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逃逸 作者/李诞

发布时间:2015-12-15 23:12|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雪天,市政部门在路上撒了煤渣子防滑,冬天鞋底纹多,走这样的路,回家雪化了,地上都是黑汤。

好在我是开车,张国想。

张国开车慎重,这个城市人人都有朋友认识交警,如果今晚你要喝酒,你就去人人都有的“夜查信息交流群”里问,今天查不查?不查就放心喝,喝完慢点开。

这个城市不可能天天都夜查,交警也需要喝酒。
雪天就更是。

今天是雪天,雪天路滑,车刹不住,人呢,不是赶着去喝,就是喝完了出来。这样的路上,撒再多煤渣子也没用。
好在现在十一点多了,车少了,该去医院的也都去了,张国想。

张国没喝酒,张国去接老婆,老婆喝酒了。说是同学给送,张国知道这种局上不可能有人没喝,不可能有人“我就喝一杯都别劝啊”,所以就去接。

他们在城西新开的KTV,小雪还在飘,积雪白天化过,现在结了冰,这种路最难开。张国决定不管老婆喝成什么样,那帮人开什么玩笑,都不生气。怎么劝,怎么拉扯,怎么说张国不够意思,不是男人,“配不上我们老悦”,自己也不会留下喝一杯。

左拐,穿一条小路,再走俩灯,就到了。这条路长年没走了,以前上学他就走这条路,没啥人,打劫的也不上这儿来,张国还在砖墙上写过字,骂的是谁爱的是谁,记不大清了。

小路里没灯,没店,有月亮,张国车速慢,经过砖墙,想看看自己当年写字儿的地方,字儿肯定是早没了。张国想到“刻舟求剑”,觉得刻舟的人其实挺有诗意。

张国看着墙,大概快到刻舟处时,咣,赶紧往前看,不知哪儿来的车,撞了。张国想,真是本能反应,撞都撞了,刚刚何必“赶紧”。

原来小路里多出个小丁字路口,这车是从旁拐过来,张国撞上了人家的侧面。真是太多年没来了。

车速慢,应该没大事,张国下车,调整成惊慌失措的脸,准备好了承担全责。

张国:“您没事儿吧?”

车里只有司机,是个女的,看前面,又看张国,发愣。

张国走近车门。

女人伏在方向盘上,哭了。
张国敲车窗,“你没事儿吧?碰着了吗?”

不可能,那么慢的车速。
这车没灭火儿,张国才发现,她也没开车灯。

女人坐起来,看一眼张国,挂了挡,开始倒车。

张国往后躲,自己车头还贴着她的车,车一倒,金属摩擦,倒车镜挂掉,张国看着想,路窄,她想按原来的方向开走,还得再调两把。

女人不动了,开了车门下来。

女人:“就这样吧。”
张国:“你没撞着吧?”
女人:“就是报应。”

张国往近走两步,想闻闻有没有酒气。

张国:“不好意思啊,这肯定是我全责,你刚倒这个也没事儿。”
女人:“我不跑了,你报警吧。”
没酒味儿,女人看着比自己年长一点,很胖,壮实,穿着毛衣,是这个城市、这个岁数的女人标准的身材,标准的打扮,标准的脸。

张国:“我看车也没大事儿,人也没事儿就别报警了,保险公司赔就行,我赔。”
女人:“不是车的事儿,人的事儿。”

张国没插上嘴,女人又扶着车流下眼泪。
 
女人:“命的事儿。”
张国:“大姐,你咋了?没喝酒吧?”
女人:“我把李兴城杀了,刚杀的,我男人。”

女人说这句时不哭了,表情一停,看张国,张国觉得飘着的小雪都一停。

女人:“就在我后备厢里。”

张国往后备厢看去,黑色车身反着月光,亮,没撞着后面,是一个完整的车尾,跟街上那些没装死人的车尾一个样。

女人坐地上哭,“他说要走……” 
张国蹲在了地上,“大姐,你小点儿声。”
女人小了声,“说明天就离开咱们这儿,跟谁走也不说,说我管不着,房子啥都留给我,就要走。”

张国掏出烟点上,看看女的,女的伸手,张国把点好的给她,自己又掏了一支。他刚下车时熄了火儿,两人蹲在两车之间,没有灯,烟飘出车的阴影在月光下一抖,就散了。

女人:“好话说尽了,孩子是上大学去了,那我父母不打个招呼?这么多年没感情?他说以后再说,就要走,撕吧起来,摔了,我家大理石茶几,他非要买的,就死了。”

女人又哭起来,烟还有半支就按在了雪地里,张国又递上一支,钻来一阵风,点了两三次。

张国:“你是打算去哪。”
女人:“我不知道,我就想着往城外开,我刚出来。让你撞了,我觉得就算了,就是该着,开出来就是为了让你撞上,大哥,你报警吧。”

张国站起来,往前看,往后看,没有人,没有车,没有一个亮着灯的人家,张国又蹲下。

张国:“你儿子哪年上的学?”
女人:“今年。”
张国:“过失杀人,加上自首,我看你家也有钱,找找人,等你儿子大学毕业,你咋也出来了。可能都不用进去。”

女人又把烟掐了,张国没再给她。

张国:“车也没咋坏,用我帮你调头不?”
女人:“大哥。”
张国:“别大哥了,咱俩不认识,我啥都不知道,快走吧,我劝你是往回开,不往回,你也快走吧。”

女人上了车,点火,张国摇摇手,示意等等。他走两步,蹲下,把撞掉的倒车镜捡起来,女人按下车窗,接过去。

女人:“大哥,谢谢。”

张国退两步,她打开车灯,调了一把,就按刚要走的方向开走了。驾驶技术比张国想的强。
张国看看自己的车头,保险杠轻微变形,没有大碍,张国一直就觉得保险杠得撞过才好看。
张国往车侧的墙边走去,走近才看出来,重新砌过,舟也不是当年的舟了。
张国开车门,把脚伸出车外磕了半天,希望回家不要化出黑汤。小路其实没洒煤渣,上车磕鞋是好习惯。

看眼手机,没电话,没微信,十一点四十,老婆也没等得着急。

从这条路出去再走俩灯就能到,沿途也再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过去风景。

 

李诞,脱口秀节目写手、一米八三大诗人。@自扯自蛋

(责任编辑:向可)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