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俯瞰风景 作者/角男

发布时间:2016-04-19 00:36|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0
 穿着白色蕾丝的女主播在摄像头前扭动躯干。
——巧妙地利用了广角摄像头的畸变,夸张了肉体的曲线。红绿色照明灯也集中在显示器前的一小片区域,营造出了迷幻的舞台感。如果不仔细去看灰暗的远景,谁也不会意识到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卧室。
屏幕右上方的一条白色数字正以百分之一秒的频率跳动:
“12/31/23:56'11"43”
从数分钟前开始的这支舞正与爆裂的电子乐一同冲向跨年的顶点。
“大家,准备,好了吗?”女主播靠近屏幕前的麦克风,“马上——就要——到了哦。”
伴随着她亲昵的互动,屏幕右侧瞬间刷出一排红色字体的礼物提醒。
[必须要十五个字吗]赠送给主播[飞鱼火箭]X10,留言:爱你哦
[空城]赠送给主播[新年蜡烛]333,334,335连击,留言:爱你哦
[清散凉凉]赠送给主播[唯美流星]198,199,200连击,留言:爱你哦
“当!”
“当!”
“当!”
在接连不断的礼物提示音中,女主播报以更热烈的动作,一边如绕口令般念出馈赠者的名字:“谢谢小白公子谢谢流仪谢谢DMT谢谢谢谢你的爱谢谢勇敢的心谢谢耳朵会怀孕……”
新年礼物如雨点洒落,长年的经营终于有了结果,此刻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已经达到了122.1万,逼近飞鱼TV平台创始以来的最高纪录。
屏幕下方一般观众的留言暴雪般覆盖着彼此划过,但那不过是代表房间热度的比特流,只有伴随着礼物提示音划过的彩色ID至关重要,每一条都伴随着不菲的现金收入。
——距离跨年时刻还有1分钟,音乐动作都和排练时分毫不差。念完这一轮感谢名单就要到那个重要时刻了。女主播暗自鼓劲。
“谢谢平和世界谢谢我爱闯红灯谢谢大大泡……”女主播的眼睛扫到了一条普通观众的弹幕:
“背后有人”
喂!别吓我!虽然这是个从做起主播第一天起就被开了不知多少次的玩笑,但在全神贯注的舞蹈中猛地瞥见还是吓了一跳,女主播有点儿生气。
大概是竞争对手派来的捣乱分子,飞鱼TV平台上此刻有好几个女主播都做跨年节目,如果自己此刻叫出房管,即使踢走了捣乱分子,整个直播间的气氛也将荡然无存。
女主播选择无视,换上了更甜美的笑容,重新对照着时间表说出台词,“……希望来我房间的每个人都开心,在新的一年里……”
“当!”
屏幕中央飘过一条礼物提示。
[咬了的馒头]赠送给主播[飞鱼火箭],留言:“背后有人”
哼!为了破坏我的气氛不惜花费金钱,女主播感慨竞争激烈,“谢谢咬了的馒头的火箭,谢谢你。”
眨眼间就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大家跟我一起倒数哟,”女主播比出了可爱的手势。
“十,”
“九,”
“八,”
“七,”
……
让女主播吃惊的是,观众们并没有跟随她的倒数打出数字,随着她的倒数,原本纷杂如雪片般的观众弹幕越变越整齐。
同样的内容重叠在一起,变得清晰极了。
好像立体字——这是女主播最后的念头。
“背后有人。”
 
1
[12小时前]
这座水灰色的巨厦,无论从哪个方向望去,都带给人一种无可动摇的安定感。
轻薄的阳光从五边形大厅高处落下,穿过架构了聚碳酸酯纤维层的100毫米玻璃后过滤成一种坚固的色调,落在一个短发女子的肩膀上。
正是工作时间,警视中心的主厅显得十分空旷,只有短发女子独自站在绩效考核公示栏前。
一个清洁员走向公示栏,从上面抽出一张照片,随手丢进废纸篓。
女子扭过头,露出疑问的表情。
“嗯?”清洁员有些不明就里。
女子没说什么,弯下腰,从废纸篓中捡起照片。
照片中穿着制服的男性看不出年龄,照片本身也不无陈旧,五官平凡无奇,但组合在一起却给人一种活泼的感觉。
“哦,这家伙从明天开始就不是警察了。”清洁员解释说。
“这位,”女子仔细去看公告栏上的名字,“青见警官是犯了什么错误吗?”
“嘿,犯不犯错先不提,总之没有人愿意和这家伙搭档,就自然下岗了。”
女子看着照片,若有所思。
清洁员忽然想起一件关于人事调动的传闻,微妙地站直了身子。
“这个,能给我吗?”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女子把照片装进口袋,“请问,警视长办公室是?”
“这里。”清洁员殷勤地侧过身。
 
2
“三流推理小说!五流的网络剧!在一百万人面前直播杀人,这种规模的表演犯罪,也算是我们这个时代特色的风景了吧?”
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站在楼梯的拐角,男警察把头探出栏杆,在遥远的警戒线之外,大大小小的媒体已经聚集了过来,在那里面也有人挂着飞鱼TV黄色标志。
“飞鱼户外直播飞鱼事件主播,飞鱼主播事件飞鱼户外直播,像不像绕口令?”
女警察没接话。
“大小姐,在我警察生涯的最后一晚,以及你警察生涯的第一天,竟然冒出这么匪夷所思的犯罪,真让人不由就这样想——”男警察掏出烟盒,“如果今晚值班的不是你和我,还会不会发生这个事件?”
“青见警官,禁烟区域,”女警察低着头继续查看资料,“另外,请不要用那个称呼叫我。”
“OK,”被叫做青见的男警察塞回烟盒,却仍然划亮了火柴,握着火柴的指尖在空中一弹,画出了一个4/5的正圆,硫磺的气味在雾蒙蒙的空气中刺激着鼻腔,让人精神一振。
有什么正从那中间浮出。
“请不要在这种大气环境下继续制造不必要的空气污染。”女警察没有抬头。
“这可是——”
“氯酸钾,硫磺,红磷,石蜡,二氧化锰,化学粘合剂,玻璃粉,炭黑,硫化锑,磷酸二氢铵。如果你想把这种无聊的行为叫做直觉催化剂,亡魂对话什么的,那今天确实应该是你最后的一个工作日了。”
“O——K,”青见把手插回口袋,传说眼前这位在MPS的毕业考核中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全项目满分,说不定真是这样,“守木警官,你对这个案件怎么看?”
“还没有足够的数据可以谈看法。”守木说。
“啊哈,”青见说,“那么就你感受到的气氛说些什么?”
“气氛?”守木转过脸。
青见摊了摊手。
“只存在于现场,在这短暂爆发后残余着的犯罪者与被害者之间深刻的因缘,”青见压低声音,“怎么说呢,一种无形无迹的情报,无人说明的答案。”
“您辞职之后是要去做占卜师?”守木差点对他翻了白眼。
“也不是不行,不过那会不会有点儿——”青见托着下巴想了想,“大材小用?”
守木十分后悔自己下午的选择,手中的Pad亮了一下。
“数据来了,占卜师不需要看这个吧?”守木撇下青见,独自走向电梯。
 
“呼呼,还是车里暖和。”
守木坐进车内时,青见也挤了进来。
飞鱼TV提供的视频比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清晰得多,时长直至犯人离去。同时还分为有弹幕和无弹幕版。
“数量第一的弹幕是‘背后有人’,数量第二的是——”守木问,“‘起飞’,这是什么?”
“咳咳,要起飞的是火箭,火箭起飞的瞬间会——”青见比划着,“再联想一下形状,不难理解男观众的诉求吧。”
“这是犯罪动机?”守木说。
“——不像,”青见说,“罪犯没有侵害行为。还有,这个——可以叫解剖了吧,挺专业的嘛!”
守木皱起眉头,这种程度的影像竟被现场直播,加上扩散出去的视频,就连警总都感到压力了吧。好在飞鱼TV的工作人员们也都在为跨年活动加班,因此迅速给出了反馈。
“报告的速度倒快,”青见问,“怎么说?”
“首先,飞鱼TV称观众数据有虚位上浮,实际观众的数量为78万,另外1/5的观众是重复登录造成的系统冗余。”
“啊哈,假数据说成系统问题,不过这样一来‘数十万’听起来可比‘一百多万’少了不是一点。”青见说,“那超级管理员的失职责任怎样解释?”
“飞鱼TV在报告中称该主播在之前曾多次为观众安排意外惊喜,因此误导了超管的判断,同时也因为该主播和平台签订了全自责保证书,所以放松了管理。”
“什么保证书?”
“全面自治事故责任保证书,里面包含一整套主播行为规范,”守木说,“签订了协议的主播房间将放松监管。但如果在之后的视频回放中发现直播的影像超出了规范条例,主播将被没收该日的全部收入,并处以一倍罚款。”
“啧啧啧,这可真是——”青见说,“那天的收入是?”
“跨年当日的虚拟礼物收入总计296.2万元。按照50%的分成比例,主播的收入是148.1万。现在因为房间内播出了超出条例的影像,因此该收益被扣除,同时需要再赔偿给飞鱼TV148.1万的罚款。”
“啊哈,犯人找到了!”青见说,“那么多钱,就是飞鱼TV派人去干的。”
“金额确实不小,但只要稍微动下脑子,估值百亿的飞鱼TV完全没有必要承担这种风险。并且热门主播的流失对平台本身就是巨大的损失,拿被害者开玩笑是不道德的,青见警官。”
“我吐槽的不是被害者,是吸血平台。”青见小声说。
守木没再说话,重新点击了视频播放按钮,已被时间定格的女孩重新起舞,时间条又回到了跨年之前。
在这完美得不自然的气氛中,那家伙出现了。
背后有人——犯罪者从头到脚套着黑色连体衣,蹑手蹑脚地从屏幕右后方靠近,和少儿推理动画中作为概念存在的凶手一模一样。
确实给人一种惊险游戏的感觉,但利刃切开女主播肉体的瞬间,玩笑破裂了。
犯人把女主播按在粉红色直播椅中极有效率地杀害了。
“以那种速度在摄像头前解剖,犯人恐怕是职业犯罪者。”守木说,“门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也可能是熟人犯案。”
青见什么也没有说,把头转向车窗外。
最后一个夜班,好大的FLAG。
今晚也是一个雾霾天,弥漫的浓雾中路灯发出幽暗的微光,楼群一概隐没。
是愉快犯吗?如荒诞游戏般的行为——但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深沉的不祥。
“像爆炸。”
“爆炸?”
“大家都能看到强光,听见巨响。但那强光的中心到底是怎么回事谁都不知道。”
青见说。
“——抱歉,”守木盯着新的消息,“让您的比喻失效了。现场找到了大量疑似致幻剂的不明药品,已经联系了五课,现在就回办公室。”
“哟。”青见启动警车。
 
3
[凌晨2时]
“Pink——”青见凑近查看荧光粉色的小型塑料袋,“Zombie。在哪里找到的?”
守木示意右边。
“啧啧,”青见提起证物袋,里面是一个被完全拆开的芭芭娃娃。
“那边是解剖,这儿是肢解。”青见抓起娃娃的一条腿,“在古老的社会中,玩偶往往是真人在祭奠仪式中的替身,也因此越做越精美,直到不久之前的现代才成了量产的玩具,然而却没有人记得最初的功能,反而被女人和小孩抱在枕边。”
“直志警官,关于这种致幻剂,五课有什么经验吗?”守木直接转向五课的同事。
“哈哈,何止相关经验。”青见凑了过来,“直志警官,我向五课表示真诚的遗憾。”
“什么遗憾?”直志一下子涨红了脸。
“简直让人心碎,”青见按着胸口做出痛苦的表情,“从最早出现的Red Zombie,之后的Orange Zombie,然后Yellow Zombie,随后Green Zombie,接着Cyan Zombie,到两个月前出现的Blue Zombie!”
直志的脸越来越红。
“明白了吗?”青见转向不明就里的守木。
“五课有个内部目标就是收集全套的Zombie Rainbow!如果这次出现的是Purple Zombie那他们的历时两年的大目标就成功了。但可惜偏偏是Pink,Pink哟,还不是在光谱上的颜色!”
青见笑弯了腰。
“青见!”直志涨红了脸,如果不是守木站在一旁恐怕立即就要冲上来。
“不不,那不是你们五课的责任,”青见说,“说心里话,我可是很同情你们的。”
“守木警官,既然你的这位搭档这么了解五课,那就让他来讲解吧。”直志转身走了。
守木怒视着青见。
“我投降。”
青见举起双手走到白板前。
“OK,那就先来个Yellow Zombie,”青见提笔画出化学式,“这是AB-PINACA,昵称:Yellow Zombie。”
“N-[(1S)-1-(氨基羰基)-2-甲基丙基]-1-戊基-1H-吲唑-3-甲酰胺。”守木说,“二类致幻剂。”
“满分。”青见向守木竖起大拇指。
“去年四月,五课把AB-PINACA列为了违禁品,然后在六月时——”青见又画了一张化学式,“Green Zombie.”
“换成了5-氟戊基,所以叫5F-AB-PINACA?”守木说。
“正是这样,虽然化学式改变后成了另外一种物质,但让大脑产生幻觉的这个部分——没有任何改变,但却因此脱离了违禁名单,可以自由流通了。”
“五课也算反应迅速,立即将5F-AB-PINACA申报列入违禁名单,七月生效,然而就在九月,”青见说,“这次轮到5F-AMB出场,封停之后是5F-ADB……”
“连分销商都懒得想新名字,同样的部分是‘Zombie’,”青见说,“只在名称上换个颜色。”
“再加上其它各种各样的Vampire,Orc,Ghoul大军,这个违禁药品名单上已经有七千四百多种药物了,五课真是惨。”
守木皱起眉头。
“迷幻剂制造业早已成为全球性的大买卖,许多化工产品销售网甚至开始提供子结构搜索,可以轻松地逃避各国的违禁名单,”青见说,“不过五课也想了一些新方法,今年开始他们把几大网站进入畅销排行的制剂都预先列入了违禁品名单,不知道这次的Pink Zombie是不是其中一种。”
“锐舞女主播和迷幻剂。”守木思索着可能的组合。
“经典Combo,搜索的方向一定会转向这儿。”青见说,“不过,就提前告诉你一个我的占卜。”
“占卜?”
“虽然检验报告还没到手,不过女主播本人应该没有使用迷幻剂。”青见说,“并且,你们很快就会找到凶手。”
“你们?”
“哈哈,人尽其才,”青见说,“中原课长在第二会议室等着你呢,我就先去活动室睡觉了。”
“你!”守木说不出话。
“让你睡也睡不着吧?之后几个小时有没有我都一样。”青见说,“要是我睡醒以后你们还没抓住这个黑衣人,我再带你去抓。”
守木越来越明白为什么没人愿意和这家伙搭档了。
“对了,作为入职礼物——”青见眨了眨眼睛,“提示是:左下角。”
 
4
[1/1 上午10点]
守木端着咖啡走进活动室。
就算只是临时搭档,守木也想好好地相处,但看到这家伙的样子还是想把热咖啡直接灌进他的脖子。
沙发上的青见正钻在一个嫩绿色的大睡袋里玩Pad,扬声器里传出叽叽喳喳的嬉笑,青见也跟着哈哈大笑。
守木凑近去看。
这——
飞鱼TV上的一对小品组合正惟妙惟肖地表演昨晚的杀人事件,胖乎乎的‘凶手’一刀刀砍去,却怎么也砍不中,男扮女装的‘主播’则在继续欢快地起舞,观众人数:66.7万。
“喂,这也行?”
“不是有互联网企业二类分置对应法么,”青见说,“放心,违法的话,马上就会黑屏的。”
守木瞪着眼睛,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哇,咖啡!”青见突然抬起脑袋,“我的好搭档。”
“不是给你的!”
“你要喝两杯?”
“我们可是干了一晚上。”
“黑衣人叫什么名字?”青见突然问。
这——守木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们找到犯人了?”
“嘿嘿,”青见继续盯着Pad,“没抓到吧?”
守木有点儿吃惊。
“咖啡,咖啡,咖啡。”
守木不甘愿地把咖啡递给青见。
“现在可以说了吗?”守木拉着一张折叠椅坐在沙发对面。
“你想听简洁明了的还是跌宕起伏?”青见转过头,“好吧——看来是简单版的。”
青见蜷着睡袋在沙发上坐起身。
“昨晚提示了左下角,”青见说,“不过就算不提示,你们半小时之后也会往那里去查。”
“嗯,那个天宝店网址。”守木点点头。
“嗯,天宝店的简介是‘我的零食店’,但实际上也卖各种各样玩具杂物,”青见说,“不过等你们查到的时候,全部商品就已经下架了。天宝店的工作人员一定也在看直播,当女主播出事一瞬间,这个店就立即被抛弃了。不过当天发出的包裹还是被你们截获了,在那里面也发现了——”
“Pink Zombie,竟然就这样装在零食玩具的袋子里,”守木感慨,“物流管理实在太松懈了。”
“这种想法可是——”青见喝了一口咖啡,“呼好喝。算了,继续说天宝店。从九课方面联系了天宝后台,查到是用海外法人注册的,这时候天付宝里面的钱也已经被转移了,这条线索暂时就这样了,对吧?哈哈。”
守木忍着想掐住青见脖子的冲动。
“虽然写着‘我的零食店’,但其实应该叫做‘我代言的零食店’。稍一调查就知道和女主播完全没有关系,只是为了赚广告费才挂在那儿的。女主播可能连里面卖什么都不知道,每天就是照着广告商的要求念一念台词,比如‘我家的榴莲酥很好吃哦’,‘今天全场包邮送小玩具’什么的。”
守木瞪大眼睛,竟然连台词都对上了……太神了,不,这家伙应该原本就是个沉迷女主播的宅男!
“但作为普通观众来说,应该会很自然地认为那真的是女主播开的零食店。”
“聪明如你和课长这样的数据警,立即就想到了犯罪动机和找出凶手的办法。”
“数据警?”
“为了推理,不,对于你们来说是筛选,为了筛选出凶手的身份,昨天一晚上都在比对数据库吧?”
守木等着他往下说。
“步骤大概是先选出了在一段时间,恐怕是一个月,大量访问该房间的ID名单。”
“飞鱼TV必须登陆才能连续观看直播,凶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恐怕每日每夜都在观察主播。这女人会这样起舞,那样转身,会不会突然扭头?那么就从这边走过去,这样刺进去,一边想着,这就是我要杀的女人——这么长的观察时间,心理会有些什么变化?嘿,要是能把那家伙的视角拍成电影肯定比我的解说有趣,女主角选谁好?导演的话就让园子温——”
“请继续说工作!”守木感觉自己用掉了十个年份的耐心。
“好吧……总之你们先做了ID筛选。”
“每次直播时的观众ID总数虽然有上百万之多,但很大一部分是在全部热门房间列表里乱逛的游客,加上什么数据冗余,真正能够保持固定频率积极访问这位主播的房间的,就算是再热门的主播也应该不过数千人。”
“凶手是个怎样的人?会给自己要干掉的目标送钱吗?这些积极热情的观众中,有没有人从未送过礼物?有没有人从来没发过弹幕?你们和六科的人一起定下了筛选条件。”
“不过,接下来一个条件就更致命。那就是在跨年那天,不,应该说‘跨年那一瞬’没看直播的粉丝。”青见点点头。
“如果凶手把手机留在外间继续直播会怎样?”
“背后有人。”青见按动大拇指做出打字的动作。
守木沉默了一下,“最后的名单有七人。”
“和迷幻剂相关的只有一个。”
“世介,23岁,住址新都市新安区451-7号,大学中退后靠打零工为生。单亲家庭,母亲在半年前的一次车祸事故中去世了。”
“事故原因是?”
“驾驶员吸食了叫做Zombie King的迷幻剂。”
“好剧本。”青见感叹着。
“找到住址时已经提前清理得一干二净了。”
“那么现在只要把这个叫什么世介的找出来就行了吧。”青见抓着头发。
“说得简单!”守木说,“大家从昨晚开始——”
青见把Pad倒转了方向递到守木的面前,“是这个吗?”
屏幕中一个黑衣人正在直播。
别再开玩笑了。守木刚想责备,但立刻瞪大了眼睛。
黑衣人手中拿着只有现场人员才见过的芭芭娃娃。
 
5
“喂。你玩过游戏吗?随便怎样的游戏都行。”青见从Pad里抬起头。
守木完全无视了他。
“——去已被警方控制的案发现场调查,和直接参加逮捕行动的危险系数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身为数据警的你,不是应该最能理解中原课长的计算吗?大小姐。”
守木盯着笔记本不说话。
“同样称做留守本部,我是被抛弃,你是被保护。但从结果上看都是因为无法使用而造成的放置。”青见笑着比了个V字,“我们这对搭档还真是匹配,说不定警视中心通过你的申请时就预计了此刻这一幕呢。”
守木从文件包中拿出耳机。
“等等等等——这个消息说不定能让你高兴点。”青见举起一根手指竖在空中,“即使一课已经全体出动了,最后也什么都抓不到。”
“什么?”守木停下戴耳机的动作。
“还在看视频?”
青见走了过去,坐在守木的身边。
“请看。虽然动作熟练,但心理状态十分紧张,这里,放大一下。”
守木放大了屏幕,“小腿在颤抖。”守木惊讶自己之前竟然没有发现。
“对于职业犯罪者来说,心理状态通常都优于技术表现,也就是说过度自信!犯罪失败或被捕的原因都在于技术的漏洞,而这家伙却完全相反。”
“技术优秀的业余犯罪者……怎么回事?”守木说,“根据数据显示,凶手并不是医学生,也没有屠宰工作的相关数据。”
“三句不离数据呐。”青见苦笑,“去年,前年,不,应该说近五年来,破案率第一的警察都是以分析数据为特长的计算型警察。”青见说,“感谢科技进步,现在只要数据足够就能抓到凶手,也可以作为证据迅速定罪结案。中原也是因为优秀的破案率而当上课长的嘛。”
守木等待着他的下文。
“但是,发现了吗?这个城市,不,这个世界的犯罪率本身却正以微妙的幅度逐年上升。”
守木的脑中“叮”了一声。
“以疾病来比喻。”青见盯着已被消音的屏幕。
“那是因为数据警能够立竿见影地消除‘症状’,但却无法消灭‘病因’,”青见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犯罪,任何犯罪行为都是某种结构问题的延伸。By——”
“凯瑟列•斯塔赛因。”
“Good,”青见吐了吐舌头,“体表的现象被消灭,而体内的问题——不管有意无意,都因此得以隐藏。”
“那么问题来了,”青见说,“数据警迅速地消除了体表的脓疮,到底是在消除什么呢?”
守木的脑中跳出答案。
——恐慌。
青见站起身:“你是开车来的吗?”
守木点了点头。
“走吧,一起出去吃东西。”
“什么?”
“——美味的内脏。”.
 
6
被带有偏振功能的挡风玻璃滤过之后,一切风景都清晰得像是游戏场景。
隔离栏对面的车道从刚才就持续拥堵。巨大的车流涌入新都,然而出城这一侧却空得像F1车场的赛道。
导航指引着两人沿着G25公路持续向前。
坡度不断增大,浅灰色的道路一致延伸到了云层下沿。暖色的冬阳在低空曳出漫长的流云,占据了三分之二的世界。
余下的三分之一是辽阔的平原,正生成着汹涌的晚云。
守木直视前方,青见眺望着平原。如果两人没有全副武装,简直像是正在开始一场长途旅行的情侣。
车内播放着今日音乐。
在两曲之间的静谧后,数十把提琴同时响起,车厢在一刹那变成了巨大的琴体。
哇,青见随着节拍无声地叩击手指,恰尔达什by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当节奏从独舞的Lassau部分过度到快节奏双人舞的Friss时,守木用力踩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蹿升至200和220之间。
“你玩过什么游戏么?”
青见突然这样问。
守木没有回答。
“嘿,在MPS全项目满分者眼中,那一系列的考核应该也就像个游戏吧。”青见说,“我的话,倒是玩了许多一般意义上的游戏。”
“你认为,对于游戏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青见问。
“平衡。”
“好答案,”青见说,“如果回答有趣味性,那就完完全全地掉入了陷阱。”
“你呢?”守木说。
“封闭性。”青见说。
“封闭性?”
“任何游戏都是从封闭世界开始的。”
“也就是规则。”青见把视线转投向正在变暖的天空,“从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麻将,到现在流行的火石传说都是这样。”
“规则将世界封闭,游戏才能成立,规则的范围就是游戏的范围,”青见向前伸出双手,“像不像一个——装人的盒子?”
“被称作Player的人在范围世界中付出时间、精力、金钱——也就是生命,与其他Player战斗,然而实际最终收割着这一切的是盒子本体的制作者。”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玩?守木看看青见。
“因为有些东西,只藏在盒子里。”
“滴滴!”导航仪突然发出尖锐的蜂鸣,是转出高速路口的提示。
车内的气氛陡然一变。
目标近在咫尺。
 
7
天空已经呈现出了鲜明的暖色。
在超出橙色的天空下面,几十幢高层住宅依次排开,像是复制粘贴之后获得的场景。
好标准的幽灵城。
守木不由这样想。
“喂,守木。”青见举着双手,“放下枪。”
“我可不想实现那么标准的FLAG,在即将离职的最后一天,”青见说,“不觉得太傻了吗?”
守木僵持了几秒,缓缓把枪放在了地上。
“呼。”对面的黑衣人长吁了一口气,但似乎有点儿不知所措,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才好。
“你应该说,把枪踢过来。”青见说,“这样你就有副武器了,多好。”
“把——”黑衣人突然停住了,“别想骗我!是想趁我捡枪的时候扑上来吧混蛋!”
黑衣人甩动枪口,指示守木。
“过去!”
守木默默走到了青见身边。
“……坐在沙发上。”黑衣人考虑了一下。
“啊?谁?”青见说,“就这一张单人沙发?”
“你们!你们两个一起坐进去!”
守木瞪着眼睛,青见的表情却像在偷笑。
“现在!立刻!”
守木迫不得已在沙发上坐下之后,青见也挤了进去,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
“好主意,”青见说,“这样一来,一把枪也可以完全控制我们两个人。”
“哼。”黑衣人似乎轻松了一些。
“你也坐一会儿怎样?”青见用下巴指指对面。
黑衣人迟疑了一下,以枪口指着两人,慢慢在对面坐下。远处的摄像头覆盖着整个会客室。
糟糕,守木心想。
“嘿,现在的观众人数怎样?”青见说,“又上升了吧?直播拿枪指着现役警,这可是大新闻了,不过要真开枪的话,千万别打脸。”
“超管听着,”黑衣人大声说,“切断直播的话,就立刻开枪!”
“Nice Move,”青见竖了一下大拇指,“世介,你已经十分熟悉这个游戏的规则了。”
听见青见的话,黑衣人立即紧张得坐直了身子,“不许叫我名字——”
守木皱了皱眉头,这不就是变相承认了?
“那,如何称呼?”青见说。
“哼,”黑衣人停顿了一下,“在你们警察的世界里,不是只有罪犯两个字吗?”
“啊哈,那么——”青见说,“你是罪犯吗?”
啊?守木瞪大了眼睛。
黑衣人的手臂颤抖了一下,枪口有一瞬间偏移。
机会。守木想要扑过去,但半个肩膀被青见压在沙发里错过了机会。
“罪犯,犯罪,是先有罪犯还是先有犯罪?”
“这个问题太复杂,”青见说,“咱们还是讨论讨论动机吧。”
守木盯着黑衣人,当他听见动机两个字时,眼神颤抖了一下。
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开枪。守木想。
“说到动机,人类真是复杂的动物,粗糙地分一下就有十几种。”青见不为所动。
“政治动机,财物动机,性动机,报复动机,友情动机,自尊动机,妒忌动机,戏谑动机,恐惧动机,好奇动机等等等等。”
“你的妈妈在迷幻剂事故中丧生,因此你杀死了和迷幻剂销售网络相关的女主播。”青见点了点头,“嗯,这就是你想要展示给观众们的报复动机。”
展示给观众?
“但是,你却失败了。这个报复动机,只展示给了我们警方,迷幻剂的事并没有能在昨晚展示给了观众。”青见说,“当然,完全理解。对于你这样的业余犯来说,第一次杀人的冲击太大,以至于急着逃走,忘记了这件事,那个装着迷幻剂的娃娃就这样丢在了客厅。”
“但为什么会忘记?”青见说。
“难道连自己最初的动机都会忘记?揭露罪恶,宽慰逝者,对于你来说不应该是比展示复杂的杀人手法更重要的事吗?”
“昨晚睡觉前五分钟,我可是不停地在想这个问题。”青见说,“竟然冒出了一个有趣的答案。”
要开枪了,守木心想。
“得出了这个答案之后,我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作为一个观众。”青见斜着眼睛看了看摄像头,“果然,你用行动证明了我的推测。”
“未完成的事情,还是需要回到这里完成。”青见指着摄像头,“你真正的动机是——”
“闭嘴!”黑衣人跳下沙发走了过来,把枪口对准青见的脑门。
“哎哟,哎哟,看来真是要完蛋。”青见说,“在那么多人面前被爆头,真有点不好意思。”
“再给我一次机会怎样?”青见说,“如果我猜中了现在的直播人数,就再让我多活一个小时。”
黑衣人一瞬间像是在笑,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人数。
守木扫视到了屏幕,大约是121万6千,最后两位似乎是9和8,但人数每分每秒都在变动,此刻只有听天由命了。
“精确到个位,猜对的话就放你们走,”黑衣人的声音中露出嘲讽,“一个都不许差。”
这——守木决定每秒加上5位观众,用指尖在青见的背上默写。
“喂!你!把手拿出来,”黑衣人立即警告,“不许提示!”
守木举起手,数字只写了三位。
“放心,不用提示。”青见说,“占卜这种东西可是我的强项。”
“哈?”黑衣不禁笑出了声。
“你开枪射他的瞬间,我会扑上去折断你的胳膊,”守木说。
“随便。”黑衣人说,“这家伙必须死。”
“放心,守木。”青见说,“猜数字这种事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
“OK,”黑衣人用枪口顶住青见的额头,“为了表达对你愚蠢自信的敬意,我就给你一个提示——人数在一百万以上。”
“说吧。”黑衣人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完整的数字。”
“现在的观众人数是——”青见说。
黑衣人紧紧盯着青见的眼睛。
青见也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
“——八百万。”
“多少?”
守木眼前一黑,差点气晕过去,自己好歹写了三位。
“啊哈哈哈哈。”黑衣人笑得透不过气,“你小子,疯了?”
“赶紧死吧笑话!”黑衣人笑得胳膊都颤抖起来。
机会,夺枪!守木用身体反复暗示青见,青见却不为所动,“怎样,不对吗?”
“哦哦,最后再看看吧!”黑衣人把手机屏幕放到青见面前,“你的Death Number!”
屏幕放到了面前。守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
“八……百……万……”守木喃喃。
黑衣人的手臂僵硬了,他翻过手机,表情一瞬间显得有些迷茫。他扭过头去看一旁的显示器,上面的数字也一动不动地凝固在那里。
8000000。
黑衣人向后退了一步,枪口下滑到了青见的胸口。
刚才的讥嘲依然凝固在他脸上,但守木看见黑衣人的瞳孔中涌出了什么。
“混……蛋……”
“聪明如你,看到这个也应该明白了吧。”青见说,“真正的观众人数——”
青见拍了拍手。
观众人数在一瞬间刷新。
0。
“……骗——子!”黑衣人崩溃了。
“明白了吧,在发现是你在直播时,我就计划好了这一步,”青见说,“从现在起,可以救你的就只有这张沙发上的两个了。”
残阳映照着屋内三人的侧脸,黑衣人的枪口缓缓地滑落在地。
“是谁?”青见问。
黑衣人显得有些迷茫。
“是谁。”青见又问了一遍。
黑衣人仍然没有回答。
“你真正的犯罪动机是——”青见伸出手指。
守木明白了自己从黑衣人眼中看见的东西。
“恐惧。”
 
8
“来不及了。”世介说,“已经全完了。”
“昨晚是我的错,没能展示娃娃。”世介瞪着青见,“但是今天就是被你害死的!”
“呵,你真觉得顺利地讲解了一遍犯罪动机就能活下去?”青见说。
世介沉默。
“如果三个月前我遇见你这样一个警察——”世介停了一下,“呵呵,就凭你们是不可能的。”
“那可不一定,”青见说,“告诉我名字。”
“不知道。”世介说。
“真正的犯罪者在哪儿?你们怎么联系?”守木说。
“此刻,此处。”世介说。
守木想大喝一声:别胡说了。但却一下子无法开口。
“你也感觉到了吧。”世介看看守木,“它就在这里。”
太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之下,屋内流动着一种粘稠的黑质。
青见踏上一步,按下墙上的开关,荧光灯却没有亮。
“这个房间里,只有这台电脑前的这个插头可以用,”世介说,“这个小区的水电并没有接通,开发商在造完这批居民楼后就破产了。”
“哼,幽灵城。”青见把手插在口袋里,“这些都是那家伙安排的?”
“那当然,”世介说,“它无所不知。”
世介走到电脑前,打开一个空白文档。
“只要它愿意,随时都能杀了你们。”
世介按下键盘的手指在颤抖。
——救救我。
“这么说,它连我俩会到这儿来抓住你也一清二楚?”
青见立即掏出手机,在记事本里输入文字。
——监听?
“那当然。”
——救救我。
——仔细听我说,它的真正目标是?
——GEKA3003。
“呵呵,吹牛,”青见说,“要是它那么厉害,你为什么还一直举着枪呢?”
“因为,”世介的声音在颤抖,“它让我杀了你。”
——你先开枪,我们再射击,你假装被我们击毙,带你一起逃走。
——谢谢。
——准备好了啊?
——好。
“放下枪!”守木大喊,“立刻投降!”
——它的名字。
——它叫——
在那个瞬间,空气中浮现出一股轻微的焦味,守木按倒了青见。
哇!世介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一晃,随即整个儿猛烈地燃烧起来。
守木率先冲进厨房。
“快用这个!”青见把外套丢进水池。
守木拧开龙头,龙头干吼了一阵,喷出了几缕雾气——水管刚刚被切断了。
火焰彻底燃烧后熄灭。
青见按住了守木颤抖的肩膀。
两人走出大楼时,天空泛出了深紫色。
至少获得了一条线索,GEKA3003,守木很快在线索里查到了这是一条正停泊在新都湾的货轮。
出港时间是——青见看了看表,来不及了。
“不得不相信那家伙的话,”青见苦笑着指指跑车。
四个车胎都被扎了。
但实际真正瘪下去的只有2个,还有两个竟然——没戳破。
“真够业余的。”青见苦笑着叹了口气。
“以今天的交通状况,就算没有破坏车辆,我们也不可能在那个时间里回到新都湾。”
“所以说,”青见说,“我们又中计咯。”
“哼,”守木向着北方的天空抬起头,“车辆可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载具。”
青见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空中悬浮着一颗红色的星,遥远地传来了仿佛低鼾的雷鸣。
“那是——”青见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真!大小姐!”
“——My Copter.”
被直升机的气流掀动着短发翻飞的守木看起来潇洒极了。
 
从这个高度眺望新都湾的夜景,与站在观景平台上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觉,长长的湾岸如同白刃,光点随之游移。
“在那里!”
下方的货轮看起来像是放置在公园水池中的船模。
“风速11米每秒,风向西北偏北,Rough Sea!”
“Ready for Fast Rope!”
“Ranger1 Ready!”
“Ranger2……Ready.”
“——喂!你行吗!”守木向青见大喊。
“我培训过!”青见也大喊。
“GO!”守木做了个“我先走”的手势,随即轻盈地向下飘去。
3,2,1。
青见也跳出直升机,绳索迅速通过掌心,在接触甲板的同时船体被海浪一晃,青见向舰首滚去。
一只手在空中抓住了青见的胳膊。
“你这是在哪儿培训过!”守木扯住青见。
“COD。”青见咧开嘴。
潜入比想象中简单。
船舱中空无一物,只在正中放着一个常见的邮筒。
两人爬进舱底,桶身用粉红色的涂料写着“BOMB”。
桶盖上放着一个白色塑料计数器,上面显示着数字:999。
两人在周围搜查了一圈,一无所获。
“尸体消失了。”守木蹲下检查船舱底部。
青见默默无言,原本并不想提起这件事。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但确实能够感受到在这里曾经出现了大量的死者。
“大概——”青见略一思索,“20人左右。”
“货物也消失了。”守木说。
“只是为了这批迷幻剂?”守木说,“世介说的那个什么——”
青见默默不语。
“世介承担了将猎物赶出草地的工作。”守木说,“却没意识到自己也将是猎物之一。”
或许,青见心想,只是没有选择。
“警方和那个‘它’一样需要世介,也一样需要世介的死。”
“世介的故事让事件得以合理化,幽灵城里的尸体大概会作为自杀处理。”青见说,“警方最终也会把这个版本作为对外公开的标准吧。”
守木默默不语。
“世介可以给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这里可以给警方一个合理的解释,然而真正的答案——”青见说,“哪里都不存在。”
青见的心中冒出了不祥的预感。“——像萨尔瓦多的画。”
“是那幅人体的框架?”
青见为守木的敏锐沉默。
守木的耳塞中传来吱吱声。
“Archer1注意,Archer1注意,数艘船只正在靠近。”
“该走了。”守木说。
青见和守木跃入水中后数秒,GEKA3003爆炸了。
在火光的映衬之下,青见向守木打着手势。
两人向深处潜去。
 
9
阳光灿烂的周末下午,青见约守木在新都心中央塔前见面。
“什么事。”
“去了就知道了。”
两人并肩走进大厅时观光小姐递来宣传册,但看清是青见之后,立即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人类历史上首个超过一千米的建筑物。”青见不以为然地将宣传册递给守木。
新都心中央塔是当今世界最高的自立支撑架构,以一根由地下延伸至188层的核心柱支撑整个塔楼。原定计划705米,第二次设计为819米,随后改为909米,成为现在的样子已经是第七个设计了。
“你好。”青见指指高层电梯。
“您好。”观光小姐显得有些无奈,“还是和之前一样吗?”
“对对,谢谢!”青见连连点头。
观光小姐走回接待台后将两个手环递给了青见。
新都心中央塔拥有目前全球最快的电梯,速度达到了21米每秒。但并没有一部可以直达塔顶。青见和守木在43、76、123、155层的转换区换乘了电梯之后,来到了标记为188的最顶层。
观景平台不是在169层吗?守木心想。
“还没到。”青见说。
两人继续向上,守木最后看见的数字是202。
“这里是只在设计图里出现的维护层。”
“再上面也可以去。”青见说,“但那儿就没办法自然地站着说话了。”
“第一次到这里就行,”青见用手环打开电子门。
一千米高空的风狠狠涌入狭小的梯道。
“抓紧护栏。”
走出室外之后风反而变小了。阳光从更近的距离渲染肩膀,将两人的影子投向一千米下的地面。
守木感到了眩晕,固定视野下,新都的风景如同巨大的扇面在眼前展开。
这就是——“世界”。
‘世界’在守木的心中激起了强烈的情感。
“——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9岁时我开始在新都生活,”寂静的空间中,青见的声音近在耳畔。
“住处附近有一座废弃的主题公园,公园里有一个图钉状的观景平台。”
“现在看来,果真只是图钉大小,但在当时却让我着了迷。每天我都会一个人爬上平台在那里待上很久。”
“从高处俯瞰的世界,会让你想到什么?”
“将自己所处的世界尽收眼底时感受到的冲动,即使本人想要拒绝,也还是会被突如其来的暴力般的认识冲击,带来拥有俯瞰视野特有的情感。”
中央塔的长影落在一小块祖母绿般的水面上,是中远湖吗?无法分辨。守木感到自己的知觉正在丧失。
“这个国家的人,不,应该说人类,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喜欢登高。”
“只要计算一下从古到今留下了多少以‘登高’为主题的诗句就可以。”
“比起日常所能体验的狭小空间,眼前所看到的这广阔的风景才是自身所处的‘世界’,然而从这里却无法获得置身于‘世界’的实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触及。”
“在俯瞰中,作为知识的理性与作为经验的感性不停地摩擦,尽管痛苦,但自我也因此得以显现,人们开始了对意义的提问。”
意义……守木俯瞰着世界。
“然而这个时代,俯瞰已被从底部侵蚀。”

“当显示屏的细致程度超越了视网膜的极限,人类从无限的‘近’中获得感官的满足,‘远’也随之离开了人类的视野。”
是世界不再希望人类俯瞰。
还是人类不再愿意俯瞰世界?
守木无法呼吸,如此巨大的空间,让灵魂也像是要在地平线上弯曲了。
“——然而忘记了俯瞰,也会忘记自己或许也正被俯瞰着。”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两人并没有向警视中心汇报。
有传闻女主播预告在跨年时有重要的事情宣布,但是最终——
接下去会是怎样,一点儿也不知道,但竟然和这家伙有了共同的秘密,守木忍不住皱起眉头,但看青见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发型,又不由翘起嘴角。
“嘿,之后估计还得麻烦好一阵子呢,办完这个案子就——”青见的话被守木阻截了。
“别再自立FLAG了好么?给,”守木从包中掏出一张纸片,“新年礼物。”
“啊哈,这不是我的——”青见没有捏住,照片脱手而去,两人一起抬头,看着它飞上了深渊般的天空。

(责任编辑:天天)

ad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