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故事的主角总是一男一女 作者/李诞

发布时间:2016-03-26 10:24|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女主角:

陌生号码我一般不接,熟人来电话我都不怎么接。
我不喜欢接电话。
 
小事就发微信嘛,真有大事,你打第三遍我自然就接了。
 
那个电话就打了三遍,还是在夜里十二点。
 
我:“喂?”
陌生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瑞贝卡吗?”
我懵了,“啥?”
男人:“瑞贝卡,500一夜,外企白领,是你吗?”
 
我大概明白了,人脑转速很快,他说完我就已经想了三种可能的情况,1.打错了;2.有哪个傻逼恶作剧把我的电话发到了色情论坛上,常上色情论坛的男人又都很蠢,就打来了电话。这不是我的偏见,是我发现色情论坛上常有很多低智的广告,广告主又不蠢,他们一直发这么烂的广告,肯定是因为有人会信;3.这是我的某个朋友玩儿了什么破游戏输了,在找人整我。
 
我:“我不是,这号码你哪来的?”
男人:“是你男朋友塞到锦江宾馆的门缝里,男主角看到后打给你,没有打通,我就再想打一下试试。”
我:“啥?你打错了。”
男人:“我也没想到能打通,瑞贝卡,电影结束的时候,你并非因为自己的错,只是因为语言不受自己控制,就死了,我不想让你死。”
我:“不是,你到底在哪看见这个号码的?”
男人:“电影里,《成都神仙树》。我以前常去的那个录像厅今天倒闭,我去把他们的碟都买了,有这个电影,网上查不到,没有演职人员信息,我就看见你这号码了,我就想试试能不能打通。可能你不是瑞贝卡,可能号码是导演瞎填的,反正我就是不想让你死。”
 
我猜的三种情况都错了。
 
以后陌生电话不打到第四遍,我不会再接了。

 
男主角:
 
我就是因为无聊。
心情倒没有多不好。
我家在内蒙,上班在北京,太累了,我跟老板说,我爸病重,请一周假回家一趟。
 
到家头天晚上跟我爸还有我三伯、老舅一起喝了顿酒,我爸说,“不行就别干了,别一天天方(诅咒)我,万一哪天我真病了,死球了,你还在这个破单位,又想请假,你咋编?”
 
老舅说,“二哥说啥呢。没事儿,涛儿,你爸死了,还有你三伯呢,你就说他病重。”
 
三伯,我爸,老舅,各自说着“操”,哈哈笑着端起酒杯,我也笑,端起来喝了。三伯嘟囔一句,“我这个肝子是得管一管。”
 
那天晚上到真喝多的时候,我爸说,“不行真别干了,没啥,你看爸,你看我们哥儿仨,不也都在这地方呆一辈子了。”
 
三伯老舅不说话,喝酒,眼睛早喝木了,看不出他们对于在这地方呆了一辈子这件事,是什么心情。
 
可能就是喝醉的心情。
 
第二天下午起来,我想起我上学时常去的录像厅,就去了,正好在搬家。老板还认得出我,说,我这碟也没用了,喜欢哪个拿哪个吧。
 
我随便划拉了一堆,其中就有《成都神仙树》,看了,很难看。又是那种地下电影,不知所谓,非常假,现实都讲不好就开始脱离现实。男女主角是两条平行线,各讲各的,事儿有交集但心永远想不到一处,是那种身不由己的故事。有一幕还挺难忘,女主角男朋友逼她卖淫,印了写有她手机号的卡片,塞到了男主角所住酒店房间的门缝里,然后就去杀人了。有种赴死前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把女人托付出去的感觉。
 
女主角叫瑞贝卡,电话号码写得清楚明白,给了两次特写,我怀疑导演就是诱导人打过去。
 
我关了DVD,拿起酒,回到我的卧室,拨了那个电话,归属地真是成都。
 
打了三次,一个女孩儿接了。
 
我不知道该说啥。
 
我说,“瑞贝卡,500一夜,外企白领,是你吗?”
 
也就是电影里的了,现实中捡到的这种卡片我从没打过。她显然懵住了,可能在想是不是她的哪个朋友在恶作剧,是不是自己的电话被发到了色情论坛上。
 
我玩儿心起来,喝了口酒,嗓音低下去,有点疯疯癫癫,演了起来。
 
我:“是你男朋友塞到锦江宾馆的门缝里,男主角看到后打给你,没有打通,我就想打一下试试。”
 
我假装自己是陷入一部烂电影的傻逼男青年,在一个平常的晚上决定对生活做点改变,打了这么一个电话,这电话对傻逼男青年来说代表一种结局,对她来说可能代表了一切的开始。她还是一头雾水。我接着说下去,说我不希望瑞贝卡死,说到这里,我估计她就要挂电话了,我也可以接着喝酒。
 
我没想到她会跟我说那句话。
 
她说,“朋友啊,我也不希望瑞贝卡死,但你真打错了,我建议你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她的声音挺不耐烦,又有点温柔。
 
一个人,在夜里十二点很不耐烦地接一个电话,还愿意说下去,就是这件事让她显得有点温柔。
 
我不好意思了,不想再演了,觉得愧对温柔。
 
我:“抱歉啊……”
她:“没事没事。”
我:“不好意思半夜打搅你,我有点喝醉了,我平时不这样,这电影……”
 
我本来想说,这电影其实挺烂的,其实我只是无聊,其实你可以挂电话了,其实我没有心理疾病或者说没有那么严重,其实我明天也不知道该干嘛,其实我的假期还剩五天可我都不知道该干嘛,其实五天以后我也不知道该干嘛,其实我应该劝劝我爸他们都别再喝酒了。
 
她打断了我。
 
她:“这电影听着挺有意思的,碟啊?能发给我看看吗?我叫严莎。”
我:“我叫陈涛。”
 
我心情有些激动。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切的开始。
 

女主角:
 
我弟也这样。
 
没出息,神经病,跟个女网友网恋,跑到西安去找人家,那姑娘倒也不是骗子,就是图好玩,没想到他还真能来,弄得很尴尬。好歹见了一面,吃饭女孩还坚持结账,这深深伤害了我弟。
 
我弟本来跟人交流就不顺利,现在话说重一点他就难受,就退缩,就给人道歉。
 
这男的,陈涛,果然也是。我说完让他看心理医生就有点后悔,话太重了。这人也没恶意,以我弟来看,这样的男的,比绝大多数男的,都更没恶意。
 
最后让他发我看看,说完,我更后悔了,他是心理有障碍,我也不该心软啊,给自己找麻烦。
 
好歹是只发了邮箱地址过去。
然后又加了微信。
还看到他在我好久前一张自拍下面点赞。
我彻底后悔了。
 
不过我不关心我男朋友怎么想,反正他也是个傻逼,现在已经几点了?还没回家。
 
我感觉我们迟早要分手。
 
是不是严格来说,谁和谁都是迟早要分手。
 
 
男主角:
 
加了微信,聊了几天。
 
我知道她有男朋友,在她的语气中能听出她是个心软的人,还能听出她不太喜欢自己的男朋友。
 
原因可能是她男朋友不太喜欢她。
 
她说她是学舞蹈的,参军,后来退役了现在跟人合伙开个公司,弄些晚会,演出。最近刚帮中国银行弄完年会,说,“我们以前还冒充他们员工替他们参加全国比赛拿过奖呢。”
 
头一天还挺谨慎,客气,到第二天她说,“操,我本来还以为你是傻逼呢!”
“我是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跟她聊天发现了一件我已经发现很久的事,就是我不会跟陌生女孩儿好好聊天,从小培养的习惯就是勾搭,现在长大了,走入社会了,总这么说话肯定会带来麻烦。
 
但感觉跟她不会,感觉她跟她男朋友迟早要分手。
 
我有时候想,不是因为酒精,也不是说性欲真那么旺盛,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
 
还总是想跟陌生人发生关系的原因可能就是想闯入一段别人的生活。
 
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生活太无聊了。
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别人都在练瑜伽,学剑道,夜跑,利用下班时间开专车,我请了七天假跑回家里。
不创造价值,不吸收养分,不经营人脉,违背所有朋友圈人生指南的教诲。就这么在床上躺着,漫无目的。
 
我告诉她那个电影我传不过去。
 
其实我根本没查该怎么传,我还有两天假期,我说,“我去成都找你吧,一起看看《成都神仙树》。”
 
 
女主角:
 
我去机场接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接他,甚至该不该同意他来呢,再没挑明意思也很明显了,陌生男女,因为一个奇怪电影里的奇怪电话认识,然后真的见面,走向显然不是朝着一份纯洁的友谊。
 
我还开了我男朋友的车。
 
他出去喝酒,赌博,嗑药,谁知道他干嘛去了。在一起一年了,他自己开了个车载音响店,可我也从来没见过他的店,就见他到处跑给别人装音响。
 
他一般出去都得隔天回来,都说是住朋友家。谁知道呢。
 
我上次来机场的时候见到一个女人坐在地上大哭,登机牌就放在腿边,我现在还在好奇她最后有没有登上飞机。
 
我看到他出来,背了个包,挺萧条的样子。
 
他上车时我们都有点尴尬,打了个招呼,开了两个玩笑,气氛始终没有好转。
 
我放了音乐,他说,“效果很好啊。哦对,你男朋友就是做这个的。”
 
他又去摸储物箱,没打开。
 
我:“我男朋友车里都上锁,后备厢也打不开,音响线路改来改去,线都在外面露着,怕人碰坏,好在你没箱子。”
他:“真想看看啥样,要是你男朋友在就好了。”
 
我们笑起来,气氛终于好转了。
 
 
男主角:
 
我订了锦江宾馆,但是就一个背包,扔车里也行。
 
“先去吃东西吧,你们成都不是牛逼吗,这也好吃那也好吃的。”我说。
 
她:“行啊,吃火锅?”
我:“好。”
 
她就拉着我到了成都南门,经过一家店,她就要说,“这个是二娘鸡爪,很好吃。”然后车就开过去。
 
“这个叫三哥田螺,这家店很屌的,每年过年能休息一个月。”
“这个,康二姐串串,每年带员工去马尔代夫旅游。这个串串我吃吐过,因为太好吃了,吃了太多。”
 
每次她介绍完一家店,我说那就吃这家啊,她都不理我继续开。最后还是去吃了火锅。
我:“你们成都人这是什么礼节,介绍完了不让人吃。”
 
她:“你不是明天还能呆一天吗。”
我:“那肯定吃不完啊。”
她:“对啊,谁让你只呆一天。”
 
我也有点后悔了,为什么只呆一天。
 
不是因为那些吃的,是因为她这句话。
 
 
女主角:
 
那句话说完我就后悔了。
 
吃火锅的时候他很惊讶黄瓜可以切成长条形的薄片,跟我说这样涮果然很好吃。
 
我:“成都好吃的多啦。”
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他看着我笑,我继续后悔怎么还在说这种话,我也没多喜欢他啊,更没有多么想他留下来。
 
其实我是在气我男朋友吧,虽然我不可能告诉他。
 
还是我真的有点喜欢他?真的挺像我弟弟的。这个我从来没告诉他。
 
没想到这个忍住了,偏偏没忍住说那种撒娇的话。
 
结果说了一句,就进入了那一句的气氛,再说什么都不对劲了。
 
语言是这么不可靠,可我们却由着语言来决定一切。
 
火锅吃到一半,进来两个卖烟的女孩,成都这样的女孩很多,看我们不买,就上楼了,然后就坐在楼上跟一群人划起拳来,烟也不卖了。
 
他:“还可以这样啊?”
我:“嗯,本来成都人心态就好,地震完就更好了。”
 
我们笑了一通。
 
他:“不知道《成都神仙树》是地震前还是地震后拍的。”
我:“我们什么时候看这个电影。”
他:“今天就可以看啊。”
我:“去哪看。”
他:“你们成都有类似录像厅的地方吗?”
我:“有是有,但懒得找。”
他:“那去哪,锦江宾馆又没有DVD。”
我:“装什么啊,快吃,吃完去我家。”
 
我觉得我的嘴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一直在后悔。
 
 
男主角:
 
我已经在考虑怎么想办法多续两天假了,既然她话都说成了这样。
我挺喜欢她的,是有准备,可没想到她也能喜欢我,不知道她跟她男朋友分手到哪一步了。
现在问不太合适,再说真分了我在北京她在成都,也不像是一段稳定的关系。
其实不分也可以。我想要的就是一个短暂的假期,她可能也是。
 
碟放进去了。
 
她家挺漂亮的,问了问每平米多少钱。其实问这个干什么,没话找话。
 
我们坐在地毯上,电影开始播放。
 
男主角从机场出来,经过一个坐在地上大哭的人。
女主角开着男朋友的车上街闲逛,经过很多饭店。
男主角一脸痛苦却又为此自视甚高,总觉得谁都应该喜欢自己,应该心疼自己。
女主角总是平静却身不由己,每件事处理得别人看着都得体,只有她自己知道不是出于本意。
为了表现男主角的深刻,拍了五分钟他在街上无所事事,茫茫黑夜漫游。
为了表现女主角身处危险边缘,拍了她男朋友跟人打架,刀扎进大腿里……
 
说过了,是一部很假的电影。
 
我们挨着坐,因为紧张,我开始出汗,因为担心她察觉到我出汗,就出了更多汗。
 
我:“空调开一下?”
 
她按了暂停,起身去找遥控器,回来的路上说,“你听说过吗?成都有个老太太,为了破吉尼斯纪录,用舌头停风扇。”
 
我:“哈哈哈哈哈哈,没听过啊,这也太傻逼了。”
她:“那是我奶奶。”
 
我们停了一下,狂笑起来,笑到瘫在地上,我穿过地毯的毛看到她的眼睛,我爬过去亲她。
 
感觉自己终于不出汗了。
 
 
女主角:
 
这个地毯是我男朋友买的,花色我一直不喜欢。
 
我没说出话来,他就过来了。其实我隔着地毯的毛看到他时就预感到了,我也没拒绝。
我还在“谁让你只呆一天”的气氛中,相信他也是。我们不应该在这个气氛中。
 
我们滚到沙发上,他开始解我的衣服。
 
沙发其实我也不喜欢,也是我男朋友买的。
 
我看了眼手机离我不远,手机正好亮了起来,是我男朋友的微信。
 
我:“等一等。”
必须等一等了。
 
我终于说了一句自己想说的话。
他:“嗯?”
 
我过去拿起手机,是我男朋友问我在干嘛。
 
 
男主角:
 
我看到她拿起手机,猜是他男朋友,我把衬衣的扣子系好,等待进一步发落。
 
 
女主角:
 
虽然迟早要分手,可现在还没分。
 
这也不是拒绝他的主要理由,分不分手对我们上不上床影响不大。
 
主要是拒绝自己这种软弱吧,太多年了,不能再这样了。
 
确实我要负很大责任,是我让他以为一切可以顺理成章。
 
可我一直都说了不算,不是出于我的本心,不光是这次,不光是和他,也不光是这种事。一切事我都知道得体的处理是什么样,什么样所有人都会满意,除了我。
 
就让他当第一个不满意的吧,从我的角度看,他对我来说,反而是最特殊的一个人,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从他的角度看,叫我来,又不给睡,可能会觉得我有病。
 
我:“要不我们还是把电影看完吧。”
他:“嗯,看吧,你的手机号要出现了。”
 
他扣好了扣子,没再跟我一起坐到地毯上。
 
我们把电影看完了,女主角的男朋友杀掉了女主角以后,去找男主角,电影到此结束。
他:“我改个签,等下直接去机场吧。”
 
好吃的不吃啦?不后悔吗?下次你还请得到这么多天假吗?
 
这些话我都忍住了没说。
 
我:“嗯。”
 
 
配角:
 
储物箱后备厢都上锁是因为我的工作不太合法。
 
收钱办事,有时要杀人。
我知道我女朋友认识了一个什么人,要来成都看她。
 
能理解,平时跟她交流太少了。
 
我现在就在家门口,钥匙已经插进去了,可一方面是爱她,一方面是这样杀了人,我在成都也呆不下去了。
 
我发了微信问她在干嘛,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最后一个机会。只要她能诚实。
她说跟一个朋友在家看电影,马上要出门,送他去机场。
 
很好,她发过来的微信没有避讳,用了“他”。
 
我把钥匙拔出来,从门边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
 
 
男主角:
 
她送我到了机场。
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能看到她眼里的抱歉,说实话,无所谓。
 
我已经闯入了一段陌生人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如果联系再紧密一些,如果她为了我分手,眼里抱歉的就会是我了。
 
我对人和人的关系不敢要那么多,我对一切关系的需求都很低,我可以一直茫茫黑夜漫游。
 
北京在下雨,晚点五个小时,还是飞回去了,雨没停,飞机开始下降时看不见城市,颠簸很厉害。
 
我合上书,看着外面,感觉平静。每次这种时候都这样,我也希望我能有些别的情绪,可是只有平静。
 
身边的大哥抻着脖子往外探,我往后靠一靠,为正常人恐慌的目光让了一让。
 
如果他认为这是最后一眼,并且坚持要看的话。
 
 
女主角:
 
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把那张碟落在我家了,我得出去扔一趟。
 
就算将来再见面,也没有必要还给他了。
 
因为确实是部很烂的电影。

(责任编辑:向可)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