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无心自是长生药 作者/刘音希

发布时间:2015-10-25 01:2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楚格

琴琴陷入昏迷多时,而她喜欢的那个人依旧没来。我在病床前守着她,想着很多大概千年也想不明白的问题。比如琴琴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爱她,比如琴琴知不知道我是谁。后来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我回头看去,是一个西装革履貌似雷公的家伙。

 

他说:“妖……妖道,东西还回来!”

 

我说:“哦,原来是你!怎么千多年没见你还结巴了?”

 

他急说:“你才结巴了你!”

 

 

师傅说,只要参破此关,你便能与天地同寿,长生不死。比起长生不死来,你先前所会的法术只能说是小术。

 

我问师傅,真的有天宫?真的有地狱?那些地方好玩么?

 

师傅叹了口气,自我术成后偏偏遇到你,为你所累,师傅还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也不知道有是没有。等你参破此关,师傅也就自由自在了。

 

我问师傅,那我也就自由自在了?长生不死的话,那老不老呢?

 

师傅笑了笑然后才说,我这门法术不仅修生还能修死,要是你厌倦了长生不死,按照我先前传授你的仙魔散体大法去做就行了。

 

我问师傅,还有人会嫌活得长久么?师傅不是说,始皇帝为求长生不死,曾遣三千童男童女,泛舟海上寻觅仙山?师傅还说武帝铸铜人承铜盘以求仙露?连皇帝都想长生不死何况徒弟这样的凡人。

 

师傅良久不语,陷入沉思,后来恰巧几片银杏叶从师傅眼前落下,师傅才又接着说。生生死死也说不明白,可是我总是要把我会的都传授你吧。

 

我问师傅,外面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朝代了?

 

师傅说,外面什么样子以后你自己去看。至于是什么朝代,还是唐朝吧。此关凶险万分,不过就是师傅这条老命不要也得保你平安。

 

我问师傅,要是凶险到要师傅的老命,那师傅学的时候要了谁的老命?

 

师傅怔了怔神,然后挥了挥手,别多问了,今天就开始闭关。

 

 

 

等我破关而出时,师傅已不知去向,也不知道是四处遨游去了还是真的遇到什么凶险,就是不见了。我感觉了一下,没有什么迹象表明我已经学会了长生不老的法术,看来要慢慢等,也许要等很久以后才能知道吧。师傅先时所设的禁制,也不知道是师傅撤除了,还是我已学成所以不能再禁制我。我终于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唉,山外还是山,不知天外还是天么?

 

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可以去什么地方,而且也不饥不渴。都是师傅害的。看来只能睡觉了,可就是睡觉也睡不安稳。才合上眼睛一会儿,就感到脸上痒痒的,睁开眼睛一看,我愣住了,我面前是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几乎和我一样的人,说是几乎一模一样,是因为这个人也有两条腿两只手臂一个脑袋,而不一样的地方也有些许。眼睛像水,腰像纤草,皮肤像玉。胸前鼓鼓的,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看我愣着又笑出声来。

 

“傻哥哥!”

 

“哥哥?是说我么?”我知道人除去有师傅,还应该有父母,或许还有兄弟姐妹,可是我都没见过。这个和我有些一样的人是兄弟?是姐妹?是朋友?反正不会是父母。

 

“这没别的人呀,就是说你!傻哥哥!”

 

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怦怦作响,没来由的又喜又怕。我忽然想到这大概就是师傅提起过的女人吧。师傅说过,女人啊,非仙非魔,却可叫人生,叫人死。

 

“你怎么自己在这儿?”她问我。

 

“师傅不见了。”

 

“呵,有我在呢,我姓琴,名字也叫琴。”

 

“琴琴?我喜欢听你笑,喜欢看你脸红,喜欢……”

 

“那么多的喜欢?那就和我走吧。”她笑着说。

 

“去什么地方?”

 

“你会喜欢的地方。来,闭上眼睛。”

 

我老老实实地闭上眼睛,琴琴握着我的手。她的手和师傅的不一样,有些发凉,细腻如同软玉。我感到自己腾空而起,耳边风在响,才知道琴琴和我一样也是修道的人,而且法术有成。良久才落地,而我贪恋握着琴琴的手,不肯睁开眼睛。

 

“呦,琴琴从哪摄来个如此俊俏的郎君?”

 

琴琴咯咯地笑着,“傻哥哥,放手吧,到了。”

 

我只能放开她的手,也只能睁开眼睛。原来又到了另一座山中。面前站着一双鹤发童颜的老人。

 

“这是我叔叔,婶婶。”

 

我忙行礼,并说自己叫楚格。

 

“呵,楚格,真怪。怎么先时不和我说。”琴琴轻笑着说。

 

从那以后我就在山中住了下来,以为这就是神仙岁月,以为这就是永尽,直到有一天琴琴和她的叔婶忽然都沉默起来,也不再做修仙炼道的功课。叔叔问我,“凭你的修行,早就看出了我们不是相同的吧?”

 

确实,我到这当天无意中用慧眼看了他们,原来是三只修仙的狐狸。但我确实喜欢上了琴琴,所以他们是狐狸或是魔怪,在我眼中心里都和自己一样,没什么分别。

 

婶婶说,“我们也希望你能长伴琴琴,可是琴琴,却不能长伴你。”

 

我问,“怎么会?”

 

“呵,你已经是长生不老的人,我只是寿禄有限的狐狸。”琴琴的笑声里有了几分苦涩。

 

我笑,“这还不容易,我把师傅传给我的法术传给你们不就可以了?师傅也没说不许私下传授。”

 

叔叔说:“唉,可惜我们是狐,你的法术我们无缘。”

 

婶婶说:“要想琴琴能与你长相厮守,我倒有个办法。”

 

“不能说!”琴琴和叔叔一齐喊道,竟显出了大为惶恐的表情。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才知道有个取经的和尚唐三藏要路过这里,据说吃了唐僧肉便能长生不老。虽然琴琴很想长生伴我,但是他们三个都不敢去捉唐僧,也不愿和我说,只是在我的追问下才不得不说。原来那唐僧有三个徒儿在护卫。要是容易吃到也不至于千里万里走到这来,路上的狠怪绝魔多得是。据说不是不敢打唐僧的主意,就是打了主意的都被那三个徒儿弄到魂飞魄散了。而且这三个徒儿均是逞强斗狠的家伙,你不去惹他,他还要降妖除魔呢!

 

后来,我和他们说,不管唐僧师徒有多凶横,我只想要琴琴能和我在一起!既然唐僧肉吃了能长生不老,那就吃。但是你们放心,我不和他们斗力,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他们还是六手呢,你们安心修炼,我去了。

 

可没想到,得手后我高高兴兴回到山里,却只见到琴琴和叔叔婶婶三具遗蜕。我大恸之下晕倒在地,等我醒来,法术全失。后来我一边重新修行一边寻找琴琴。我相信琴琴会再次转世,然后被我找到。我也确是长生不死。千载多年,说快也快,我终于找到了琴琴。而那个猴子也找到了我,和它真的没什么可说。

 

“你追了我这么久?不累么?”我问。

 

“赶紧把东西还我,我好回去。”它说。

 

“回去?也不过是那猢狲的一根汗毛,你就别回去,当它脱毛罢了。”

 

“妖……妖道!”

 

“我已经活得太久了。现在我就要用仙魔散体大法,东西是不会给你了。”

 

“慢着,慢着!”它急。

 

怎么能慢,感谢师傅传授周全,它看着我散体以后终于离去。其实我只有使用这个法术才能让它离开,也只有这个法术才能把我收藏了千年之久的丹药取出。我要把丹药给琴琴吃。我想让她和她爱的人在一起。我想,我不想活了。

 

 

2.不是大圣

“哦,原来是你?”

 

这个女子就是千年前的那个狐狸?那妖道用仙魔散体大法骗走了我,把唐僧肉喂给了这女子?天啊,我真是欲哭无泪!这该死的妖道,和我斗智斗勇千多年,我还是输给了他,怎么办?怎么办?真是让我抓耳挠腮了!

 

我没有名字,你想大圣身上多少毫毛?我只是其中一根。虽然我也曾帮大圣斗过天兵天将,在取经的路上也曾变过装天的葫芦,但也还是一根毫毛,你听过毫毛有名字么?

 

那年,取经的路上经过一个什么山,山名我早忘记了。山里有三个修炼的狐狸,按大圣的脾气是不愿和女子动手的,可是八戒那呆子非说什么妖怪就是妖怪,就是现在不来吃师傅,早晚还是要吃。与其等妖怪变成厉害的妖怪来吃师傅,还不如先把不厉害的妖怪杀了。也不知这呆子怎么忽然勤快起来,就冲到山里去降妖除魔了。那唐僧也怪,平日里大圣杀个妖精也总是唠唠叨叨,甚至要念咒——往生咒年给死去的妖精,紧箍咒念给打死妖精的大圣。可是对八戒却是十分的宠。八戒回来说一耙一个,二十七窟窿!没料得后来就出了祸事,害得我流落千载。

 

崇山峻岭,林深草长,大圣在天上打望,沙僧挑着担子殿后,那呆子在前面挥舞钉耙开路。却听得唐僧惨叫:“徒儿,什么东西咬着我了!”

 

想那唐僧也是个有道高僧,如此惨叫,显是疼得紧了。大圣降下云头便要打那呆子,说他开路不尽心,让树枝把师傅挂了。呆子叫起撞天屈来,说道:“就是让树枝挂了也不至于这般大呼小叫的,别是什么东西给咬了。”

 

大圣说:“什么东西敢咬师傅?俺老孙火眼金睛,什么看不到?就是跳蚤想咬师傅也得问问俺老孙的金箍棒答应不答应!”

 

沙僧在一旁打圆场:“师兄们且莫斗嘴,先看看师傅要紧”

 

几个人上前一看,唐僧后背上血迹殷然,原来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咬掉一块肉。

 

八戒笑道:“好大的跳蚤!”

 

大圣怒了,驾起云头东张西望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又降了下来,从耳朵中掏出金箍棒迎风一晃腕口粗细,八戒一见驾起云头准备躲闪,却见大圣砸地捅天大发威风。

 

八戒才降下云头对沙僧笑着说,“我见过,一会那话就来了。”

 

沙僧也笑了。

 

果然,一会工夫,土地山神,值日功曹俱都到了。

 

大圣喝道,“呔!什么东西把我师傅啃了?速速招来!不然打了!”

 

山神说,“这里才多了一棵树,现在不见了。”

 

土地说,“是这树啃了唐师傅一口。”

 

值日功曹说,“不是树。”

 

大圣怒道:“什么妖怪敢在老孙眼下作怪?俺老孙火眼金睛,什么妖怪变的树我却认不得?胡说!胡说!”

 

值日功曹说:“大圣,不是妖,是人,不是人,是仙!”

 

八戒笑道:“都被打怕了,说话也不是调调。仙?仙怎么还害师傅?”

 

山神、土地、值日功曹都道不知。大圣无奈只得遣去众仙,继续上路,一路闷闷不乐。

 

八戒问道:“师兄,不就是咬了师傅一口?”

 

大圣说:“咬了一口?都说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死,所以这一路……”

 

八戒道:“也是,有要煮的,要蒸的,要晒的,要腌的。这次偏偏遇到个生啃的!还偏偏是个仙啃的……”

 

大圣说:“就怕这样,要是传了出去,也不用打也不用杀,也不用蒸也不用煮,这个一口那个一口还不把师傅给啃得净是窟窿?据说师傅的肉一离体就化作仙丹 ,也不知真假?”

 

唐僧只是负疼,听得大圣这般说,便要念咒。

 

后来大圣把我拔了下来,吹了口气,把我变现在的模样,传了我些法术,如此这般的交代一番,让我一定追回唐僧肉化的仙丹。大圣说,前因后果他都用分身查明了,这肉必须追回,不然就是他将来成了佛也还是会感觉丢人。

 

千多年来,我几乎不离这妖道左右,见他每每对花流泪向木哭泣,寻寻觅觅,觅觅寻寻。原来在找这个小狐狸。我真的不懂,为了个狐狸坏了自己的修行,还敢惹上玉皇大帝都头疼不已的大圣。最后,这小狐狸还喜欢上了别人。他又用仙魔散体大法骗走我,再取出唐僧肉救人,自己却死了。你死了,你再爱别人有什么用?

 

说到有用,我还有什么用?大圣早已成佛,已经忘了此事罢?别的毫毛都成了佛了?这妖……妖道寻找了千多年做了他要做的?我追了千年,一千多年……

 

 

3.琴琴

“一只画眉,一丛石竹,一朵烟花,它们都是有前世的吗?”这是我最喜欢的小说里,女主角的台词。最早看到我刚上初中,直到现在的十二年里,几乎每隔一段,我都会拿出来读上一遍。每次看到这句台词,都和第一次读到一样震撼。

 

小时候我住在爷爷家,是个北方的寻常村子。奶奶养了一只大猫,全身都是黑色,只有一只前爪是白色,就起名叫白手套。白手套不太粘人,不光捉老鼠,连蛇都敢叼回来。大概也是因为我太小,印象里白手套站起来几乎和我一般高,所以我还有点怕。可奇怪的是,白手套却对我很亲昵。我要是蹲下身,它就要把白色的爪子轻轻搭在我头上;我睡觉了,它就蜷在一旁看着我。爷爷还总开玩笑说,“白手套这是要讨小琴琴做媳妇呢。”

 

有天白手套走丢了。奶奶说猫都是这样的,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就离开家里,找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转世投胎,白手套都16岁了,是猫里的老人了,和奶奶差不多咯。结果隔了大半年,我得了场重病,村里的医生干脆说已经救不回来了。

 

后来我说起那天的事儿,家里人总是不相信,觉得当时我还不满五岁,又一直发着高烧,已经陷入了昏迷,根本不应该有记忆。但是所有细节我都记得很确切,爷爷的声音像是从水底下传过来一样闷,“把琴琴放到门板上吧,孩子走了。”奶奶和姑姑在哭。然后白手套回来了,悄无声息地从院子里跑进屋,穿过惊讶的大人们,跳到炕上站在我身边,低头看了一会儿,然后像以前一样把爪子放在了我头上。

 

忽然一些画面就闯进了我脑子里。白手套不再是只猫,而是个古代少年匠人,被朝廷征去替皇帝造佛像。前路迢迢,他又不小心从山腰跌了下来,恰巧被路过的我发现,救了一命。而那时我却不是人,而是只想要修炼的狐狸。

 

等再醒来,白手套已经消失不见,我的病也好了。奶奶说是白手套分了一条命给我,却一直不相信我想起了自己的前世。可我记得太清楚了,就算长大成人,也无非是回忆起更多确切的细节。比如当时的朝代是北魏,少年匠人修筑的佛塔如今也还在,就在大同的云冈石窟里。

 

画眉,石竹,烟花,都是有前世吗?那一只猫呢,我呢?都是有前世的吗?有些看似毫无关联的发呆瞬间,我总会想起这些问题。可没想到,今天才知道答案。我知道站在病床边医生打扮的人是楚格。我知道他用了仙魔散体大法,无法再做散仙也做不回凡人,顷刻就会烟消云散。我知道那仙丹是唐僧肉化的。吃下仙丹以后,前尘往事终是想了起来。

 

前世的我确实是只狐狸,偶然得到一本天书,拜月吐纳修得人形。叔叔婶婶早已有了千年的道行,寻找到正在修炼的我,说是要把唐僧捉来吃了可以长生不死,且能免去修行中的劫难。我心动了,修行太难,也太危险。而且我又想着,听说修炼得道了,就能找到转世的人。我想找到那个在我没修成人形时,就不怕我的人。

 

我们商议了很久,最后结论是没有办法。谁都惹不起那个蛮横的孙悟空,他就是我们妖魔的克星。忽然有一天叔叔说有办法了。原来一位散仙的徒弟就要出关了。此人从出生就被散仙带入洞府修炼,如能出关,本领便通天彻地,与那大圣相较也不遑多让,甚至更强一筹。更主要的是他未经世事容易说服。

 

于是我化身少女前去相诱。后来种种不过是为了让楚格死心塌地去捉唐僧。他临行前和我说:“其实不用捉唐僧,那猴子难缠得很。再说只是要吃唐僧肉何必坏他性命?可惜我不是唐僧,不然把我的肉割给你,要多少都不用求人。”

 

我问他想怎么做,他说等唐僧一行离我们远点,免得被怀疑到头上。他要提前去四十里开外变成一棵树,唐僧路过的时候化化缘吧。我没敢和叔叔婶婶说他只想取肉而不想捉唐僧来吃。可他走后没多久,唐僧师徒就从山外路过,不知道为什么那猪八戒冲入山里杀了我们三个。后来,后来就是今世了。

 

我病了,病得太久,大概是强意为人,要不是楚格找到了我,也会不得善终吧。恍惚中仿佛见过一双怨毒的目光,是那猴子。我终于实现了前世的愿望,修炼成人,而且长生不死。

 

可是,没有你,一切都没有意义。

 

 

刘音希,市场主管。@刘音希

(责任编辑:金子棋)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