姜在旁边看,竟然也为苏荷的努力和认真有所动容。连着四个月的拍摄,苏荷一直跟着剧组,风雨无阻,老姜偶尔去探班,发现苏荷一直在,间隙他过去问她:“你不是都拍完了吗?”苏荷说:“我特别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杀青的那天晚上,导演特别设了宴犒劳大家,老姜喝得醉醺醺,错把苏荷当成了组里另外一个小姑娘,脸不觉靠上去,立马被甩了一个大耳光,全场一下鸦雀无声,老姜立刻清醒了过来,苏荷眼看无法收场,打开门一溜烟跑了。

老姜从酒店出来,摇头晃脑不清醒,一辆出租杀过来,差点把老姜撞倒在地,老姜只觉有个人拉了自己一把,司机准备出来嘟囔几句,却被拉自己的那个人噼里啪啦骂了回去,老姜只觉酒精往大脑一冲,眼前一黑,两眼一闭,就这样倒了下去。

醒来的时候,老姜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招待所房间的床上,床头有一张纸条,上面写:住宿的钱我付过了,八十五,下面是我的银行卡号,醒了记得打给我,苏荷。老姜觉得好笑,把纸条放进了上衣口袋,翻身又睡了过去。

一场戏结束之后,老姜拿钱去泰国旅游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又准备接新活儿。他打电话给我们哥儿几个,找了个饭店准备请我们吃一顿,他说,回头他要闭关了,写不好可不出山。

那天我们去吃烤鱼,大家伙儿都听着老姜在泰国的逸闻趣事,老姜一边说着自己的艳遇一边嘚瑟得吐烟圈。看着老姜耀武扬威,实在遭人羡慕。突然有人问老姜,之前和你打得火热的小姑娘怎么样了?老姜咧嘴笑道,哪个小姑娘,跟着我转的小姑娘多了去了,不晓得你说哪个。

夜里回家的时候,老姜一边扭着腰一边唱着歌,楼道黑漆漆,刚要开门,踩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立马听到一声尖叫。他吓得后退几步,打了火机,微弱的火光让他看清了苏荷狼狈的脸,苏荷就跟一只遗弃的小猫一样。老姜大叫一声,擦,女鬼上身啊!

老姜开了门,邀她进屋,问她怎么跟从大宅门逃出的小媳妇儿一样,苏荷沉默了很久,才告诉老姜她被男朋友扔大街了,男朋友骑着摩托车突突地离开了她的世界。

苏荷说,我男朋友说我每天都做白日梦,没得救了,说我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梦想就是狗屁,根本养不活自己。他不想拖着一个拖油瓶,我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疯子!我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你楼下,上来敲门你不在,蹲在门口睡着了。

老姜有些恍惚,却依旧看清了她两颊的泪痕,红通通的眼睛,应该是哭了很久。

苏荷坐在沙发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怜巴巴地问老姜她是不是真的没得救了,老姜红着脸,吐着酒气说,还好,不算晚期。老姜四仰八叉地靠在椅子上问苏荷,为什么那么想当演员。苏荷说,我就是想演戏,我喜欢演戏。

老姜一时间语塞,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苏荷突然问起老姜之前那部戏什么时候播,老姜想了想,说,应该快了。苏荷在茶几上抓起一支笔,用力在老姜手上写了个号码,硌得老姜生痛,苏荷说,这是我电话,要是快播了,你和我说一声,等我成了大明星,我要让他后悔死!

后来老姜在一家咖啡店写稿遇见苏荷,她穿着围裙在那里接待客人,眼看老姜来了,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老姜一坐就是一天,店铺打烊,老姜才走,漆黑的夜,老姜觉得苏荷一个人走不安全,说开车载她一程,苏荷摇头,说自己坐晚班公交就好了,老姜问苏荷住哪儿,苏荷说在杨思,老姜说他正巧顺路。其实老姜住徐汇,根本和苏荷不是一个方向。

老姜问她为什么不好好找份工作,苏荷说她要一面体验生活一面丰富阅历,好的演员必须方方面面尝试,否则演戏不真。老姜说,其实除了演员,世上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苏荷突然沉默了,半晌,开口说,为了我学演戏,我妈在外面借了很多钱,当时遭了很多白眼,我跟我妈说,有朝一日,我一定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亲戚刮目相看,我一定会成为大明星!就算我男朋友和我掰了,我也无所谓了,我和我妈说了,我的戏很快就要播了,电话那头她笑得可开心了。苏荷说得激动,有些泪眼婆娑。

老姜突然靠边停车,他打开车窗,点了一支烟,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苏荷睁大眼睛望着他问:“什么意思?”老姜深深地吸了一口,弹了烟灰,看着苏荷,诚恳地说:“其实你演的那三出戏,导演全剪掉了,不是你演得不好,而是那些戏份真的不需要。”苏荷一时呆若木鸡,顷刻大叫一声,抓住老姜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又给了老姜一巴掌,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老姜开车也没追上苏荷,他突然有些愧疚,他问过导演当时为什么选她当女二号,导演说,因为她已经来试过十几次戏了,每次都带些新花样来,总觉得不让她试试,也有些对不起她,反正女二在中途会死掉,让她试试也无妨,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以她那样的长相,肯定是红不了。

那段时间老姜特别不开心,剧也不写了,成天邀约我们出来喝酒,我问他是不是做了亏心事,搞大了哪个女明星的肚子,老姜笑不出来,我们想,这下完了,从前可没有哪个女人让他茶饭不思。

一天老姜喝多了,一口气给苏荷打了二十个电话,苏荷忍无可忍,只有接了,老姜说:“你来,我给你写新戏!”苏荷在那头没有说话,老姜继续说:“我认识的导演多,我给他们推荐!”苏荷还是没有说话,老姜接着说:“你是不是不信我?”苏荷微微舒了一口气,说:“我妈不在了,我演给谁看呢?”原来苏荷没有告诉他,当时母亲已经病重,等的就是苏荷那场戏,结果戏没了,妈也没了。

老姜说:“你出来,你出来,我想见你。”
“你想,我不想。”说完就挂断了老姜的电话。

老姜喝多了,就爬到苏荷之前打工那家咖啡馆门口,后来老板打电话给苏荷,苏荷踹了老姜两脚,老姜恍恍惚惚说不出话,苏荷拖着老姜上出租车,老姜抓着苏荷的手,苏荷想拖出来,再给他两巴掌,结果老姜又抓住她另一只手,那天老姜靠在苏荷肩上,说了一堆胡话,结果苏荷把老姜带回了家。
老姜说,你缺的不是演技,是机会。
苏荷冷冷地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老姜满嘴酒气说,别忘了那些看你笑话的亲戚。
苏荷不出声,老姜接着说,你妈不在了,江湖还在,你是女侠,随时都要回来。

没多久,老姜和苏荷走到了一起,老姜逼着苏荷减肥,每天督促她束身,早起陪她跑步,晚上监督她少吃,几个月下来,苏荷瘦了二十斤,和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个苏荷判若两人。苏荷甚至比之前更努力,老姜写了剧,她就在家对着镜子念,拿手机录下来,自己听不下去,就从头再来。老姜看在眼里,心里却不是滋味,苏荷问老姜自己演得如何,老姜说,好,真的好。苏荷为了瘦小腿,用保鲜膜绑了一个月,最后弄得苏荷身上都过敏了,老姜说,你太拼了。苏荷说,你不是说我是女侠吗,哪个女侠不是这样拼出来的?

老姜说带苏荷去见几个导演,苏荷当场拒绝,她说,我才不要因为你的关系“走后门”,你说我演得好,是真话,我就去,是假话,我就继续练。老姜说不过她,只有给她一个深深的吻和大大的拥抱,没多久,苏荷靠自己的实力接了个女三号,虽然戏份也不多,但是苏荷很开心。

那天苏荷拉着老姜,叫上我们一群人去吃饭,席间大家都很开心,几个兄弟揶揄老姜,当了这么多年的山大王,终于被苏荷这个女侠降服了。

苏荷开始在圈子里小有名气,接的戏也越来越多,老姜继续闭关写剧本,有时候苏荷还能帮老姜介绍几个导演,夫妻搭配,干活不累,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大家都说这次是瞌睡遇到枕头,碰巧了。

但是娱乐圈里人红是非多,很快就有人说苏荷是靠老姜上位,开始在背后诋毁苏荷,说当今谁有点“献身精神”都能红,不知道谁又翻出苏荷之前的照片,开始传言她到韩国整容。那段时间苏荷压力很大,和老姜常常吵架,老姜写累了,也不想和苏荷说话,就到酒吧去喝酒,碰到熟悉的小妹,又露出了本性,接二连三有人和苏荷打小报告,说老姜和谁谁又勾搭上了。苏荷问老姜,老姜便说苏荷不信任,一来二去,争吵成了冷战,最终爆发,只有分手。

老姜一气之下说,和女生说说话怎么了,成天就只许对着你一个人了?苏荷猛地踹了老姜的命根子,声色俱厉地说:“滚犊子,你这辈子就是个老流氓!”

苏荷走后,老姜回到了一个人生活的状态,不知道为何,却突然忘记了自己曾经怎么独自生活。他想起这些日子,自己写剧本累的时候,苏荷会帮他揉肩,渴了苏荷给他倒茶,虽然彼此忙,在家做饭不多,但是苏荷的糖醋小排确实是人间美味。

苏荷一走,老姜像中邪一样,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每天打开电脑发呆,写了几行,又回头删掉,来来去去,写不到一百字,眼看要交剧本了,他还一个字都没动,最后投资方生气,干脆换掉了编剧,老姜受到了打击,还被要求退还定金,老姜的钱早用得差不多了,因此欠了一屁股债。

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老姜不见了,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完全变成了山顶洞人,蓬头垢面,披头散发,老姜的房间堆满了揉成团的稿纸,他说他完了,真的完了。

我们赶紧联系到苏荷,当时苏荷不在上海,正在蒙古拍戏,信号不好,没听清我们说的,只听到“老姜完了完了”就立马从蒙古飞回来,苏荷去敲门,老姜没开,她以为老姜为情自杀,掏出钥匙开了门,结果老姜和一个小姑娘正躺在床上,苏荷红着脸又红着眼,摔了门,快步下了楼。

老姜淡出圈子一段时间,再回来,新人都占了空,没有多少人找他写戏了,那段时间,老姜穷困潦倒,成了我们哥儿几个请他吃喝嫖赌,老姜叹气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啊。

那时候苏荷已经红了,我们喝酒还能看见苏荷的广告,老姜看着电视里的苏荷,嘴上不说,眼里都是泪,老姜说,谁能想得到,原来的小胖妞现在居然在拍减肥茶广告。

几天后,老姜接到一个导演的电话,说看了他以前的本子,想和他谈谈合作的事。老姜盛装打扮,到了饭店,对方才说,是苏荷介绍的,苏荷是他们下部戏的女主角。

签完合同的那个下午,老姜坐在咖啡厅里,望着窗外,心里空荡荡一片。

夜里聚会,老姜说终于他妈的找到份活儿了。我们为他东山再起干杯。老姜叹气,说,最后居然还要靠女人!
兄弟问老姜,你想苏荷吗?
老姜说,不想,谁想谁是孙子!
说着猛灌了一杯酒,带着哭腔说道,我他妈就是孙子!

老姜永远不胜酒力,永远不能自理,他倒在路边,我们给苏荷打了电话,苏荷过来的时候,我们就自动撤退了,苏荷把老姜塞进了自己的车,怕老姜冷,开了暖气,老姜在后面哭,叫着苏荷的名字,苏荷假装听不到,眼泪却都滴在了方向盘上。

苏荷把老姜送回家,老姜抓着苏荷的手说,锁没换,你随时都可以回来。苏荷迟疑了几秒,还是把手抽出来,她说,虽然锁没换,但是我的钥匙已经丢了。老姜没有再说话,苏荷打算下楼,老姜说,能不能陪我说会儿话。

老姜点了支烟,苏荷趴在阳台栏杆上,这个家,是曾经他们一起经营的地方。

苏荷突然开口,说,我不在,房间也还整洁,应该有小姑娘帮你打扫吧。老姜吐了一口烟,眯着眼睛,说,每天晚上我都收拾一遍,想着你哪天回来,觉得这还是个家。苏荷鼻子有些酸,但没有接老姜的话,老姜接着说,你啊,不要太拼,江湖再大,女侠也要有个家。

苏荷别过脸,淡淡地说,别搞笑了,你还真把我当女侠啊!你啊,就是剧本写多了,快变神经病了!

苏荷起身,走到老姜身边,挽起老姜的右袖,那个被她咬过的齿痕,已经渐渐看不清了。苏荷说,你看,不管曾经多么用力,最后都会消失。好了,玩笑开完了,我走了,对你那些小姑娘好点,注意身体。

老姜趴在阳台上,看着苏荷的车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荷一边开着车,一手伸进大衣口袋里,在驶向郊区的路上,她打开车窗,把那枚随身携带的钥匙抛了出去。金属在路灯下划出一道弧线,汽车飞速驶过,听不到它最终落地的声响。

爱这回事儿,不过是两个人在兵荒马乱中的相濡以沫,能够共苦的人,往往等到难关已过,无法同甘,你以为你爱上了一个人,其实,只是爱上了那个拔刀亮剑的江湖,和那段彼此磨砺的岁月。

 

周宏翔,青年作家、编剧。@周宏翔

(责任编辑:金子棋)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