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站不是ONE一个官网,是粉丝自建的非盈利性民间网站,ONE一个粉丝QQ群104818250
当前位置:ONE一个 > 文章 >查看内容

魔界村往事 作者/陈谌

发布时间:2016-05-24 13:41| 位朋友查看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若喜欢,请推荐给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下午去阿瓜家的时候,他正在熬一大锅肉汤,我揭开锅盖往里头望了一眼,浓稠的汤汁上漂着一层厚实的油花,像极了村东头那条废弃的臭水沟,我皱了皱眉头,胃里也不禁随着跳跃的肉块一阵翻腾。
 
阿瓜是我从小到大的好伙伴,一个体重二百三十斤的战士,当然他并不是生下来就二百三十斤,不过自从我记事开始,这货的体重就一直是我的两倍,这一切得归功于他的伟大梦想:当一个了不起的防御战士,也就是Tank,打团战时负责挨打抗伤害的那种,于是他为自己的吃和睡找到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我时常告诉阿瓜,防御战士不是靠吃得多就能解决问题的,需要靠长年累月的训练让自己的抗击打能力上升到一定的程度,肉多并不能让你在战场上活得更久,只会让你死得不那么疼而已。
 
然而作为一个三流魔法师,我并没有什么嘲笑他的资本。还记得年少时在魔法学院面临分科,在究竟是选择修炼冰系还是火系魔法时,我父母劝我当一个控火师更加有前途,于是我放弃了我深爱的冰魔法,家里从此也一直在失火中度过。后来考取高级炎术士学位失败后,我就一直在家里呆着,每天负责生火做饭,还有挨父母的骂。
“你来啦?考虑得咋样了?”阿瓜从床上艰难地探起身来,用睡意朦胧的眼睛望我一眼道。
“嗯,我决定去考守备军了。”
“就你?一个连巴掌大的火球都没法扔出直线的三流控火师?”
“现在守备军不考这个了,只考笔试,魔法理论。”
“哦,那还好,毕竟你扯犊子确实挺在行的,什么炎术创立的历史意义啊,如何评价第二次魔界战争啊,当年看你说得也是一套一套的。”
“你今年不考?”
“我永远都不考,我跟你说了我是个有梦想的人,我就是想要当一个顶级防战,进入王国的核心统御军,考守备军这种事情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劝你也好好想想,你真的想和你父母一样当一辈子守备军,过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吗?”
阿瓜的这番话把我给问住了,让我不禁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们住的村子叫魔界村,顾名思义,处于王国边界,距魔界仅一山之隔。一千年前,魔界大军进犯王国时,旧君埃辛诺斯大帝在此地设下据点,抗击魔界的进攻,后来进入和平年代,这里就成了一个村子,而村民就是当年驻扎于此的士兵们的后代。
 
出于战略考虑,王国每年都会选拔村中的一些人成为守备军,雇佣他们负责日常巡视魔界的动态,当然这其实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清闲活儿,毕竟我们和魔界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发生过战争了。正如阿瓜所说,我父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年轻时考取了守备军后,因为享受着王国的稳定津贴,再也不用为生活发愁了,每天过着喝茶养狗晒太阳的舒服日子。
其实我觉得我爸妈年轻时候也并不是没有梦想的人,比如我爸,作为一个牧师,他本该修炼的是如何在战场上运用圣光之力治愈伤员,但他却选择了暗影之路,成为了一名暗牧,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怎么把敌人给奶死,这在当时听起来简直不要太朋克。如此说来我爸当年也曾是一个叛逆的,有自己个性与思想的年轻人,没想到结婚生孩子后,却被现实打败了,成为了一个整天在家里喝酒骂街,充满了对社会不满情绪的中年人。
 
不过他虽然不做暗牧很多年了,却依然有着毒奶的潜质,比如,成功把自己的儿子奶成了一个没用的废物。
“我是觉得这种日子没意思,可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不考守备军,我还能干点啥呢?”我叹了口气道。
“你作为一个法师,不考守备军又不正儿八经研究魔法,那只能去创业了,做生意。”
“你逗我吧,我一个连高级炎术士都考不上的人……”
“我跟你说,会不会做生意,和你魔法学得怎么样一点关系也没有,多少对魔法一窍不通的人靠做生意赚了大钱,有些事情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说得倒是轻巧,我白手起家能做什么生意啊,总不会让我去卖白菜吧?”
“你自己动脑子想啊,人生是你自己的,路都是自己走的,还要我教你不成,不跟你说了,我要起床吃饭了。”阿瓜有些不耐烦地对我挥了挥胖手道。
从阿瓜家出来,我心情很压抑,觉得自己的未来真的是黯淡无光,一想到回家又要被爸妈唠叨,而且下个月就要守备军理论考试了,我决定去村西边的书摊转转,顺便搞两本《三年守考两年模拟》回去做做。
 
2
走到村西的书摊后,我在旧书堆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想要的书,却无意发现了一本《魔界异闻录》。
 
这本书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被人翻到几乎散架,里面记载了许多关于的魔界古怪传言,其中有一章写道:魔界最稀有的珍宝是被称为“法力源泉”的“龙涎水晶”,它是由生长于岩浆中的炎火草被飞龙吃掉后,在其胃部形成的结晶,由于获取的难度非常之大,并且它在炼化后可以帮助魔法师大大提高自身的法力强度,因此“龙涎水晶”在世间的价值无法估量。
看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对这种地摊书里的言论,我并没有完全的把握保证它的真实性,于是便买下这本书准备拿回家问问我爸。
 
回到家一推开门,我就知道我爸又喝多了,只见他正坐在灯下一边打着嗝,一边用暗言术把空中飞来飞去的蚊子一只只地奶死。
“爸,别玩儿了,我问您点事儿。”我随手丢了个火焰冲击把蚊子全烧干净了,不过没掌握好火候,差点把屋顶给烧着了,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玩得正开心呢,你为什么阻止我?”我爸皱了皱眉头显得很不开心。
“我问您啊,您听说过‘龙涎水晶’吗?”
“龙涎水晶?当然知道,绝世珍宝啊,魔界出的玩意,国王的权杖上就有一颗。”
“这东西在魔界真能弄到吗?”
“能啊,去魔界怪物遍布的火山中心,找岩浆中生长的稀有植物炎火草,然后等飞龙来吃,再在它结晶之后又没有被完全消化之前杀掉飞龙,从胃里取出来,简单吧?”
我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拜托你想点正事行不行,要真这么容易搞到这玩意,大家早都跑去魔界发大财了,别以为就你聪明……话说你守备军到底还考不考啦?”
于是我爸又在那絮絮叨叨地教育了我半天,不过好在他喝得有点大,没说几句就趴桌上睡着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觉得很不服气,虽然说龙涎水晶听上去好像很难搞的样子,又要蹲火山又要杀飞龙什么的,但如果换一种思维方式去思考这个问题,就会变得不一样:我们完全可以采点炎火草大范围种植,然后弄个水缸模拟飞龙的胃部,将收获后的炎火草放进去腌制固定的时间再拿出来,只要技术足够成熟,完全可以做到量产嘛。
唯一的问题就是必须要去魔界做点实地调研,搞清楚炎火草的习性和生长环境,还有飞龙的胃酸到底有哪些成分。
 
想到这里我觉得很兴奋,于是第二天下午我便跑到阿瓜家里跟他说了我的这些想法。
没想到听完我的话,阿瓜露出了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你没烧坏吧?还科学化养殖,批量化生产,你当龙涎水晶是地摊玩具啊,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连火球都丢不直了,因为你的脑子是打结的。”
“拜托,不是你说让我去做生意吗,我觉得这就是一条很好的致富路啊,而且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这不也是你的原话吗?”
“我的意思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而不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会不会死掉’,你居然想跑到魔界去,你知道魔界是啥样的吗,我看你真是不知道‘死’字咋写的。”
“那反正你不去就算了,我已经说服王二丫陪我去了。”我耸了耸肩膀对阿瓜说道。
说到王二丫,这又要提到另外一个故事了。
 
王二丫是村东头的一个姑娘,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是阿瓜的梦中情人,长得不能算漂亮,但也不丑,只不过胸很平,身为牧师的她,多少给人一种奶量不足的感觉。
阿瓜喜欢王二丫已经有些年头了,不过王二丫似乎对阿瓜并没有多少兴趣,毕竟两个人的身材差别实在是有些过于悬殊了,如果说阿瓜是我的两倍重,那么比起王二丫他差不多快是人家的四倍了,都快给人一种不同物种之间无法相爱的错觉了。
今天早晨来阿瓜家之前,我已经提前跑去王二丫那跟她说过这个想法了,没想到她十分爽快地就答应要和我一起去了。
 
阿瓜一听说王二丫要跟我去,气得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从没见过一个二百三十斤的胖子居然可以跳得这么高,几乎要扑过来把我给一屁股坐死。他说我拿王二丫要挟他,这是无耻,而让一个女孩子陪我去这么危险的地方,这是毫无责任感云云,把我骂得是狗血淋头。
“其实我真的需要你们,我一个三流魔法师独自去魔界确实有点困难,但是有个战士加个牧师,看起来至少像是一个团队的样子,互相也好有个照应,而且我们又不是去战斗的,严格意义上说,这只是一次科学考察,你懂的。”
阿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好吧好吧,终归还是败给了自己内心的铁汉柔情。
 
3
三天后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们三个偷偷从各自家里溜了出来,在村口集合整装待发。
阿瓜背了一把很重的大剑,还有一大包的干粮,夜色中的他远远望去就像是颗巨大的糯米团子,他对我说他真的不喜欢旅行,因为肉体总是很难跟上他灵魂的步伐。
而王二丫却显得很开心,她说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出过远门,去魔界更是头一遭,想想还真有点小期待呢。
 
至于我的心情,其实是有些复杂的,说到底这次执意要去魔界,真不是我一时冲动的决定,而是一直以来积压在心里的那一口气。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失败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在内,没有人期待我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而这一次恰是我证明自己的一次好机会,大不了就是一无所获嘛,可万一成功了呢,岂不是能让大家从此对我刮目相看?
这次的行程我早已事先规划好了,并不需要走多远的路,也不需要深入魔界的腹地,根据地图所示,翻过边界的那座山,不远处便是魔界的一座火山,我们只需要在那里作短暂的停留即可,来回也不过四五天的时间。
然而刚走出没多远,我们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在这黑漆漆的夜色里,压根就没法辨清方向,在山上绕了几圈之后我们更是彻底晕了,于是大家就这么被困在了山里。
 
“你是弱智吗,你作为一个控火师,召唤个火球照照路行不行?”阿瓜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对我说道。
“所以怪我咯,你聪明你咋不早说?”我也有些气急败坏,立马伸手召了团火出来,没想到依然没控制好,只见火球晃晃悠悠地飘到一旁的树上,把树枝给点着了,渐渐地整棵树都燃烧了起来。
“你这干啥嘞,我只是让你弄火把,没让你弄个这么大的!”阿瓜瞪圆了眼睛道。
“现在正是秋天,天干物燥,咱还是小心火烛为妙,不然……”王二丫话还没说完,火势已经迅速蔓延到了另一棵树上。
“快灭火快灭火快灭火!”我喊道。
“你别看我,我只是个战士,不会喷水。”阿瓜说道。
“我只是个牧师,只有奶水,喷水……我也不会。”王二丫莫名害了个羞。
“那还愣着干嘛,跑吧。”
于是我们三个在夜色之中开始像狗一样奔跑了起来,背后是冲天的火光,还有漫天的星光,狼狈中居然还带着点小浪漫。
 
好不容易从山里绕出来,大家的心情都很压抑,毕竟难得出来一趟,没干成什么大事,先把自家的后院给烧了,而且还不知道这火势最终会不会殃及村子。
我时常想,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会选择冰魔法,不说实用性怎么样,至少它没有那么危险。而我父母一直是非常现实与功利的人,当年他们逼着我学火魔法,正是由于控火师在王国里更容易混得有地位,统御军历史上所有传奇与荣耀的魔法师,无一例外都是控火师,因为战场上火魔法才能够杀敌,冰魔法更多的只是辅助与控制。
不过还没等我从各种情绪中缓过神来,不远处炙红的土地,天空频繁的闪电,以及空气中刺鼻的气息都在提醒着我,魔界已经近在咫尺了。
 
“这就是魔界了吗,感觉……比想象中还可怕。”王二丫对我们说道。
“我后悔了,我要回家。”阿瓜转身就想走。
“你忘了山上还在烧吗?”我一把拉住他道。
“噢,谢谢你提醒。”阿瓜做了一个要掐死我的动作。
吃了点东西又小憩了片刻后,天渐渐亮了起来,我们照着地图往火山的方向开始进发,一路上还算风平浪静,并没有遇到任何的恶魔或是其他怪物,除了阿瓜一直在絮絮叨叨地抱怨这里实在是太热了。
“所以我们到底是要做什么?”王二丫问我道。
“我想找到炎火草,如果可以的话,我要采一株带回去。”
“可是炎火草不是长在岩浆里的吗,要怎么采?”
“你会放真言术吗,那个可以短暂吸收伤害的魔法?”
“会,但是我能力有限,能提供的时间很短。”
“没关系,从岩浆上过去的时候你放好就行,我会让阿瓜尽量动作快一点。”
“嗯……啥?说了半天原来你他妈是让我去采?”还在状况外的阿瓜转过头一脸惊愕。
“你是防战,本来就是吃伤害的。”
“我二百三十斤,你确定不会陷进岩浆里去?”
我把阿瓜拉到一边对他耳语,告诉他这可是在王二丫面前表现自己的绝好机会。
“兄弟,你不可以总是用女人来要挟我,不管用的。”阿瓜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于是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们站在了火山的一片岩浆边,阿瓜脱掉盔甲做了一个准备起跳的姿势,脸上写满了壮烈。
 
我告诉他,岩浆正中那株红色的植物就是炎火草,一会我喊一二三,让王二丫给你上真言术后,你立马朝它滚过去,记住,一定要用滚的,而且要滚得快,这样才不会陷入岩浆里,我相信你的身材绝对可以完美做到这一点,但滚的时候也要掌握好距离,千万别滚过了,采到之后立马给我滚回来。
 
阿瓜说,我去就是了,但是可不可以请你说话文明一点。
我说,我挺文明的啊,好了,你准备滚吧。
然而正当我们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一道阴影遮住了地面,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划破了天空。
 
4
我们不约而同地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飞龙扇着一对巨大的翅膀正在朝我们降落,我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撤退。
刚在一块石头后面躲好,飞龙就落在了岩浆边上,它收起翅膀从容地从灼热的岩浆上走了过去,然后一口把炎火草给吞了。
 
“完了完了,找了半天,居然被这家伙给吃了。”我绝望地捂着脸道。
“你傻啊,这是好事,你不是要找龙涎水晶吗,这可是现货啊!”阿瓜兴奋道。
“现你个大头鬼,一会你去把它杀了,从胃里取水晶,而且你知道啥时候结晶么,早一点还是草,晚一点就是屎了。”
我话还没说完,飞龙已经扇着翅膀准备起飞了。
“咱不如跟着它吧,说不定可以找到机会。”王二丫对我们说道。
于是等飞龙升到空中,我们朝着它飞的方向开始一路狂奔,虽然飞龙的速度很快,但在地面仰望天空的视野是很开阔的,所以并不是那么容易跟丢,在往魔界腹地的方向跑了很久之后,我看到飞龙在一片森林中落了下来。
我回头一看,王二丫还在我身边,阿瓜却已经下落不明了。
“阿瓜呢?”我问王二丫道。
“不知道,可能跑不动了,就没跟上来。”
“这可咋整啊,在魔界走丢了让我们去哪找他。”
“不如我们回去找他吧。”
 
然而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这可能是我最接近龙涎水晶的一次机会了,我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于是我一狠心一跺脚,拉着王二丫就往森林里走,在仔细搜寻了一阵之后,我终于发现了那只飞龙此刻正趴在一棵大树下,已经睡着了。
“现在怎么办,要战斗吗?”王二丫小声问我道。
“一会你记得给我上好魔法盾和治疗术。”
“可是阿瓜不在,你确定……”
而我已经听不进什么话了,此刻的我就像着了魔一样,我解开了一直绑在背上的法杖,将它握在手中并指向了飞龙的方向,口中默念着一条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使用过的咒语,这是一个在战场上都很少使用的威力巨大的法术:炎爆术。
片刻后,一团巨大的火球沿法杖冲向了飞龙,沿途边的树木都顷刻间化为了灰烬,然而当火焰消散后,我发现飞龙居然毫发无伤,只不过此刻的它已经醒了,并且瞪着愤怒的眼睛正望向我这边。
 
我心里暗叫不好,转身想跑,不过还没等我挪动脚步,飞龙已经深吸了一口气往我这边吐了一个更大的火球。
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钟里,我脑海里只反反复复闪过这么一句话:妈的智障,我居然放火烧的是一条火龙。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只感觉朦胧中我的两只手臂剧烈的疼痛,我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每只手臂上都有一条很长的暗红色的伤口,并且还在发出微弱的光亮,我用嘴一吹,伤口上居然腾起了火焰。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这应该是飞龙朝我喷火的时候,我本能地拿手臂护住脸时被烧伤的。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此刻似乎正被关在一个地牢里,阴暗潮湿,还弥漫着一股混杂着腐烂与发霉的气味,几乎令人窒息,
“你也在这?”黑暗中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阿瓜?”我眯起眼睛一看,旁边的牢笼里好像有一个糯米团子般的身影。
“是我。”
“二丫呢?”
“也在呢,关在我另一边。”
“我在呢!”王二丫在黑暗中喊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这是在哪啊?”我问阿瓜道。
于是阿瓜跟我说了他的经历,因为在追飞龙的时候跑不动了,他就在原地休息了一会,没想到忽然出现了两只恶魔,他作为一个防战,非常坚挺地在没有任何治疗与输出的情况下和他们大战了半个小时,终于成功地没有被打死,而是被敲晕后带到了这里。
 
“所以这里是恶魔的堡垒。”我点点头道。
“说真的,二丫已经跟我说了你的英勇事迹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叫你三流魔法师了,因为你根本就不入流……如果我们还有以后的话。”
“你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先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吧。”
“出去?你开玩笑吧,我们这可是落在了恶魔的手里啊,我真是个白痴,当初听了你的话跟你来魔界,还什么科学考察,从拿火球扔火龙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你根本一点科学素养都没有,只怪我自己太喜欢二丫,被你给利用了……”
“你……你喜欢我?”王二丫惊讶地插嘴道。
“咳咳……算是吧……”阿瓜顿时有些语塞了。
“可是,我喜欢的是……”
“不会是我吧?”我笑道。
“嗯。”
 
尴尬地沉默了片刻后,黑暗中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
然而还没等我们处理好彼此之间这复杂的关系,地牢的大门便被打开了,进来的几个恶魔打开牢笼,蒙上了我们的眼睛,然后把我们给绑了出去。
在绕了很多弯,走了很多台阶之后,我们最终被摁在了地上。解开眼罩后,刺眼的光线让我一时睁不开眼,花了很长时间,我才渐渐看清自己正处在一个十分宽敞的大厅之中,两旁站着面目狰狞的恶魔守卫,而大厅台阶最上方的王座上,一个身形庞大,有着一对尖角与灰色双翼的恶魔,正默默俯视着我们。
 
5
过了很久,大恶魔才开口说话,不过他说的话我们一句也听不懂,似乎是另外的一种语言。
“噢,对不起,我忘了你们是人类,听不懂恶魔语。”忽然间,我们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你……你怎么会说人类的语言?”我小心翼翼地问他道。
“我已经活了快两千年了,有什么语言是我不会说的呢?”
“两千年……”阿瓜和王二丫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对于恶魔而言,想要活一万年都不是什么难事,你们渺小的人类啊,总是如此大惊小怪。”大恶魔露出了一个轻蔑的表情,“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是来找炎火草的。”
“炎火草?你别骗我了,你们一定是冲着水晶来的,不然你为什么要攻击我的宠物?”大恶魔笑道。
我心想,这他妈的可真是糟了个糕了,我本以为用火球丢火龙这种事情已经够悲剧的了,没想到更悲剧的是那火龙居然还是这恶魔的宠物,这下可真的活不成了。
“都快过去一千年了,为什么你们现在忽然又要发起战争?”
“发起战争?哪来的战争,你见过三个人发起的战争吗,开玩笑。”阿瓜在地上喊道。
“阿瓜,你这什么态度,没有礼貌。”我连忙打圆场道。
“没礼貌的是你,朝别人宠物丢炎爆的可不是我。”
 
我心想,阿瓜这王八蛋肯定是在报复我,就因为王二丫喜欢的是我。
“刚才你说‘又要发起战争’,一千年前不是你们魔界发起的战争吗?”王二丫也不闲着,大声反问大恶魔道。
“我不知道你们人类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生物,虚伪,贪婪,还健忘,一千年前你们人类就是为了获得龙涎水晶,才大军进犯我们魔界,现在居然把战争的责任统统推到了我们头上。”
大恶魔的这番话让我们着实惊呆了,因为他说得很认真,让我们觉得这并不像是一句假话。
在花费了很多口舌解释了自己的这一趟“科考之旅”后,大恶魔居然把我们给松了绑,他觉得我们实在是太荒唐可笑了,早知道是这样,根本就不值得浪费时间来抓我们。
“你居然想把炎火草带回去种,然后自己做出龙涎水晶来,你应该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类了。”大恶魔笑了起来。
 
“没办法,想要卖了赚钱,又杀不死龙,所以只能想这些歪门邪道。”
“卖掉?难道你不想用它来提高自己的法力吗?”
“算了吧,我一个三流魔法师,从来就没有什么梦想,如果我真想当个顶级魔法师,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说着说着,我的手臂又疼了起来,我刚要低头去吹,大恶魔便阻止了我,他告诉这是龙火,是吹不灭的,被龙火灼伤后伤口永远不会愈合,只会一直燃烧,最终慢慢蔓延到全身,把你活活烧死。
“那咋办?”我吓得两腿一软。
“你过来。”大恶魔冲我招了招手。
我走上前去,只见他伸手对我使用了一个魔法,伤口便渐渐愈合了。
“这正是龙涎水晶的厉害之处,龙之所以能够喷出这种不灭的火焰,就是因为它们消化了炎火草的结晶,而一旦人类的魔法师得到了这个力量,他们也能够施放龙火,这在战场上简直是无法阻挡的毁灭力量。”
 
大恶魔告诉我们,在上古时代,人类的世界与魔界本是和平相处的,然而当人类研习火焰魔法,并发现了龙涎水晶的力量后,他们便开始到魔界屠杀飞龙,一千年前的战争正是埃辛诺斯大帝想要掠夺魔界的龙涎水晶发动的,而魔界才是抗击人类进犯的那一方,战争最终持续了整整一百年才停止下来,双方最后划定了边界,约定永不再犯。
 
“你们人类给我们起名叫‘恶魔’,但实际上到底谁才是真的‘恶’呢,至少我们种族从不会盲目追求这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并且为了得到它而不择手段,这向来都是你们人类最擅长做的事情,但不要忘了,这种力量很可能会最终反过来毁掉你们自己。”
“这么说来,原来我们一直都被蒙在鼓里。”阿瓜说道。
“谢谢你跟我们说了这么多。”王二丫也附和道。
“我可能比你们虚长那么……一千九百多岁吧,作为一个长者,只是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们一点人生经验。”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我弱弱地问他道。
“你们走吧,我之前抓你们来是以为人类又要向魔界发动战争了,既然你们只是几个莽撞无知的年轻人,我们也不会轻易地杀人类的。”
“可这走回去得多长时间啊?”阿瓜叹了口气道。
“不用担心,我会让我的飞龙把你们送回去。”
 
于是我们就这么坐上之前被我轰了一发炎爆术的飞龙,一路飞回了魔界村,一路上阿瓜吐得半死,他说他不仅恐高,而且这龙飞得晃来晃去实在是晕,我提醒他,人家毕竟驮着一个二百三十斤的东西在飞,也不容易,大家互相体谅一下吧。
 
6
飞龙最终降落在了离魔界村不远的地方,在飞过那座山的时候我往下望了一眼,发现整个山顶差不多给烧了个干净。
 
飞龙飞走后,我在地上发现了一块圆形的盘子那么大的黑色薄片,我捡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觉得这应该是飞龙身上落下的龙鳞。
 
还没等我开口问阿瓜这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许多人纷纷从村里涌了出来,把我们像英雄一般迎接进了村里,弄得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不过从他们口里说的话我们大概听出这么一个意思:前几天魔界的飞龙军团前来进攻,喷出的火焰烧了整座山,是我们三个人的英勇战斗,把它们一路赶回了魔界,而我手里的一片龙鳞恰好证实了他们的猜想。
 
我不知道为什么群众的想象力会如此丰富,但一直到最后我们也没有任何去解释的机会,毕竟人们永远只相信自己愿意看到的那个真相。于是我们三个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王国的英雄,不仅出了名,还得到了国王的册封,想要直接把我们招入统御军中。
 
然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阿瓜最终却拒绝了国王的册封,令我感到十分困惑,我问他,进入统御军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
 
而阿瓜只是淡淡地说道,在去了一趟魔界之后,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了,他对人类身上的一些东西感到了失望,并且他也自知根本就没有进入统御军的实力,就算进了统御军又能怎么样呢,一切不过都是谎言与虚名。
 
但我却还是没有办法放弃这么一个机会,最后王二丫选择和阿瓜一起回到了魔界村继续过平静的生活,我则进入了王国最核心的统御军中。在临走时我把那块龙鳞送给了阿瓜,我告诉他我在之前买的书上查过了,龙鳞虽然没有龙涎水晶那么值钱,但也足够你躺着吃一辈子了。

于是我就这么和阿瓜走上了对方理想中的人生轨迹,很多年后阿瓜不再是那个只知道吃和睡的防御战士了,他盖了新房子娶了王二丫还做起了生意,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也不再是曾经那个连火球都扔不直的三流控火师了,作为顶尖炎术士的我甚至能够同时操控三个火球命中不同的目标。
 
但我手臂上的两条长长的伤痕却在时刻提醒着我,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依然还有恶魔,一部分住在魔界,另一部分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