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命中命中 作者/肖诗瑶

发布时间:2015-09-23 23:40|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你才十九岁,未来还有无限可能,别着急给自己套上枷锁,画地为牢。”令潇直勾勾地看着苏瑾,像一头盯准了猎物的狼。他非常清楚自己说话的口气就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说教般地令人生厌。但没关系,不谙世事的小女生都吃这一套。

令萧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还差五分钟十二点,从他端着酒杯走过来搭讪开始算起,他跟苏瑾认识不到一小时,便跟她表白了。苏瑾长相精致,皮肤白皙,齐齐的刘海,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上面点缀着几颗红色的樱桃,远远看去,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坐在苏瑾身边看上去像是同学的一帮人,不停地在起哄。她显得相当忐忑,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不时地用指甲轻弹着手中的硬币,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硬币发出的叮铃声淹没在其中。

令潇挑起嘴角,一脸坏笑,一把抢过苏瑾手中的硬币。“花,答应我。字,我自己滚开。”令萧等不及对方回答,用指尖将硬币用力弹了出去,再猛地一下用手合住。

“抛硬币其实不是做选择题最理智的方式,”令潇微微偏着脑袋说,“但在抛出去的那一瞬间,你就会知道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我想你已经有答案了。”令萧毫不避讳地直视苏瑾的眼睛,脸上露出轻佻的笑,他没有想到苏瑾也抬起了头,面无表情地凝视着自己。令萧心头一震,喝得醉晕晕的头脑突然之间清醒过来,并不是因为他害怕被拒绝,而是在眼神交会的一刹那,苏瑾眼里蕴含的深沉和镇定,是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同龄女孩身上所见过的。 

“是花。”令萧慌乱之中挪走眼神,将手摊开。苏瑾依旧毫无表情,伸手将硬币拿了回去,放进兜里。正当所有人以为这场闹剧就此结束之时,苏瑾突然站了起来,嫣然一笑。

“我答应。”苏瑾鼓起勇气,一字一句地说。

酒吧里的镭射灯加快了闪烁的节奏,音乐在最高潮时戛然而止,一直坐在苏瑾旁边的漂亮女生趁机尖叫起来,她坏笑着硬将苏瑾推进了令萧的怀中。众人像看到了韩剧的圆满大结局,欣喜万分。闺蜜给两人斟满酒递了过去。

这下轮到令萧有些无所适从了,冰凉的烈酒顺着喉咙一直窜进胃里,令萧不禁打了个冷噤,心里泛起恶作剧成功后的快感和愧疚。他回想起了苏瑾阴郁的眼神。

2
令潇比苏瑾大五岁,两人是大学校友,只不过由于苏瑾今年刚入学,而令萧已毕业,所以两人素未谋面,却在后海的时间仓酒吧里相遇了。

“这就是缘分啊。”闺蜜娜娜跟苏瑾说,“令萧简直就是格林童话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长得帅先不说,手里甩着的大奔钥匙可谓是闪瞎了我们的狗眼。酒吧里昏昏暗暗,他却偏偏一眼就挑中了你,这不是上天安排的是什么?”

苏瑾躺在床上,手里握着电话,“我不相信这些的。”

娜娜从床上坐起,样子严肃起来,“你可以不信佛,但你一直要信缘。你看,他在对你根本没有丝毫了解的情况下,甚至都不知道你是否有男朋友,就直接向你表白了,缘分就是很微妙的感知,现在已经发生在了你的身上,你怎么还不相信呢?”

“如果他对我并不是一见钟情,他向我表白只是喝多了之后的一时兴起,”苏瑾也坐了起来,与娜娜面对面,稍作停顿后继续说,“又或者是冥冥之中有人在刻意安排这些事,你还会相信缘分吗?”

娜娜表情疑惑,仔细思考了一阵,随即摆摆手,“怎么可能,你别想得太多了,这么瞻前顾后是得不到幸福的。”

苏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眼睛止不住地偷瞟手中的电话,屏幕上一整页都是她发给令萧的信息,而对方始终一条未回。

敲门声,苏瑾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男生,眉目清秀,眼神深邃。

“有人找你,在门口。”男生怔怔地看着苏瑾,还想说点什么,发现房间里还有人,便止住了嘴,转身离开。

“知道了。”苏瑾轻轻点头,将门带上,打开衣柜挑选衣服。

娜娜从床上一跃而起,走到了苏瑾身边,小声说,“你弟长得真帅,听说他是我们学校唯一一个直接保送到医科大学的人吧,智商高,颜值还高,怎么不交个女朋友呢?”又看了看苏瑾,继续说,“你可是跟他一点都不像呢……”

苏瑾浅浅一笑,从衣柜里挑出一件白色碎花的连衣裙,比在身上,“怎么样,好看吗?”苏瑾问,女孩赞赏地点点头。

“你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苏瑾换上裙子,匆匆跑开。

3
深秋的风,已经带着浓浓的寒意了。

小区里有人牵着绳子正在遛狗,令萧站在垃圾桶旁抽烟,他抬头看了看,这个位置正好能看见苏瑾家的客厅,但窗帘紧闭,里面发生了什么他无从得知。令萧回想起刚刚按响苏瑾家门铃的情形。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

“找谁?”男孩神情冷淡,虽然在提问,但看样子对突如其来的到访者并不感到诧异。

“我找苏瑾。她是住这儿没错吧?”令萧有些尴尬地探头去看了看门牌号。

屋内突然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谁啊?”

男孩扬声回答,“送快递的,按错门铃了。”

男孩看了一眼令萧,压低声音,“你去楼下等。”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令萧将手里的香烟掐灭时,苏瑾正好从铁门内走出来。

“我们家管得严,我爸不允许我还在读书的时候与男生交往。这么冷还让你等在这里,真是不好意思。”苏瑾一脸抱歉地说道。

“这没什么。”

“你没回我短信,我还以为你在忙。娜娜还在我家呢。”苏瑾看见令萧很是高兴,雪白的脸颊上泛起两朵绯红。

“其实我过来找你,是有话想跟你说。”

苏瑾见令萧表情严肃,心知不妙,笑容一下便收了起来,“嗯,你说吧。”

“我昨晚喝多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就……”令萧还没说完,便看见苏瑾将头深深低下,肩膀一起一落地颤抖。

难道她哭了?哎呀,都怪自己做事鲁莽,本来只是开个玩笑,却没想到闹成了这样。令萧心中自责不已,说了一半的话,没狠心继续说下去。一时间,两人默默无言。

这时,令萧感觉到来自另外一个方向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霎时让他身上寒意阵阵,他抬头看了看苏瑾家,窗帘被人拉开了一道小口子,又迅速被拉上。

“怎么了?”苏瑾显然发现了令萧不对劲。

“没事,”令萧犹豫一阵,叹了一口气,“以后再说吧,你把娜娜也叫下来,我们去吃饭。”

苏瑾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狂喜,“好啊好啊,我这就上去叫她。”苏瑾说完,生怕令萧反悔似的,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楼上跑去。

令萧看着苏瑾的背影,又叹了一口气。他再次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窗帘紧闭,难道刚才是自己看花了眼?

4
令萧躺在床上,这是一间欧式装修的房间,从落地窗向外看,满天繁星。令萧却无心欣赏景色,继续翻看着手机里的短信,短信的内容无非是,“我不在乎你的感受?”、“你要这么想我也随便”之类的情侣争吵。时间是两天前,收信人不是苏瑾,而是一名叫做王可心的女孩。

令萧与可心是在大二时的联谊舞会上认识的,王可心是新闻系的系花,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是自己喜欢的款式。两人一舞定情,很快便陷入了热恋之中。

王可心也是养尊处优长大的人,和令萧在恋爱的过程中,时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吵得不可开交。恋爱中最让人无法忍受的事就是自私,双方就像过招一样,只想着让别人退步,却从不考虑,在这场比试之中,无论是谁赢了,都会让彼此筋疲力尽。

就在前两天,令萧和王可心商量国庆旅游的事,王可心想去香港购物,而令萧却提出想去郊外看山玩水。两人争执不下,王可心小题大做,习以为常地拿分手说事。令萧正在气头上,丢下了一句“随便”,便转身离开。

现在想来,令萧倒是有些后悔了。毕竟三年感情,不是说随便就真的能够随便忘掉的。这几天他喝了不少酒,整天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女人真烦,令萧越想越越闹心,从床上扑腾起来,掏出钱包里的硬币朝着上空抛去,是花。令萧套上外套,便匆匆往外跑去。

令萧一边开车一边给王可心打电话,对方却一直没有接听。令萧瞟了一眼车上的时钟,显示十一点五十。“可能她已经睡了。”令萧安慰自己。

他刚将车停在王可心住的小区对面,猛然看见她和一个陌生男人从小区里走了出来,男人搂着她的腰,她的头也亲密地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令萧坐在车里,距离有些远,路灯昏暗,只能看见两人的身影,看不清他们的脸。

“狗男女!”令萧在心中怒骂,气得浑身颤抖,他冲下车,想要跑到马路对面狠狠地给那个男人一拳。他刚走了两步,脚步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突然意识到他们已经分手了,再怎样纠缠也都于事无补,况且如果可心问起来,自己……自己也已经有了新女朋友。

令萧最终没有越过那条马路,目送着王可心和她的新欢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夜色之中。令萧沮丧地回到车上,拿出手机,将自己与王可心之间的所有短信和照片,一键删除。

结束了,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令萧拖着筋疲力竭的身子回到家,突然接到了苏瑾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女声断断续续,夹杂着抽泣,“令萧,我爸、我爸他心脏病发……”

5
是日,暴雨。灵堂内,苏瑾和弟弟苏冀身着一袭孝装,跪在一侧。到场的亲朋好友们无不感叹这对姐弟命运多舛,母亲走得早,苏父一向都很谨慎,怎么会突然之间心脏病发,家里连个人都没有呢……

令萧听着这些闲言碎语,默默走到灵位前,一个小小的相框里框着苏父身着西装微笑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年纪略大,看上去至少有五十。苏父是个教授,苏瑾身上那股同年女孩少有的气质,想必是受到了父亲的感染。令萧送花圈,上香,合掌闭目默祷了一阵。

“节哀顺变。”令萧走过去,对姐弟俩说。

苏瑾微微点头,眼睛已经哭得通红,令人生怜。令萧又看了一眼苏冀,从他进来开始,苏冀就一直低着头,双手捂着脸。他将手放下来,这是一张坚毅的脸。

“好好照顾她。”苏冀低声说。

“什么?”令萧不太确定自己听到的话,苏冀却没有再说第二遍,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令萧不禁打了个冷噤,这样的眼神,他在酒吧的时候从苏瑾的眼中也见到过,像是一柄冰冷的、死寂的剑,直插心脏。后面来访的人陆续走了过来,令萧没再多想,跟苏瑾打了声招呼,走到门口等待。

现在正是她最困难的时期,于情于理我都得陪着她。令萧在心中正想着,苏瑾从灵堂内走了出来。两人站在屋檐下,静静地看着瓢泼大雨从天而下,气氛压抑而诡异。

令萧用余光瞟了一眼苏瑾,发型精致,化着淡淡的妆,虽然脸颊两侧还留有泪痕,但并不妨碍,反倒显得凄美动人。这样的装束,像是精心打扮过一番似的,美得浑然天成。

“我明白昨天晚上的事,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可以依靠谁了,”苏瑾说到这,抽泣了两声,又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没有故作坚强,样子自然而又真实,“如果你有空的话,希望可以借用你几天时间,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陪我出去散散心吧。”

令萧没有理由拒绝,将手搭在苏瑾肩上,轻轻拍了拍。


苏瑾向令萧借的六天,后来用了六年的时间来还。

渐渐地,令萧也习惯了与她在一起的日子。两人从恋爱的开始,就像认识了十几年的故友一般,苏瑾总能在第一时间猜到令萧所想。六年间也从来没有过一次争吵。他们喜欢同一支乐队,崇拜同一个导演,就连吃白煮蛋一定要配着番茄酱、薯条一定要蘸白糖的口味都一模一样。令萧觉得苏瑾和自己的默契程度几乎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一百,简直就是另外一个自己。

这大概就是大家一直所说的缘分吧。令萧总在心里这么想,可他不明白,为什么缘分来临时,他竟然会毫无知觉呢?令萧转头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苏瑾,她的头倚在车窗上,眯着双眼,不知道是睡是醒。想到还有不到两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令萧总觉得不太真实。他准备好了吗?真的要与她共度一生吗?这个时候才去想这些问题,实在有些讽刺。

车刚靠边停下,苏瑾就醒了过来,冲着令萧暖暖一笑,“到了?真快。”苏瑾揉了揉眼睛,“下午公司要开会,你只能自己去体检了。你到医院给我弟打电话,让他帮你安排。我们晚上家里见。”苏瑾俯身在令萧的脸上轻巧地点过一个吻,拎着包离开。

令萧看着苏瑾萧瑟的身影,下意识地叹了口气。他还有什么好叹气的呢?只要是见过苏瑾的人,无一不对她大肆称赞,她是个无可挑剔的女友,凡事都能做得尽善尽美。他究竟是哪里不满意,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令萧拿着体检表,等待在验血科室的走廊上,医院里特有的药水味和消毒水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他不禁皱起了眉头。突然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循声望去,一个穿着黑色洋装的女人站在走廊的尽头。令萧一眼就认出了她,乳白色的肌肤搭配着猩红的唇色,美得艳丽张扬。除了王可心,还有谁?

“没想到真的是你。”王可心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动作刻意很慢,想要掩饰紧张。

令萧偷看她嘴唇微嘟的模样。咖啡杯上留下了一圈唇印。

“你倒是没什么变化,只不过是比以前更成熟了。”

“你这是变着法子说我老。”

“哪有,你这样更漂亮。”令萧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老情人的赞美,无疑是天底下最动听的话,王可心忍不住笑了起来,娇羞地摆弄着手中的咖啡勺。“嘴还是那么甜,”王可心说,“对了,你怎么会在医院?”

“公司安排体检。”令萧无奈地耸耸肩,“你呢?”

“来看望我婆婆。”王可心轻轻叹了口气。

“结婚了?”令萧这才注意到她手上的戒指。可心慌忙地将手缩了回去,藏在桌下。

王可心苦笑一声,“刚离了,老人家一气之下进了医院。”

“为什么?”

“这不该是一个前男友该问的问题。”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七八分,你的性子,我可是领教过的。”

王可心耸耸肩,不置可否,“你呢?听说你女朋友也是我们学校的?”她尽量保持着笑容,字里行间却仍然充满了醋意。

“说来也挺有缘,她第一次见我,跟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穿着一模一样的裙子。”

“白色的那件?”王可心努力回想,令萧点点头。

王可心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是吗?那就怪了,我那件衣服是设计师的孤品,仅此一件。”

“可能是卖给你衣服的人骗了你。”令萧笑笑。

“你怎么不说,是你女朋友骗了你呢?”王可心也跟着笑了起来。令萧一愣,气氛骤然之间变得有些尴尬。

令萧的电话恰逢其时地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示意出去接听,王可心点了点头。

王可心看着令萧走出咖啡厅,意识到刚才那句话说得不该,心中懊悔不已,正当她还在思考怎么道歉之时,令萧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抱歉,我得先走了。”令萧招手示意服务员,掏出钱包准备买单。

“我来吧,你有事就先走。”

令萧犹豫了一阵,将钱包收了起来,“下次我请你吃。”他将自己的名片留在了桌上。

令萧匆匆赶回家,刚打开家门,香味便扑鼻而来,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苏瑾的厨艺连餐厅的主厨都要退让三分,这些新鲜又美味的菜式,不知她都是在哪儿学来的,就连一向挑剔的令母吃了之后都忍不住啧啧称赞,私下里常跟别人炫耀,自己的儿子可算是有福了。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医院很多人吗?”苏瑾边摆着碗筷边问道。

“临时接到公司电话,有点事回去了一趟。”令萧淡淡地说,拿起碗筷,低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苏瑾没有再吱声。正在这时,令萧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王可心发来的微信。令萧慌张地抬头瞄了苏瑾一眼,她并没有任何反应,拿起令萧的碗,起身去厨房盛汤。

令萧躺在床上,趁着苏瑾洗澡之际,偷偷打开了手机,看见了王可心信息。令萧想回复,又删除,又打了几个字再删除。琢磨了半天,干脆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枚硬币拋了起来。又是花。

“周六晚上九点,时间仓酒吧,不见不散。”

令萧刚刚点击发送键,猛然抬头发现苏瑾正靠在门边上。他不禁吓了一大跳,慌乱地将手机藏在了身后。她穿着性感的蕾丝吊带套装,身上散发着刚沐浴完的清香,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一边用手擦拭着头发,一边顺势坐到了令萧的身上。

“今天在医院跑了一天,太累了。”令萧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我们的婚礼就在下个月了,如果能早一点有一个孩子……”苏瑾抬起头来,楚楚可怜,一双深邃大眼睛让人联想到正在撒娇的猫咪。

她头发上的水,顺着发梢滴落在令萧的脚背上。令萧心里有些愧疚,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人戳中,一把将她揽进怀中。

7
时间仓的酒吧外,一个喝多了的陪酒女,正扶着大树呕吐,旁边正在抽烟的男人时不时地偷瞄她波涛汹涌的胸。令萧绕过人群,走进酒吧,音乐声震耳欲聋。

令萧来之前就心知肚明,他与王可心这一次的见面,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王可心虽然已经是结过婚的女人,却依然还是有着婀娜的身材、娇嫩的皮肤。她的漂亮跟苏瑾比起来,是截然不同的,苏瑾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清水,而她则是随时能点燃人的欲望的火苗。他上次在咖啡厅里称赞她的话,并没有奉承。

两人边喝边聊,感觉像是回到了九年前刚认识的时候。他们以前分分合合很多次,最后一次分手的原因也根本不值一提。可他再次看见她的时候,奇妙的电流又开始噼里啪啦作响起来。令萧突然回想起当时为什么会爱上她,就跟此时此刻的感觉是一样的。可心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裙子,上面镶着几颗樱桃的图案,她径直地朝着自己走过来,没有一丝害羞。空气凝固了,整个宇宙进入了低光速的黑洞。他称这种感觉叫做,命中命中。

王可心跟苏瑾的性格也是大相径庭,她骄傲、自私、炽热,有数都数不过来的缺点,可他却喜欢她的缺点,这让她显得真实且可爱。而苏瑾,性格温和、成熟懂事、善解人意。可就是这样的人,完美得不像一个人,更像是一件精心雕琢的艺术品,没有情绪,触不到灵魂。

令萧想着想着,越喝越多。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两人倒在五星级酒店的套房的大床上。他向苏瑾撒谎说自己今晚出差,他可以和王可心在这里没有任何顾忌地待上一整夜。

他一把将可欣抱起来,推到了落地窗上,她的身后是都市的夜,四周散落着闪烁的霓虹。今晚没有星星,可他却有了欣赏风景的雅致。他用力地撕扯着王可心的一步裙,刺啦一声,裙子的拉链崩开。裙子顺着她的小腿滑到了地上。

他蹲下,温柔地将她的高跟鞋脱下,从她的脚背开始亲吻,再到膝盖、小腹、胸部,一寸一寸,速度均匀,直到触碰到她的唇。突然,王可心用力地一把将令萧推开,眼神充满恐惧。

她背对着月光,令萧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正在瑟瑟发抖。他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坐在沙发上,从床头柜上拿起香烟。

“对不起。”令萧滑亮火柴,歪着头点烟。

“不是你的问题。你用不着这么说。”王可心紧紧地咬着嘴唇。

“怎么了?”令萧抬头看着她,有些诧异。

王可心停顿了几秒,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把扯开脑后的橡皮筋,瀑布长发顷刻之间泻了下来。她目光怔怔地盯着令萧,慢步滑了过来,抢过他的烟,扔在了地上。王可心将令萧扑倒在身下,令萧像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处子,肾上腺素分泌加剧,脸憋得通红,呼吸声越来越急。

“没什么。我们以后再说。”王可心闭上眼,吻了下去。

8
外滩的色戒餐厅,环境优雅、菜品精致,品着红酒的同时,还能听见黄浦江上轮船的长鸣。用苏瑾的话来说,“这才是一家享受美食的餐厅呀。”

令萧对着餐厅电梯里的镜子,捋捋头发、调正领带,又抬起手来闻了闻身上是否还残留着女人的香水味。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出差”了四五次,王可心似乎天生就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从前是,现在也是。

事情发生突转就在前两天。他和王可心缠绵过后,窝在她家的沙发上,王可心变戏法似地掏出了一张化验单,支支吾吾了好半天,终于鼓起勇气说,“你要当爸爸了。”

令萧已经很久没有像那样高兴过了。他将可心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高兴之余,他又想到了苏瑾,以前他还认为自己是有婚前恐惧症,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地完全想明白,他不是害怕结婚,是害怕跟不爱的人结婚。他不爱她,感情是将就不来的,不爱就是不爱,没有道理可言。

终于到了要摊牌的时候了,他将地点选在了她最爱的餐厅。

餐厅的电梯门打开,令萧长吁一口气,走了出去。

苏瑾早已坐在了角落的位置等待,她有这样的习惯,与别人的约会,总会提前十五分钟到达。令萧看见苏瑾,她正朝着自己挥手。她没有像往常一般微笑,眼睛有些红肿,看上去像是刚刚哭过,难道她已经发现了自己和王可心的事情?

令萧早在之前,已经想好了一百种分手的理由。其实大家都知道,分手其实都只有一个理由,实在很抱歉,我没那么喜欢你。

令萧强作镇定,拉开椅子坐在了苏瑾对面。

一杯红酒下肚之后,两人才打破了沉默,令萧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有事跟你说。”

“嗯,我也有事跟你说。”苏瑾拿起桌上的餐巾,轻轻擦拭嘴边的红酒渍。

“那你先说吧。”令萧做好了心理准备,低着头,不敢与她对视,像是一个等待宣判的罪人。

苏瑾微微点头,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他。令萧疑惑地接过,打开一看,是自己的体检报告。

“这个其实在上个星期我就已经拿到了。你注意看有加号的那一项。”苏瑾说这些话的时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令萧很少看见苏瑾这样喝酒,隐约之间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他用手指着报告上的数据,一项一项滑过,都显示正常。突然他将手指停留在了精子活跃度一栏上,旁边写着,低于百分之二十。

苏瑾拿起纸巾捂住了脸,哭得很小声。

“你知道我很喜欢小孩,但我更喜欢你。没关系,我们以后可以领养一个。”苏瑾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令萧一路闯红灯,来到王可心的住处,家中空无一人。他发了疯似地在房间内四处翻查,果然在垃圾桶内翻到一个被摔碎的U盘。令萧将U盘接到了电视上,屏幕上王可心与别的男人交欢的画面让他几近崩溃。画面中男人背对着镜头,只能看见王可心眼神迷离地笑着。令萧暴跳如雷,气得双眼涨红,像一头暴怒的狮子,分分钟可以将人撕成两半。令萧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狠狠地砸在了电视机上。

“贱人”,令萧大吼一声。空间里安静得能够让他听见自己的心跳,令萧愣在了原地,为自己的滑稽和愚蠢感到可笑。

9
教堂内婚礼进行曲响起,令萧穿着挺拔帅气的白色西装站在礼台上,大门打开,苏瑾身着一袭镶满碎钻的长摆婚纱,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精致的妆容,像是时尚杂志封面上的模特,她挽着苏冀的手,踩着粉红色的玫瑰花瓣,缓缓地走向令萧。

令萧从苏冀的手上接过苏瑾,向他点头表示感谢。

神父引导着新郎新娘宣誓,交换戒指。坐在两旁的亲朋好友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掌声庆祝。

苏冀站在教堂门口,遥遥地看着苏瑾,面无表情。她刚戴好戒指,突然回过头来,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几秒后,终于看见苏瑾。苏瑾对着他浅浅一笑,做了一个口形。

两人隔得很远,但不用听苏冀也知道,她说的是,“谢谢。”

苏冀冲着她挤出一个微笑,转身离开。

眼睁睁地看着最爱的人嫁给了别人,原来是这种感觉。苏冀想想,心就像是被人切下一块,撕裂着疼。

是啊,他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一次我爱你。他自己也不了解,到底什么才是爱。人们经常把“我爱你”挂在嘴边,可他们常常在说这句话之时,把“我”放在了第一位。其实在爱的世界里,“你”才是第一位的。

苏冀和苏瑾并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弟,两人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因为年纪较小,常常受到欺负。苏瑾被人领养的那天,她苦苦哀求收养人也将苏冀带走,收养人再三思考,终于把苏冀也带回了家。

然而被领养后的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好。收养他们的,是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头,其实脾气古怪,动不动就发怒,经常动手打人。苏瑾和苏冀时常被打得下不了床走路。无奈寄人篱下,他们也不敢多说一句,直到老头过世后,他们才真正地过上了像人一样的生活。他们早在很小的时候,便看尽了世间的丑态,不奢求善意,不相信缘分,戴着虚伪的面具,从不以真心示人。苏冀曾向苏瑾发誓,这辈子都将不留余力地保护她。

他说得出口的诺言,就一定做得到。

四个月前,苏瑾从令萧的车上离开,又偷偷地打了部车去苏冀工作的医院做产前检查。苏冀看着手上的报告,皱着眉头告诉她,她和令萧一直没有小孩的原因,其实是在她身上。

苏瑾知道,尽管她花了六年的时间靠近令萧,用尽手段将他留在身边,可他心里从来都没有过自己。原本想靠着孩子翻身的苏瑾,得知自己不孕的消息,深受打击。她刚离开医院,又偶然撞见了令萧正在和王可心坐在咖啡馆内。

苏瑾万念惧灰。就像墨菲定律说的那样,越是担心的事情,越是会发生。

苏冀跟踪了王可心一个星期,终于找准机会,趁她不备在她的饮料中下药,并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录下视频。事后威胁王可心如果敢报警,就立即将视频传到网络上。

王可心永远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厄运会再次降临在自己头上,上一次是在六年前,她被吓得失魂落魄,谁都没有说,哭闹着离开了中国,在国外结了婚,却一直无法与丈夫进行正常的夫妻关系。

直到与令萧重逢,她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再次被扑灭了。

王可心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看见房间里一片狼藉,她知道,令萧来过。电视上的画面,让她自己看了都觉得恶心,她突然没缘由地大笑起来,眼泪肆意而飞。

新闻中播报着一名精神恍惚的孕妇坠楼的新闻,苏瑾坐在沙发上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冷眼看着。令萧下班回到家,苏瑾将节目换掉。

“看什么呢?”令萧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一脸疲惫。

“没什么,一个愚蠢的失败者罢了。”苏瑾起身,帮令萧除下西装,解开领带。

时间回到六年前的时间仓酒吧,苏瑾绕开人流,来到洗手间外,苏冀将手里的白色连衣裙扔给她。

“换上。”苏冀说。

苏瑾没有多问,她知道只要按照他说的做就永远不会出错。

“待会你不需要说话,就安安静静地坐着。还有,拿着这个。”苏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递给了她。

苏瑾刚想开口说话,被他用手堵住了嘴。

“成功了再说谢谢。”

苏瑾点了点头,看着苏冀离开的背影。她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十一点差三刻。

苏冀说的,还有半小时,令萧就会被命运的红绳牵扯到自己面前。

10
教堂内钟声响起。

苏冀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她幸福的笑容。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善良、单纯、家财万贯的男人。从此过上她梦寐以求的人生。

他也跟着满足地笑了笑,将手中的硬币抛向空中。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命中注定的事。这枚硬币,正面是花,反面其实也是花。

 

肖诗瑶,编剧、写作者。@我是肖坚强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